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颤抖吧,渣爹章节目录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同隆庆帝谈心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同隆庆帝谈心

顾瑶扶额问道:“姜五叔得罪您了?您不是一直同他最是交好?”
  
  隆庆帝也很感兴趣听着,他发觉看顾四爷恶作剧特别有趣。
  
  他也是知道顾湛同姜老五亲近的,否则隆庆帝也不会越过姜老五的兄弟,直接把姜家的爵位给了姜老五。
  
  “爷……他老偷吃爷的补药,说什么,爷就是因为喝了特殊的补药才变得聪明的。”
  
  顾四爷撇嘴,“爷天生丽质,哪里需要补药弥补?既然他想吃,爷就让他吃后吐出来,给他个教训罢了。神医说了,吃了催吐汤药就是难受个一两日,读身体没有太大的坏处,爷本想着姜老五吃了催吐的汤药后,以后就不会再抢爷的补药了。”
  
  随后,顾四爷蔫哒哒的说道:“可是爷没有想到……第一个用催吐的人竟然是爷。”
  
  “所以您以后还是不要做这样的整蛊事了。”
  
  “这次不过是意外,爷就不信下一次还是爷倒霉。”
  
  顾四爷不服!
  
  做整蛊的事比做正事有趣多了。
  
  顾四爷还有无数个整人计划,因为他把神医留在京城,有神医给他提供药方支持,顾四爷觉得自己就是无敌的。
  
  以后会让一群人跪下叫父亲!
  
  单凭权势碾压已经无法满足他了。
  
  顾瑶说道:“您还是先写药方吧。”
  
  锦衣卫很快送上笔墨纸砚,顾四爷提笔写了一张方子。
  
  顾瑶怕有人动手脚,同隆庆帝说,“我亲自去抓药熬药,我爹若是再说胡话,您就让人堵住他的嘴!”
  
  隆庆帝摆手说:“你去吧。”
  
  他哪里舍得委屈了顾湛呦。
  
  而且顾湛不是一直都是如此?
  
  顾四爷不满皱了皱眉,在顾瑶走远后,才抓着隆庆帝胳膊,一脸委屈,“您看看,臣就宠出这么个总是拆臣台的女儿。”
  
  “要不,你再把她族谱除名?方才你不是还说同她一起,总会遭遇危险?”
  
  隆庆帝饶有兴致的逗弄顾湛,当他看不出顾湛的得意显摆?
  
  顾四爷弄脑袋摇得如同拨浪鼓,“不行,绝对不行,瑶瑶同顾珊她们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朕看她们反而无法伤到你,反而是你这个宝贝女儿……”
  
  “陛下。”顾四爷严肃认真说道:“瑶瑶对臣很孝顺,即便臣有时做事,她是看不上的,但是她依然没有放弃臣,也不似旁人一样非要让臣按照她们的想法去做,还说是为臣好。”
  
  “这是臣自己的人生,臣想怎么过就怎么过,他们不能过于干涉。”
  
  “瑶瑶最好就是……旁敲侧击让臣明白一些事,陛下,说句大实话,虽然臣同瑶瑶几次险象环生,但是正是这些经历让臣才有今日。”
  
  顾四爷扯起嘴角,“孝顺看心,而不是单凭嘴上说说。”
  
  隆庆帝被父女之情所打动。
  
  看心吗?
  
  他的儿女没有一个有真心孝顺自己的。
  
  倘若他不是皇上的话……不,还是做皇帝好。
  
  “陛下,臣以为陆侯爷对您就是真心的。”
  
  “你又替你女婿说好话。”
  
  “臣在陛下面前一向实事求是,即便陆侯爷不是臣的女婿,臣还是要说。”
  
  顾四爷正色严肃,内心却加上了一句,不是爷的女婿,爷就是看出来也不会多说啊。
  
  爷就是这么护短!
  
  “瑶瑶对臣的孝心基本上就是衣食住行,偶尔给臣编写几个话本解闷。”
  
  隆庆帝眸子闪烁,据他所知,顾瑶可不仅仅做了这些。
  
  “陆侯爷无需照顾您的吃穿用度,甚至很少同您恳谈,也不会在您面前指点江山,大方厥词。”
  
  “顾湛等等,朕怎么觉得你意图不轨?似有所指?”
  
  隆庆帝想到了三皇子等人,哪一个不是正证明自己有太子的实力在自己面前不停展现出自身的才干。
  
  仿佛他可以放心把江山社稷交给他们。
  
  做皇帝看似容易,只有真正坐在龙椅上的人才能体会到其中的艰辛。
  
  顾四爷诧异说道:“臣冤枉,臣可没有指责皇子殿下的心思,您若是不想听,臣就去歇息一会,等着瑶瑶端汤药过来。”
  
  顾四爷直接离开,没错,他就是抓紧一切机会给皇子们上眼药。
  
  其实顾四爷觉得自己很矛盾,不想陆铮去做太子,却更不想任何皇子成为太子。
  
  最出色的陆铮都无法成为太子,其余皇子更不够格了。
  
  瑶瑶说过,人本就是矛盾的。
  
  隆庆帝抓住他的胳膊,硬是留他在自己身边,“朕得看着你,毕竟你肚子里还有一颗铁丸子,你上蹿下跳的,没个定性,朕怕你出事。”
  
  “猴子才上蹿下跳,臣不是猴子,生肖也不属猴!”
  
  顾四爷捂着胃部,乖巧坐在隆庆帝身边,其实他也怕铁丸子出现意外。
  
  隆庆帝顺手递了一杯茶,顾四爷摇头拒绝,“臣不吃茶。”
  
  “也好。”隆庆帝并没有勉强他,眼见着顾湛没精神,心头一痛,故作轻松说道:“你继续说,朕听听铮儿的孝心。”
  
  同顾湛多说几句话,也能分散他的注意力。
  
  隆庆帝对顾湛的耐心绝对远超众人。
  
  锦衣卫指挥使站在不远处,看到一切却撑不起任何的嫉妒。
  
  顾四爷得到陛下全心相待,也是顾四爷拿自己的性命搏回来的。
  
  做不到顾四爷为陛下舍身忘死,又何资格嫉妒顾四爷?
  
  当然,锦衣卫指挥使也知道没有顾四爷的运气,以及临危的决断力,旁人就是想效仿顾四爷也是做不到的。
  
  “陆侯爷很冷,如同悬崖上的松柏,除了对瑶瑶之外,不曾多说一句话,多走一步路。”
  
  顾四爷声音低沉,“臣不信儿时的陆侯爷也是现在这幅样子。”
  
  隆庆帝沉默。
  
  “可是他不说,却清楚陛下最需要什么,比如这次,他率军出征,在朝廷上有傻逼说出迁都的话时,陆侯爷知道陛下的决定,他力保京城,化解了危险。”
  
  “这难道不是他对陛下的孝顺?”
  
  “陛下,您品,您细品,每次陆侯爷在朝廷上的所作所为,是不是都是您想做的?”
  
  顾四爷轻声说道:“不是把陛下放在心上,陆侯爷是不会这么细心的,臣以为这就是对君父最大的孝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