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落地一把98K章节目录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生死两茫茫!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生死两茫茫!

    电光石火之间,刘子浪的脑海中便理清了其中的厉害。
  
      只见冲刺中的他忽然前脚一扭,转身就朝着北边的房顶边缘跑去。
  
      下一刻,刘子浪纵身一跃!
  
      “哈哈,那小子抢不过我要跑!”
  
      “你先捡枪,我去追!”
  
      arettes“咔哒咔哒”几声后,来不及将剩下的大号铅弹继续朝着膛中推入,直接一甩合上枪,同样一个箭步冲到楼边跳了下去。
  
      扑通——!
  
      扑通——!
  
      C字一号楼北侧。刘子浪前脚刚一落地,身后不远处的草地上就同时传来了落地声。
  
      他头皮禁不住微微一麻,心中暗骂老天不公。
  
      这特凉的明明是我先落的!
  
      凭啥他有枪我没抢?
  
      老天自然听不到刘子浪愤懑,身后双手捧着喷子的香烟哥更是听不到。
  
      香烟哥落地后刚一撑起身体,枪口便猛然往上一抬,对着前方的刘子浪就轰了过去。
  
      双方同时从楼顶跳下,此刻彼此间只隔了几个窗户。
  
      这个距离对于S1897说远不远,说近却是也不仅,处于一个可死可不死的距离,一切都看命。
  
      然而这场比赛刘子浪自觉老天不公,当然不敢硬抗赌命。
  
      落地的瞬间,他就快速无比地转过身双手一撑身旁的窗台,纵身一提再次翻了进去。
  
      轰——!
  
      嗤啦——!
  
      枪声轰鸣,血光绽放!
  
      刘子浪的速度自然不可能比枪快,后背被部分散弹刮中,血量顿时接近一半,疼的他一阵龇牙咧嘴。
  
      更让刘子浪心中愤怒的是看这喷子被擦伤轰掉的血量。
  
      刚刚他如果不翻窗选择听天由命吃个满伤害的话,这会儿百分百已经被撂倒在了地上。
  
      果然!
  
      天妒美男啊!
  
      刘子浪心中哀嚎,手里却不敢懈怠。
  
      刚一翻进圈就赶紧低头一阵搜索,然后...他在墙角看到了一个急救包和一个闪光弹。
  
      加上刚刚在楼顶捡的,刘子浪此刻身上就有两个闪光弹了。
  
      劳资又不是要蹦迪!
  
      你特凉给我刷那么多闪光干嘛?!
  
      枪枪枪!
  
      给我一把枪啊!
  
      心里来不及更多抱怨,刘子浪赶紧快步推门而出,身形从一号楼里的走廊上一闪而过,猛地一下子冲到了对面的房间里。
  
      轰——!
  
      刘子浪闪过走廊的瞬间,走廊上又是一声枪响。
  
      显然,紧咬不放的香烟哥那边也从就近的窗口翻入追进了楼里。
  
      听到开门声,他立刻同样破门来到楼道,对着刘子浪一闪而过的身影又是一喷。
  
      不过这一喷却是慢了些,子弹袭来时,刘子浪已经闪进了走廊对面的门里,顺便反手关上了门。
  
      而看到自己没有掉血,刘子浪砰砰跳的小心脏也安静了下来。
  
      可他再抬头一看,顿时整张脸都黑的不像样子。
  
      刚刚那个房间最起码还有急救包和闪光弹,这个房间就更绝了——直接给刘子浪刷了个步枪弹夹和二级包。
  
      这尼玛有啥用?
  
      劳资又不会合成平底锅啊!
  
      踏踏踏——!
  
      眼角有些发抽的刘子浪听到走廊上宛如死神索命般的脚步声,同时外面扑通一声,楼顶上那个人也跳了下来。
  
      两个有枪对他一个没枪。
  
      别说是刘子浪,就连场下和直播间的观众心都凉成冰块了。
  
      “连搜了两个房间没枪,Vic这运气真的人神共愤啊!”
  
      “爷笑了!第一次看到机场有那么穷的人。”
  
      “香烟哥也是属狗的,咬着就特么不放了。”
  
      “算了算了,别挣扎了,今天Se7en2还是看苏老大和秋神吧。”
  
      “......”
  
