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章节目录 > 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准备参加放逐节

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准备参加放逐节

    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准备参加放逐节
  
      这一研究,便是好几个时辰。
  
      她直到很深夜才入睡。
  
      第二天醒来,也醒得晚。
  
      而且,还是被敲门声给吵醒的。
  
      她躺在床上不愿意动,还是小白鹿从医疗系统里出来,哒哒哒的跑出来开门。
  
      门一开,赫然是夜弄影和方若星二人。
  
      小白鹿连忙乖巧的问好。
  
      夜弄影见他来开门,嫌弃道:“你姐姐呢,还没醒呢?”
  
      “对。”
  
      小白鹿乖乖道:“姐姐昨晚睡得晚。”
  
      “这都日出三竿了。”夜弄影一边说一边抬步走了进去,果真见端木雅望躺着眼皮都不动一下,顿时被气笑了,对方若星道:“昨儿她真的说也想去看看放逐节?”
  
      方若星怕吵着端木雅望,小小声道:“昨天端木小姐还挺感兴趣的。”
  
      “感兴趣会睡得跟个猪似的,还不知道要起来参加?”
  
      方若星还没说话,端木雅望就拧眉,皱巴着脸开口:“别在我窗前嚷嚷,你们都给我出去,我一会就来。”
  
      夜弄影很怀疑,“你确定能爬起来?”
  
      端木雅望瞬间掀被,坐起来怒吼:“你再不走,我确定我会拿刀砍了你!”
  
      “”
  
      夜弄影话还没说,就被方若星拽着跑了。
  
      跑出门之前,方若星还说了一句:“端木小姐,记得去厅子用膳,爹爹也给我们准备了一下去参加放逐节的东西,我们用完膳一起去拿。”
  
      待端木雅望整理一番,去到厅子里的时候,已经是两刻钟之后了。
  
      不过,桌上的东西还是热腾腾的,一点都没有动过的痕迹。
  
      她挑眉,朝厅子里一看,只看到了夜弄影和方若星,“怎么只有你们两个?”
  
      方若星噘嘴,埋怨的道:“爹爹好像早上也要忙。”
  
      端木雅望斜睨夜弄影:“萧先生呢?”
  
      “我怎么知道?”夜弄影瞪她一眼,“你问我这个是什么意思?”
  
      端木雅望还困顿着呢,打一个呵欠,一边和小白鹿坐下来,一边扫视着桌上的餐点:“你们还没吃?”
  
      方若星道:“我想让夜小姐先吃的,她说没什么胃口。”
  
      夜弄影没好气:“这么多人的早膳,没一个开动呢,我怎么好意思吃,我夜家的家教还是有的。”
  
      夜弄影的话刚落下,门外就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方主上的话也从门外传来:“抱歉,让大家久等了。”
  
      “爹爹。”
  
      方若星站了起来,撒娇的哼了一声,“你怎么来得这么慢,让客人一直等,真不是待客之道!”
  
      “是,爹爹错了。”方揽洲当即承认错误。
  
      和方揽洲一起来的,还有萧无争。
  
      端木雅望眼睛就盯在萧无争身上,见他满脸神采奕奕,笑容满面的,眸子不由得一眯,意味深长的道:“萧先生看着还真是满面春风啊。”
  
      “端木雅望。”
  
      萧无争还没开口,夜弄影就在她旁边警告,“再胡说八道,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谁让你吵醒我。”端木雅望懒洋洋的道:“我现在也是一肚火。”
  
      大家似乎没看见端木雅望和夜弄影剑拔弩张的样子,萧无争更加是直接在夜弄影的另外一边坐了下来,还提茶壶倒了一杯水,递到夜弄影跟前,亲昵的动作做得自然得不得了。
  
      夜弄影却不领情,直接将水杯给推开了。
  
      方若星好奇的盯着他们两个看。
  
      总感觉两人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
  
      方主上则开口让大家用膳,大家一边吃着,方若星想起放逐节的事情,问:“爹爹,您提我们三人都准备了放逐节的东西对吧?”
  
      “怎么是三人呢?”
  
      方主上没好气:“你可莫忘了人家白鹿小公子。”
  
      “对对对。”方若星眼睛亮亮的道:“那就是,我们四个人都可以去了!”
  
