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颤抖吧,渣爹章节目录 > 第七百六十三章 请求

第七百六十三章 请求

    顾四爷的手臂亲近般搭在陆铮的肩膀上,他暗暗决定回去后不净手了。
  
      他同谁都没说过,陆铮是他的偶像。
  
      瑶瑶只知晓他期望有陆铮的嚣张本钱和地位,想过陆铮高高在上,谁都不敢惹的日子。
  
      顾四爷不仅羡慕陆铮所有的地位和权势,更佩服陆铮这个人!
  
      因此在宫中,顾四爷宁可得罪太后娘娘也要帮陆铮狡辩一二。
  
      可不单单是因为陆铮是他女婿!
  
      说实话,顾四爷有时候连儿女都顾不过来,再疼女婿也不会越过儿女去。
  
      没错,顾四爷就是这么的自私。
  
      自己亲生永远比外人亲近!
  
      陆铮肩膀绷紧,侧头看过去是顾四爷灿烂好奇的笑容。
  
      他肩膀上的手臂……很少有人敢亲近他,更不会似哥俩好一般凑在一起谈论女子的美貌。
  
      这份感觉很新奇。
  
      无论是隆庆帝还是镇国公陆恒,他们对陆铮再亲近,都没此刻嬉皮笑脸的顾四爷亲近。
  
      “没有瑶瑶漂亮。”
  
      “这还差不多!”
  
      顾四爷眉眼飞扬,“爷就说嘛,只有爷生的女儿最漂亮,外面人都说圣女如何如何出色,如何如何绝色,爷最是不爱听了。”
  
      陆铮总不能告诉顾四爷这些流言是自己授意放出去的。
  
      更不能说他借此为圣女造势,以此吸引隆庆帝。
  
      “爷很庆幸是帝国人,瑶瑶生长在京城。”顾四爷突然语调多了几分的沉重,“若是瑶瑶出生在朝不保夕的弱小部族,此时也同那位圣女一般,被当做礼物送到陛下面前。”
  
      “他们口中称她为圣女,可有几个人真正尊重她?更多是调侃,甚至有人打赌她能得宠多久呢。”
  
      “陆侯爷。”
  
      陆铮感到顾四爷放在自己肩膀上手劲儿重了几分。
  
      “虽然爷做不了什么,去了疆场也是逃兵,不,爷根本就不会踏足疆场一步,但是爷还是佩服你们的。”
  
      顾四爷声音低沉:“其实每个男子都有成为大将军的梦,爷小时候也想过的,可是啊,爷吃不了那份苦练的苦儿,记得第一次骑马,爷屁股都被磨破了……”
  
      “爷娶嫡妻方氏后,被方氏的兄弟逮着机会就拉去骑马射猎,每次都被他们奚落教训,说爷配不上方氏。”
  
      陆铮嘴角微抽,方才的感慨一瞬间变得窘然,“您的意思是他们故意刁难,打击您的自信,让您不再练习骑射?”
  
      “没错!陆侯爷懂爷!”
  
      顾四爷眸子亮了一瞬,理直气壮说道:“爷就是被他们给耽搁的,方氏害人不浅,不是他们,爷现在骑射功夫未必就比……比李木头差。”
  
      “爷偷偷告诉你,李木头被当时还是皇子的陛下选去做侍卫时,也就力气比别人大了一点,他马都没骑过几次,更别说骑射功夫了。”
  
      顾四爷挺起胸口,骄傲般说道:“他有今日,是爷把……给他找得师傅,是爷一直督促他练习。”
  
      “当时他在骑马练射箭,爷在躺椅上监督他,看他练习骑射,其实就如同爷自己练习一般。”
  
      陆铮:“……”
  
      这样的话,也只有顾四爷说得出来。
  
      难怪李勇对顾四爷特别恭敬,除了顾四爷出银子救了他的性命外,李勇那一身功夫都是顾四爷花钱请师傅教出来的。
  
      穷文富武,练武需要的银子比读书更多。
  
      李勇只是贫寒的农家子,若无顾四爷的财力支持,他无法从农家子蜕变成有一身不俗骑射功夫的武将。
  
      “若不是爷扶正李氏,李木头才是爷开山大弟子。当日爷为他请师傅,给他练骨的汤药,花了爷一整年的私房银子,爷把母亲给的玉佩都卖了。”
  
      顾四爷唇边噙着笑容,“不过那一段日子,爷过得特别舒心,时不时就可以教训李木头,爷想做又怕累的练习都可以扔给他。”
  
      带了几分的追忆,顾四爷揉了揉太阳穴,“都怪李木头说什么照顾他妻儿的话,才让爷说起这些往事。呸,爷已经回信给他了,让他死了这条心,爷绝不会管他的,不仅爷不管,爷还不让李氏和瑶瑶他们管!”
  
      “陆侯爷。”
  
      “嗯。”
  
      陆铮的心再次被顾四爷突然的正式提起来,每次同顾四爷在一起,他的心都是七上八下的。
  
      顾四爷一会一变,时而幼稚,时而干练,他摸不准顾四爷思绪跳跃,谁都想不到他下一句话会说出什么来。
  
      “他是个木头,为人倒是个好人,但是就是太木了,容易被人顶到前面去,他不怕牺牲,可是爷不愿意他的牺牲换来别人的顶戴红了,他的付出和牺牲得不到任何的好处,更担心万一失败,他就是第一背黑锅的人。”
  
      顾四爷咬牙切齿,“爷提着他耳朵教他聪明点,机灵点,他就给爷露出四颗大白牙嘿嘿傻笑!”
  
      “陆侯爷不一样,你是天生的将才,为人处事也比李木头圆滑,该狠辣的时候狠,而该宽容的时候,又能同那群官员说得上话。”
  
      “你是要娶瑶瑶的,李木头是瑶瑶亲舅舅,陆侯爷看在瑶瑶和爷面子上,关照他一二。”
  
      顾四爷面上带了几分复杂,轻轻叹息道:“爷生来就是向享受富贵的,陆侯爷更是天生富贵,咱们无需做什么,荣华富贵都是不缺的。”
  
      “李勇能爬到今日,从农家子到总兵将军,每一步都走得分外艰难,付出了太多,直到现在将门勋贵还有人嫌弃他是土老巴子。”
  
      “四叔放心,我不会让李总兵的战功被夺。”
  
      陆铮保证说道:“他……皇上也有所安排,未必会让他在大同待多久。”
  
      “爷期望他能有征战的资格,毕竟只做陛下的侍卫,可惜了。”
  
      顾四爷幽幽一叹,“没有战功支持,李木头即便做了一品将军,依然得不到勋贵将门的承认,李家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新贵将门。”
  
      皇上的侍卫说着好听,地位也够高,可没有底蕴,李勇有可能死得悄无声息,一如以前跟在皇上身边的侍卫一般。
  
      陆铮望着顾四爷,喃喃说道:“瑶瑶说对了,四叔才是被耽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