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颤抖吧,渣爹章节目录 > 第四百八十七章 妻谋 四

第四百八十七章 妻谋 四


      脸面尊严在丈夫和儿女们的前程面前,完全不算什么。
  
      何况顾老夫人和李氏也不会做伤三太太自尊的事。
  
      三太太本能不希望被丈夫嫌弃无能,她也为三房尽过心力的,做得顾三爷的太太。
  
      原本三太太的娘家比李氏要好上许多,然而她娘家出不来李氏兄弟李勇那样的隆庆帝近臣。
  
      娘家兄弟更不会似李勇一般全心全意为出嫁的姐姐着想。
  
      严格盘算起来,李氏娘家并不弱。
  
      最近本来被贬去大同做小兵的李勇已有风声说,立下战功,隆庆帝已有意让李勇统领大同到京畿重地的兵马。
  
      做到这个位置的人无一例外都是隆庆帝的绝对心腹。
  
      即便镇国公陆恒都做不到让隆庆帝全然信任。
  
      李家顿时又变得炙手可热了。
  
      皇子们宁可得罪勋贵,也不愿意得罪李勇。
  
      李氏能顺顺利利被抬为永乐侯夫人可不单单会生儿子。
  
      三太太嫁给顾三爷,在娘家和她长大圈子中,地位是较高的,也是钱家的姻亲故旧所羡慕的人。
  
      她却不想在那个圈子选女婿或是儿媳妇。
  
      为让儿女踩着她肩膀真正融入上层社交圈子,她什么都愿意去做的。
  
      三太太是宁愿抓住凤凰的尾巴,也不愿意去做鸡头。
  
      把儿女送入顶级社交圈子,是三太太的执念,只要迈过这道砍,以后她的孙子外孙都能留在勋贵重臣圈子。
  
      往后的机会也会更多。
  
      三太太口县莲花,围着顾老夫人好一顿献殷勤,再把顾四爷赞了又赞,二夫人听着这些阿谀奉承的话,都为三太太脸红。
  
      大夫人欧阳氏也觉得有点过。
  
      她们两人是不会这么没品去奉承的。
  
      七小姐兄妹眸子灼灼,有几分心疼娘亲,顾二少爷更是坚定以后出人头地的念头。
  
      ******
  
      顾瑶追着顾四爷,眼见抱着李氏的顾四爷兜兜转转的,明明有近路不走,偏偏饶远路。
  
      这个熊孩子又在想什么?
  
      顾瑾不紧不慢陪在顾瑶身侧,顾四爷体力不怎么好,已经几次停下来歇息。
  
      “我真怕他胳膊没力气把娘给摔了。”
  
      顾瑶小声抱怨,手臂却被顾瑾拽住,“三哥?”
  
      “即便父亲把娘亲摔了,娘亲也是开心的。”
  
      顾瑾语调轻柔,“你想想咱们走过的路。”
  
      “不就是从大门起……”
  
      顾瑶愣在片刻,努力回忆方才走过的道路,“爹他……”
  
      “等同于把娘亲从外面抱进四房正堂。娘亲是扶正的,她当日进门也只是从角门被小轿抬进来而已,不能走正道。”
  
      顾瑾眼底闪烁愉悦,“父亲这么做,只是重新娶娘亲一遍,你没见父亲累也没舍得放下母亲。”
  
      顾瑶:“……他有这么细心?”
  
      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升起来的,一向自我自私的熊孩子也学会为旁人考虑?
  
      顾四爷这么做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向府中上下的人宣告,即便李氏是被扶正的,也不可小看李氏。
  
      她是他抱进四房正堂的妻子。
  
      顾瑾看了一眼小妹,轻笑道:“母亲不是让你看看她的手段么?没有母亲引导,四爷未必就会心疼母亲,进而做出这样的事。”
  
      “父亲一旦把母亲放在心上,母亲必然也会更亲近父亲。”
  
      李氏不知懂得经营,更懂得感恩同回报。
  
      一份感情若只是一方拼命付出,另外一方只是享受的话,也是长久不了的。
  
      踹开正堂的门,顾四爷直接同李氏一起倒在床榻上,他身躯压着李氏,额头满是汗水,手臂因用力过度轻轻颤抖着,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累死了,长这么大,爷从没似今日这么累。”
  
      李氏温柔的笑着,双手环住身上人的腰,蹭了蹭顾四爷的胸口,宛若出嫁时一般,“妾身一会伺候四爷沐浴吧。”
  
      痒痒的,好似再次有什么东西落在他心口,顾四爷眸子明亮,轻浮般挑起李氏散乱的发丝,“只是沐浴么?”
  
      李氏白净的脸庞晕染开绯红之色,双眸水雾缭绕,“那四爷想怎么办呢?妾身都依四爷的。”
  
      顾四爷:“……”
  
      特么的,他怎么从不知道李氏还有这么柔情万种的一面?
  
      以前她虽然不似汪氏她们对他冷冰冰的,但也不会似田姨娘和奉承伺候他的女人那般依着他胡闹。
  
      顾四爷凭着本能不敢对李氏太过分。
  
      “一会儿还要向母亲磕头,晚上……晚上再顺了四爷的意,如何?”
  
      李氏凑到顾四爷耳边,轻声喃咛,“我很欢喜呢。”
  
      “妖精!”
  
      顾四爷掐着李氏的腰,柔软又有韧性,并非过于纤细,却是恰好能让他搂在怀里的。
  
      “四爷不喜欢么?”
  
      “……”
  
      见惯风月的顾四爷被撩拨得心猿意马,什么给顾老夫人磕头?
  
      还是先解决等他降服了怀里的妖孽再说吧。
  
      顾四爷直接把悬挂在金钩上幔帐放下,掐着李氏的腰,摇晃起来,挂在幔帐外的五福香囊等坠饰随着轻轻摇晃的床榻而左右摇晃。
  
      浅浅的呻吟和粗重的喘息无比和谐。
  
      顾瑶在他们进入内室,就同顾瑾坐在正堂用茶。
  
      之风面色有几分红,“四爷他……正忙着。”
  
      顾瑶了然一笑,洞房花烛夜么,他们也是一对奇葩夫妻,亲生的儿女都成年了,他们又拜堂成亲了一次。
  
      顾瑾浓密眼睫挡住欣慰,慢悠悠品茶,端是潇洒从容。
  
      “三哥。”
  
      “嗯?”
  
      顾瑶手肘撑着桌子,手掌托着下颚,目光灼灼望着顾瑾。
  
      顾瑾扬起眉梢,“何事?”
  
      “我在想什么样的女孩子能做我三嫂?”
  
      顾瑶轻声说道:“我不希望三哥在为什么出卖自己一辈子的因缘,您该被一个懂你知你的女孩子珍惜。”
  
      “也许你们会拌嘴,却总能相视一笑。”
  
      “也许你们会意见不合,却是在辩论之后,彼此离得更近。”
  
      顾瑶靠近顾瑾,“娘方才说你们不会是我的负担,同样道理,我也不会是三哥的负担,娶一个情投意合的妻子,比只是名门勋贵联姻更幸福。”
  
      顾瑾抬起手撩起顾瑶额前的留海,温柔笑道:“我怕是没有陆侯爷的运气了,不过我娶谁,都会过得很好的,会是重臣表率,小妹同陆侯爷反倒是……各有各命,强求不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