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颤抖吧,渣爹章节目录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剥皮 三

第四百七十九章 剥皮 三

    隆庆帝陷入深思。
  
      陆铮既然敢这么说,证明当日汝阳郡王果然是进京了。
  
      而没有遵从他们约定的计划。
  
      汝阳郡王到底为何进京?
  
      他果真是支持自己么?
  
      他又为何深受重伤?
  
      一个个念头在隆庆帝脑海中闪过,对顾四爷也多了几分怀疑。
  
      “顾湛你早就有怀疑?”
  
      隆庆帝眸子阴沉,顾四爷依然轻松率直,让隆庆帝一眼就能看透。
  
      “说不上怀疑,臣不是神仙,怎能想到她以求子的借口去伺候野男人?臣更是想不到堂堂英国公府养出的京城都闻名的贵女是这种货色。”
  
      顾四爷狠狠道:“不是陛下召见他们回京,臣恰好看破她,一辈子也无法知晓真相!正因为认出她,臣才努力回忆以前的事。”
  
      隆庆帝看了顾四爷良久,起身道:“汝阳郡王,你过来。”
  
      汝阳郡王的官服被冷汗湿透,黏在身上极为不舒服。
  
      他双膝跪着向前爬行,路过顾湛时,听到一声嘲弄般轻哼,汝阳郡王的心犹如被钢针戳过一般。
  
      痛哭得几乎窒息。
  
      难过难堪几乎令他窒息。
  
      然而他不敢奋起揍顾湛,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皇上不可能宠溺顾湛太久的。
  
      顾四爷小声说道:“还说爷是弄臣,谄媚陛下,在读书人中颇有清高名声的汝阳郡王还不是似只狗一般?”
  
      落井下石,小人行径。
  
      李氏赞同般轻轻点头,哄得顾四爷顿时眉开眼笑。
  
      总算有一个认同他,维护他的妻子啦。
  
      以往他若是对汪氏她们说这样的话,汪氏不仅不爱听,还要教训他。
  
      顾四爷拽着李氏去到一旁,方才陛下赏赐的点心盘子还在,他没用几块,索性都塞到李氏手中。
  
      他深情款款扶正李氏的发钗,温柔极了。
  
      虽然他疼爱李氏,但不可否认他是故意做给汝阳郡王妃看的。
  
      李氏并未拒绝顾四爷的好意,捻起一块点心小口小口吃着,秀美的脸庞绽挂着喜悦和淡淡羞涩。
  
      如同一株芙蓉海棠在顾四爷面前徐徐展开。
  
      倘若能让他高兴,她乐意把幸福秀给外人看。
  
      太后长叹一声,“永乐侯夫人比哀家有福气,哀家虽然同先帝……到底先帝顾虑太多,不好太宠哀家。”
  
      一众命妇可不敢伸长耳朵去偷听汝阳郡王同隆庆帝交谈,凑到太后跟前,你一言,我一语,把太后娘娘说成先帝最为真心爱慕过的人。
  
      宠冠后宫的齐王生母不过是先帝为保护太后的挡箭牌罢了。
  
      先帝信任太子,宠爱齐王,也只是给隆庆帝铺路,为磨砺当时的四皇子。
  
      胜利者有资格决定一切,书写史书。
  
      顾瑶暗暗好笑,不是四皇子突然发动宫变,太子‘恰好病逝’,先帝重病难愈,四皇子也成不了如今的隆庆帝。
  
      何大人等人自觉远离汝阳郡王同隆庆帝,唯有陆铮一人站在隆庆帝跟前。
  
      比不了啊,比不了!
  
      何大人频频苦笑,顾清轻声宽慰道:“有些人天生就是与众不同的,陆侯爷还算好,何大人说说老四有啥好的?他却是……连我都不得不疼爱维护他。”
  
      “有时候想一想都觉得委屈啊,就是见不得他被欺负。”
  
      顾清摇头长叹:“许是上辈子欠了他的,来世我绝不做长子。”
  
      何大人同顾清两人更显亲近了,毕竟他们有想同的苦闷。
  
      *****
  
      汝阳郡王额头滴落大颗大颗的汗珠,对隆庆帝的指责无法申辩。
  
      “臣……”
  
      “怎么?直到现在你还想糊弄朕?不是看在你尚且对朕尽心和你祖上的功德上,朕早就狠狠办你了。”
  
      隆庆帝眸子闪过狠厉,“别以为没有你,朕就无法震慑南疆蛮夷,你别忘了真正让南疆退兵的人是陆恒!”
  
      “即便陆恒无法再征讨蛮夷,朕还要铮儿,他是朕同陆恒一起栽培出来的。”
  
      陆铮神色始终淡淡的,眉间蹙着一抹傲然。
  
      任何皇子身上都没有的自信。
  
      汝阳郡王心头犹如滴血一般,多年的积累就要拱手交给隆庆帝?
  
      他们几代人经营的川南等地怕是保不住了。
  
      当年祖上去川南吃了多少苦?
  
      原本不甚繁华的川南经过几代人努力,有了天府之国的美誉。
  
      汝阳郡王一脉对川南已有了感情,也是他们安身立命的根本。
  
      隆庆帝继续说道:“你若不愿,朕也不会逼你,毕竟你也是朕夺嫡的功臣,朕总不好不顾以前的情分。”
  
      几乎所有知晓当年宫变经过的‘功臣’都被隆庆帝剪除了。
  
      唯有镇国公还依然风光无限。
  
      可是镇国公陆恒哪是汝阳郡王能比的?
  
      不说陆恒同隆庆帝密不可分的表兄弟关系,不提陆恒举世皆知的战功,就是陆恒名义上养着冠世侯陆铮,汝阳郡王都比不了。
  
      隆庆帝可不会看上他的夫人!
  
      “臣忠于陛下,川南等地亦是陛下领土,中原官员干练,臣也希望更多的官员去川南等地为官。”
  
      汝阳郡王咬着牙根,一字一句说道。
  
      陆铮轻描淡写说道:“陛下,臣训练的那支羽林军已是成型,不如让他们进驻川南,一来可以震慑南疆,二来一旦您对蒙人用兵,驻扎在川南的羽林也可迅速北上。”
  
      汝阳郡王面色惨白。
  
      “何况陛下派遣官员入川,本是为西南百姓好,可是以前不少官员都病逝了,有的遇见匪患,官员为陛下尽忠,臣以为当保护他们的安全。”
  
      陆铮勾起嘴角,俯视汝阳郡王,“有一支只听命陛下的羽林在川南,也可稍稍减缓入川为官之人的忧虑,让官员们更好为陛下尽忠,为西南百姓谋福。”
  
      “你说呢,汝阳郡王?”
  
      “……”
  
      都让陆侯爷说了,还让他说什么?
  
      隆庆帝赞赏般点头,“就按照铮儿的意思,朕一会让锦衣卫指挥使先派锦衣卫去打前哨,朕要看看西南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
  
      汝阳郡王绝望般闭上眼眸,为了个女人,他竟然要把几代的心血拱手奉给隆庆帝。
  
      他会被祖宗骂死的,死后只怕也无颜面见祖宗了。
  
      陆铮微微弯腰,靠近汝阳郡王,“顾四叔的发妻诈死做了汝阳郡王妃的事还需要你亲自大声向陛下请罪。”
  
      汝阳郡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