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章节目录 > 第五百八十章 圣华金

第五百八十章 圣华金

1697年10月5日,墨西哥湾北岸,数十门大炮正次序井然地轰击着一座小土包。
  
  小土包上有一个西班牙军营,大概驻扎了三百多人的样子。军营有寨墙,安放着十多门火炮,居高临下,是攻城一方的巨大威胁,必须予以拔除。
  
  进攻一方是来自梁山、苏城的海盗,纠集了大概千把人的样子,火枪、大炮齐全,看样子弹药亦十分充足,打了这么多会都不带停歇的样子,这让山上的西班牙人很是郁闷:这年头海盗居然比正儿八经的军队还阔绰,真是无法想象。
  
  苏城海盗一方的总司令是大名鼎鼎的王昭礼,不过这会他正在船上用望远镜观战,真正充当一线指挥官的是前敌总指挥田笑川。此人的身份、来历海盗们都不愿多谈,总之是受过系统军事、情报及外交教育的,学识不凡,而且手段颇多,经常能给海盗们买来很多管制器械,这些年来地位急速上升。
  
  田笑川对那些西班牙殖民部队并不怎么看得起。即便手底下归属他指挥的这千把海盗的战斗力同样不怎么样,但到底是被东岸军事顾问秘密整训过的,各种器械也相对齐全,使用起来有模有样。以打炮为例,别的海盗群体往往靠一些经验丰富的老手来操作,他们全凭经验,但准头不赖。这种方式的问题是没有系统传承,一旦某个经验丰富的老手战死,接替者能打得那么准吗?但苏城海盗不一样,他们的炮兵编制非常近似东岸军队,每门炮的炮长会测量距离、会估算风力、会计算弹道,这打起来自然又是另一种境界了,以至于很多被他们抢过的各国殖民地的官员都在猜测,苏城海盗的那些炮兵们到底是不是正规军人假扮的其实不用猜测了,苏城海盗的炮兵骨干确实是东岸退役军人出身,经验和技能都不是盖的。
  
  苏城海盗的短板在于普通步兵。毕竟是海盗,平时自由散漫惯了,而陆军结阵打仗却是最讲究纪律的,这与海盗们的天性相悖,训练起来颇为不易。能有眼前这番光景,已经是非常努力后的成果了,没办法,先天不足,只能这样了。
  
  呼啸的炮弹将西班牙人用木头修建起来的城墙给打了个七零八落。带队的西班牙军官暗暗叫苦,城墙上摆放的十二门火炮,这会已经大半哑火。这些门老炮,基本都是当年建立圣华金城以后从墨西哥运来的,年龄比他(四十来岁)还要大,加上他们平时维护保养不够,开战前便有半数不能开火。而在打了一个多小时后的现在呢,炮身损坏的、炮弹耗尽的都有,总之只有两门还能时不时还击记下,但基本是屁用不顶!
  
  而攻城的海盗们自然也看得到这一点。于是,在田笑川的指挥下,一群袒露上身,手持利刃的刀客出马了。这些家伙,基本都是来自山东的土匪响马、道门弟子之类的,被清廷追剿甚急,慌不择路之下逃入登莱避难。若搁在以往,东岸人其实不大瞧得上这些满手血腥的家伙,多半是编入筑路队劳作至死,可在殖民地遍地开花,急缺人手的当下,这些人被大批发往南洋、印度一带,甚至就连远在加勒比海的苏城海盗也分到了不少这个时候谁再说苏城海盗是所谓的“民间机构”,而不是东岸情报部门豢养的外围打手,那就简直蠢笨如猪了。
  
  亡命之徒的冲锋不算顺利,中途被西班牙人的火枪打倒了二十几个,但剩下的人非但不退,反而是血性大发,提着大刀冲得更快了。在山东“替天行道”的时候,清军的火枪队打得可比这些软绵绵的西班牙人强多了,他们照样冲锋不辍,眼下这个小场面算个球!打散这股据守城外寨子的官兵,然后冲进城里快活,看那些西班牙小娘们在自己面前哭哭啼啼的模样,岂不美哉?
  
  亡命之徒们很快就冲到了已被打得七零八落的寨子前,与西班牙人短兵相接了起来。在他们身后,海盗组成的火枪队正步步逼近。而在更远处,海盗船上的火炮仍在一刻不停地轰击圣华金城,困守城内的少数西班牙士兵战战兢兢,不敢有任何动作。
  
  城外山头的争夺在经历了半个小时的白刃格斗后结束了。这些西班牙殖民地士兵虽然换装了仿东岸样式刺刀的火枪,但抢刺术却着实稀松平常,直接被海盗们这边的“大刀队”给砍得人仰马翻,纷纷逃命去了。
  
  而在夺取这个营寨后,海盗们直接将大炮架了过来,继续对圣华金城进行轰击。西班牙人在此两面夹击之下,士气立刻就崩溃了,直接打了白起投降。远处观战的田笑川乐得直拍大腿,他身后站着100多名正在喝壮行酒的汉子,人人背着一把鬼头大刀,准备对圣华金进行决死冲锋呢,结果人家直接投降了,真是无语不过也是一桩好事,不是么?
  
