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颤抖吧,渣爹章节目录 > 第八百一十七章改变

第八百一十七章改变

    顾珈从来不是圣母,能达到目的牺牲所有人也在所不惜。
  
      她从来都是自私的人,只为自己能得到好处。甚至她鄙视为国为家的守护国家的人,比如李勇这样的,她从来就不认可。
  
      对八皇子的指责,顾珈除了怨恨渣爹之外也没更好的办法,总不能让时光倒流。
  
      “这次是我疏忽了,没想到顾四爷全心全意为李勇设想,竟然连大同知府都给换掉了。”
  
      “你同顾湛的关系有没有可能缓和?爷听说他住进东郊唆之后,同爷的小皇弟们很亲近,父皇也是乐见其成,他在宫里放烟火都不曾怪罪。”
  
      八皇子语气中蕴含自己没察觉到的羡慕嫉妒,以前这份嫉妒只针对陆铮的。
  
      “这不可能,我永远不会向他低头,我们制定的计划虽然没能完全实现,但是李家的证据已经即将到陛下手中,李勇的战功也无法洗脱祖上的罪孽!到时候顾湛再说什么都没用,顾家窝藏叛国余孽,全族都要被诛杀的。毕竟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李氏没有扶正的话,顾家还能有所推脱,但李氏已经是永乐侯夫人!”
  
      “爷是觉得可惜了,顾湛一直得父皇宠爱的话,他在父皇面前说一句话,比旁人更得父皇心意。”
  
      八皇子略带遗憾,“也罢,总要为你出口气,既然父皇喜爱顾湛这样性情的人,等顾湛被治罪后,爷再寻找另一个顾湛,代替顾湛取悦父皇。”
  
      顾珈点头道:“他不过就是装傻充愣谄媚陛下罢了,寻找真正的能臣不容易,找顾湛这样的小人并不难。”
  
      八皇子沉默一瞬,把适合的人选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还是很不容易的,父皇登基二十多年也只碰到一个顾湛。”
  
      顾珈:“……”
  
      八皇子说话自然无需考虑顾珈是否高兴,可实话让顾珈憋屈得吐血。
  
      为了她的太后梦,她总不能此时就同八皇子发脾气,可以耍耍小性子,全然当作可爱了。
  
      “殿下,我给您按摩吧,您绷得太紧了,精神耗费太多,对您身子不好。”
  
      八皇子点头,享受般闭上眸子,顾珈点起特殊的香料,又用了特别的手法为八皇子按摩。
  
      经过顾珈按过后,八皇子脑子轻松极是舒服,晚上都很容易入睡,能睡个好觉的。
  
      “爷越来越离不开你了,等这次事后,爷就入宫请母妃做主,纳你为侧妃。”
  
      顾珈手指顿了顿,心头一沉,本以为她凭着泰宁长公主义女的身份勉强够得上八皇子的正妃。
  
      可是在八皇子心里,她只能做了个侧妃,好似都抬举她了。
  
      “若是你还是永乐侯的女儿,你生母能扶正,爷还能为你争取一二,可惜……”
  
      八皇子轻轻拍了拍顾珈的手,“总之爷心里是有你的,只是在名分上吃点亏,皇子侧妃同寻常人家侧室不大一样,侧妃写进宗碟中去,正妃轻易无法针对你。”
  
      顾珈温柔笑笑,她本就生的娇俏,此时笑容不达眼底,“我不在意名分的,只求殿下对我好,以后别忘了我就是。”
  
      “爷怎会忘记你?”
  
      八皇子同顾珈柔情蜜意一把,顾珈更是使出浑身解数,加深八皇子对自己的好感。
  
      她宁可多用些心思和手段,在顾珈的印象中,虽然最后是四皇子继承了皇位,可四皇子身体也熬坏了,做皇帝做得很憋屈。
  
      还不如扶持八皇子,毕竟八皇子性情比沉默内敛的四皇子更符合顾珈的审美。
  
      天牢中,顾璐同方展被关在同一处牢房。
  
      “不是看在永乐侯的面子,你们根本住不进这间牢房,方展是比较走运的。”
  
      顾璐一直低垂着脑袋,双眼红红的,直到现在还没从被汪氏推出来的噩梦中清醒。
  
      方展被抬进去后,差役随意把他放到稻草上,方展手脚还不利索,后背的伤口再次崩裂,鲜血横流。
  
      “哎呦,哎呦。”
  
      他疼痛的呻吟,嘴角和眼角越发显得歪斜。
  
      “方伯父。”顾璐到底不忍心,向差役要了温水,一点点喂给方展。
  
      她又用自己佩戴的耳环换了一些干净的纱布和外伤药,为方展止血上药。
  
      昏暗的牢房,烛火时隐时现,方展看着为自己满腔忙后的顾璐渐渐出神,眼波流转,掀起一丝的涟漪。
  
      少女格外温柔,含泪的眼眸如同比方展描绘过的任何女子的眼眸都要美好。
  
      方展仿佛第一次发现顾璐不再是师妹的女儿,他的晚辈,发觉到顾璐是个好女孩。
  
      “你……不要……很好,是……师妹不对,她不该把你……别怪她。”
  
      方展断断续续对顾璐说道,顾璐才止住的眼泪再次滚落,哽咽道:“我纵然知晓她害怕,可心里还是不舒服,我为她做了太多的事,牺牲了太多,我本来以为是值得的,毕竟我一心都是为她好,我今日是真伤心了,连哥哥离开我,我都没似现在这样难过。”
  
      顾璐后背靠着墙壁,双手环住双腿,身体缩成一团,“难道我做的还不够多,还不够好?”
  
      “我为了她不敢同方伯父太过亲近。”
  
      方展皱起眉头,带出几分不满,原来顾璐不是同他有一生份,而是因为汪氏。
  
      “也好,她受不了牢房的日子,弄不好又会自尽,我总比你她坚强点……”
  
      哪怕上辈子顾璐下过大牢,她依然会害怕,当年还有婆婆陪着,现在只有她一个人。
  
      方展还需要她来照顾,同死人也没区别了。
  
      差役端上了一些饭菜送过来,“这也是看在永乐侯的面子,毕竟永乐侯一日得陛下宠爱,我们是不敢亏待你的。”
  
      他们对方展的确不客气,却对顾璐很照顾。
  
      顾璐需要物什,他们尽量满足。
  
      这还只是看在顾璐曾是顾四爷的女儿份上,倘若她和汪氏没有离开顾家,她的日子一准比现在好过。
  
      顾璐说不出的后悔,如今的方世伯显得苍老,再不复她记忆中风度翩翩且温柔的模样了。
  
      他现在全靠她照顾,顾璐并非没有怨气的。
  
      皇宫,隆庆帝刚从后宫回转御书房,太监回禀:“永乐侯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