      “嗯,到时候,你们问管事要东西便好。”
  
      萧无争有些不满,“你准备了四人的?没我的?”
  
      方主上笑了一下,意味深长的道:“你一个大男人,就别总是凑到姑娘家身边了,你也不是小孩子了。”
  
      萧无争可不乐意,“我也去。”
  
      “那你自己准备东西。”方主上一点都不客气的道:“我只让人准备了四个人的。”
  
      萧无争气得有话说不出。
  
      端木雅望和夜弄影听着也不插嘴,不过心底都有一些疑问,不过就参加一个节日罢了,还要准备东西?
  
      用完膳之后,方若星便兴奋的带着她们去问管事要东西了。
  
      端木雅望原本以为只是准备一些吃喝的东西。
  
      没想到,管事让人扛了四个大箱子出来,道:“箱子上写了名字的,大家打开箱子,换上箱子上的东西就可以了。”
  
      端木雅望和夜弄影都惊了,“每人一个箱子啊?”
  
      “是的。”
  
      管事点点头,严肃的嘱咐道:“箱子里的东西,一定要佩戴完毕啊,途中也不能摘下来,只有在回到府上,才可以摘。”
  
      管事说时,还帮他们打开了箱子。
  
      箱子一打开,端木雅望往里一看,赫然是一套套白色的,麻粗布衣裳,还有一个巨大的白色面具,旁边还放了好些零零碎碎的东西。
  
      端木雅望喃喃:“看着怎么那么像披麻戴孝的呢?”
  
      管事道:“就是披麻戴孝。”
  
      “啊?”夜弄影嘴角扯了扯,难以置信道:“哪有这样的节日的,好怪异啊。”
  
      管事苦笑道:“放逐节,本来便是惩罚节,如果穿得喜庆,过得太开心,便会跟一些东西相冲,很容易招惹厄运的。披麻戴孝撒纸钱,对未知抱着敬畏之心,反而万寿无疆。”
  
      这一切太出乎意料了。
  
      端木雅望忍不住问:“该不会出去之后,还不能笑吧?”
  
      “心里笑可以。”管事谨慎的道:“放声大笑是万万不可的。”
  
      “居然连笑都不许,我还以为这是一个很好玩,很热闹的节日呢。”夜弄影对这个放逐节瞬间就没什么好感了,兴趣也减退了,“我现在选择不出去还可以么?”
  
      “不行的。”
  
      这回开口的是方若星,“这些东西,都是经过祭奠,经过特殊处理才有的,上面是写了每个人的姓名的,一旦东西准备好了,今天就一定要出门的。”
  
      “经过祭奠?”
  
      夜弄影觉得不可思议,“怎么感觉这个放逐节这么麻烦呢?”
  
      “夜小姐,也没有多麻烦的。”方若星笑道:“我也没参加过呢,我觉得肯定好好玩的,我以前也听一些表兄妹说特别好玩,我们去了就知道了。”
  
      连笑都不让,还能好玩?
  
      夜弄影很想反驳,但见方若星满脸期待的,又将话咽了回去。
  
      端木雅望看着这些东西,再想到方才管事和方若星的话,终于明白,方主上为何不让方若星去参加放逐节了。
  
      她叹了一口气,问管事:“我们出去之后,可以随时回来么?还是有流程?”
  
      “有一定的流程的,有些必须要去,也有些不一定要去的。”
  
      管事说时,连忙给端木雅望递上两张纸。
  
      端木雅望接过一看,一张是线路图,一张则是名字说明。
  
      管事道:“大家走的时候,只需要根据地图上的线路去走,具体哪个要停下来拜祭,纸张上也写有的。”
  
      话吧,他嘱咐端木雅望道:“端木小姐,小姐届时还需要麻烦您多照顾一下了。”
  
      “我会的,管事请放心。”
  
      端木雅望说时,仔细的看起线路图来。
  
      “我也看看。”夜弄影也好奇,探过脑袋来,盯着纸张看。
  
      唯独方若星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她喜滋滋的看着箱子里的东西,眼巴巴的问管事:“我现在可以穿上这些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