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颤抖吧,渣爹章节目录 > 第四百七十六章 复仇 十 四更

第四百七十六章 复仇 十 四更

    “陛下,臣恳请自辩。”
  
      汝阳郡王冷静不了,残酷的现实已无法容忍下去。
  
      顾湛已经刨他祖坟,骑着他脖子拉屎了!
  
      再忍下去,他连被阉割的太监都不如。
  
      不等隆庆帝开口,顾四爷再次跳了出来,挡在隆庆帝面前,说是护驾,更多是狐假虎威。
  
      若说顾四爷狗仗人势也不算过分。
  
      做朝廷帝王的鹰犬也不丢人。
  
      顾四爷脸皮可厚了。
  
      “你有话同爷说,说过爷了,再看皇上愿不愿意理会你这个好色的败类。你连爷都辩不过,还想向皇上自辩?”
  
      “你相貌没爷出众,想法到是很天真。你现在还没断奶吗?怎么如同乳臭未干的孩童一般天真?”
  
      “竟然把自己当做同陛下一个牌面的。”
  
      汝阳郡王怒发冲冠,牙齿咬得嘎嘣嘎嘣响亮,拳头握紧,恨不得嚼碎小人得志的顾四爷。
  
      哎,爷就是这么招人恨!
  
      顾四爷扬起脑袋,趾高气昂望着汝阳郡王,怎么滴,你敢动手么?
  
      汝阳郡王缓缓起身,顾四爷比兔子跑得还快,滋溜缩在隆庆帝身边,“陛下,他恼羞成怒要打臣?”
  
      “难道连说实话都不成?汝阳郡王太霸道了,他眼中没有您啊。”
  
      “说臣恃宠而骄,目中无人的御史最该弹劾的人就是汝阳郡王。”
  
      隆庆帝冷冰冰目光扫过汝阳郡王,“你意图行刺朕?”
  
      “不是,臣只是……”
  
      “他是说不过臣,想当着陛下的面凑臣!”
  
      顾四爷上蹿下跳,咋咋呼呼说道:“臣说中了他的痛处,他才会恼羞成怒,不管是否在君前失仪,他一向是目中陛下的。”
  
      汝阳郡王:“……”
  
      顾瑶着实弄不明白明明很胆小怕事的顾四爷怎么有时胆子比天还大?
  
      唯有顾四爷最没资格拿君前失仪说话。
  
      方才顾四爷可没少抱着隆庆帝大腿,又是鼻涕又是眼泪往龙袍上擦!
  
      汝阳郡王嘴唇蠕动,顾四爷突然高声道:”跪下!”
  
      本能的汝阳郡王身体一僵。
  
      顾四爷接着道:“陛下让你起来了吗?你不该跪着听训?”
  
      汝阳郡王:“……”
  
      顾四爷眼见没有被打的危险,再次跨出一步,嘲讽说道:“西南天灾不是假的吧,往年你呈给陛下奏折也说西南安定,不缺粮食,怎么前一阵又说无粮赈济灾民,向陛下求援?”
  
      “这些事情都是你做的,爷可曾冤枉了你?”
  
      还真没有!
  
      可是其中的原因每个位列中枢的朝臣都明白,就算是在场的命妇们也都清楚汝阳郡王的深意。
  
      谁也不会如同顾四爷一样当真了!
  
      隆庆帝扯起嘴角,看顾湛仗势欺人,把汝阳郡王弄得灰头土脸,比他自己申斥教训汝阳郡王还有趣。
  
      “至于你说得汝阳郡王妃同爷明媒正娶是双胞胎姐妹的事……你根本不用说辩解,先听爷说得对不对。”
  
      说到此处,顾四爷大有深意看了低眉顺目的李氏一眼。
  
      顾瑶握住李氏的手,李氏轻轻摇头,喃咛道:“没事的。”
  
      当日她虽然让李勇停手,可也在同顾四爷相处的时候,稍稍暗示顾四爷几句。
  
      她不愿意让顾四爷承受妻子红杏出墙的耻辱,毕竟顾四爷给了她想要的富贵太平日子,又给了她孩子。
  
      他还是她和李勇的救命恩人。
  
      她都做一些暗示,李勇那耿直的性子即便得了她命令不可吐露半句,李勇总要暗示点什么。
  
      李氏没想到顾四爷还记得那些暗示,明明当时顾四爷根本就没听懂,也没往心里去的。
  
      “你的自辩应该是这样的,当日英国公夫人生下了双胞胎女儿,其中一人体强壮,一人体弱,突然国公府门口来了一个神婆,说是体弱的女儿再留下唯恐性命不保,进而更可能连累英国公府满门的富贵荣华。”
  
      “爱女心切的英国公夫妻本不答应神婆带走体弱女儿的,然而英国公府总是出现无法解释的意外,比如英国公夫人看到脏东西了,英国公世子中邪了,英国公让小妾伺候时,差点闹出人命啦。”
  
      顾瑶强忍笑容,熊孩子说得好!形容得很是生动有趣。
  
      仿佛她亲眼所见一般。
  
      “反正就是各种不顺心,对了英国公还要被先帝狠狠责骂一顿,慈爱的父母才不得不为其余家族和儿女考虑,送走丧门星。”
  
      顾四爷瞥了瞥嘴,大摇其头,道:“汝阳郡王连丧门星都敢娶,果然你为了美人,什么都不顾了。”
  
      汝阳郡王:“……你能不能让本王说几句话?”
  
      “不行!”顾四爷坚决道:“等爷说完了,你再说,就是不知道那时,你还有何话说。”
  
      “为了英国公府着想,英国公夫妻不敢提生了两个女儿,不敢让丧门星列入族谱,只是对外说只生了一个女儿。”
  
      “神婆抱着丧门灾星出了京城,颠沛流离浪迹天涯,最终去了西南定居,西南靠近南疆,据说南疆神婆擅长用毒用勾引男人的魅术。”
  
      “在南疆长大,学会一身本事,继承神婆绝技的丧门灾遇见……不,此处应该是汝阳郡王遭遇危难,被她所救。”
  
      “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汝阳郡王便娶了丧门灾星。”
  
      “不是皇上突然召见王爷回京,丧门灾星一辈子也想不起亲生父母,可是她回京后第一次同父母联系,不是亲人相认,而是命令兄长陷害爷。”
  
      顾四爷抚掌大笑,眸子明亮,“爷说得可对?汝阳郡王?!”
  
      “……”
  
      汝阳郡王嘴唇干裂,大体还真没有错!
  
      顾四爷提前知晓他的安排?
  
      特么的,也太邪门了。
  
      隆庆帝好奇问道:“顾湛,你怎会知晓的详情?”
  
      “陛下,京城书局有得是这种烂俗到极致的话本,一文钱能买好几十本这样的故事。也只有汝阳郡王觉得旁人是傻瓜!”
  
      “现在这样的话本真没任何价值的,都被老板当做垃圾叫卖。”
  
      “汝阳郡王编故事的本事……不是爷嘲讽你,你实在是个垃圾啊。”
  
      顾四爷又添了一把火,“爷到宁愿猜错了,汝阳郡王编个新鲜点的故事。”
  
      “你,让爷很失望啊。”
  
      汝阳郡王牙齿刺破舌尖,尝到了鲜血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