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一斛珠 > 番外之《一闪,一闪,亮晶晶》 三

番外之《一闪,一闪,亮晶晶》 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番外之《一闪,一闪,亮晶晶》(三)
  “还有一个月。”自端微笑着。
  
  
  “真佩服她。都那样儿了,前儿还热火朝天的在排练。”屹湘摇头。
  
  
  自端看allen安静的坐在她们身边,目不转睛的看拉面师傅的神乎其技,低声跟屹湘问道:“能住几天?”
  
  
  屹湘也看看allen,说:“十二天。”
  
  
  allen坐的离叶崇磬很近,手搭在叶崇磬的手臂上,一对小脚踢动着,很快活……
  
  
  叶崇磬摸摸allen的头。
  
  
  佟铁河另倒了半杯酒,直接递给allen,说:“来,爷们儿,喝一个?”
  
  
  他本是开玩笑的,不料allen真的伸手来接,他笑着,对屹湘说:“湘湘,看好了,这小子有潜力。”
  
  
  “有你这么逗孩子的吗?”自端皱眉。
  
  
  屹湘笑笑,说:“这有什么。我爸在我还得手抱的时候,就拿筷子沾了白酒喂给我。不也没事儿吗?”
  
  
  allen笑笑,对铁河眨眨眼,说:“vanessa说了不算。mummy要是知道谁给我酒喝,会来拼命的。”
  
  
  面端到他跟前,他拿起筷子来,刚要开动,忽然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瓜钻到他身边来,仰头看着他。他转头看了看这个洋娃娃似的小丫头——个子还那么矮,他坐在椅子上,得低下头才能看到她。她还圆滚滚的,球儿似的,仿佛一不小心就会在地上滚起来似的。见他看自己,她回身紧靠着叶崇磬的腿——他眨了眨眼,她也眨眨眼。
  
  
  几个大人都默不作声的看着这俩小孩儿过招儿。
  
  
  帖帖一转身,抱着叶崇磬的腿,说:“叶伯伯是我的。”
  
  
  allen张了张嘴,转头看着碗里的面,又看看生怕他抢去了自己宝贝似的帖帖,拿起筷子来,忍了又忍,像是说服自己似的,说:“说是你的,就是你的了啊。”
  
  
  “就是我的。”帖帖小嘴一抿,仰头看着叶崇磬。
  
  
  这小神态,像极了她父亲。
  
  
  叶崇磬笑着,伸手拍拍allen的背,就把帖帖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只是笑。
  
  
  佟铁河捏了下女儿的小鼻子,说:“一晚上说的话,比一礼拜都多。”
  
  
  帖帖皱皱鼻子,小胖手捏了叶崇磬的袖子,嗯了一声。
  
  
  “皮呀。”屹湘笑道。
  
  
  “宠呀。”自端低声。
  
  
  “男人,哪个不宠女儿?”屹湘笑着。何况是这么可爱的女儿。“小模样儿像你多,小脾气儿神情像二哥多。”
  
  
  “都这么说。”自端笑。
  
  
  师傅一碗面一碗面的做好,放在各人的面前。
  
  
  allen吃着面还要拍照,想起什么来,又要师傅给他解释什么是蓬灰……转眼看帖帖,还赖在叶崇磬的膝上,他皱皱眉。帖帖不甘示弱的,一对碌碌的大眼睛瞅他。allen仿佛不习惯,只好转过脸去继续吃面。
  
  
  叶崇磬笑着,把帖帖扶的稳稳的,说:“我怎么就想起来听谁说过一个笑话,你可是四岁那年自个儿跌进阿端的小床上去了,这事儿是真的吗?”
  
  
  自端听了,看铁河,粉白如玉的面孔上,竟泛了红似的;铁河想了想,说:“这事儿,真有。”他看看自端,笑。
  
  
  真是到了什么年纪,该脸红的时候,她还是脸红。
  
  
  谁知道呢,匪夷所思的事儿,就那么发生过了……
  
  
  屹湘和崇磬看着这俩人,都笑了,说起小时候的笑话来,每个人都能抖出一箩筐来……
  
  
  他们正聊的兴起,陈阿姨来叫自端过去,说娃娃们该睡觉了。
  
  
  自端要出去,屹湘也站起来去帮忙了。
  
  
  她们一离开,餐厅里顿时就空荡荡的了似的。
  
  
  锅里的热汤还在沸腾,虽然已经落了火。
  
  
  外面风挺大的,吹的呜呜作响。
  
  
  叶崇磬看了眼窗外,灯光中的树影随着风摆动。
  
  
  水杉树在隆冬才更见风骨。因为叶子都落尽了,也没有色彩装饰,直直的立着,本色便显露出来……他在想焰火在球场上说的那些,虽说是玩笑话,但也是实话。他第一次来铁河自端的这个家,是他决定回国来工作之前。那天他一个人开车来的,车进了院子他的车绕进水杉林。早听说铁河这一处园林有些意思,亲眼见了才知道是什么意思。那天铁河也是一个人在家。气色不十分好,跟他说话,倒也坦然。他正经历一段难熬的时间。
  
