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扮男装之至尊战神章节目录 >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临行告别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临行告别

    曲终人散,宴会在近亥时四刻才结束。
  
      青龙城内依旧灯火通明,似在等待归家的人。
  
      离歌回到客栈,并未见到花在宸,稍稍有些失落。
  
      之前同行的向星宇等人都回到各自的住处收拾行装,准备前往神殿的事宜,离歌想到离开之后可能很久都不能回来,就赶紧找到周老说了接下来的安排,
  
      难得周老感恩凤初阳建城之心,愿意留下来继续守护青龙城。
  
      离歌又找来清歌与桑泽书、红袖,商议接下来的行程,清歌自然是全程跟随,桑泽书与红袖亦是表示同往。
  
      而韩钰则表示需要晚点到,星辰大陆与赤炎、飞凤不同,鱼龙混杂不说,生存规则更是残酷,他现在的实力到那边怕是要拖后腿,在去之前必须要回去一趟好好准备一番。
  
      离开之前,离歌还是想去一趟南凤国,南凤国地处西南,跨过南帝国,就能到达南凤国,御剑飞行需要将近一日时辰。
  
      在离歌计划离开之时,离歌女子的身份也传遍了青龙城以及四大帝国,不知是有人故意还是群众的卦之心本就热烈,传播速度超过离歌的想象。
  
      第二日,离歌所在的客栈就挤满了想一睹芳容的人,毕竟听别人口中说的芳华绝世,都不如亲眼看到,首当其冲的就是参加过青龙榜的男修士们,布甘也在得到消息的第一刻,就赶了过来。
  
      人没有见到,到处挤满了看热闹的人。
  
      苍格格和向星宇等人过来与离歌告别,见到的也是此等情形。
  
      而离歌并没有离开,只是在对面的一个茶楼里坐着喝茶。
  
      不一会,苍格格等人就被请到离歌的茶间,里面坐着的还有第五沧澜、韩钰等人。
  
      “离歌,我以为你走了,还好,你在。”苍格格一见离歌就开心的叫唤起来,看到第五沧澜也在,眼中更显光彩。
  
      “很高兴见到你们。”
  
      “我们也是!”方锦绣大方的找个位置坐了下来。
  
      “昨天没来得及问,我们的冠军是个姑娘,我觉得太刺激了,诶,你怎么会想到女扮男装这么有意思的事情?”方锦绣一身黑裙难掩开心的问道。
  
      “你骗了我们所有人,但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慕容宝儿一身白裙,无需任何装饰便如百合一般清丽,以离歌的实力,她觉得没有必要女扮男装,这样就没有那样的陷害与污蔑。密爱宝贝别想逃
  
      “是啊,你长的不丑。”向星宇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红晕,林学海在城主府提到的少主夫人,让他尴尬。
  
      “你是怕打击到我吧?所以才女扮男装。”龙立轩不确定的问道。
  
      十强之中,此处已经坐了一半的人数,龙立轩是不打不相识,慕容宝儿是跟随龙立轩而来,算不上很熟悉,不过确实是个特别的姑娘,有主见不随流,方锦绣纯粹是欣赏离歌,而向星宇似乎在离歌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其实你们的问题归纳起来就只有一个,我为什么女扮男装?说实话,我也不清楚。”离歌回想起,原主母亲留下的话,不到十六岁不要暴露女子身份。
  
      “怎么会,难道这不是你自愿的?这其中莫非有什么隐情?”方锦绣趴在桌子上,似要马上扑到离歌的身上,将她看个穿透。
  
      “这个可能要等我找到凤凰其人,才能知道个中缘由。”离歌无奈的说道。
  
      “离歌,你怎么能直呼自己母亲的名讳?大陆上不都是称呼母亲、娘亲或主母吗?”苍格格不解,其他人也是少有的听到这样的称呼。
  
      “我很久很久没有见到过她了,所以不知道怎么称呼。”离歌眉眼低垂,她偶尔会用母亲或娘亲这样的词汇,有时又会忘记,在她的记忆中,几乎没有这位母亲的记忆。
  
      其他人听到此话,都有点尴尬甚至有感同身受的,没有亲人的陪伴,离歌一定很孤独吧。
  
      “想来此次一别,我们可能很久都不会见到了,我近日会去南凤国,稍后就不在赤炎大陆了。”
  
      “不在赤炎大陆,你要去哪?莫非你已经达到去其他大陆的实力了?”龙立轩惊讶的瞪圆了眼睛,离歌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大,这么这么强,从娘胎里面练出来的吗?
  
      “星辰大陆不知道各位听说了没有?”离歌问道。
  
      离歌说出来的时候,第五沧澜与韩钰等人只是与他们隔了一道屏风,在他们看来,这几位少年与离歌已经是朋友了,不然不会说明自己的去向。
  
      “天啊,传说中的星辰大陆,离歌,你真是我的榜样,我也想去”方锦绣表情含着渴望和哀怨。
  
      “星辰大陆,不知道要多久我才能去”龙立轩感叹道。
  
      “总有一天我们会去,我们不是要去至高神殿了吗?相信其他大陆都不会遥远。”慕容宝儿自信的说道。昊皇纪
  
      “是的,有了努力的目标和方向,时间就只是个过程。”向星宇也附和道。
  
      “那期待我们的下次相遇。”
  
      “期待!”
  
      “干杯!”
  
      “等我们哦!”
  
      离歌与四人举起杯碰了一下,虽然是茶水,但是情谊初现。
  
      众人道别,其他人都走了,苍格格却特意留了下来。
  
      那时不时瞅向第五沧澜的眼神,让离歌暗暗想笑。
  
      “格格,你特意留下来,是有什么想跟我说吗?”
  
      “我”格格不好意思的低着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
  
      “离歌,我想拜师!”
  
      “拜师?”
  
      “是的,就是那位公子。”格格悄声指了指第五沧澜。
  
      “这个不如你去问问他吧。”离歌将格格推了过去,然后飞速离开茶间,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心有挂念的人。
  
      韩钰他们都知道离歌在等人,这个离客栈最近的地方,方便看到她想找的人,现在,定是那人出现了。
  
      躲开客栈里还留着看热闹的人,离歌从窗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那里背对着她,坐着一位满身光华的男人,一身白锦,如仙如魔。
  
      离歌就站定在窗前,似要将那般身影刻入脑海,那一刻,便是永恒,心沉浸在一种想要永恒的情感中不想出来。
  
      人经常会在某个不经意的时间、地点平静下来,思考一下人生或者其他问题,这一刻,离歌只想到了陪伴,相伴到老的陪伴,她不确定将来是否一定是花在宸,但是,现在这一刻他令她渴望陪伴。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歌儿是不是如为夫这般也想念着我。”
  
      温柔的声音鼓动着耳膜,离歌没有回答,她觉得这个声音也不错,想来回忆起来也是令人温暖的。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