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章节目录 > 第六百一十七章 害羞,你什么时候回来?

第六百一十七章 害羞,你什么时候回来?

第六百一十七章害羞,你什么时候回来?
  
  公玉澜止抿唇不语,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的小脸半响,伸出修长漂亮的指尖,直接在她戴着面具,露出一边的脸蛋上掐了一把。
  
  力气不小,当即将她粉润的脸蛋给掐红了。
  
  端木雅望痛得龇牙咧嘴,心惊肉跳,正想着他是不是真的生气,公玉澜止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一言不发的牵着她的手上前走了几步,然后手一挥!
  
  哇啦!
  
  金色的结界当即破碎,消亡不见,而被摆放得整整齐齐的棺椁则当即出现在眼前。
  
  “谢谢公玉澜止!”
  
  端木雅望一看,笑眯了眼,“你真是太好了!”
  
  公玉澜止俊脸上依面无表情,侧眸直直的盯了她一会,“今日脸色还不错,希望不是易容的缘故。”
  
  “绝对不是,绝对不是。”端木雅望连忙拍马屁,“有了你这些天的养护,我脸色哪里能不好?再说了,如果不好,方才我能将羊青子打败?”
  
  公玉澜止终于绷不住,唇角动了一下,嘴上却道:“那个废物。”
  
  呃!
  
  人家灵力起码比她强好么,如果羊青子是废物,那她岂不是废废废物?
  
  端木雅望有些哭笑不得。
  
  公玉澜止像是一眼看穿她在想些什么了,冷淡道:“别怀疑我的眼光。”
  
  “不敢不敢。”
  
  方才公玉澜止唇角动了一下,虽然动作很轻微,但端木雅望其实是看到了的,也知道他并没有生气,不禁松了一口气,她看一眼四周,“对了,怎么只有你回来了?梵经呢?”
  
  公玉澜止眸底有暗光掠过,“他在忙。”
  
  忙?
  
  “忙着修炼?”端木雅望随口问着,视线移到了棺椁上。
  
  公玉澜止顿了一秒,嗯了一声。
  
  端木雅望双眼定定盯着那些棺椁,并没注意到这一点,公玉澜止见她看得专注,无奈的暗叹了一口气,伸手揉揉她脑袋,声音温和下来的道:“想开始研究了?”
  
  端木雅望朝他一笑,回答得含蓄:“有点。”
  
  “去吧。”
  
  公玉澜止又怎么会相信她的话,扯扯她脸颊的肉,道:“那你研究吧,我再去忙一下。”
  
  端木雅望当即挥挥手:“嗯嗯,去吧去吧。”既然结界开了,端木雅望也就心满意足了。
  
  公玉澜止看着她挥着的手,又听到她连续说了两个去吧,那感觉像是恨不得他立刻走似的,他眸子微微一沉。
  
  端木雅望看着那些棺椁没发现,倒是小白鹿和火绯发现了。
  
  小白鹿轻咳了一下。
  
  公玉澜止瞥了一眼过去,他当即怂了,转过身去不敢再吱声了。
  
  “咦?你怎么还没走?”
  
  这个时候,端木雅望回过头来问。
  
  “你很想我走?”
  
  公玉澜止声音倏地降了好几度,凉飕飕的。
  
  呃!
  
  端木雅望终于感觉到自己语气有些不对,忙笑着补救:“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你不是很忙么?我是担心你太过妨碍你时间了,这些天你都没怎么出去修炼。”
  
  公玉澜止当然不是出去修炼的,只是有些事还不能跟她说,听着她的话,脸色顿时便缓和了下来,揉揉她发顶,无奈的叮嘱:“别太过度了,中午记得回去用膳。”
  
  “好。”端木雅望痛快答应,又仰起头问他:“对了,你今天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公玉澜止沉吟了一下,才道:“不知道,如果我晚上没回来,你不必等我,自己好好休息。”
  
  “谁要等你了?”
  
  端木雅望脸颊微红,嘀咕了一声。
  
  虽然,这些天的形影不离,同床共寝,而且每天都少不了亲密举动,让两人的关系前所未有的靠近。
  
  只是,她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不是像给他等门,只是随口一问好么?
  
  公玉澜止唇角微扬,“别害羞。”
  
  “你才害羞,我有什么好害羞的?”
  
  端木雅望有些恼怒,瞪他一眼,便跑了。
  
  公玉澜止见她去了棺椁那边,也不叫她回来,由她去了,看一眼她的背影才收回视线,转而看向火绯:“看着点她。”
  
  “好。”
  
  火绯认真的点点头。
  
  公玉澜止余光瞄了一下一侧的小白鹿。
  
  小白鹿猜刚侧身会累,被这么一看,浑身都抖一下,手中的糕点差点给扔了。
  
  公玉澜止也就给了他一眼,一个字都没说便收回了视线,接着身形一晃,离开了鬼市。
  
  他一走,小白鹿忙一屁股站了起来,哒哒哒的朝火绯跑过来,“绯绯,你说公玉澜止方才那一眼是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你别想太多。”
  
  火绯知道他怕公玉澜止,这会儿小脸都白了,便安抚的拍拍他头顶。
  
  “是么?”
  
  小白鹿挠挠脑袋,他觉得公玉澜止那一眼很可疑,像是在他警告些什么似的。
  
  火绯知道小白鹿怕公玉澜止,笑了一下,见端木雅望已经在观察着棺椁了,也走了过去,问:“姐姐,你要做什么?”
  
  “绯绯,在外面要叫我哥哥。”
  
  端木雅望听到火绯的称呼皱了一下眉,回头过来戳戳他脸蛋:“方才我与羊青子打斗的时候,你叫我姐姐,差点吓死我了。”
  
  幸亏羊青子好像并没有听到。
  
  现在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别被一个称呼给毁了啊!
  
  “好,我知道了。”
  
  火绯也觉得自己方才好像太过不注意了,乖乖点头。
  
  端木雅望这才满意一笑,她看一眼四周,虽然羊青子的徒弟走得差不多了,但还是有官兵等人走来走去的,她想了一下,对火绯道:“绯绯,要不你重新拉一下结界吧。”
  
  她不想在研究得最是关键的时刻,让一些人出来给打扰了。
  
  “好。”
  
  火绯闻言,当即又拉起了结界。
  
  端木雅望这才放心的伸手,倏的一声,将其中一副棺椁的棺盖打开。
  
  “主人,你将棺椁搬下来啊,本小爷都看不到!”
  
  小白鹿踮起脚尖焦急的道。
  
  “好好好。”
  
  端木雅望其实也打算将棺椁从展台上搬下来的,毕竟,站台太高,并不方便观察。
  
  应小白鹿一声,便用灵力,直接将棺椁从站台上移了下来。
  
  “看着确实一点气息都没了。”
  
  小白鹿靠在一边看着,一边啃着果子道。

Ps:书友们,我是北枝寒,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