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颤抖吧,渣爹章节目录 > 第九百三十章鸣冤

第九百三十章鸣冤

    ();
  
      派旁人偷偷跟着顾湛,隆庆帝着实不放心。
  
      经历过夺嫡的人哪会不知道皇子们的心思?
  
      何况隆庆帝还是成功的那个。
  
      可以说现在皇子们同他耍心眼玩的那套,都是他玩剩下的。
  
      除了四皇子偶尔来点新意之外,其余皇子的招数,隆庆帝都懒得看了。
  
      起码在隆庆帝精神健硕的情况下,皇子们是玩不过他。
  
      可隆庆帝总有老迈的一日,身体不好后,精神也会不济,老龙是比不过年轻的龙,有经验也不成!
  
      但是隆庆帝觉得比先帝更好一点是,他还有陆铮!
  
      最后不至于没得选,以陆铮的身份,他永远都不可能背叛隆庆帝!
  
      不提他们的父子血缘,就是陆铮私生子的身份,没有他的护身符,怕是很难活过新帝登基。
  
      即便陆铮脱离陆家重新成为皇子,他也是需要隆庆帝的支持。
  
      隆庆帝笑容意味深长,能从先帝太子手中抢到皇位,朝臣和儿子们以为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是帝王,很有心机盘算的帝王,否则也不敢去想超越先帝,比肩太祖了。
  
      “陛下,贡品目录您看看?”
  
      “嗯。”
  
      隆庆帝翻阅内务府送上来的贡品,随意指指画画了一番,交给太监总管:“送去给皇贵妃,除了朕圈出来赏给顾湛的物什,其余的让皇贵妃自己安排,朕都没异议。”
  
      “遵旨。”
  
      太监总管躬身退出时,还能听到隆庆帝的低咛:“总要留下点好东西,哄哄顾湛——”??他宁愿自己没有听到!
  
      可是去皇贵妃的寝宫是时,太监总管还是忍不住悄悄翻看了贡品的目录。
  
      嗯。
  
      留给永乐侯的东西并不多,也不都是贵重的。
  
      可从首饰摆设到吃食美酒,隆庆帝都圈出来了。
  
      这只是皇上为哄顾湛?
  
      跟在隆庆帝身边多年,太监总管可真没见陛下需要哄哪个臣子?
  
      以前倒是哄过陆侯爷,可陆侯爷那也是皇子啊,陛下的亲儿子!
  
      哪是臣子?
  
      皇贵妃看了一眼单子,太监总管觉察出皇贵妃的呆滞,很好,又一个被陛下吓到的。
  
      “其余的贡品,陛下都交给本宫分配?”
  
      “是。”
  
      太监总管弓腰垂头,最近皇贵妃可是又有复宠的趋势,他可不敢轻易得罪这位娇娇弱弱的女人!
  
      同陆皇后争斗多年而不落下风,明明距后位只一步之遥,皇贵妃竟然可以蛰伏多年。
  
      眼见着皇上宠爱德妃等人,眼见着年轻漂亮的宫妃得宠。
  
      明明皇贵妃的肚量不大,以前没少耍小性。
  
      好似从陆皇后病逝后,皇贵妃性情就变了。
  
      作为奴才,他不敢问,也不敢说。
  
      “行了,你去给陛下回个话儿,本宫一定好好的安排贡品的。”
  
      “是,您没有旁的吩咐,奴才就去伺候陛下了。”
  
      “去吧。”
  
      皇贵妃点头,在他走后,用带着长长护甲的手指轻轻摩挲着贡品单子,唇边勾起一抹淡笑。
  
      “四叔在明处,你在暗处,皇上既让四叔吸引火力,又可考察试探你。”
  
      一处很小的茶楼,陆铮同顾瑾对坐,陆铮倒茶,吹拂茶叶,“你可做好了准备?”
  
      “陛下一向是好算计,我无须准备。”
  
      “不。”
  
      陆铮玩味一笑,“我是让你做好被四叔抢走风头的准备,难道你还记住教训吗?我不怕皇上测不出你的才干,而是怕你低调沉默离京,同样默默无闻的回京来。”
  
      顾瑾:“……”
  
      陆铮放声大笑。
  
      顾瑾沉稳的面容一寸寸开裂,捏着松子的手又紧了紧,“总比你强,只能在京城望眼欲穿,六妹这一去怎么也得个三五个月,倘若我爹的心玩野了,怕是一年都无法回京。”
  
      这回换陆铮无语了。
  
      明明是两个杰出的天才,碰到一起却总是愿意互相伤害,较劲比合作还要多。
  
      而且两人独处时也越发幼稚,仿佛斗气多孩童。
  
      顾瑶发现了一丝端倪,却不曾阻止这来人斗气。
  
      毕竟在顾瑶看来童年是不可或缺的美好经历。
  
      陆铮同顾瑾都是属于跳跃过童年且中二期特别短暂。
  
      相反顾四爷有着另顾瑶头疼的漫长的中二期。
  
      因为顾四爷得圣宠,顾瑶已经看不到顾四爷中二期的尽头了。
  
      顾瑾为陆铮茶杯续上茶水,陆铮问道:“你的最终目的是盐政?还是河堤?”
  
      “河堤!”
  
      “嗯?”
  
      陆铮微微皱眉,斟酌说道:“这可不像是一个机遇打稳在朝廷根基,笼络百官的人会做出的选择。”
  
      顾瑾一如既往平静。
  
      “你现在不缺好名声,也不缺百姓的支持信服,缺得是官场上官员对你的认可,毕竟支持你的读书人还没有办法帮你,而你大伯父的人脉,你可以用,却做不到认可你,追随你。”
  
      陆铮可知道这位也是个心狠手黑的主儿,文雅外表之下可有着不亚于陆铮的心狠手辣。
  
      不够狠,也不敢谋权臣之位。
  
      “顾瑾,你变了!”
  
      “嗯。”
  
      顾瑾点头,往日簇在眉头的凝重好似散去了几分:
  
      “我有一个能折腾,能争宠的父亲,陆侯爷,我并不似以往需要快速站稳脚跟,不再需要为达到最终目的而牺牲一部分百姓的利益。”
  
      “以前我认为这份牺牲是值得的,罪孽我也承担得起。有了父亲做靠山之后,我可以更早为百姓做点什么。”
  
      “这份福报大半是要落在父亲身上。”
  
      顾瑾缓缓勾起轻松自在的笑容,“不用牺牲,真好。”
  
      几乎同时,陆铮举起茶杯,同顾瑾手中的茶杯轻轻一碰。
  
      清脆的响声之后,伴随两人欢快舒心的大笑。
  
      京城外,顾四爷懒懒趴着午睡,马车很是宽敞,顾瑶又准备的齐全,被褥又软又香,车帘又隔绝了阳光和声音,马车的晃动让顾四爷睡得格外香甜。
  
      顾瑶捧着一本游记,偶尔翻了一页,大多时候她也在打盹。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凄厉的女子哭声,“青天大老爷为民女做主啊,恳请大老爷看一看状纸,民女活不下去了。”
  
      顾瑶立刻清醒过来,这才离开京城一天,就有人鸣冤?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颤抖吧,渣爹》,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