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封少的掌上娇妻章节目录 > 第1220章 他怎么会知道

第1220章 他怎么会知道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封少的掌上娇妻最新章节!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佩德罗如此自信,甚至敢将她带到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酒店住下,一点也不担心会引人注目!
  
  原来他竟然趁着率人扫射封焱手下那群人的时候,将爱丽丝也带上了,趁着混乱之余用爱丽丝交换她!
  
  恐怕封洵派人赶去,也只能找到爱丽丝了……
  
  这个佩德罗还真是会搅浑水!
  
  夏初七皱眉狠狠瞪了他一眼,冷笑着说道:“你可以用我的替身瞒过封焱,却瞒不过封洵!一旦封洵找到爱丽丝,就会知道我落在你手里,因为爱丽丝是你培养的人!”
  
  佩德罗耸耸肩,唇角微微上扬,语气轻松地答道:“当然,封洵认得出她是她,你是你,那又如何?他还有他那个神经病的堂兄要对付,想要从我手里夺回你,恐怕没那么容易!”
  
  “佩德罗——”夏初七看到他脸上的笑容,抓紧了手中的刀叉,恨不得一刀直接飞过去:“我没有见过你这样厚颜无耻的人!”
  
  佩德罗仿佛已经猜到她想要做什么,指了指自己的腹部,低笑着说道:“小哑巴,上一次你可是捅了我的肚子一刀,这一次还想重复吗?”
  
  “佩德罗,我看你和封焱一样,疯的不轻!”夏初七忿然咒骂了一句,上一次她成功刺中佩德罗,却不代表这一次也能成功!
  
  且不说外面还有莱西和其他佩德罗的手下,这家酒店也在佩德罗的势力范围,如果她真的捅了人跑路,恐怕还没有跑出酒店就被人抓住!
  
  更何况今时不同往日,为了肚子里的宝宝着想,她也不能再像原来那样,和佩德罗还有他的手下正面杠上!
  
  她只能使劲地切着面前的小羊排,让刀碰到白色的磁盘发出刺耳的声音,来发泄自己的不满。
  
  佩德罗看着她发泄情绪的举动,也没有伸手阻止,只是端着酒杯好笑地劝了一句:“怀孕的人,还是情绪不要过于激动了,免得对身体和胎儿不好!”
  
  夏初七的手微微一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停下了切羊排的动作,抬眸不敢置信地看着佩德罗:“佩德罗,你怎么会……”
  
  她被封焱抓去当人质,一直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自己怀孕的动态,就是不想让封焱发现这一点,以免封焱这神经病将她和儿子当成双重筹码,逼迫封洵让步!
  
  但是她没有猜到,自己才落在佩德罗手上一天时间都不到,佩德罗这男人就发现了她怀孕的事!
  
  佩德罗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慢条斯理地问道:“你是想问我怎么知道的?”
  
  不等夏初七回答,他就心情不错地解释道:“当然是我让医生给你检查身体的时候,帮你重新查看了伤势,顺便发现你怀孕的事!”
  
  夏初七的脸色沉了下来,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腹部,看向他的目光多了几分警惕。
  
  佩德罗也看到了她眸中的警惕,摇摇头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红酒,语气幽幽地说道:“你不必用防贼的目光这么看着我,如果我真的想害你肚子里的孩子,恐怕不用等到现在,你睡着的时候,我就可以让医生直接动手了!”
  
  夏初七闻言,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唰的一下站起身,拿着手中的餐刀指着他,厉喝一声道:“你敢!”
  
  “别激动,我刚才说了如果!”佩德罗扑哧笑了起来,摆摆手说道:“我可以不伤害你肚子里的孩子……”
  
  “所以你的条件呢?”夏初七眉头微拧,直觉他一定会跟自己提出某个条件!
  
  但是现在她落在他手中,为了保护自己和封洵的宝宝,她也只能答应他,即使是虚以委蛇也好!
  
  “你的东西还没吃完,先坐下来,我们边吃边聊!”佩德罗微微扬起下巴,指了指她面前的餐食,淡笑着提议道。
  
  夏初七心中再警惕,也只能按照他所说的重新坐了下来,却没有心情继续吃面前的羊排,而是冷冷说道:“佩德罗,你到底想跟我提什么条件?”
  
  佩德罗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淡笑着开口道:“小哑巴,你不必把我想的如此不堪……我为了找到你,将那个摩根抓起来严刑拷打,又千里迢迢率领这么多人赶到那个遥远的海岛,从封焱手中救了你,我不奢求你对我心存感激,但是你也不必把我当成什么罪大恶极之人,难不成我抓了你,只是为了威胁你吗?这样的话,我和封焱又有什么区别?”
  
  夏初七沉默了下来,如果佩德罗不用那么极端的手段,非要将她留在身边,没有经历过之前对她的软禁,也没有和封洵对抗,也没有那么多不堪的生意,或许她不会将他当成大恶人!
  
  可是他身上的黑点,实在是多的洗不清了!
  
  “佩德罗,我们注定不是一条道上的人,在我心中,你是无论如何都洗不白的,封焱抓走我是为了逼迫封洵,想从封洵手中谋得封家的家产,而你抓走,是为了满足你的一己私欲,罔顾我的意愿,在我看来,你们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夏初七的一番话,让佩德罗的眉头也缓缓皱了起来。
  
  佩德罗将手中剩下的红酒一口气喝尽,重重地将红酒杯放在桌上,双眸微微眯起,语气里带着几分冷意:“是,在你看来,我们切开都是黑的,只有封洵是好人!但是能爬到高位的,又有几个真的那么良善?你也不过是封洵蒙蔽了而已!”
  
  “至少他不会强抢民女!”夏初七冷冷反驳。
  
  佩德罗被她这话气得脸色一变,恨不能将手中的酒杯直接捏碎,但他到底没有这么做,而是再一次切了一块带血丝的牛排放入口中,又给自己倒了半杯酒。
  
  “是啊,他没有抢,只可惜他连自己怀孕的妻子都保护不住!”佩德罗嗤笑着说道。
  
  “我说过,这一次不怪他,是我糊涂!”夏初七不悦地强调了一句,并不想从佩德罗口里听到任何批评封洵的话,她就是这样护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