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颤抖吧,渣爹章节目录 > 第八百二十一章纸团

第八百二十一章纸团

    顾四爷显得特别无辜而且很是后怕,好似他才认识到自己方才得罪不该得罪的大人物一般。
  
      “这可怎么好?现在爷去同两位皇子殿下道歉,说爷不是有意为之,他们会相信爷是无辜的吗?”
  
      顾四爷紧张询问顾瑶,一脸的后悔不迭,“要不爷再去见陛下?”
  
      他无心挖坑却坑得四皇子和八皇子不要不要的,太致命了。
  
      当然两位皇子和德妃娘娘也不会相信。
  
      什么叫无心挖坑坑死人?!
  
      顾四爷就是!
  
      “您若是想被两位殿下记恨死,现在就去他们面前解释一二!”
  
      顾瑶乐观的估计,八皇子能直接掐死顾四爷!
  
      而四皇子……许是面上会说没事,却在心里把熊孩子恨上了。
  
      碰见熊孩子无意的挖坑,两位皇子殿下也够倒霉的。
  
      顾瑶看得明白顾四爷还真不是有意坑两个皇子,因为他没那胆子,也没那份心思。
  
      偏偏旁人若是向隆庆帝禁言,隆庆帝怀疑其用心,轮到顾四爷身上,隆庆帝反而更相信他的话。
  
      谁让熊孩子表现一如既往的在水准之上,坦诚而直白,正好切合隆庆帝的心思。
  
      “早知道就不帮悦娘了。”顾四爷无可奈何般叹息,埋怨顾瑶:“都怪你,不是你在爷耳边说什么做丈夫该为妻子解决难题,维护妻子这些话,爷怎会察觉到你娘的难处?”
  
      “……原来您是为我娘?”
  
      “当然!”
  
      顾四爷耳根子有几分炙热,“不是为她,爷吃饱了撑的管泰宁长公主的事?”
  
      顾瑶嘴角抽动得更厉害,喃喃说道:“您和我娘缺少交流啊,您可知道我娘为了让皇上不再……不再对她记忆深刻做了多少的安排?结过您几句话就扭转了陛下对我娘的不好印象。”
  
      “父亲您坑起人来,是不分敌我的,往后您还是……”
  
      顾瑶发觉熊孩子一脸懵懂,无力吐槽,轻声说道:“算了,您若是改变太多,反而会让陛下怀疑您的用心,您就凭着直觉做就是了。”
  
      顾四爷问道:“真的没事?”
  
      “没事!”顾瑶难得霸气一次,“我和三哥会帮您善后的,您的儿女有顾珈那样仇仇视您的,也有三哥孝顺您的,不会让您落得没一个贴心儿女的下场。”
  
      毕竟顾四爷可脸茫然的样子再配上他失明的眸子,太令人心疼,也令人不忍心了。
  
      顾四爷立刻喜笑颜开,方才的担心踌躇仿佛从不再他身上出现一般。
  
      他摇着扇子,步伐沉稳潇洒,“瑶瑶说你娘会感激爷不?这次不让你娘多……嘿嘿,爷下次再不帮她了。”
  
      到底瑶瑶是他女儿,他总不好当着她说一些夫妻之间的事。
  
      可他帮了李氏却无法炫耀,无法让李氏感激,顾四爷颇为遗憾,“悦娘若是也在宫里就好了。”
  
      顾瑶:“……”
  
      果然不能对熊孩子太好,真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啊。
  
      回东郊所的路上,顾四爷那个得意啊。
  
      他们刚刚穿过一处宫门时,迎面匆匆走来一个穿着暗灰色褂子的小太监。
  
      他低垂着脑袋,脚步急冲冲,向顾四爷身上撞去。
  
      顾瑶说过要做顾四爷的眼睛,挺身挡在他身前,拦住小太监。
  
      “奴才……奴才该死。”
  
      小太监跪下请罪,“奴才着急赶路,冲撞了贵人,还请顾小姐大人大量,饶过奴才这回儿。”
  
      顾瑶手中多了一个纸团儿,在小太监差一点撞上她时,纸团顺势从他手中转移给顾瑶。
  
      “你起来吧,往后当心,我和父亲并非贵人。”
  
      顾瑶淡淡说了几句,扶着顾四爷快速离去。
  
      小太监等到再也看不到他们的身影后才缓缓站起来,匆忙向冷宫方向而去。
  
      “瑶瑶,你有事?”
  
      自从回到东郊所后,顾四爷明显感到顾瑶不再状态。
  
      “恩。”
  
      顾瑶点头说道:“方才我以为是陆侯爷传得纸团儿,所以我便收下了。”
  
      “可是这个纸团儿上的字却是向我娘求救的。”
  
      “嗯?”顾四爷颇是意外,“悦娘在宫中还有认识人?还向她求救?悦娘能帮她什么?”
  
      顾瑶捏碎纸团儿,好奇问道:“你认为我娘是个怎样的人?”
  
      “温柔贤惠,特别柔顺,需要爷保护,伺候爷细心,更难得是从不让爷烦心,不会瞧不起爷。”
  
      “而且她没心机,只能帮爷管管后宅,虽然偶尔她也为爷报仇露出一些锋芒,可你娘也只是后宅的手段,对付方氏那个贱人还成,再厉害的对手,她就要得依靠爷了。”
  
      顾四爷说完还特意挺起胸口,颇有丈夫的权威。
  
      这是何等的认知偏差啊。
  
      顾四爷直觉敏锐,偏偏在对李氏上头直觉变得迟钝了,把李氏当作小白兔?
  
      这也许就是他们夫妻的相处之道。
  
      顾瑶决定不提醒熊孩子李氏的真面目,省得吓坏了他,进而破坏娘亲的奴夫计划。
  
      “纸团儿上写了什么?是何人支使太监送到你手上的?”
  
      顾四爷既然决定保护悦娘,自然要了解清楚原因。
  
      “是冷宫的人,应该是以前娘亲提过的昔日的好姐妹吧。”
  
      顾瑶没想到陆铮都及冠了,她还能再冷宫中苦熬着,甚至还能让小太监为她所用。
  
      当日颇为得宠的人果然都不是简单的人。
  
      “她恳求娘亲帮忙,我估摸着她是听到了冷宫外的消息,知晓我同陆侯爷定亲的事儿,又知道我是娘亲唯一的女儿,甚至知晓娘亲已经是永乐侯夫人了。”
  
      顾瑶仔细把纸团儿的字说给顾四爷听。
  
      “此事……爷不能管,悦娘也不能多说一句,镇国公夫人当年同陛下的事情,是碰不得的禁忌。”
  
      顾四爷面色凝重,“你把纸团撕了?”
  
      “是,我怕留下把柄。”
  
      “拿出碎纸重新拼好。”
  
      顾四爷摇摇头,“还是年轻啊,你以为她传纸团儿就不会有人发现?”
  
      “瑶瑶千万要记得你是陆侯爷的未婚妻,在宫里宫外都是备受瞩目的。”
  
      顾四爷最后说道:“你毁尸灭迹,却堵不住有心人的算计,还不如直接把事情交给陛下或是镇国公处置。”
  
      “你得同爷学学,咱们没本事,就少惹事,更要少管掉脑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