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章节目录 > 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满天飞雪

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满天飞雪

    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满天飞雪
  
      因为,她怎么都没想到外面会是这个模样。
  
      明明昨天他们参加争斗时,街上还是很寻常的,天气大概是秋天的模样,府内也是一般的凉爽天气,绝对算不上冷的。
  
      但是,现在外面却是白茫茫一片,街上不断有雪坠下来,街道上不断有披麻戴孝的人在铲雪。
  
      和雪黏在一起的,还有各种黄白黄白的纸钱。
  
      除此之外,街道两边还插满了旗帜。
  
      旗帜雪白,旗面上写了一个黑色的大字。
  
      阴。
  
      “阴?”
  
      端木雅望喃喃。
  
      方若星夜弄影小白鹿等人,也被外面跟府内的察觉给惊愕到了。
  
      方若星呆呆看着街,像是担心自己出现了错觉,又回眸看一眼府上,怔怔道:“管事,我没眼花吧,庭院里,我并没有看到下雪。”
  
      管事苦着脸,轻声道:“是的,小姐没眼花。”
  
      “这,这是怎么回事?”
  
      管事淡淡道:“这就是放逐节。”
  
      大家静默了片刻。
  
      端木雅望仔细扫视着街上,发现路上被铲好堆积好的雪,已经有人大腿高了,看模样是下了许久了。
  
      方若星也看到了雪,白茫茫的,她睁大眼睛好奇道:“管事,这雪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下的?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厚的雪呢,真有趣。”
  
      说时,她轻笑了一下。
  
      “小姐!”
  
      管事立刻厉声道:“不许笑!”
  
      “呃!”
  
      方若星立刻捂住面具下的嘴,无措道:“我,我笑了,会会怎么样?”
  
      “你们还在门内。”没有直接回答方若星的话,只是安抚的道:“记住,出了门,就切莫不要这样了。”
  
      方若星看看外面,只觉得新奇有趣,又担心自己忍不住,更加无措了:“那,那要是我忍不住,该如何是好?”
  
      管事蹙眉,也愁苦了脸。
  
      因为,门已经开了,她们穿着这样的衣裳,已经退不得了。
  
      端木雅望看着方若星,沉吟一下,问了她一句:“方小姐,你是不是只有方主上一个亲人?”
  
      方若星:“对。”
  
      端木雅望提醒她:“现在你穿这衣服或许会觉得有趣,认为穿着玩玩也无碍,日后,方主上百年之时,这衣服我相信你就算不想穿也一定要穿了,因为这就是所谓的孝服。”
  
      “”
  
      大家脸上都戴着面具,没办法看到方若星的脸,但是大家却能看到她双眼。
  
      她双目呆滞,像是一下愣住了。
  
      “端木小姐!”管事蹙眉,第一次对端木雅望不满起来:“不要对小姐说这些。”
  
      “若星不是小孩子了。”端木雅望无奈:“该懂的还是要懂的。”
  
      生老病死,本来就是天道规律。
  
      有时候,保护得太好,一味的告知美好的东西,心里没有一点防备,也并非好事。
  
      管事想要开口反驳,却见方若星眼睛已经湿红了。
  
      “小,小姐”
  
      “我没事。”
  
      方若星抹一下眼睛,声音很轻的道:“管事,端木小姐说得对,我不是小孩子了。”
  
      端木雅望眼睛还在四处的看,发现开门后,里面也变得有些冷了起来,府内的一些绿植上也压了雪,枝条以人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
  
      好诡异
  
      端木雅望忍不住指着那些绿植道:“那是怎么回事?”
  
      明明庭院的上方也没有雪下,外面的雪也没有飘进来,庭院里就有雪了呢?
  
