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颤抖吧,渣爹章节目录 > 第八百六十六章 全族为奴,皇帝的报复

第八百六十六章 全族为奴,皇帝的报复

    皇宫暖阁中。
  
      隆庆帝亲自看着被宣召进宫的神医为顾湛检查眼睛。
  
      甚至把朝臣都撂到了御书房,朝政都推后。
  
      以何大人为首的阁老们心说,就没见隆庆帝这么在意一个臣子。
  
      还说只是君臣关系?
  
      谁会相信?
  
      隆庆帝对陆铮好,是因为陆铮是自己的种。
  
      也有陆侯爷远远超过其他皇子的才干因素。
  
      顾四爷有什么?
  
      隆庆帝对他的宠爱有凌驾于陆铮之上的趋势。
  
      当然,隆庆帝自己是感觉不到的,他只想着顾湛受到的委屈和伤害!
  
      莫名因他心疼。
  
      神医给顾四爷仔细检查了眼睛,面色略显凝重,“他以前能感到光线,意味着他脑中的淤血渐渐散了,可这次他气火攻心,又出了血,我没把握让他复明。”
  
      顾四爷捂着脸,“陛下,臣不要做瞎子!”
  
      隆庆帝揉了他的脑袋,方展,该死!
  
      顾湛眼疾加重,可他还是把隆庆帝的长寿方子放在首位,神医出现后,他先让神医看方子。
  
      别同他说,旁人也能做到!
  
      顾四爷眼泪滚滚落下,呜咽委屈如同受到伤害的小兽一般。
  
      隆庆帝不满说道:“你还敢哭?不要眼睛了?!”
  
      “朕同你说什么来着?诺大一个东郊所不够你折腾的?连上书房,朕都随你闹腾,近支亲贵子弟和朕的小皇子们不都陪你玩闹,你作甚往外跑?”
  
      “朕就不信,你一直在宫中,顾瑞有胆子闯进宫中去。”
  
      隆庆帝很是气恼,戳了顾四爷的额头,如今他是不敢上手拍顾湛脑袋了。
  
      他对儿子都没操这么多的心思。
  
      因为他的儿子在年幼时从不惹事。
  
      就算小皇子都知道照顾好自己。
  
      可顾湛呢?
  
      一时看不到,顾湛就会闹出动静来,特别的倒霉!
  
      “嘴上说着不管顾瑞他们,说自己做个狠心无情的父亲,不让他们牵连顾家,你做到了吗?”
  
      “臣……臣觉得做到了,他们没有连累顾家。”
  
      顾四爷抽泣,鼻翼微微煽动,奶凶奶凶的辩解。
  
      隆庆帝一甩手抽在顾四爷肩膀上,”还敢同朕顶嘴?!没有你,顾家哪有今日?”
  
      顾清是他看中的朝臣,可顾清在隆庆帝心中并非不可替代的臣子。
  
      他用顾清很省心,旁人未必不如顾清。
  
      可顾湛……是无可代替的人。
  
      世上只有一个顾四爷!
  
      顾瑶在旁边看着君臣的互动,本来很为熊孩子难过,然而她此时却感到有几分荒谬。
  
      不是隆庆帝对顾四爷有什么断袖分桃的念头。
  
      很明显又一个把顾四爷当儿子养的人出现了!
  
      还是当今陛下。
  
      是不是熊孩子都格外招人疼爱呢。
  
      顾瑶不好说旁的,毕竟她自己就是把爹当熊孩子养的。
  
      ”你都这样了,还想着顾家,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纨绔子弟都是糊弄朕的?“
  
      隆庆帝故做生气,“还是朕不理解错了纨绔子弟?他们不都是吃喝玩乐,依靠家族耀武扬威的?”
  
      “陛下,纨绔子弟也不是咸鱼,也有梦想的。何况纨绔子弟若是闯下大祸被家族放弃了,又哪会有好日子过。”
  
      顾四爷轻声说道:“自从臣懂事后,父母就让臣记住这句话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你爹娘倒是会教!”
  
      隆庆帝不能说顾老侯爷夫妻做错了,听着略心酸啊。
  
      “臣得天幸见到陛下后,臣才有今日的,陛下,臣一直很感激您。瞎了也无所谓,臣依然是永乐侯,只要您不因臣瞎了而疏远臣,嫌弃臣,臣就不会太难受。”
  
      “你胡说什么?有朕在,你的眼睛瞎不了,归根到底还是科场的意外导致了你的眼疾。”
  
      隆庆帝安抚拍了拍顾湛的肩膀,“好好养伤,朕把方展全族的生死交给你,只要你高兴,想怎么折腾,朕都依你。”
  
      昏君!
  
      神医嘴唇微动,这就是史书中描写的昏君吧。
  
      他竟然有一瞬的感动,羡慕顾四爷。
  
      顾四爷先是一喜,随后喃喃说道:“不好,臣不能连累您被说成昏君。”
  
      “昏君?方展全族是朕的功臣还是良将?他的文采还算不错,可其中最好的诗词竟是抄袭得来,文名早就坏了,也只有他还把自己当作大才子。”
  
      隆庆帝不屑说道:“他违背伦理德行,让母女同侍一夫,简直就是个畜生!”
  
      “顾湛不可小看自己,你对朕脾气,又几次三番避免朕陷入危险,也曾救过圣驾,给朕献上方子,朕既是国,你对朕忠心,就是于国有功。”
  
      “来人,传朕旨意,方展人品低劣,畜生不如,不配为人,朕贬方家为奴,赐给顾湛为奴。”
  
      “陛下……”
  
      顾四爷好似被惊呆了,“还有这操作?”
  
      感觉很不错嘛。
  
      “他们既是做了你的奴才,生死都由你控制。”
  
      隆庆帝觉得顾湛傻乎乎的,似一只不知怎么办的小熊,教导说:“朕改日让内务府的人教你,怎么使用罪奴!”
  
      隆庆帝很少把罪奴赏赐给臣子,只有恒亲王等少数王爷才得到过几个罪奴。
  
      同买卖的奴婢不一样,罪奴即便是被主人打死,也不会有任何的麻烦和官司上身。
  
      “臣叩谢陛下龙恩!”
  
      顾四爷连忙跪下磕头,发狠说道:“臣要让方展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朕倒是怕你……你对汪氏……”
  
      隆庆帝勾起嘴角,特别喜欢顾湛的坦率,对仇人就该如同顾湛,装什么道德圣人?
  
      他在登上帝位后,所有昔日的对手都被他灭了,留着齐王不过是诺言罢了。
  
      也不是不能动齐王,只是他想让齐王活受罪!
  
      “臣岂会在意一个贱人?您太小看臣了。”
  
      顾四爷嚷嚷道,他还能对汪氏做什么?
  
      疯了吗?
  
      他嫌弃汪氏,也不能让悦娘伤心……
  
      汪氏就交给悦娘了!
  
      他只管折腾方展,悦娘也不会让汪氏好过。
  
      因为悦娘满心装得都是他啊。
  
      今日顾四爷跑回顾家,一是去看看娘亲,告诉娘亲自己过得很好。
  
      二就是他想悦娘了!
  
      可是他没听悦娘的劝,悦娘明明不让他见顾瑞的,就因为一时好奇,他没听悦娘的,还同悦娘吵了几句,不知悦娘会不会生气?
  
      顾四爷多了几分的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