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末世之异能进化章节目录 > 第1230章 一枪爆头

第1230章 一枪爆头

第1230章一枪爆头
  听到旺吉的话,凰霓衣竟出人意料地陷入沉默,一双美目波光流转,竟似想得出了神。
  趁此机会,叶暝也抓紧时间恢复自己的状态,只见他的身躯几个起伏间,原本虚弱的气息立刻又变得饱满起来。
  以叶暝现在的身体机能,就算是被五马分尸,切成八块,只要大脑部分没有严重受损,就能迅速复原过来。
  旺吉的枪口直指凰霓衣,握枪的手没有一丝摇晃,但他的心中并不像他的表情这么镇定。
  如果凰霓衣真要下死手,以他现在的状态未必能够活得下来,梦浮生留给他的微型防御系统确实很强,可就算是蜀山的正牌护山大阵,也会被无尽的攻击耗干,更别说他这个缩水版。
  至于他的异能……面对凰霓衣,旺吉很清楚自己触发异能的机会不足万一,即便是拿出自己那压箱底的搏命手段,也是九死一生。
  趁着凰霓衣云游天外,旺吉与叶暝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
  既然已经暴露,那就只能与凰霓衣殊死一搏,旺吉的异能或许是扭转战局的重要因素。
  虽然以凰霓衣现在的进化程度,攻击头部未必能够彻底击杀她,但至少击碎头颅绝对能对凰霓衣造成巨大影响。
  所以……叶暝需要给旺吉制造一个机会,一个他能够绝对命中,绝对贯穿的机会。
  心念及此,叶暝毫不犹豫,就在所有人都还未反应过来的瞬间,猛然双手合十,全力催动自己的最强杀招。
  “王之领域·列王纪!”
  恢弘的金色虚影几乎将整个大坑都填满,那无形的光芒仿佛从虚空中照耀而出,穿透一切有形与无形的存在,超越一切法则,直达宇宙的尽头。
  巨大的压力降临,还在愣神的凰霓衣甚至来不及做出任何应对措施,便被压得全身扭曲。
  “呜!”
  似凤凰啼鸣,凰霓衣发出一声尖锐的呼啸,磅礴的纯黑候选者之力向外扩散,迅速化为一道坚固的护盾。
  护盾刚一成型,便立刻发出一连串的爆碎声,在“列王纪”的无铸压力下破碎成漫天黑星,凰霓衣的身躯也重重地向下一沉,体表绽开无数细密的裂纹。
  困住她了!
  叶暝心中一定,以他现在的实力,一旦全力发动“列王纪”,就算是魂战灵级别的强者也要被牢牢束缚住,凰霓衣虽然强悍,但吃了突然袭击的亏,竟也在“列王纪”的压力下动弹不得。
  “旺吉,有什么招数别藏了!”
  叶暝大吼一声,听到他的话,旺吉脸上神色不断变幻,最终化为一个坚定的神色。
  枪口平平对准凰霓衣,旺吉竟缓缓闭上眼睛。
  刹那间,叶暝的心头竟然猛地一跳,他似乎感觉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旺吉变成了两个。
  这并非是出自感官,甚至不是出自精神力的感应,而是一种类型心觉的直觉感,还没等叶暝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旺吉闭上的双眼豁然睁开。
  恍惚间,叶暝竟感到一丝恐惧,仿佛睁开双目的并非是旺吉,而是一头绝世凶兽,一个冷酷的死神。
  在他眼中,往日的那种坚定神色已是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端疯狂,极端凶戾的目光,仅仅是被这目光看到,就足以让人全身冰凉,就连灵魂都要颤抖起来。
  那恶毒的目光扫过四周,当他落到叶暝的身上时,叶暝心中咯噔一跳,就连“列王纪”都差点失去控制当场崩散。
  环顾一圈,旺吉的脸上慢慢浮起一个诡异的表情,他的嘴角渐渐咧开,最终形成一个狰狞的笑容。
  “我,终于自由了!”
  在这如夜枭般嘶哑刺耳的宣告声中,叶暝再也维持不住“列王纪”的力量,合拢的双掌被猛然震开,与此同时,那宏大的金色虚影也瞬间消失。
  糟糕了!
  叶暝心叫不好,原本以为旺吉有什么秘密武器,没想到似乎是出了什么岔子,这下自己底牌全无,搞不好要被凰霓衣趁机反击。
  就在叶暝调动残存的力量,准备迎接凰霓衣的攻击时,面目狰狞的旺吉突然转向凰霓衣,锐利的目光刺在凰霓衣身上,竟让那不可一世的黑之骑士也出现了一个短暂地停顿。
  就在这一刹,旺吉一边发出渗人的狂笑,一边扣下了扳机。
  子弹喷出枪膛,带着炽烈的尾焰,在空气中划出一道白色的轨迹,准确地命中了凰霓衣的头部。
  比钻石还要坚固的肉壳,在这枚小小的金属弹头前退却了,叶暝强悍的视力让他能够如同高速摄影机一般清楚地看到子弹贯穿凰霓衣头部的全过程。
  凰霓衣的血肉在接触到子弹的瞬间便消失无踪,就像是子弹周围包裹着一圈反物质一样。
  弹头轻松地穿过凰霓衣的头颅,从脑后飞出,在凰霓衣的额心留下一个光滑圆润得像是被打磨过千万次的圆形空洞。
  嘭!
  此时,枪响的声音才传入叶暝耳中。
  击穿了?
  一时间,叶暝竟也有些愣住,他完全没想到,旺吉这一枪真的击穿了凰霓衣的头部,要知道就算是叶暝自己,也非得全力以赴,调动八成候选者之力,才能击破凰霓衣的肉壳。
  他知道旺吉的异能,也知道这个异能的巨大限制,很明显,旺吉使用了某种方式了强化了自己的异能,而代价……则是眼前这个与旺吉一般无二,却又极度陌生的存在。
  斜了一眼叶暝,旺吉突然掉转枪口,对准了叶暝的脑袋。
  全身汗毛倒竖,叶暝觉得自己的脑门一阵针刺般的剧痛。
  “你干什么?”叶暝警惕地展开“明镜止水”状态。
  带着那种古怪的笑容,旺吉的眼神让叶暝完全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耸了耸肩,旺吉朝着旁边抬了抬下巴。
  “还愣着干什么,她就要恢复过来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