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颤抖吧,渣爹章节目录 > 第九百四十二章 陆铮同皇贵妃

第九百四十二章 陆铮同皇贵妃

    离开陆家,陆铮竟是无处可去。
  
      他是不容任何人忽视的冠世侯,去到何处都是贵客。
  
      然而此时,顾瑶和顾瑾出京后,他找不到让自己心安的地方。
  
      陆铮自嘲笑笑,说是不在意陆恒,可每次镇国公陆恒都让他莫名很不舒服。
  
      镇国公世子望着骑在马上,向皇宫而去的陆铮,嘴角微微勾起,眼底闪过一抹轻蔑。
  
      总有一日,他会让父亲明白,孽种就是孽种!
  
      唯一能能继承陆家所有尊荣的人只有他!
  
      宫门口,并排好几辆马车,小内侍把箱笼小心翼翼抬到马车上,一旁站着点数的太监头目,他手中拿着册子,一样样清点,口中不停催促,“慢点,慢点,碰坏了,你们可担当不起,这可都是陛下赏赐给永乐侯的。”
  
      陆铮下马后,稍稍一顿,目测了箱笼的数量。
  
      即便四叔不在京城,赏赐也是朝臣中独一份的,比之送到镇国公府的赏赐都要多。
  
      莫怪最近关于镇国公不如永乐侯得宠的传言喧嚣尘上,传得很厉害。
  
      惹得大长公主都坐不住了,一个劲要求镇国公帮德才人。
  
      “给侯爷请安。”
  
      宫门口的内侍们纷纷同陆铮见礼。
  
      “陛下赏赐给永乐侯的?”
  
      “是。”
  
      太监头目感到陆铮目光,连忙送上了手中的册子,“全都是今年进贡的贡品,吃的,喝的,玩的都不少,陛下单独划出来只赏赐给永乐侯一人。”
  
      陆铮快速扫过一眼,即便是镇国公都要嫉妒的。
  
      他点点头把册子扔给太监头目,迈步进了皇宫。
  
      隆庆帝已从太庙返回,许是前段日子在太庙禁欲太久,回宫之后,隆庆帝到是时常留恋后宫宫妃,一日中大半的日子都在后宫。
  
      陆铮是唯一一个可去去后宫见隆庆帝的外臣。
  
      大长公主逼镇国公救援德才人,陆铮就想着不如让德才人更难过一点!
  
      他不痛快了,还能让德才人过得好?
  
      盐税银子送入京城后,何大人等人总算拟出给顾四爷的赏赐了。
  
      朝廷承认顾四爷的功劳,顾珏是收获最大的,已经是神机营的同知了,距离神机营指挥使只有一步之遥!
  
      很难说,何大人没有私心,顺便顾三爷的官职也有提升,在内务府中权柄也重了几分。
  
      陆铮想到,前两日还听说不少人都去恭贺顾三爷升官,顾家很是热闹了一番。
  
      为奖赏顾四爷,何大人劳心劳力,听说为此掉了一把把的头发。
  
      等到顾瑾把河堤的事查完,老天保佑,何大人别成了秃头!
  
      陆铮有些阴郁的心情渐渐明亮起来,顾瑶让他整颗心都泛甜。
  
      瑶瑶的亲人让他身心愉悦。
  
      陆铮有入后宫的权利,但还做不到在后宫中乘坐轿子,那是皇贵妃的特权。
  
      十六人抬着轿子,前后跟着十几名宫女内侍,皇贵妃的轿子停在陆铮面前。
  
      皇贵妃让人落轿,她扶着宫女的手走出轿子。
  
      岁月仿佛格外偏爱她,容颜依旧,身段也如同少女般窈窕。
  
      她垂地的裙摆,旖丽婉约。
  
      陆铮还记得年幼入宫时,皇贵妃就是温柔婉约的,当时镇国公陆恒才把皇贵妃的父亲押入天牢。
  
      可是皇贵妃照顾他依然很尽心,从不许旁人拿他帝王私生子的身份说嘴。
  
      在皇贵妃宫中待的那段日子,反而是陆铮在宫中生活最为静心舒服的一段时日。
  
      后来,德妃得宠,皇贵妃染病,他也就从皇贵妃宫中搬了出来。
  
      却也没再让德妃照顾,陆铮直接被隆庆帝接到身边,由帝王亲自抚养教导。
  
      “陆侯爷,可否陪本宫走走?”
  
      “好歹本宫抚养照顾了你一段时日,陆侯爷就如此不念旧情?”
  
      皇贵妃手中的香扇轻摇,淡淡说道:“本宫也有赏赐给永乐侯夫人,还想着给顾小姐送一份陪嫁,只是不知顾小姐喜爱何物?”
  
      “陛下在翠屏轩,你此时过去,只会败坏了陛下的兴致。”
  
      她先走出去几步,回眸浅笑:“新进宫的才人特别得陛下喜爱,最近两日陛下一直都歇在翠屏轩。”
  
      陆铮最近几日没有过多关注隆庆帝。
  
      他落后皇贵妃半步,两人一前一后,不亲近也不会显得很生疏。
  
      “过两日,本宫打算宣召永乐侯夫人入宫。”
  
      皇贵妃听到陆铮气息一滞,“怎么?你不乐意?”
  
      “您不该再把无辜的人牵扯进后宫,陛下有过明令,外命妇寻常不得入宫。”
  
      陆铮深知隆庆帝脸庞症有多严重,他现在的确不喜李夫人心机颇深,但是让隆庆帝见到能记住的女人,谁能保证隆庆帝不会动别得心思?
  
      他可不想让未来岳母和隆庆帝扯上一丝的关系。
  
      皇贵妃笑道:“媳妇还没娶进门,这就开始护着岳母了?陆铮啊,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岳母的实力?”
  
      “我同你姑姑都曾经被情所困,身不由己,可是永乐侯夫人出身不如我们,当年的见识也不如我们,琴棋书画更是没有半分的才情,她却能始终以我为主,真正做出选择的人从来不是陛下,而是李悦娘!”
  
      陆铮:“……”
  
      听出皇贵妃一股股难以压抑的幽怨。
  
      “弹指一挥间,十几年过去了,她现在比以前更聪明通透,可是本宫发现……”
  
      皇贵妃显得特别欢快,那股得意劲儿仿佛得到期待已久宝物的孩童儿,单纯的快乐。
  
      “她也会动情呢!她最终也没躲开哦。”
  
      上扬的尾音,足以表现皇贵妃的幸灾乐祸。
  
      陆铮下意识回道:“李夫人对四叔动情,依然会把自己同儿女们放在四叔之前,四叔嘴上不说,他陷得比李夫人更深,瑶瑶说过,谁先动情谁陷得更深,谁便失去了主动。”
  
      皇贵妃抿了抿僵硬的嘴角,笑容淡了几分。
  
      “四叔出门在外,从未沾过任何的女子,已经拒绝不少地方官员的礼物,他说不喜欢赝品!那群为讨好四叔而煞费苦心的官员都碰了一鼻子灰,自作聪明反看低了四叔。”
  
      皇贵妃:“……陆铮,你这么说话,顾瑶没打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