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章节目录 > 第五十二章 战争潜力

第五十二章 战争潜力

姜南齐紧了紧身上的呢子大衣,与随从们一道跳上了胜捷堡的简易木质码头。●⌒,今天的风有些大,气温也骤降到了约十三四度左右,这预示着深秋的来临。

    坐落于皮拉蒂尼河畔的胜捷堡,交通还算方便。这条发源于丘陵深处的河流到中下游地带时河面宽阔、水量丰沛,在派“清塘军4号”挖泥船对这条河道内不多的几个浅滩处进行疏浚后,整条河目前已经具备了通航内河小汽船的能力,这对于该定居点的建设至关重要。

    姜南齐乘坐的这条船就是往这里运输小麦的72吨级内河汽船。胜捷堡新立还不满一年,按照国家的政策,这里的居民每个成年人每月补贴30斤小麦以及两条腌滑柔鱼第二年的时候这个数字会减半所有的粮食与物资全部通过内河汽船运输。

    作为新上任的南鸭子湖地区巡回法院常务副院长,姜南齐这个月开始将办公场所转移到了胜捷堡,并会在此停留两个月,集中处理公务。其他定居点的一些上诉至地区法院的案件,按照事先计划也要派专人送至胜捷堡交由姜南齐审理。

    作为副地区级的官员,姜南齐的到来自然引起了本地官员们的注意。不过这些退伍老兵以及兵团堡学生出身的干部们本身就很忙,因此只是略略和姜南齐打了声招呼,并派人接收了一下物资后,便离开了码头,继续去组织人手干活去了。对于他们这些新干部来说,和上级套近乎并没有多大的实质性的好处,毕竟上级考核他们的唯一标准仍然是交代下来的工作的完成程度和效率。华夏东岸共和国肇建未久,风气尚很淳朴,大家对考核仍然是真枪实弹地来进行的,没有半点马虎。

    和姜南齐一齐下船的还有大约一百多名来自苏格兰的移民,这些人都是从巴西非法偷渡到东岸来的,全部都已在东岸共和国境内打零工打了一到两年,会说一点汉语。其中一些人还会一点小手艺。目前他们都已取得了正式的身份证明,已经算是东岸共和国的正式居民了。与他们一同到来的还有二十多名手艺人,如石匠、酿酒师、裁缝、皮匠、制桶匠、编织匠人等。

    他们有的是主动移民来东岸的,但绝大部分还是东岸人在旧大陆通过各种手段招募来的。在连鱼钩都要从外界进口的东岸,通过搜罗一些手工艺人到东岸来制造各种日用品甚至工农业用品,是非常划算的一件事情。毕竟,从旧大陆搜罗一些零碎日用品不仅昂贵,而且费时费力。非常麻烦。这些东西限于用量或缺乏专门人才,东岸往往没法自己出产,因此从欧洲大量输入手工业者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

    码头上除了姜南齐乘坐的这艘船外,还有两艘内河运输公司淘汰的35吨级明轮船。这两艘船似乎是被私人买去了,只见船舷上用石灰水刷着“顺风运输公司”六个大字。关于这家公司的来历,姜南齐还是很清楚的,其主要股东还是镇海造船厂的那几个穿越众领导。当初他们筹资开办这家运输公司可是在国内引起了很大一番风波,最后在同意东岸公司入股30%后才勉强得到了大家的默许。

    这家公司开办后,通过收购一些内河运输公司淘汰的明轮旧船,并高价挖国营企业墙脚(水手和船长)。开始在国内做起了航运业务。而得益于国内越来越庞大的运输需求,这家公司的利润还是相当不错的。这两艘小吨位明轮船都是该公司旗下汽船,此刻正停泊在码头上,码头工人们扛着一袋袋的玉米整整齐齐地放入船舱。

    而在码头边的空地上,朱衡、利群二人正带着两名英格兰非法移民在一袋袋检查着收购来的玉米。他们检查得非常仔细,也非常认真,毕竟是自己的生意嘛,能不上心么?每检查完一批,朱衡便从手里抽出几张银行承兑汇票,然后交到售粮的农民手里。农民拿到这些“破纸片”后。根本不会持有多久,他们和那些欧洲人一样,也极端不信任这些承兑汇票,因此他们会以最快的速度带着这些汇票跑到乡政府那里。要求购买肉牛。

