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章节目录 > 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拒绝,鲛人泪珍珠

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拒绝,鲛人泪珍珠

皇帝睨了一眼端木雅望,淡淡道:“据说当初争斗,他还明明可以跟更多的人争斗,能有更多的积分,但是他偏生不在意,点到即止,朕倒没觉得他有多注重名声。”
  
  也就是说,如果真的在意,会努力的去到更高的位置。
  
  楚尤溪一愣,接着一笑,无奈道:“皇上,公玉公子之前表现已经足够出色了,再多的积分也只是锦上添花而已,其实也是聊胜于无,公玉公子估计不想花这么多时间在这上面罢了。”
  
  “好了,你不必多说了。”
  
  皇帝伸手打断楚尤溪的话,转而看向端木雅望,道:“公玉公子,你观察检查甚至是医治的过程中,当真不许任何人在旁?”
  
  “当真。”
  
  皇帝抿唇,“如果朕允许你多跟朕谈一个条件呢?”
  
  端木雅望摇头,“无论多少条件都一样。”皇帝脸上显然不信,“公玉公子,朕这里有一颗盆子大的千年珍珠,此珍珠乃冬公山所得,据说是万年鲛人的眼泪,荧光异彩,亦能入药,价值不可估量,身子可以说是无价的,公子如果愿意医治和检查的
  
  时候,让尤溪在旁看着,朕便将它送与你如何?”
  
  这话一出,安定王岭庆王还有楚尤溪眼睛都瞪大了,不可思议的看着皇帝。
  
  鲛人的眼泪?
  
  端木雅望挑眉,就想到了自己在冬公山时候看到的鲛人,这么丑的鲛人,流的眼泪,真的有可能是这么漂亮的珍珠么?
  
  小白鹿则撇撇嘴,“据小爷所知,鲛人存在也不过与七八千年,能流泪的鲛人,血液必须尤其纯净,活了上千年的鲛人的眼泪珍珠,也不过拳头大小,如果是盆口大小的眼泪,那么这鲛人得活多少年啊!”
  
  话罢,他又啧啧道:“小爷可从里没听过有鲛人能活长,却不羽化成仙的。”
  
  言下之意就是,你这是骗小孩呢!
  
  “鲛人也能羽化成仙?”
  
  “为何不能?”
  
  小白鹿撇嘴,“除了魔道鬼道者,几乎任何生灵,只要得法,只要有机缘,都是可以的。”
  
  “那现在也可以?”
  
  “现在可以个屁!”小白鹿没好气的翻一个白眼,“现在神界仙界已经灭绝了,天道好像消失了一般,机缘早已经没有了,怎么羽化成仙?”
  
  “好吧。”太过复杂,她一个在二十一世纪的文明社会长大的孩子,实在想不透这些。
  
  她顾着跟小白鹿谈话,忘记了皇帝还等着她回答。
  
  皇帝见她一直不曾开口,以为她动心了,承诺道:“公玉公子,只要你在医治的时候,让尤溪看着,最后无论能不能医治皇后,这珍珠,朕都双手奉上如何?”
  
  这相当于是白送的了!
  
  皇帝这话,让给其他三人震了震。
  
  安定王显然怀疑自己听错了,瞠目结舌的开口规劝:“皇上,那颗珍珠可是……这,这岂能,岂能……”
  
  “你们不必说了,朕已经决定了。”
  
  皇帝打断安定王的话,下巴微扬的看向端木雅望,“公玉公子,你意下如何?”
  
  “多谢皇上抬爱。”端木雅望声音平静,“只是,德音刚才已经说过,无论多少多好的条件,德音都不会改变主意的。”
  
  “你!”
  
  皇帝没想到,自己条件说得这么诱人了,端木雅望居然还是一点都不心动,真是太气人了!
  
  端木雅望觉得好笑,他有什么好生气的,来之前,明明说得这么清楚,她医治的时候,是绝对不允许别人在旁边打扰的。
  
  他们好像也听了去的,为何就是记不住呢?
  
  岭庆王觉得请端木雅望过来不容易,他自然不敢劝皇帝,只能劝端木雅望:“公玉公子,要不请您退一步……”
  
  端木雅望耸耸肩,淡淡道:“谢王爷,不过,这一点我坚持。”
  
  皇帝脸色铁青,不怒而威,冷冰冰道:“既然如此,是我们打扰了公玉公子的休息了,岭庆王安定王,你们送公玉公子回去吧。”
  
  “皇……”
  
  楚尤溪像开口劝说,不过,她就开口说了这么一个字,就被皇帝冷飕飕的扫了一眼,她当即规规矩矩的低下头去,不敢再开口。
  
  岭庆王原本还想开口劝的,但见楚尤溪劝说都无用,便暗暗的叹了一口气,不打算再开口,而是走到端木雅望跟前,笑道:“今天晚上打扰公子了,夜已深了,公子还是请早些回去歇息吧。”
  
  “是。”
  
  既然人家要她走,她自然要走。
  
  她一点都不想再在这里多呆。
  
  皇帝道:“岭庆王爷,麻烦你送公玉公子出宫。”
  
  “是。”
  
  岭庆王应了一声,对端木雅望道:“公玉公子,请。”
  
  “好。”
  
  端木雅望点点头,随岭庆王一起走出了地下宫门。
  
  小白鹿在小床上哇哇叫:“主人,我们的琼浆玉露呢,我们好像还没拿到琼浆玉露啊!”
  
  端木雅望给他白眼一枚:“皇帝这么反感我,你觉得能从皇帝的话中套出关于琼浆玉露的话么?”
  
  “嗷,好可惜啊啊啊!”
  
  小白鹿瘪嘴,哀嚎连连。
  
  这个时候,端木雅望已经出去了地下宫,石门瞬间合上,几乎同时,端木雅望的鼻子就嗅到了之前那一股难闻的气息。
  
  她鼻子皱了皱,拧眉道:“王爷,这是什么味?为何这么难闻?”
  
  岭庆王一愣,笑道:“公玉公子是不是太敏感了?本王没嗅到什么气味啊。”
  
  “??”
  
  这么明显的奇闻,他居然没嗅到?端木雅望难以置信,岭庆王却转移了话题,苦口婆心道:“公玉公子,你真的是太冲动了,不过是有人在旁观罢了,这只是小事,皇上方才承诺的教人珍珠泪,可是十分难得的东西,你错过了真的很可惜啊
  
  。”
  
  “多谢王爷,不过,关于这件事,王爷不必再劝我了,我是不可能改变主意的。”
  
  两位有些不赞同,却也无可奈何。
  
  鼻子一直嗅到那一股气味,端木雅望有些有些难忍,忍不住屏住了气息。想起琼浆玉露,她眸子一转,笑吟吟的问岭庆王:“王爷,皇后酿造的琼浆玉露,您可曾有幸喝过?”

Ps:书友们,我是北枝寒,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