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道天狼章节目录 > 第669章 天书遇上磨世盘

第669章 天书遇上磨世盘

这样的情形天狼太熟悉了,当初他在突破虚道境的时候就已经体验过了,那时候他还借助虚道天劫干掉了往生营和神刀堂的两个活化石级的老古董。
  
  但显然这次他所要面对的劫难比之虚道劫要强上无数倍,道境和虚道境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却谬以千里,这不是量的改变,而是质的飞跃。
  
  这一次,天狼碰到的不再是单纯针对他的人形虚影,而是真实的厮杀场景。
  
  只见无穷无尽的大军涌现,他们穿着制式铠甲,在围剿一片大陆之上的修者,感受到那些修者身上的气息,天狼知道他们全都是仙道后人。
  
  “那边还有个漏网之鱼,杀!”
  
  当那些军队看到站在一边发愣的天狼之时,直接挥舞着战刀朝他冲了过来。
  
  这支军队身后的血煞之气弥漫数千里,如此浓厚的血煞之气,到底屠杀了多少生灵才能形成,天狼想象不到,他也没空去想,因为他已经陷入战争车轮当中。
  
  这次的天劫世界一共有九重天,才在这第一重天,天狼就已经愤怒得身体快要炸开了。
  
  因为他看到的是无尽的仙道后人被屠戮,无论是老人还是小孩,无论他们是生还是死,都会被劈开头颅剿灭元神,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
  
  甚至那还在襁褓当中的婴儿,他们都要刺上一刀才放心。
  
  如此丧心病狂的屠杀,让天狼目眦欲裂,神道和仙道不过是生灵进化道路上的两个分支,为何却要将对方定为异端斩尽杀绝?
  
  挑起这场战争的幕后黑手到底有什么目的?
  
  这些天狼已经懒得去想了,因为此刻的他已经被愤怒彻底淹没了。
  
  杀到最后,天狼已经分不清这是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了,因为那溅到他脸上的鲜血是滚烫的,这样的触感让他彻底的迷失在杀戮当中。
  
  天狼如同一匹彻底陷入疯魔的狼王,他恨,他怒,他的眼中只有血腥和杀戮。凡是靠近他的神道之人,全都被他拧下了头颅,掏出了心脏,撕碎了身体。
  
  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台纯粹的杀戮机器,完全的丧失了理智,但一种本能让他避开了拥有仙道气息的生灵。
  
  在天狼陷入疯魔之后,他体内的磨世盘还在不断的转动,一缕充满符号的仙光从他的识海中跑了出来,盘旋在磨世盘的上空,似乎对这霸占了天狼丹田的不速之客充满了好奇。
  
  天书非常的神秘,传说乃是先天之物,诞生于鸿蒙初开之时,有自主意识,到目前为止,天狼都没能挖掘出它的全部力量。
  
  似乎感受到了天书的威胁,磨世盘转动的速度忽然快了起来,随后,一股充满阴冷的死亡道韵出现,盘踞在它的周围。
  
  本来还不为所动的天书似乎来了兴致,只见那仙光中的符号忽然蠕动起来,没一会就变成了一头充满仙道气息的小龙。
  
  随后,一股磅礴的生机道韵出现,依附到了天书化成的小龙身上,小龙张牙舞爪的就冲向了磨世盘。
  
  这一龙一磨盘,就这么斗了起来。
  
  这既是天书与小磨世盘的对抗,也是天狼的死亡意境与生命意境的对抗。
  
  生死本是两个极端,就像天南和地北一样,永远都不可能融合在一起。
  
  体内生死意境的对抗,导致天狼的半边身体阴冷如同僵尸,而另外的半边身体则血气直灌苍穹。
  
  他左手一挥就能让一名神道联盟的士兵化作枯骨,沦为碎渣,右手发力就能让垂死的仙道后人起死回生,重新焕发生机。
  
  这是剥夺和给予,是死亡之道和生命之道的真谛。
  
  但如此矛盾的两种力量也让天狼受尽了折磨,然而天书和磨世盘却不顾天狼的感受,在里面斗得不亦乐乎。
  
  磨世盘的死亡道韵化作一头地狱犬,与天书催动生命意境化成的小龙厮杀得无比激烈,天狼的丹田世界沦为了战场。
  
  本来还处于迷茫状态,只靠本能厮杀的天狼瞬间就被那丹田撕裂的痛苦给折磨得清醒了过来。
  
  “啊!——”
  
  肉身的痛苦天狼还能承受,但如今这是他两种意境的冲突,无论是他的肉身还是元神都饱受折磨,因为天书早已融入了他的元神当中。
  
  如今代表阴的元神却驾驭着他的生命意境,代表阳的丹田却被磨世盘占据,驾驭着阴冷的死亡意境,这种矛盾所造成的痛苦让天狼痛不欲生。
  
  而外界的神道军队,可不会因为天狼自身出现了问题就放过他,无尽的战刀如同狂风骤雨一般刺向他的身体。
  
  已经跨过仙道门槛的天狼,身体的结实程度早已超越了虚道器,但在如此密集的攻击之下,也变得伤痕累累了起来。
  
  此时的天狼,说是被千军万马凌迟都不为过。
  
  但最可怕的是,如今的天狼根本无法掌控自身的状况,只能被动的承受这一切。
  
  …
  
  天帝城外。
  
  天帝和炎帝忽然转过头,望向了无人区,眼中带着深深的忧虑。
  
  “夫君他不会出什么事吧!”
  
  紫瞳紧紧的拉着敖灵的手臂,眼中满是紧张和无助。
  
  众人努力的看向无人区,却只能模糊的看到那一片彻底陷入了黑暗的天空,那一层层的劫云宛若九重天一般,光是看一眼都让人倍感压抑。
  
  “天狼踏上修炼之路还不到百年,如此仓促的冲击仙道,是不是有点早了。”炎帝皱着眉头说道。
  
  “他的天赋是我平生仅见,但沉淀远远不够,若非其他人不争气,我又怎舍得拔苗助长!大陆兴亡,匹夫有责,我天家子弟为天幻大帝后人,本就当身先士卒!”
  
  天帝望向那天劫九重天,目光中带着些许不忍,却又异常的坚毅。
  
  “天帝先祖在上,我等有罪!”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天道元和天道宣等天家大圣当即就跪伏了下去,内心充满了惶恐和羞愧。
  
  “时间是最能考验人的东西,尔等之罪,待平定幽冥之祸后再说。”
  
  天帝连看都懒得看这些不孝子孙一眼,不能帮他也就算了,还差点添乱,若非天家出了个天狼,这大陆还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天帝,咱们就这么干看着吗?”
  
  炎帝紧紧的盯着幽冥方向,眼中带着深深的不甘。
  
  “如今冥皇还在稳固磨世盘,无暇出手,而幽冥有血尊和冥尊坐镇,以我如今的状况,即便你我联手也占不到丝毫便宜!”
  
  天帝主次身合一,看似没什么问题,其实已经元气大伤了,主身封印冥皇数万载,身体早已到了极限,后来又被血尊和冥尊联手偷袭,能够安然归来已经算幸运的了。
  
  “看来只能等天狼渡劫成功再说了,希望无人区那边不出问题才好!”
  
  炎帝看向无人区的方向,眼中也带着深深的忧虑,大陆如今真的算得上是内忧外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