    胜捷堡的官员们从未想到,这么快便有人一下子搞了这么多银行承兑汇票(四千多元),到他们这个穷乡僻壤的新辟之地来购买东西,这简直匪夷所思。那个叫朱衡的商人真是做的一笔好买卖,他用手头的银行承兑汇票来换取玉米,然后通过出售粮食获得汇票的农民很快又拿着这些汇票要求将其换成肉牛。

    乡政府的官员们在看到这种情况后也有些傻眼。国家绞尽脑汁发行出去以缓解钱荒、增加流通环节货币存量的一年期银行承兑汇票,竟然在发行完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就又以一种戏剧性的方式回到了政府的手里。而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发行的“纸币”以超出预计的速度闪电般回到了自己手里,两名投机商人却似乎发了笔大财(利润总额在六百元以上,利润率超15%)。

    不过本着维护国家权威的考虑,胜捷堡的官员们对于农民们拿来的银行承兑汇票却不能不承认其有效性,因此很快就卖出去了六百头牛,收获了四千二百余元的汇票。但他们心里显而易见地也对那一大一小两名投机商人很是不满,因此,刚才有一名官员在码头上时已经在直截了当地询问姜南齐是否可以以“投机倒把罪”将这两名商人审判下狱?

    姜南齐理所当然地否决了这名官员的提议,并且以严厉的口吻警告这些脑子一根筋的官员:国家目前正经历着严重的钱荒,市场上的流通货币不足已经极大地影响到了国民经济的方方面面。而在财政部也极端缺少金银等贵金属的情况下,维持经济正常运转所需要的货币看来只能靠发行纸币来补充了。而国家当下出面推行的一年期银行承兑汇票,很显然就是为发行纸币所进行的的前奏和预热,也许等过个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后,当大众都开始对纸币有一定的接受程度后,东岸政府便可以全面推行纸币作为国内唯一合法流通的货币。至于金银么,可以当做商品来进行买卖,总之是不能再作为货币存在了。

    姜南齐也委婉地告诉胜捷堡的官员们,他们不但不能以种种理由拿下朱衡、利群二人,相反还得大大宣传这两人的事迹,从侧面宣传银行承兑汇票的合法性和权威性。毕竟,他们二人目前正在做的,其实对于银行承兑汇票的推行及流通是存在积极意义的。世界上能够长时间稳定流通的任何一种纸币,从来没有只发不收的,若是这种纸币发行机构无法回收而只能在民间流通,那么其一定会反复贬值并最终被所有人厌恶而彻底退出流通领域。东岸政府发行的一年期银行承兑汇票当然不是什么只发不收的军票性质的掠夺工具,因此,这种“纸币”乡政府必须认、也必须收!

    朱衡、利群这两个胆大包天的投机商人最终一共在胜捷堡收到了将近两百吨的玉米,足够那两艘35吨级内河运输船运三个来回了。这两百吨玉米的收购价在21元/吨左右,不过在运到罗洽港后,卖给荷兰人可得26-27元/吨的价格。如果再去掉一些人工、运输、税收之类的费用,每吨玉米赚个3-4元不成问题,纯利润当在15%左右,相当不错了。而如果大家了解到这两人手里持有的大量银行承兑汇票,其实都是他们在各个定居点以低于票面价值七折、八折的价格收购来的话,恐怕还要吐血吐得更厉害。

    不过这其实基本也算是一锤子买卖了,机会就此一次。等到银行承兑汇票在国内市场上的流通情况越来越明朗,其价值和权威性也必将得到人们的认可,那么那时候谁还会将自己手头的所谓“纸片”廉价卖给他人?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因此,在做完这票后,朱衡二人也不准备再继续搞这种小把戏了。他们决定将出售粮食给荷兰人而换回的大量资金再投入到拉普拉塔而去,从那里的克兰迪人以及高乔人手里收购他们抢掠而来的西班牙人的牲畜,然后再想办法运回国进行出售。如今国内对牲畜的需求量如此火爆,即便买不到足够的肉牛,光从那些克兰迪人手里收购一些山羊、绵羊回国内出售那也一样会发大财的!毕竟,推广三茬轮作制度所产生的巨量牲畜缺口已经很清楚地向大家表明了,做牲畜贸易是决对不会亏本的。

    而在打发完胜捷堡的部分官员们后,姜南齐也带着随从们进入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将带过来的卷宗一一打开,开始分析、处理案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