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章节目录 > 第三十一章 反转,当街被打骂!

第三十一章 反转,当街被打骂!

第三十一章反转,当街被打骂
  
  她紫眸怒火大盛:“好你一个狐媚子,装模作样的出现在这里,其实目的并非是估物,是想着法子进去勾引倾尘哥哥是不?”说着,根本不给端木雅望说话的机会,双手一转,从灵链中幻化出一条荧光长鞭,二话不说便朝端木雅望狠狠的抽过去
  
  “靠她是疯子么”小白鹿抓狂了,“你明明什么都没做,只说过一句话而已,她便如此侮辱你,还对你动手”
  
  端木雅望脸色微寒,身子一偏,闪躲间与小白鹿心语传话:“你说她是疯子还抬举她了,她简直是疯狗见人便咬”
  
  如果说原主喜欢南宫悠然整个皇城都知晓的话,那么,七公主南宫朵儿从小倾心灵月阁阁主慕倾尘的事,那则是整个天烬帝国人尽皆知的事情。
  
  因为,南宫朵儿喜欢慕倾尘一点都不含蓄,每天想着法子跑出宫找慕轻歌,并且对他占有欲非常强,明明两者之间什么都没有她却认定慕倾尘是她的,不但不让慕倾尘喜欢上别人,也不允许任何人喜欢上他,任何女子只要接近慕倾尘半步,便觉得人家在故意在勾引他,对人非打即骂。
  
  甚至好几次差点闹出人命来。
  
  南宫朵儿见端木雅望如此轻易的便躲过了她的攻击,怒火更盛,比她美就算了,竟然还如此有实力,若不是她及时阻止,怕倾尘哥哥当真会对她刮目相看
  
  南宫朵儿这么一想,眼底都快要冒火光了,出手更狠了。
  
  端木雅望并没有出手,只顾着闪躲,两人纠缠了好一会儿之后,身后便有人不耐的道:“七皇妹,跟一个连身份都不敢表露的人打这么久都赢不了,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让本殿下来,别让瑜儿站在这里久等了”
  
  南宫悠然?
  
  端木雅望闪躲间,听到这个声音眉头便挑了起来,他竟然也在?
  
  “你少在瑜儿姐姐面前落我脸面”南宫朵儿恼怒说着,荧光长鞭加快速度的连连向端木雅望的头部抽去
  
  哼,让她敢顶着这么一张脸来灵月阁,她要抽花它,看她还如何勾引倾尘哥哥
  
  这个疯狗
  
  端木雅望也恼了,正打算出手,然而,她一个凌空翻身闪躲,落地的时候,她宽大的斗篷帽子被风一吹,掀起了一角,一撮黑色的发丝从里面滑了出来。
  
  “黑发……”七公主看到了那一撮黑发,一怔,“你是那个黑发黑眼的废物?”天下间,拥有黑发的人,也就只有她了
  
  端木雅望哼了一声,也懒得藏匿了,在闪身躲开她的攻击,又一个利落干脆的后空翻,然后,双腿稳稳的站回了之前的台阶上,然后伸出莹白纤细的手将头上的兜帽掀了下来。
  
  黑色兜帽一掀开,她的脸便露了出来,精致莹白的脸蛋,纤长的睫毛,一双眸子如同被水洗过的黑曜石纯粹漂亮,如绸缎般光滑丝软的黑发随风飞舞。
  
  南宫朵儿看呆了,“你……”
  
  竟然真的是她
  
  只是,她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亮眼夺目了?
  
  而且,她不是废柴么,为何她所有的攻击她都能轻松躲过?
  
  她一个‘你’字刚落下,南宫悠然便走了过来,看着端木雅望眼底闪过一抹惊艳,但想起之前的事,脸色黑沉得厉害:“端木雅望,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端木雅望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斜瞥了他一眼,“我要干什么为何要向你报告?”话罢,想起什么,翘着唇往他下半身瞄去,“对了,自从那日之后,可还能重振雄风?”
  
  一提起这令他深受奇耻大辱的事,南宫悠然一张脸都黑了,恨不得上去将她给掐死,不过他强行忍住,“本殿下告诉你,你少在这里胡搅蛮缠胡说八道即便影月被你害死,本殿下如今没有婚约在身,也不会看上你”
  
  说着,他便狠狠的瞪了端木雅望一眼,然后转身往回走,去到一个紫眼银发的女子身边,温柔的道:“瑜儿,估物活动应该准备开始了,我们现在进去?”
  
  那个女子白衣胜雪,容貌出尘脱俗,气质冷清,飘飘若仙,她一出现,不少路过的男子都暗暗将视线投放在她身上,纷纷猜测她的身份。
  
  而女子恍若不见,眼底波澜不惊,仿佛早已习惯了。
  
  端木雅望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才发现这一趟一起前来的不只是南宫朵儿和南宫悠然,还有两女一男。
  
  那个男子端木雅望认出是四皇子南宫云凡,其中一个女子则是六公主南宫云儿,至于那个白衣飘飘一身仙气的冷清美人她脑子里没有任何信息。
  
  在端木雅望看向他们时,那些人也在看向她,包括那个白衣女子。
  
  她很冷淡的看了端木雅望一眼,然后往前走,来到端木雅望面前顿下,侧眸问南宫悠然:“她便是那个为推卸责任,将所有过错怪在她妹妹身上,并让人对你们下媚药,害得她妹妹上吊自杀的人?”
  
  她害得端木影月上吊自杀?
  
  端木雅望一听这个说法,顿时冷笑了一下。
  
  前些天,端木影月便如她所料那般死了,不过据说不是被人杀,而是她自己不堪受辱,当晚上吊自杀的。
  
  一个女子,为了贞洁死,在这个世界的人看来是指的赞扬的,所以,这个消息传出来之后,外界对她的骂声便变成了叹息之声。
  
  而前几天,不知谁替她整理遗物,从她闺房里找出了一封遗书,里面倾诉了她所有的‘委屈’,而她的‘委屈’全部和端木雅望有关。
  
  于是,这几天,舆论又开始一边倒了。
  
  原本已经推回去给端木影月的罪,如今全部又回到了她身上,她再次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这也是她为何,今天出来要穿斗篷的缘故,如果她就这样出街,她分分钟会被街上的人的口水淹死
  
  “这个世上,如此狠心的人,除了她还有谁?”南宫朵儿这个时候回过神来,哼了一声,鄙夷的看着端木雅望,“真不明白她怎么还有脸走出街”

Ps:书友们,我是北枝寒,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