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颤抖吧,渣爹章节目录 > 第四章礼物

第四章礼物


  酒宴正酣,顾四爷斜侧身子,慵懒潇洒,微醺的双眸时而望着梅树旁随雅乐翩翩起舞的歌姬清伶,时而又好似不被世间美色繁华所扰,宛若仙人高高在上俯视一切凡夫俗子!
  同样是纨绔子弟,酒囊饭袋,庸碌无为之辈,顾四爷总会比身边同伴多点格调,哪怕比他出身更好的纨绔公子,功勋贵胄之后在气派上远不如他。
  比过不顾四爷,他们反而愿意同顾四爷一起玩,显得纨绔格调高一点。
  “顾老四,这道菜不错啊。”
  原本还嫌弃菜色太过简单的人赞道:“把你家厨子借我使几日,名字也好听,叫什么来着?”
  安国公的小儿子姜皓自从坐下就没停嘴,惹得扭动腰肢的歌姬暗暗翻白眼,姜少爷竟是个吃货?
  “同顾老四出游,何时让我们的嘴委屈过?本以为他家庄子上梅花开得正好,没想到他家的厨子更好。”
  顾四爷颇觉得有面子,面上一直淡淡的,“全是下人们琢磨出来的,不算什么,你若喜欢,明日让人来领厨子过去。”
  一直侍奉在旁的江妈妈笑容谦卑中多了一抹欣喜,四爷方才就给了几个大大的红封,四爷的友人都说好,过后还能少了她的赏赐?
  四爷一惯出手大方!
  又是鼓乐,又是饮酒,还有歌姬助兴的,四爷怕是彻底把六小姐抛到脑后去了,江妈妈同情六小姐,却也放下悬着一半的担心。
  酒气上涌,顾四爷有点醉意,抬手解开衣扣,江妈妈本也是侍奉惯的人,打算上前帮忙,顾四爷微微皱眉,姜皓把玩扇子调笑道:“这时候需要是美人侍奉,而不是成了鱼目老太婆!”
  江妈妈尴尬讪笑。
  玩扇子是纨绔子弟的基本功,姜皓玩了一整套的花活,凑近顾四爷,坏笑道:“我送顾老四一对美人,如何?”
  顾四爷眉稍微挑,酒杯放在唇边,不咸不淡的说道:“我不稀罕你使过的美人。”
  “我还不知你的脾气?”姜皓打开一半的扇面掩住嘴巴,“一对二八姐妹花,双生子,模样性情一模一样,姐妹花彼此还颇有默契……啧啧,放在一起摆弄,够味道。”
  眼见顾四爷明显露出几分异动,乐曲转为缠绵,歌姬身上的衣裙单薄,随着她们轻盈的旋转,姣好的身材勾起男人心底的欲念,只恨不得把娇娘们压在身下,泻火一番。
  已有人招手叫来随侍的婢女,不好当众宣淫,对揽在怀里的婢女动手动脚,婢女娇喘连连,宛若一把火,点燃男人的欲望,更添几分淫靡。
  姜皓吞了一口口水,却见顾老四还维持着清明,好似不被污染的莲花一般,暗道一声矫情!
  一同纨绔多年,姜皓同顾四爷可以说一起玩乐大的,知道顾老四的怪癖,绝不会和同伴共用一个女子,也不会在酒宴上便放浪形骸。
  “刚刚从江南送过来,她们姐妹刚出师,干净的处子,我以我家老爷子保证没人碰过她们。”
  姜皓突然拍手,舞动的歌姬散开,一对身穿桃色薄衫的女子显现,这对少女明艳妩媚,肤若凝脂,白皙塞雪,眉间盛开一朵红梅,红得似火,单薄衣衫勾勒出丰满妖娆的胴体,长翘的眼睫微扇,显出几分清纯。
  清纯和妩媚完美结合,周围男人的呼吸沉重。
  真是一对红颜祸水!
  姜皓舔了舔嘴唇,不舍的说道:“她们可还入顾老四的眼?这对姐妹花寻遍江南瘦马十年也不见得出一对,便宜你了!”
  顾四爷目光自然不离姐妹花,轻抿美酒,欣赏姐妹花曼妙动人的舞姿。
  同伴眼中已是满满的欲望,顾四爷却欣赏歌舞。
  莫怪每次去风月场合,顾四爷最得姐儿喜欢,有不少名妓不要缠头也愿意伺候顾四爷。
  鼓乐停息,这对姐妹花缓缓伏跪下来,含羞的眸子迎上顾四爷,这一群人中,她们最是愿意跟着顾四爷,好在顾四爷也是她们的目标。
  侍奉一人,总比沦为师傅的工具强。
  也比侍奉脑满肠粉的老头子好。
  “收不收是不是给句准话?”姜皓催促道:“你不要,我可把人领走了,今晚我就让她们伺候,等你后悔,再碰上这样的姐妹花可就难了。”
  顾四爷轻轻敲着桌面,每一下都落在姐妹花的心头,她们的目光更似能滴下水来。
  “东平伯府同你们安国公府有旧?”
  “……”
  姜皓愣了一瞬,合着扇子道:“怎么提起东平伯了?”
  顾四爷白了姜皓一眼,漫不经心的说道:“不是东平伯府出资,这对十年难得一见的姐妹花也落不到我面前。”
  “哈哈。”姜皓又打开扇子,这回捂住自己的嘴,闪烁其词:“人都给你领来了,你就收下呗,别说你不心动,大家也是十年的兄弟了,我还不知顾老四你?东平伯世子是做得不地道,可东平伯就那么一根独苗,以前你说过齐大非偶,你看不上东平伯世子,不是你家老夫人做主,也不会把你家六丫头定给他,如今东平伯世子另有所爱,东平伯有心补偿,不是正合你心意?”
  顾四爷冷冷说道:“瑶儿被东平伯府打破头,生死不知,他们就用一对姐妹花补偿?”
  直接站起身,顾四爷道:“欺人太甚了!眼里根本就没有我!”
  “顾老四你是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吧。”姜皓不紧不慢的说道:“东平伯世子每日去你家赔礼道歉,你还想要怎样?东平伯世子简在帝心,前程锦绣,不是我们这样的人可比……”
  顾四爷勃然大怒,拂袖道:“我们这样的人怎么了?吃喝玩乐又如何?吃他东平伯家的米面?还是使他的俸禄银子?皇上瞧得上他,我就得对他退让委屈?既然他送姐妹花赔罪,证明他错了。”
  指着姜皓的鼻子,顾四爷义正言辞说道:“这世上所有人都可以瞧不起我们,可我们若是觉得自己低人一等,姜皓你趁早学着你几个兄弟或是科举奋进,或是去御前当差,去搏富贵前程!”
  顾四爷转身而去,姜皓摸了摸鼻子,环视被震撼了同伴,满不在乎:“顾老四最近受了点刺激,面子上下不来,过两日就恢复本色了。”
  

Ps:书友们,我是舞夜夭,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