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邪骨阴阳章节目录 > 撒谎

撒谎

    语晨舅舅帅气的抹了把鼻涕,转过身的那一刹那,整个五官都皱在一起,脸被憋的通红,脖子上的青筋暴起,他颤颤巍巍的走道我爸面前,像个小孩一样抱着他痛哭起来。??  w?w?w?.r?a?n?w?e?na`com
  
      “我不是做梦吧?啊?”他侧头看着我妈,“小妹,我这不是做梦呢吧?是他吗?”
  
      我妈嘴角含笑的点头,“嗯,是他。”
  
      我爸的头发还是湿的,估计是着急下来,不想大家多等。
  
      他身穿一件紧身的背心,胸前的纹身明晃晃的展示在众人面前,那是他最独特的标志。
  
      估计家里十年前的衣服他也看不上眼了,浑身的肌肉块依旧那么健硕。
  
      只不过他的脸色有些苍白,看起来很虚弱,和白纸一样。
  
      语晨舅舅的反应突然让气氛更加沉重起来,刚才是大家都还处于一种懵的状态,现在缓过神儿来才开始伤感。
  
      家里的纸巾扔的到处都是。
  
      杨梓裕舅舅更是吓人,哭的时候还带鸭子一般嘎嘎的声音,狼哭鬼嚎的说着:“你说你这么些年,咋一点没见老啊?你这是想气死谁啊?”
  
      我爸的表情多少也有些动人,看到这些人的变化,他可能也觉得自己错过了太多的时间。
  
      他坐到了主位上,双手放在桌面交叉着,沉了沉情绪,缓缓张口说道:“十年前...我并没有死,下葬的棺材里面是空的,南辞不说的原因也是为了帮我躲劫,很抱歉,让大家跟着担心了!”
  
      姥姥心疼的说道:“我们不知道都无所谓,就是苦了俩孩子,这么小就没了爹,你们夫妻俩这事办的确实欠妥当,不过回来就好,咱家终于也算团圆了。”
  
      我爸自责的点头,站起身对姥姥说道:“妈,这些年辛苦你了。”
  
      姥姥又才再次控制不住情绪了,哭着说道:“不辛苦,俩孩子听话,我辛苦啥!你们才苦,一躲就是十年。”
  
      姥爷张罗着大伙吃饭,说边吃边聊。
  
      我在心里赞叹着,不愧是我爸!眼皮子都不眨一下,轻轻松松就糊弄过去了。
  
      还躲劫...亏他想的出来!!!
  
      这种谎话也就骗骗他们,不过要想骗我,那可不行!
  
      当日我明明感受到他的尸体都已经凉透了,我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个感觉。
  
      子弹直直的从后背摄入进去,之后也未曾叫过医生,怎么可能没有死?
  
      先不管了,反正爸爸说晚上会和我说明白的,我现在猜也没有用。
  
      我在掏出手机,在桌下找到老东西的微信对话框,输入道:“谢谢你。”
  
      我感觉到今日的事情,和他脱不开关系,这声谢谢早晚都要说。
  
      我抬头正好见到小期在看我手机,顿时满脸通红的说道:“什么时候学会偷看了?”
  
      小期好心情的说道:“我是光明正大的看。”
  
      我白了他一眼,手机嗡嗡的响起。
  
      我解开锁,见到鹚班回道:“为你,我荣幸之至。”
  
      我自己都没察觉到嘴角那抹不经意的笑,将手机收回口袋,小期问道:“姐,你是不是早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