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颤抖吧,渣爹章节目录 > 第七百章出继

第七百章出继

    “德妃娘娘同四皇子有杀子之痛,再深的母子感情也会破裂。”
  
      溪姨娘缓缓说道,“何况那个嫡子对四皇子无比重要,而四皇子本身儿子并不多。”
  
      顾珊点点头。
  
      听说当时四皇子因为丧子而大病了一场,此后他调养好身子,终究不如大病之前健康。
  
      顾珊眼里含着泪水,四皇子当时得多痛苦难受?
  
      被生母这般狠狠伤害过。
  
      溪姨娘继续说道:“现在八皇子占据优势,同为一母兄弟,四皇子身份太过尴尬了,争也不是,不争……难道他愿意跪在自己亲弟弟面前,把亲弟弟看做储君?”
  
      “溪姨娘的意思是?”
  
      “过继。”
  
      “什么?”
  
      顾珊捂着嘴巴,眼睛睁得大大的,好似受惊的兔子。
  
      “很惊讶?这事在皇家并非没有过先例。”
  
      “可是陆皇后已经过世了。”
  
      “我没说过继到陆皇后名下,就算四皇子有意,皇上同镇国公也不会同意的,过继只是为了德妃娘娘不再伤害四皇子……这一点尤其重要!”
  
      “若是让陛下看出四皇子的野心,那皇上对四皇子的印象将会降到底,皇上也不会同意。”
  
      顾珊郑重道:“我记住了。”
  
      “皇贵妃膝下无子,她是最好的选择,你别小看皇贵妃,在陆皇后在世时,皇贵妃是能同陆皇后分庭抗礼的人。陆皇后最后生下……据说也是因为受了皇贵妃的闷气。”
  
      “若记在皇贵妃面下,岂不是得罪了镇国公?”
  
      “珊姐儿,万事没有样样周全的,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既占据副后之子的便利,就不要去想镇国公了。”
  
      溪姨娘弹了弹手指,“何况镇国公是个内敛聪明之人,他不会让一些私怨影响陆氏一族,他若是找皇贵妃报仇,以皇上对陆皇后的亏欠,谁能阻止他?”
  
      “陆皇后故去后,陛下很是悲痛内疚,追忆陆皇后,因此冷落了皇贵妃。”
  
      “您怎么懂得这么多?连这些消息都很清楚?”
  
      顾珊诧异般问道,宫中密辛可不是谁都能知晓的,听溪姨娘的意思,她还很了解当初陆皇后病逝的前后原因,以及陆皇后同皇贵妃之争。
  
      “因为……入宫本是我的宿命,可我偏偏碰见了四爷,舍不下四爷,这才抗命,逃离组织。”
  
      溪姨娘轻笑:“我并不后悔,起码我不在是他们手中摆布的木偶,能陪在四爷身边,我已经很满足了,夫人对我严厉一些,我也不曾嫉恨,因为这就是我的家。”
  
      “我加入了你们!”
  
      顾珊:“……”
  
      暖阳斜射进来,令溪姨娘五官更显得柔和,清丽无双。
  
      可顾珊还是很难理解溪姨娘。
  
      而在门口守着的嬷嬷把溪姨娘的这话记下来,按照规矩上报。
  
      她们不敢大意,再让溪姨娘折腾出事端来。
  
      溪姨娘的消息自然送到陆铮手中,陆铮似笑非笑道:“他们耗费无数心力本想培养出一代宠妃,结果她遇上了四叔,一切都付出东流。”
  
      “主人,四皇子是否会过继?”
  
      “这要看四皇子怎么想了,他若是谋划过继,到是可以冲淡坊间的风声。只是他想成为皇贵妃的儿子,皇贵妃……”
  
      陆铮停住口,在入宫之初,他再聪明也是五岁的孩童,当时皇贵妃还曾照料过他一段日子。
  
      甚至他能在宫中迅速站稳脚跟,皇贵妃也曾暗中帮忙。
  
      太后娘娘一直看不上陆铮的私生子身份,有时会寻理由狠狠责罚陆铮。
  
      记得在酷日之下,他整整跪了一个时辰,当时他只有六岁而已。
  
      没有奴才敢给隆庆帝送信。
  
      陆铮嘴角干裂,不是一口气撑着,他早就昏过去了。
  
      最后还是皇贵妃悄悄派人去请了隆庆帝赶过来。
  
      他是晕倒在隆庆帝怀里的。
  
      当然他是有意为之,也就是从那日起,隆庆帝把他带在身边,每次他再去见太后,隆庆帝总是陪着他。
  
      据说事后,隆庆帝对太后狠狠发了一通脾气。
  
      太后便对他视而不见了。
  
      可太后却把气出在皇贵妃身上,那段日子总是刁难皇贵妃。
  
      隆庆帝是一位多情风流的帝王,自从陆皇后故去后,对皇贵妃也淡了几分,宠爱起更年轻的宫妃。
  
      他并未替皇贵妃做主。
  
      “主人……”
  
      仆从的声音打断陆铮的回忆,陆铮烧掉书信,轻声说道:“派个人把这消息提前透露给皇贵妃知晓。”
  
      “遵命。”
  
      陆铮也很糊涂皇贵妃同陆皇后之前的恩怨,按说皇贵妃该痛恨她和陆家才对。
  
      镇国公也从未过于针对皇贵妃。
  
      两边似有默契一般,面上谁也不理会谁,可关键时,总能相助一二。
  
      在隆庆帝后宫的女人,陆铮最看不懂的女人就是皇贵妃。
  
      她好似安于失宠的状态,从未再争宠过,也从未想过谋夺凤位。
  
      皇贵妃甚至与世隔绝般住在自己的宫殿里,关起门过自己的日子。
  
      不是她同荣国公有亲戚关系,曾经出手帮过初次进宫的顾瑶,很多人都忘记她曾在陆皇后活着时,宠冠六宫!
  
      陆皇后过世,好似也带走了皇贵妃所有的野心。
  
      陆铮摇摇头,女人都是复杂的,还是瑶瑶好,爱恨分明,没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心思。
  
      想起顾瑶,陆铮心头都是甜甜的,被俗物困扰的心情都觉得轻松很多。
  
      ******
  
      皇贵妃手中拿着小剪子,修剪宫女刚刚采摘来的花枝,一枝一枝插在漂亮的花瓶中。
  
      宫女在旁说道:“主子插花的技巧整个后宫都没人比得上。”
  
      “熟能生巧罢了。”
  
      皇贵妃柔柔一笑,“真正有天赋的人不是本宫。”
  
      有小太监跑过来,在她耳边耳语几句。
  
      “他有心了。”皇贵妃淡笑道:“本宫本来只想过些安静的日子,偏偏有人把本宫扯入旋涡,真以为本宫是个好性子的?”
  
      为以后的尊荣,再去后宫旋涡走一遭?
  
      她是疯了才会那么做。
  
      “你们把账册拿过来,本宫很喜爱顾小姐。”
  
      皇贵妃翻看多年的积累下宝物账本,挑选几件寓意好的宝物,以及首饰,“把这些物什找出来,赏给永乐侯爱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