      而且,她也不是没见过雪的人,雪落植物立刻枯萎,可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
  
      “门不能开太久。”
  
      管事经端木雅望这么一说,像是被提醒了什么,也不再黏黏糊糊了,反而催促他们:“你们快些出门,快去快回吧,要关门了。”
  
      说时,还担忧的盯着方若星看。
  
      端木雅望自然之道他担心什么,拍拍他肩膀,“管事,我会照看好若星的,你且放心吧。”
  
      “有劳了。”
  
      管事盯着方若星,方若星点点头,便和端木雅望他们走了出门。
  
      他们刚步出,大门砰的一声自动合上。
  
      声响让他们身子都颤了一下。
  
      “好冷。”
  
      出到外面,居然越来越冷了,夜弄影抖着身子,搓着手臂吐气如雾,“幸亏管事一定要我们穿上衣裳了,不然我们真的是要冷死在外面的。”
  
      端木雅望还是觉得古怪,问方若星:“你以前就没听到过放逐节会下雪的事情么?”
  
      “没。”
  
      方若星声音弱弱的,还有点哭音,“以前听表兄们说过很有趣,而且穿得也好看,我没想到是这样的。”
  
      端木雅望也不知怎么安抚她。
  
      虽然她也有点不忍方若星这模样,但到底为了她好。
  
      端木小姐你不必自责,方若星轻声道:“其实我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我身体那么不好,怎么可能不懂什么是死,只是爹爹他们一直不让人说而已。”
  
      “他们也是为你好。”
  
      “我知道。”方若星颤声道:“我也一直觉得,我肯定会比我爹爹去世早,我爹爹修为这么高,肯定不会被放逐街限制年龄的。刚才你说穿孝服的时候,我其实不是因为爹爹百年难过,而是觉得我如果早逝,我爹爹穿着这衣裳会有多难过。”
  
      “别太担心。”端木雅望安抚她:“我不是说,我有办法可以医治你么,你要信我。”
  
      “好。”
  
      方若星声音轻松了一些,端木雅望警告她:“不要笑。”
  
      方若星连忙捂住了嘴巴。
  
      夜弄影催促道:“实在冷,我们赶紧走吧,早去早回。”
  
      “好。”
  
      大家这才步下台阶,走到街上。
  
      雪,还在不断的下,落到头上肩膀上。
  
      四周的建筑业铺上了一层层的大雪。
  
      整个天地都像是灰白了一片。
  
      如果不走到房屋跟前,仔细观看,真的是连自己的家都很难寻到。
  
      街上的行人不多不少,每个人都穿着一样的衣裳,带着一样的面具,都往一个方向走去。
  
      除了这些,街上的旗帜也很明显,大家想不注意都难。
  
      “第一次见白旗的。”夜弄影嘀咕:“感觉渗人得慌。”
  
      “你还有怕的?”
  
      “谁说我怕了。”夜弄影没好气,“你忘记妄执街了,那科比现在可怕多了。”
  
      端木雅望听着,问了她一句:“你听过招阴旗么?”
  
      “招阴旗?”
  
      夜弄影确实没听过,“那是什么?”
  
      “召唤鬼魂的旗帜。”
  
      “啊!”
  
      方若星一听,被吓到了,连忙蹦跶到端木雅望旁边,抱住她一只手臂瑟瑟发抖的道:“端木小姐,你,你别吓我啊。”
  
      “我只是猜测而已。”
  
      方若星的反应让她觉得好笑,但又不敢笑,早知道她这么怕,就用这个吓她,也不怕她会笑了。
  
      “你怎么净是知道这些古古怪怪的东西?”夜弄影吐槽道。
  
      端木雅望耸耸肩:“故事挺多了,没办法。”事实上是电视剧啊,和一些怪诞。
  
      “故事?”
  
      夜弄影问:“什么故事?”
  
      端木雅望挑眉:“你确定要在这个时候让我讲鬼故事?”
  
      “不要!”
  
      方若星浑身都要发抖了,“端木小姐,你不要讲。”
  
      端木雅望严肃道:“好,我不讲。”
  
      于是,大家的注意力,便放回到四周去了。
  
      夜弄影道:“管事之前不是给了线路图么,先看看线路图是怎么指向的,我们根据线路图去走啊。”
  
      “好。”
  
      端木雅望也才想起这一点,但是一手牵着小白鹿,一手被被方若星抱着,根本腾不开手,一时有些无奈。
  
      方若星注意到了,立刻松手,改而扯着端木雅望的衣角。
  
      端木雅望有点想笑,又忍住了,对她道:“你怕的话就去抱夜小姐手臂,她胆儿比我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