      场下众人一片唱衰,刘子浪却是还没放弃治疗。
  
      吱呀一声,他冷不防地推开门,反手就是一个闪光弹丢了进了楼道。
  
      砰!
  
      刺眼的光芒闪过!
  
      闪光弹瞬间在楼道爆开!
  
      然而香烟哥作为MITH这个猛男队的代表,尤擅近身战的他反应即便在职业选手中也是靠前的。
  
      这种距离下,刘子浪开门丢出震爆弹的瞬间,香烟哥就反应极快地一个背身躲闪,躲开了刘子浪这颗出其不意的致盲效果。
  
      “我去!香烟哥这个背身躲闪帅的呀!”
  
      “不愧是泰国猛男,果然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Vic这个比估计是想闪瞎了上去捶,想法不错,可惜没那个机会了。”
  
      “.....”
  
      嗡嗡嗡——!
  
      与此同时,走廊里的香烟哥即便躲了刘子浪这个闪,却也只觉得脑袋里仿佛在开Party,耳膜中一阵强烈的嗡鸣声!
  
      他强忍着不适,快步来到刘子浪所在的房间门口,端着喷子直接破门而入。
  
      推开门的那一瞬间,香烟哥的手指就搭在了扳机上。
  
      片刻后...
  
      他那一发散弹却并没有轰出去。
  
      房间里空空如也,早已没有了人的影子,显然人已经从窗口又翻了出去!
  
      事实也确实如此。
  
      在刚刚那种情况下,刘子浪从没有想过什么闪瞎人拿拳头上去撸的骚操作,对方手里拿着可是S1897。
  
      他的急救包还没来得及打,那血量对方随便喷一枪擦到就死,上去真是嫌命长。
  
      而他从一开始打算,就是震聋对方,然后溜之大吉!
  
      ......
  
      可恶!
  
      香烟哥见状顿时怒了!
  
      问题是他刚刚被闪光弹弄的耳朵什么都听不见,自然也就无法更根据脚步判断对方的位置,此刻只能问队伍Luso那边。
  
      Luso虽然实力不俗,听声辩位自然不在话下,可惜他下楼刚进门就在楼道吃了一颗闪光弹,刘子浪没闪到香烟哥反倒是闪到了他。
  
      刚刚恢复视野的Luso,这会儿脑袋里比香烟哥还晕乎呢。
  
      听到Luso的话,香烟哥顿时无语了。
  
      两人在语音里嘀咕了几句,觉得刘子浪既然从前面的窗口翻出去,那十有八九是去了没人的C字二号楼。
  
      当然他们也无法准确判定。
  
      考虑到对面隔了个花园的C字三号楼也跳了队人,两人这才都刚捡了一把枪就忙着追杀刘子浪,身上什么防具都没有,此刻冒然追出去说不定要吃亏。
  
      于是两人一合计,还是决定在保持警惕的同时把三号楼搜完再说。
  
      事不宜迟,两人迅速行动。
  
      ......
  
      然而刘子浪真的去了二号楼吗?
  
      落地就被两个家伙追的那么惨,以他的性格,刘子浪怎么可能轻易说走就走。
  
      他趁着刚刚那个机会刚翻出窗外,就反身又从另一个窗口翻了进去。
  
      他就不信还拿不到枪了?!
  
      但此时此刻,刘子浪双目呆滞地房间角落里的一颗手雷和一级头。
  
      表示他信了...
  
      劳资信了还不行吗!!!
  
      此时听着隔壁那人没有从窗口翻出去,反而似乎要搜楼发育了起来!
  
      刘子浪顿时有点慌了!
  
      如果远一点还好,他还能抄起那颗雷拉弦预热设计个“诡雷陷阱”什么的。
  
      问题是眼下双方那么近,他这边一拉保险百分百被听到。
  
      而不预热直接扔的话,手雷的爆炸时间那么长,没有人会听到旁边有雷落下还不动的。
  
      这尼玛...
  
      难道这颗雷是让劳资自雷的?
  
      刘子浪眼角正抽搐地想着,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踏踏踏”的脚步声。
  
      有人朝着他这个房间走过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