  而田笑川这个时候也对海盗们的战斗力有了一个直观的评估。之前他看到的也只是海上打劫,海盗们虽然各个奋勇,战技娴熟,但这次可是陆战,而且对上的不是西班牙民兵,而是正儿八经的殖民地军队,结果如何还很难说。但这一场战斗下来,田笑川发现自己有些观念需要修正了,海盗们打陆战固然还是不太行,比如这种提着大刀一窝蜂乱糟糟冲锋的行为在遇到训练有素的正规军人时基本就是找死,无奈西班牙士兵们太不“职业”、太不“正规”了,竟然被这种无章法的冲锋给打垮了,就像一个老拳师被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用一顿王八拳给打倒了一样,也不知道平时到底练的啥,或许连训练都不能保证吧?
  
  “还是需要多加整训啊。”田笑川轻声自语道:“苏城、梁山两城人口渐多,各方面的秩序虽然略显粗糙,但也在慢慢完善之中,今后可以有了法律、户口、税源,正规化建设刻不容缓。眼前这批海盗是很难改变了,他们的心性、技能都不足以胜任一个国家的正规军,以后还是得从零开始建立自己的军队,但也要保证不能沾染海盗的诸多恶心,不容易啊。”
  
  “军队数量也多有不足,需要扩军,海军又是个吞金巨兽。以苏城港如今的财政状况来看,很难建设一支正规化的海军,那么就只能先依赖这些海盗们了。可海盗们打劫得来的财物又大半都要分掉,只能希望这些人胡吃海塞,花天酒地,然后让钱回流到苏城、梁山两地的政府及百姓手里,滋润一下干涸已久的财政,好挤出点钱来建设正规陆军。唉,这都是什么破事啊,当初主动请缨来这边,看来是亏喽。”田笑川走到一个打空了的火药桶旁边,右手轻拍,唉声叹气:“任务很重,更是时不我待啊。”
  
  紧跟在他身后的两名腰间挎着短枪的男子也是情报总局的探员,委身海盗中间,自然也是执行秘密任务的。这会听见上官叹气,两人相视一笑,没说什么。之前的命令大家都看过了,攻打圣华金是“大老板”的决定,海盗们只是无条件执行罢了好吧,不是完全的无条件,事实他们得到了一些粮食、日用品及10门军方退役火炮的赞助打完圣华金之后,海盗们可以休养生息一段时间,然后就要着手袭扰墨西哥及中美洲沿岸地区了。“大老板”说了,海盗洗劫得到的财物他们分文不取,相反还会从怀远岛接济一些炮弹、火药及医疗用品,只要海盗们的战斗力提升上去,那么今后还有更多的赞助。
  
  总而言之,“大老板”认为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对苏城海盗们而言是“一场泼天的富贵”,是他们给子孙攒下万世家业的最好机会。因为一旦顺利完成东岸政府交办的任务,那么今后各种正规化时就会有来自东岸的支持。
  
  可不要小看这种支持,多少草台班子就因为没有这种支持而最终崩溃离散,正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下场总是不太好。苏城海盗的上层“十三太保”多多少少也认可此事,因此在东岸国家情报总局帮助他们统一思想之后,便不再犹豫,果断行动了起来。他们甚至还通过在佛罗里达那边的关系别怀疑,佛罗里达的很多土生白人贵族与他们牵扯不清,表面上道貌岸然,效忠国王,私底下见不得光,损害西班牙国家利益的事情做了不要太多与当地的实权人物取得联系,要他们在关键时刻“战场起义”,直接宣布独立,打击西班牙王国在加勒比海的势力,减少他们的可用力量。
  
  国家情报总局对此非常赞赏,并通过海盗们的关系正式介入,对当地的贵族多加许诺,允许他们成为东岸的“保护国”,让他们放手去做,把半岛人“赶回老家”,自己做主,成为一方天地的主人。
  
  如此精心布局,自然可以极大牵制新西班牙总督区的敌人力量,方便东岸本土派出的大军在各地攻城略地,收拢好处。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在加勒比海再占一些岛屿,作为南美洲的外围岛链防线,岂不美哉?
  
  西班牙人啊,趁早滚回欧陆去吧,你们的时代,已经进入倒计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