  
  他那天看着水杉树林跟铁河说了句话,他说铁子,树一点点长起来,眼是看的见的,日子一点点的过去,心是会知道的。
  
  
  “当时我怎么就那么文艺腔儿呢?”叶崇磬笑着,自嘲。多时以后他才真正能够体会那种心情。那是说了放手之后才知道自己有多不情愿。
  
  
  情深至何处,转身时才懂。
  
  
  佟铁河笑笑。
  
  
  没说什么。
  
  
  他这个人嘛,有些话,绝不可能说出来。
  
  
  “还好,都在。”叶崇磬说。
  
  
  他们就这么说着话,喝着酒,帖帖起先还自顾自的玩儿着,后来就困了。
  
  
  佟铁河把帖帖接过去,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指了指楼上。随后他抱着帖帖走出去,上了楼。
  
  
  婴儿房在他房间的隔壁,门虚掩着,他往里看了一眼,自端和屹湘一边一个坐在婴儿床边,不知道在说什么,两人都在笑……他停住了脚步。
  
  
  仿佛多年之前,那两个小姑娘头碰头的在一起看书,蜜蜂飞到阿端的头顶上来,惹的他们惊慌失措……还是他拿起书一下子拍过去,麻烦解决了。
  
  
  他不禁微笑。
  
  
  帖帖咕哝了一声,他看看。胖嘟嘟的小丫头,眼见着一天天的长大,很快就会长到她妈妈当年的年纪……他只觉得肩上沉了下,退了退,把帖帖抱去她的小床上睡觉。
  
  
  每天晚上都要他讲故事才能入睡的,今天是玩儿的累了吧。
  
  
  他看了帖帖好一会儿,悄悄的走出去。帖帖的保姆小秦等在门外,他让她进去看着点儿。自己慢慢的走到婴儿房那里……
  
  
  婴儿房里一室奶香。
  
  
  安安稳稳早就睡安稳了,只有疙瘩还睁着大眼,眨啊眨的。
  
  
  屹湘下巴颏儿搁在他睡的小床边上,看他的小手儿攥着自端的手指,自端低声的和疙瘩说着话,好像根本也没有什么内容,只是咦咦哦哦的……她看着自端,是个很美的侧影。
  
  
  不知不觉,她就有些恍惚似的。
  
  
  一阵阵甜笑在耳边响,仿佛是幼时,在房间里头对着头笑语盈盈……此刻自端依旧温柔而恬静,看上去饱满圆润的似颗珍珠,完美无瑕……屹湘低低的叹息,叫一声“阿端啊”。
  
  
  “嗯?”自端听到她叫,看她。
  
  
  “有时候,我可真想你。”她说。
  
  
  自端无声的笑了。她轻柔的抚着疙瘩的肚子,疙瘩终于困了。
  
  
  “我知道。”自端腾出一只手来,握了屹湘的手。
  
  
  “我都没有说过……”屹湘轻笑。眼睛就潮湿起来。
  
  
  “不用说的。”自端也笑,柔柔的。“你是湘湘嘛。我都知道的。”
  
  
  屹湘看着睡着了的疙瘩。
  
  
  是的,不用说啊,不用的。
  
  
  不用……她是湘湘,她是阿端。是她无处躲藏的时候,愿意给她拥抱的阿端;是她无论多久不见,也只要一个眼神就能明白的阿端;是她不管怎么坚强,都不需要在她面前挺直脊梁的阿端……她的阿端。
  
  
  她于是真的软软的靠在这小婴儿床边,笑了,说:“疙瘩可有哪点儿像子千吗?完全是飒飒的样子。”
  
  
  “所以宝贝一定要像他。”自端笑着说。金子千说了,要是女儿再不像他,这辈子要冤枉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安安稳稳还不开口说话吗?”屹湘问。近日听阿端抱怨,说什么招儿都用遍了,她的双生子还不开口叫爸爸妈妈。
  
  
  “我怀疑他们俩专门和我们较劲呢。佟铁百宝出尽,他们就只是看。”自端看了看已经睡着的儿子们。
  
  
  屹湘想着佟铁河那样子,就觉得滑稽,忍不住笑,说:“没关系,帖帖说话也晚,你们家就这基因。”
  
  
  “唉……”很温柔的叹息,看看屹湘,自端问:“多多呢?这阵子还好吗?”
  
  
  “还好。我今儿来的路上看着他,还想,从前哪里知道,做父母的会操这么多心呢?真是见天儿在跟前儿,操心;见不着,还是操心。”屹湘摇头。
  
  
  自端握着她的手,半晌没吭声,只是听她说。
  
  
  “我怎么觉得你现在话有点儿多?”说了一会儿,屹湘笑着问。从前她们在一起,都是她说的多,有时候好久得不到一句回应,以为阿端睡着了,碰她一下,她才说“听着呢”……“是不是啊?”
  
  
  “你才话多。”自端笑笑。
  
  
  房门被敲了两下,极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