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史战之园章节目录 > 第四百七十六章 巴黎公社

第四百七十六章 巴黎公社


  “请问,1869年6月,明治政府将扶桑的土地划为多少府县?”
  郑璇仍然是那种非常平静的口吻在问着问题。
  “是根据版籍奉还、废藩置县的政策,将扶桑划分为3府72县,建立中央集权式的政治体制,且天皇一切权力集于一身。”
  王语凡这次的回答略微简单了一点。
  “请问,在1871年,扶桑方面派出以谁为首的使节团出访欧美?”
  所以这次的问题问得是非常快,就为了不让郑璇有机会嘲讽他。
  “是以右大臣岩仓具视为首的大型使节团出访欧美,考察资本主义国家制度。在富国强兵、殖产兴业、文明开化的口号下,积极引进西方科学技术,以高征地税等手段进行大规模原始积累,建立了一批以军工、矿山、铁路、航运为重点的企业。”
  问题郑璇很快就回答了上来,也没有对王语凡刚才的行为作出任何的评价。
  “请问,在1872年,明治政府颁布了什么样的兵制?”
  问题也是接的很快。
  “这个问题问得可能不太好吧?”
  王语凡这个时候倒是
  “废话多不代表就能够赢得比赛,学长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呢?”
  郑璇开始质问了。
  “扶桑在明治维新时期改革军队编制,陆军参考德意志的训练方法,海军参考英吉利的海军编制,并于1872年颁布征兵令,凡年龄达20岁以上的成年男子一律须服兵役。一般服役3年,及预备役2年,后来一般役及预备役分别增至3年及9年,总计12年。1873年时,作战部队动员可达40万人同时也在发展军工事业,到了明治时代中、后期,军事预算急剧增加,约占政府经费的30%~45%,实行****,武士道精神。”
  王语凡灰溜溜的回答出了问题。
  这一次又是被小辈给教训了。
  只不过为什么要说又呢?
  王语凡自己都不明白。
  “请问,明治维新后期最后一次的士族反抗战役是哪场战争?”
  “其实王语凡学长你的这个问题也是问得很勉强。”
  郑璇通过这句话彻底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她不是不会搞事情,只是不想这么做而已。
  “你怎么说都好了,快点回答好不好?”
  王语凡此时的其实都已经下降了很多。
  “在明治维新时期,武士的社会地位大幅下降;而随着俸禄渐次缩减,武士的经济上保障也被削弱。凡此种种皆导致士族对明治政府的不满,武力抗争因此接二连三地发生。维新功臣西乡隆盛以鹿儿岛县为中心,于1877年6月18日年所发动的西南战争,成为最后一次,也是规模最大的士族反抗战役。战败之后,残余的士族成员转入地下活动。请问,扶桑的哪部法律成为亚洲第一部成文宪法?”
  这次连一个停顿都不给留了,马上就问问题。
  “优先权是你的,让我先听听你的高论。”
  王语凡有气无力的说出这句话。
  这一场比赛,他是真的已经不想再继续下去。
  因为他已经觉得这样做已经毫无意义了。
  “我认为,明治维新对于扶桑而言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通过不断的发展,,国力日渐强盛,先后废除了幕府时代与西方各国签订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走上独立发展的道路,并迅速成长为亚洲强国,乃至世界强国。”
  “但是这场明治维新也是在各方面保留了大量的封建残余,如天皇权力过大、土地兼并依然严重等封建残余现象,与日后发生的一系列扶桑难以解决社会问题相互影响,使得扶桑走上了侵略扩张的道路。所以我们现在才会这么痛恨这群扶桑人。”
  即便是已经做好了决定,此时王语凡也是觉得某些事情不吐不快。
  “可是扶桑终究成为了亚洲第一个立宪国家,也让亚洲其他国家看到了未来发展的希望。促使当时的清王朝效仿,总归是有好的一方面。”
  “总是打徒弟的老师能是一个好老师么,肯定不是。何况所谓的议会形同虚设,人民没有获得民主权利。这难道也是好的一方面么?”
  “内因是主导,网银通过内因才能起作用,当时的清王朝向扶桑学习的并不彻底,封建势力为了保有既得利益,只提倡经济和军事等方面的改革,也就是所谓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而扶桑则是****,并且相当程度地注重典章制度与思想、观念方面的改革。这就已经出现差距了,所以说改革要彻底,要顺应时代潮流,不然的话必然的结局就是落后就要挨打,这个道理都没想明白么?”
  郑璇这个时候似乎也是开启疯狂模式了。
  一番话终于让王语凡不想再继续论战了。
  之后几乎就是一边倒的局势。
  王语凡虽然仍然在坚持,但是大家都能看出来。
  不过就是毫无意义的挣扎而已。
  果然最后还是被严亮教训了一顿。
  而且同样是用团队的模式。
  不过之后的比赛天海师范大学也输了。
  听说也是败在飞宇大学的团队大战之下。
  这次的天海四强决赛真的是一场闹剧。
  就是互相用团队模式分分钟叫对手大败。
  当然最惨的还是天海大学队。
  被三个对手分别用同样的手法教训一番。
  最后当然是无缘全国大赛。
  而其他三家则是在短暂的休整之后奔赴全国赛场。
  再次踏足这个舞台,王语凡、严亮等人都是十分的兴奋。
  而三家中第一支登场的队伍就是去年所谓的无冕之王队,天海财经大学队。
  至于他们的对手,王语凡都觉得实在是太戏剧化了一点。
  赫然就是去年击败过他们的队伍。
  这是让他们在哪里跌倒,在哪里站起来的意思么?
  王语凡默默地思考着。
  这次他们可是没有什么体力危机了。
  要是再输了的话就真的太丢人了。
  当然他现在还是有着大把的时间可以思考的。
  因为这局比赛不用他作为急先锋来对阵对手。
  现在在场上的人是胡凯。
  而他的对手则是慕容重。
  这局比赛的交战双方让王语凡感觉非常的有宿命感。
  这两个人从前并没有交过手。
  可是分别都和王语凡对战过。
  当然也并没有真正的赢过王语凡。
  “清裁判先生给出我们这场的论战题目。”
  胡凯还是提前做足了姿态。
  让慕容重非常不屑的撇嘴。
  “你们论战的题目是巴黎公社。”
  裁判倒是觉得非常的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