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颤抖吧,渣爹章节目录 > 第四百三十七章 胡搅

第四百三十七章 胡搅

    不想让顾二爷好过!
  
      多么直白且朴素的话语。
  
      李氏若是谋而后动的善谋者,顾四爷就是随心所欲的随心派。
  
      只要他认为能打得过的人,他就敢正面怨怼回去。
  
      顾四爷能报得仇从来不过夜。
  
      顾瑶相信昨日审问完顾珈后,顾四爷就一直在打小算盘了。
  
      “之风。”
  
      “四爷。”
  
      之风恭恭敬敬弯腰。
  
      顾四爷端坐在太师椅上,漫不经心扬起眉梢:“你去给爷往外散步消息,把昨儿二哥同英国公府表姑娘的苟且传出去,再让人给英国公送个口信,爷就不信他们家甘心情愿吃这亏!”
  
      李氏把温热的香茶塞进顾四爷手中,轻声道:“英国公世子正为几个儿子的前程发愁,求了很多人,几个小子的前程都不大如意,借此机会世子爷不得狠狠敲二爷一顿?”
  
      “哼,不是国公府世子就比爷这个永乐伯厉害,也没见……算了,爷看他们狗咬狗。”
  
      直到现在英国公等人未必知晓汝阳郡王妃就是病逝的女儿!
  
      那个女人太过无情,连生养她的父母,关爱维护她的兄弟都抛弃了。
  
      顾瑶对幸灾乐祸的顾四爷甚是没辙,说顾二爷是狗,他顾四爷不也成了汪汪汪。
  
      “二伯父的情事传扬出去,会不会影响顾家的门风?毕竟她是二姐姐的表姨母,是专程来照顾二姐姐的,祖母的意思还会尽量压下此事,全当二伯父纳妾了。以二伯父的官职纳一个因守孝而耽搁婚期,进而被退婚的女子倒也不算太出格。”
  
      顾瑶不无担忧,顾四爷最近是飘了,连顾老夫人的意思都敢违背。
  
      “爷在外吃喝玩乐,也纳过妾,养过外室,前几年被文人追着屁股后面骂,顾家不是依然是正派名门?”
  
      顾四爷一点都不觉得羞愧,这就是他所过且会一直过下去的生活,没啥丢人不敢说的。
  
      这种轻松自在富贵日子不知多少人在暗暗羡慕。
  
      “以前爷代表不了顾氏一族的门风,现在二哥同样不成,顶天旁人会议论他的儿女几句,侄子侄女以后的婚事怕是会被名门勋贵挑起几句。”
  
      “你们无需担心名声受损,因为你们是爷的儿女,永乐伯的牌子亮出来,只有你们挑剔追求者份!”
  
      顾四爷又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得意洋洋道:“懂吗?这叫面子!京城人都好面儿,爷现在已是顾家牌面之一了。”
  
      “而你二伯父始终影响不到顾家的大局,不过就是百姓茶余饭后谈论几句罢了,他是否纳妾,或是同谁睡过甚至都不如爷吃什么重要。”
  
      顾瑶:“……”
  
      顾四爷这臭屁的话语被顾二爷听去了,又少不了好一顿争执。
  
      不过谁也无法否认顾四爷说得是大实话。
  
      实话才最是扎心。
  
      之风出门去散步顾二爷纳妾的消息,顾四爷得意般向李氏邀功,“爷会让你一直挺起胸膛做人,咱们站着玩儿,绝不落于几位嫂子!”
  
      许是老天爷都看不上顾四爷得意,门口传来顾清沉稳的声音,“顾湛,你给我滚出来!”
  
      顾四爷浑身一哆嗦,眸子闪过一抹慌张,轻声喃咛:“爷这是惹着谁了?都让大哥用滚这个字?爷听话滚出去的话,大哥不得吓死?”
  
      之风应该已经出府去了,即便他被大哥揪着耳朵臭骂一顿,大哥也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
  
      顾清在外猛得咳嗽一声,顾四爷不敢再耽搁,乖顺走出房门。
  
      别看他在顾瑶面前说得挺豪气,到底是往外散步顾二爷的八卦消息,真到了顾清面前,总有几分底气不足。
  
      “哥。”
  
      “……”
  
      又来这一套!
  
      每次幼弟面临惩罚时,总是软软叫一声哥,稍稍耷拉下耳朵,用纯粹的眸子望着你。
  
      顾清再大的火气也就散了大半。
  
      “哼。”
  
      听见大哥鼻音很重的哼了一声,顾四爷立刻梗着脖子说道:“爷没错,是二哥先招惹爷的,是他言行不妥。”
  
      他不曾提起顾二爷惦记李氏,这样的事越少人知晓越好。
  
      他早已摸透大哥的脾气秉性,在女子面前,大哥就是个老顽固,不懂得情趣,呆板固执,一旦有错也多是女子的错。
  
      顾四爷嘴上只是翻来覆去说顾二爷做错了,内心却是说谁嫁给大哥谁倒霉!
  
      大哥这辈子别想纳到合心意的妾了。
  
      哼,羡慕爷去吧。
  
      顾清袖子被幼弟拽住,一如过去三十多年一般。
  
      耳边也是熟悉的他没错。
  
      声音满是委屈,又有几分理直气壮的感觉,吵得你总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反过来他还得安慰幼弟几句,拍着自己胸脯说,还有哥在!
  
      他已是永乐伯了,在外也是一位旁人惹不起的新贵,怎么就没见半分长进?
  
      顾瑶隔着窗户看着顾四爷的表现,脸涨得通红,熊孩子!
  
      顾清身后传来咳嗽声,“大哥。”
  
      “好哇,二哥打不过我,说不过我,就去大哥跟前告状!你也太没出息了!”
  
      顾四爷其实早就看到顾清身后的二哥,方才可怜巴巴的,这会儿又精神百倍,摆出扑向顾二爷同他厮打在一起的架子,“二哥,你好不要脸。”
  
      吵架也是一如既往没有营养。
  
      顾清一把抓住幼弟的胳膊,担心一闪而过,这时候冲过去,不得被老二揍啊。
  
      幼弟这天真烂漫的劲儿,他不护着怎么成?!
  
      万一被老二打了,他还不得心疼死啊。
  
      顾瑶轻轻摇头,每个熊孩子的身后都有一个百般宠溺的家长。
  
      “你给停下!”顾清冷着声音喝止。
  
      顾四爷不甘心站在原地,高高撅起嘴,那小眼神带着指责,哥,你也欺负我!
  
      顾清闭了一下眼眸,再睁开时双眸幽深平静,“你知错了么?同你二哥打架,还为了纳妾的事挑拨你二嫂?”
  
      “顾湛,你长本事情了,是不是以为你在顾家可以为所欲为?”
  
      “本来在顾家爷就可以为所欲为啊。”
  
      “……”
  
      顾清嘴角抽搐,该,都是他自己宠的,避开这个话儿,继续道:“兄弟如手足,本该互相扶住,你忘了我给你讲得故事?一根筷子轻易被折断,十双筷子拢在一起,你无法折断的。”
  
      “那是因为大哥力气不够大!”
  
      顾四爷眸子闪了闪,“李勇那个木头能折断二十双筷子嘞。”
  
      顾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