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颤抖吧,渣爹章节目录 > 第四百九十五章 妻谋 十二

第四百九十五章 妻谋 十二

    方氏是此事最受影响的一人。
  
      她同样一夜没睡,从正妃到侍妾,娘家也在怨恨她,她的名声臭不可闻,失去汲汲以求的一切。
  
      此时她脑子昏沉沉,如坠梦中。
  
      她半生辛苦,到底得到了什么?
  
      顾湛在隆庆帝面前处处占据上风,把堂堂汝阳郡王逼得只能下跪道歉……
  
      方氏恼恨顾湛,鄙视顾湛在帝王面前阿谀奉承的小人行径,然而她也不得不承认心头的后悔。
  
      早知道今日……她何必赔上十多年去做继母?
  
      “母……”
  
      安然郡君站在房门口,屋子里极是清冷,家具摆设陈旧,墙壁很久没粉过,泛着斑驳的暗黄色,甚至有几块墙皮脱落,露出墙壁的青砖本色。
  
      这间院落即便是有脸面的管事妈妈都不愿意住的。
  
      方氏宛若从梦中惊醒,呆愣愣望门口的少女,缓缓起身,泛白的嘴唇轻轻蠕动,“安然……”
  
      汝阳郡王都不肯来看她一眼?
  
      安然郡君难以启齿,自然看出方氏眼中的期盼,可父亲却把方氏推入更深的地狱。
  
      来传话的管事没安然郡君细腻善良的心思,就是因为眼前的贱人,主人不仅从王爷降为郡王,世子的继承权也没了。
  
      做主子的风光,奴才也能挺直腰杆。
  
      因为她,做汝阳郡王奴才的人出门都要被嘲讽。
  
      “王爷让方姨娘去府门口解决永乐侯夫人。”
  
      “……”
  
      方氏晃悠两下,面白如纸,“永乐侯夫人?”
  
      她被幽禁在此处,自然不知外面的消息,也不会有人特意跑过来同她说。
  
      一句永乐侯夫人如同钢针一般深深刺入方氏心头,疼得她几乎窒息。
  
      管事轻轻推开安然郡君,凶悍般抓住她的胳膊,再没说第二句话,直接拽住方氏向王府大门冲过去。
  
      方氏被个管事拽着,跌跌撞撞的,极是狼狈。
  
      王府的下人此情况,更为鄙夷方氏,连个妾怕是都做不到好了。
  
      “开门了,开门了。”
  
      一众看热闹的人纷纷高声呼喊,王府的门总算是打开了,又有热闹和笑话可看。
  
      方氏一脸茫然出现在大门口,虽然只是开了角门,但足以让众人看清楚方氏了。
  
      “她就是那个抛夫弃女的贱人?”
  
      “果然是个水性的,看她的眉眼含春就不是个守妇道的。”
  
      污言秽语如同滚滚热浪铺面而来,方氏面色更无人色。
  
      李氏侧头望着角门,“正门都不得出入,你到是越混越差了。”
  
      “难怪四爷说你是丧门灾星。”
  
      一众人适时哄笑,一声嘲笑都如同利箭刺穿方氏千疮百孔的五脏六腑。
  
      扎得方氏生疼。
  
      方氏自是认识如今的永乐侯夫人!
  
      当初她端坐在主位上,李氏低眉顺目跪在她满前奉茶,她连接都没有接,拂袖而去。
  
      李氏就端着茶盏跪了两个时辰。
  
      最后还是顾四爷回府后,听说了此事,他跑过去拽起李氏……并把李氏手中的茶盏亲自端去给她。
  
      她随意把那杯茶赏了身边的三等丫头。
  
      为此事顾湛同她大吵一架。
  
      顾湛指责她出而反而,明明答应他纳妾的,敬茶时刻意苛责李氏,让他很没面子。
  
      方氏这么做倒不是针对李氏,就是为让顾湛难堪!
  
      就是特意让顾湛没脸!
  
      在她的印象里李氏是个很老实,很谦卑的人,对她种种刁难,一直是默默承受,甚至不懂得争宠。
  
      连她身边的人都没把李氏当回事。
  
      她的注意力渐渐转到田姨娘身上,可是李氏却是怀孕了!
  
      李氏有正式纳妾文书的良妾,她不能动李氏肚子的孩子。
  
      所有人都说李氏这个孩子是为她生的。
  
      可笑……若是她想给顾湛生儿子,又岂会让李氏抢先?
  
      当日为照顾受伤的汝阳郡王,她小产过,只是月份不足,除了她之外,无人知晓此事。
  
      她不后悔小产,生出一个同顾湛一样没用的儿子?!
  
      她嫁给窝囊废还不够,还要生养一个窝囊废?
  
      如今才华横溢的顾瑾打得方氏脸都肿了,即便是被逐出家门的顾瑞都曾中过小三元。
  
      顾珏更是一飞冲天,在神机营如鱼得水。
  
      顾湛的儿子们都很出色,甚至比她细心照顾的继子更为出众。
  
      方氏被推出角门后,哐当一声,汝阳郡王府的角门再次关上了。
  
      她完全暴露众人鄙夷嘲讽的目光下。
  
      即便艳阳高照,方氏身上也是寒冷如冰。
  
      她身体完好,却感到被凌迟的痛苦。
  
      “你……”
  
      方氏语凝。
  
      昔日在她面前卑微到尘土的李姨娘,真得是眼前逼得汝阳郡王不敢开门的妇人?
  
      李氏何时这么漂亮,落落大方了。
  
      这十几年李氏在顾家也没少享福,养得细皮嫩肉的,当年刚进门时,李氏的皮肤比现在还要差。
  
      岁月仿佛格外偏爱李氏,她眼角眉梢尚且无皱纹,肌肤白皙,娟秀沉静。
  
      在她面前除了李氏之外,还有一口棺材。
  
      棺材……她一辈子都忘不掉。
  
      毕竟她曾经躺在里面过,哪怕只有半刻钟,依然记得在棺材中的恐惧。
  
      李氏抱着古琴起身,轻轻拍了拍棺材,“当年你病逝得突然,来不及用英国公陪送的棺材板子,四爷便求了老夫人,挪用老夫人给自己准备得最为上好的板子。五十年而不散,百年不烂。”
  
      方氏:“……”
  
      “在吊唁你的灵堂之上,四爷被英国公世子得人狠狠揍了一顿,只因为他气死了你!惹你早逝!”
  
      李氏沉稳无波复述着当年的事,更是激起民愤!
  
      顾四爷太老实忠厚了,生生被一个奸夫**骗了。
  
      知晓当年事的勋贵们此时也不好说出真相,的确顾四爷是被打了,可绝没李氏说得那样。
  
      总之当时的情况挺复杂的。
  
      李氏沉稳冷静,一点不似说谎,相反方氏惊恐不安,该相信谁,还需要说么?
  
      此时同情方氏,万一他们的妻子学了方氏怎么办?
  
      他们可没顾湛的运气,敢同汝阳郡王对上。
  
      李氏把古琴交给随从,先开白布,缓缓开口:“我来此只为还你一样东西,这具棺材,你以后还可用,灵位却是要重新改过了。”
  
      没有再多说一句,李氏把灵位狠狠砸向方氏。
  
      砰,方氏额头被灵位砸出一道口子,鲜血涌出,灵位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