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颤抖吧,渣爹章节目录 >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反对,臣反对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反对,臣反对


  “陛下,您懂律法的儿媳妇说得不是臣女吧。”
  “是如何?不是又如何?”
  隆庆帝捏着一颗棋子,似笑非笑,一旁铜镜中映出他的身影
  大病一场,隆庆帝奇迹般没有显得消瘦,反而好似胖了一圈,面色很好。
  顾瑶安排的三餐合理又营养,顾湛又是个嘴巴刁的,吃挑好地方吃。
  顾湛陪他养病这段日子,隆庆帝打开了美食的新世界,他觉得自己以前白活了。
  而且同顾湛抢着吃,食欲更好。
  “倘若不是说瑶瑶,臣就敢让瑶瑶同您儿媳妇比试较量,在律法上臣不觉得有人能赢瑶瑶……您说的儿媳妇是瑶瑶的话。”
  顾四爷咧着比哭还难看的脸,“臣还是更喜欢镇国公做亲家。”
  “您儿子都没认回来,先认个儿媳妇?太荒唐了!”
  顾四爷小声嘟囔,隆庆帝心拔拔凉,抬手就想狠狠蹂躏顾湛的脑袋,“怎么?同朕做亲家委屈你了?”
  “镇国公只有被臣欺负的份,您不一样,倘若您不高兴了,一句话就能要了臣的脑袋。瑶瑶嫁去镇国公府,若是她被欺负了,臣还能带着顾珏操着板砖上门去拍人!”
  顾四爷显得很兴奋,眼睛都是亮亮的,“臣看过几个话本,上面说好父亲都会为出嫁女儿撑腰,上门去拍人的,当初,臣没少被舅哥们为难,臣早就想尝尝为难女婿的滋味了。”
  “不过臣比方家王家那群蠢货强,起码会讲道理。”
  隆庆帝不信任摇头,“就你还讲道理?”
  顾四爷继续说:“一旦陆侯爷成了皇子,他纵然有错,或是他的兄弟们或是后宫娘娘们欺负了瑶瑶,臣也无能为力呀,毕竟臣知晓分寸的,君臣之别,臣一直记得自己是臣子!”
  隆庆帝心头一暖,顾湛虽然胡闹了点,君臣本分还是分得清。
  顾瑶默默吐槽,隆庆帝那是没见到毓才人同众皇子被顾四爷为难的情况。
  君臣!
  只对君主一人!
  皇子自称儿臣,娘娘面对隆庆帝自称臣妾,在顾四爷认知中,同他自称臣有多大的区别?
  不都是臣嘛。
  “臣一直想做个话本中那样的好父亲。”
  “为何?”
  “威风啊。”
  顾四爷挺起胸膛,却是疑惑的抓了抓脑袋,“不知为何,臣总觉得要做个好父亲,为女儿撑腰,宠着女儿的好父亲!”
  应该是顾珊她们一口一个渣爹叫得顾四爷有了莫名其妙的心灵感应。
  顾瑶抿嘴偷笑,反正便宜得人是自己,不过想到她为熊孩子操得心,也不觉得占便宜。
  付出了那么多,总要有点收获。
  顾四爷一辈子也变不成话本中的好爹,不过距离渣爹倒是越来越远了。
  这已经是隆庆帝第二次当着顾四爷面提起想认回陆铮了。
  这也是顾四爷第二次拐弯抹角的回绝。
  隆庆帝目光落在殿外,在他染病的半月中,陆铮来过几次,却没有一次为他侍奉汤药。
  陆铮把他交代的事情办得很好,行宫内外没有半分波澜。
  除了一众皇子被变相软禁的原因,陆铮的能力也尽显无疑。
  他的确比所有皇子都要优秀。
  隆庆帝大病一场之后,看淡了许多,江山的传承成了他的心病。
  他自己都不敢保证下一次染病能似这次这般幸运。
  有顾湛陪着,他不是在养病而是好好休整了半个多月。
  在吃喝玩乐上,隆庆帝对顾四爷甘拜下风。
  “陛下,陛下,您这总是溜号的毛病可不是不好啊。”
  “你还敢管朕?”
  “不是臣管您,而是您突然溜号,沉默,很容易让被您召见的大臣多想,哪怕你只是思考今儿吃什么,去哪玩,那群大臣都能琢磨出一堆的大事去。”
  “朕不似你没出息,只知道吃喝玩乐。”
  “既然有条件吃得更好,为何要去啃粗面馒头?倘若人人都能吃得更好,陛下的德政必然名垂千古,被后人奉为千古一帝,比肩三皇五帝那样的圣天子。”
  隆庆帝笑出声,“少拍朕马屁,当朕不知道你的鬼心思?是不是想着去狩猎了?”
  “不,臣是打算买一些猎物回来充充场面,不过臣会穿上陆侯爷孝敬的软甲。”
  “铮儿都没孝顺过朕。”
  “每年您过寿时,陆侯爷不都献上寿礼了吗?您若想要他的孝敬,就该同他明说,憋在心里,陆侯爷又不是您肚子里的蛔虫,哪会知道什么都不缺的您想让他孝敬您好东西呀。”
  顾四爷突然敲了一下手心,恍然大悟:
  “陛下是不是想着求来的东西不够心诚?其实啊,臣觉得东西只是东西,哪能代表心诚?能用趁手就好,何况您想让陆侯爷诚心孝顺,陆侯爷身份所限,着实做不到,太过亲近孝顺您,您让朝臣怎么看?让皇子们怎么想?甚至您让镇国公……他才是该享受陆侯爷孝顺的人。”
  “顾湛,你一直同朕打岔,是不想让朕如意是不是?”
  隆庆帝目光阴冷,顾瑶心说,病中的皇帝也是皇帝,比健康时更加喜怒不定。
  顾四爷抬眼,语气真诚,“臣不敢阻止陛下,只是臣觉得当初您让他做了镇国公的儿子,如今想认回他就不该让他受更多的委屈。”
  “你同朕说过,给他寻个可靠的母亲,抹去生母。”
  “那时臣的想法还不周全。”
  顾四爷沉吟片刻,“他同臣的女儿定亲后,臣又收了镇国公同陛下的聘礼,臣觉得该对镇国公公平一点,陆侯爷不仅需要一个可靠的母亲,更需要一个恰当的时机,否则他以后的日子绝对比现在还难过。”
  “陛下,臣大胆说一句,您现在看他千好百好,是因为他是陆铮,他是战功赫赫,能力出众的冠世侯!冠世两个字,臣觉得最为适合他。”
  顾四爷悄悄在心里补上一句,应该是冠世双骄,顾瑾除了出身比不上陆铮外,才学天分都不差的。
  毅力比陆铮更强。
  毕竟陆铮得到的太多,太容易,反而会钻牛角尖儿。
  “他做了皇子,同如今在配殿抄写律法的皇子一般无二,您还会看重疼惜他?”
  隆庆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