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颤抖吧,渣爹章节目录 > 第六百零六章 妯娌

第六百零六章 妯娌

    顾瑶正好进门,听到李氏这句话,李氏顺势抬眼含笑望过来,顾瑶心头滚烫。
  
      即便她和顾瑾的选择都让李氏难以理解,李氏也没强硬反对,而是尽力让他们前行的道路顺畅。
  
      钱氏显得很是不以为然,“我说得话,他是听的,我吃过的盐比他吃过的米都多,又是亲娘,怎会害他?纵容他胡闹,将来有他后悔的。”
  
      “三嫂还是问清楚为好,横竖若是办成此事也不是一日两日的功夫,要活动的人挺多的。”
  
      李氏手中的团扇指了指顾瑶方向,无奈又温柔说道:“我自己就养了这么个不听话的主儿,说多为她好,她越发不肯听了。若是打骂教训,我着实恨不下心肠。”
  
      “勉强她按我说得行事,她又不开心。横竖我同四爷还顶用,她又不是走入歧途,索性顺着她了。”
  
      “三嫂,我最怕因为代替儿女做出选择,以后落了埋怨。趁着咱们都还在,他即便做错了,咱们也有给他反悔的资本。”
  
      钱氏若有所思,“成,我回去问问臭小子。不过四弟妹可不用替六丫头操心,我看她啊,选得最是正确不过了,最好的人都被她挑了去。”
  
      陆铮钟情顾六小姐的传言不绝于耳,好似一夜之间,满京城的人都知晓了。
  
      有人羡慕嫉妒顾瑶,同样也有人惋惜顾瑶怎就被没个未来的陆侯爷看上?
  
      现在是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
  
      可等到新帝登基,陆侯爷还能有好?
  
      这也是虽然陆铮炙手可热,却很少有勋贵敢把女儿嫁给陆铮的原因之一。
  
      二太太撇嘴嘲讽钱氏的眼皮子浅,只见到今日的富贵,刚想开口,钱氏的话语就到了,“二嫂是想说陆侯爷前途未卜?说六丫头选错了?”
  
      “二嫂不怕陆侯爷,我们可不敢说些有的没的,既得罪陛下,又惹皇子殿下们不快。”
  
      钱氏轻笑:“我是眼皮子浅只盯着当下,陆侯爷现在是陛下最为宠爱信任之人,把皇子殿下都比下去了,他不是寻常人,不能以常理推断以后陆侯爷就一定无法保持富贵荣华。”
  
      “陆侯爷才华出众,上马能征战,下马能安邦,又有一众人追随听命于他,任何皇子登基都需要这等护国大臣。”
  
      顾瑶对钱氏再次刮目相看了,正因为钱氏少思量,只想着金大腿,太过专一才能想到许多反复思量的聪明人忽略的东西。
  
      钱氏颇为享受成为妯娌焦点的滋味,得意洋洋道:“陛下最是英明不过,挑选的太子怎会是小肚鸡肠之人?为一点点私怨就不顾帝国安稳?我敢说能坐稳太子之位的皇子也是最看重陆侯爷的。”
  
      服了!
  
      顾瑶发誓以后不会轻视任何人了。
  
      欧阳氏震惊不已。
  
      其实她有很多理由辩倒钱氏,话到嘴边上无法说出口。
  
      李氏浅笑道:“三嫂以后可别再说自己眼皮子浅了,若人人都有三嫂的见识,眼皮子浅可就成了称赞人的话。”
  
      “哪里,哪里,比起四弟妹,我还是差一点,只是没事时胡乱琢磨罢了。”
  
      钱氏顺势商业互捧一番,哄得李氏愉悦。
  
      二太太:“……”
  
      “啊呀,这可是贡品的墨砚,听说落笔不化,最是珍贵。”
  
      顾瑶把赏赐放在桌上,钱氏犹如专业鉴宝吹捧师对着赏赐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好似没见过好东西一般小家子气。
  
      可她的话语和吹捧却令李氏嘴角弯起,顾瑶顺势道:“三伯母若是喜爱,不如给二堂哥挑选一块回去。”
  
      “这怎好意思。”钱氏眼神已经落到品相最好的墨砚上了。
  
      “三伯母也说了墨砚珍贵,最是适合科举考试时使用,我不给几个备考的哥哥用,难道三伯母让我女扮男装去考试么?”
  
      顾瑶轻快浅笑,“我过不了搜身这关,也写不出高中的文章。如今也只有二哥和三哥会继续科举了,再加上我父亲,这几块墨砚正好留给他们用。”
  
      “顾氏一族年轻一辈并不多,近枝嫡脉更是少了,比不了传承多年枝繁叶茂的家族,虽然三哥现在风头正盛,只凭三哥一人很难兴盛宗族,三哥需要帮手,顾氏荣耀也不能单靠一人。”
  
      “俗语说独木不成林,似三伯母这般教导出来的二哥和七妹定也是好的。”
  
      二太太再次被顾瑶剥了一层皮。
  
      “墨砚交给二哥使用正适合,我不舍强留在身边的话,反而白费了陛下的苦心,陛下是看重顾氏子弟的。”
  
      钱氏笑道:“六丫头真真是会说话,说得我不拿都故作清高,不识时务似的,我也盼着他能助瑾哥儿一臂之力,共同繁盛顾氏一族。”
  
      她挑选了早就看好的墨砚,“我带你二哥谢过瑶丫头了。”
  
      顾瑶连连摆手,说道:“不客气,当不得三伯母谢字。”
  
      欧阳氏眼见着她们越来越是亲近,心头终究泛起几分郁闷。
  
      “这些个物什……”欧阳氏轻声问道:“四弟妹打算如何处置?”
  
      “大嫂若有看上的,不妨也挑拣几件,剩下的物什,我打算放在她嫁妆单子上,以前她是庶女,总不好准备太多的嫁妆。”
  
      李氏摇晃着团扇,香风阵阵,落落大方,”如今我只恨能再多准备珍奇贵重的物什,最怕瑶瑶因为嫁妆被婆家轻视,笑话四爷不疼儿女。”
  
      “四爷最是在意面子,也是最为疼惜瑶瑶了。”
  
      欧阳氏从盆景上收回贪婪的目光,“既然四弟妹早有打算,我就放心了,你一向大方,我怕你手松松就把物什送人。”
  
      “大嫂提醒得及时,我总是不会拒绝。”
  
      李氏招呼下人把礼物收好,只剩下零碎的吃食和首饰坠子,她分作几份,“也让姐儿们拿回去顽吧。”
  
      二太太道:“不必了,三丫头不缺这些个坠角。”
  
      “二嫂这话可就过了,如今二爷都指望着公中的月钱银子,三丫头莫非有额外的收入?”
  
      钱氏喜滋滋让七小姐拿过自己那份,“今时不同往日,二嫂得学会过日子啊,三丫头眼瞅就得定亲,嫁妆若是太单薄,二嫂才没面子呢。”
  
      “四弟妹的好意,二嫂该领,虽是坠子也值个几十两银子,比三丫头头上的簪子都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