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章节目录 >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你们都很敏锐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你们都很敏锐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你们都很敏锐
  
  “端木小姐给我的啊。”方若星大眼笑得弯弯的,“当初大家被吓走的时候,应该是都没有红色香囊的,我觉得应该是因为那时候仪式还没有结束,留到最后的人,才会有香囊的。”
  
  话吧,加了一句:“白白也有的哦!”
  
  方主上意味深长的看了端木雅望一眼,没有回答方若星的话。
  
  方主上的沉静让方若星觉得怪异,“爹爹,怎么啦?难道不是这样么?”
  
  “就是这样。”
  
  方主上揉揉自己女儿的脑袋,声音温和的问:“可吃饱了?”
  
  “嗯,吃饱了。”
  
  “那回房休息?”
  
  “啊?”方若星一怔,“但大家都还在这里呢,我想留下来跟大家聊天。”
  
  “你受伤了,大家都没受伤,你需要休息,躺着其实是最好的。”
  
  “端木小姐都替我处理过伤口了,让我注意不要随便动腿就好,我腿都没动呢!”方若星对自己爹爹催促自己回房间的事情不是很满意,噘嘴狐疑的盯着他:“爹爹,我总感觉你是在赶我走。”
  
  “爹爹哪有,爹爹哪次不是为了你好?”
  
  “虽是这么说,但是,我自己的身体我也是清楚的。”方若星还是不愿意离开,“再说了,我这腿脚不方便,也就只能在用膳时候能跟大家聊聊天,你居然还赶我。”
  
  “没有。”方主上语音温和的规劝着,还看了端木雅望一眼,道:“爹爹怕你累着了,不信你问问端木小姐,是不是回房间歇着比较好?”
  
  端木雅望被点名,眼皮动了一下,抬眸笑道:“你现在的情况确实是回房间歇着比较好。再说了,你如果想跟我们聊天,我们随时都可以去你房间找你聊啊,不急这一时。”
  
  说完,又问她:“今天早上做了这么多事情,你不累么?”
  
  “……累。”其实累得不行。
  
  “那就是了。”
  
  “那好吧。”
  
  方若星被端木雅望说动了,“那我就先回房了。”
  
  方主上扫了一眼门口伫立着的下人,命令道:“送小姐回房歇息。”
  
  “是。”
  
  下人们将方若星送回辇上,送她回房间了。
  
  看着方若星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方主上看着端木雅望,无奈道:“跟我这个做爹的相比,星儿反而更听你的话。”
  
  端木雅望笑了笑,没接这个话题,反而问:“方主上,你支开方小姐,是不是有什么想问我。”
  
  “端木小姐果然敏锐。”
  
  方揽洲赞叹了一声,点点头道:“没错,关于你们参加的放逐节,我们确实是有很多话想问一问你,不知端木小姐可否以诚相告?”
  
  “自然。”
  
  端木雅望坦率颔首,“不过,在方主上问我之前,可否也替我解答一下我心中的困惑?”
  
  方主上颔首:“你请说。”
  
  端木雅望没想到方主上会回答得如此爽快,“我想知道的可能比较多……”
  
  “无碍,知无不言,你尽管问。”
  
  “好。”端木雅望也就不罗嗦,她看着方主上,道:“出发后,经过了一些仪式之后,我忽然明白,方主上为何一直护着方小姐,不让她参加仪式。因为参加仪式真的很危险,一不小心就会被惩罚。”
  
  话罢,她才开口:“但我也不明白,这么危险的事情,方主上如此疼爱方小姐,为何不陪着她去参加?”
  
  “这个问题提得好。”方主上笑道:“因为,放逐节也是惩罚节,所处的区域越高,得到的惩罚也就越可怕。极区的放逐节,一般情况下,每个人十六岁左右就要参加放逐节,一生只能参加一次,而且每一次每个家族都必须派人参加。同一个人,参加放逐节次数越多,自己被惩罚的可能性就越高,而且惩罚的内容就越可怕。”
  
  端木雅望和夜弄影愣了一下,片刻才问:“这些为何没对方小姐说?”
  
  萧无争摇着扇子,优哉游哉的开口:“因为说了的话,他女儿不可能会让他陪着参加啊。毕竟,他女儿要参加放逐节的话,他不可能放心她一个人,是一定会陪着她去的。这些年他一直拖着不陪女儿参加,也是担心自己跟着参加会被惩罚,以后不能照顾女儿,心头苦着呢!”
  
  萧无争说到这里,方主上苦笑了一下,“说到这里,端木小姐夜小姐应该明白,这一次放逐节,其实我是利用了你们了吧?”
  
  端木雅望和夜弄影对望一眼,没有回答。
  
  “在这里,我要向你们二人,以及白小公子道歉。”方主上说时,站了起来,朝两人抱拳鞠躬,“端木小姐和夜小姐的能力我心中折服,一直相信如果两位跟星儿一起去,定然能很完美的完成仪式。但放逐节很危险,一不小心就会被惩罚,所以,在我听说你们要参加放逐节,没有将其危险程度告知你们,便让你们随星儿去参加,是出于我的私心。”
  
  说完,他加了一句:“我于你们有愧。”
  
  端木雅望看向夜弄影:“你怎么看?”
  
  夜弄影耸耸肩,“我这个人,别人越是不想我去做什么,我就越喜欢去做,就算方主上告知了危险,我没试过的东西,我还是会想去试一试的。”
  
  端木雅望颔首:“没错,我也是。”
  
  夜弄影随和的撇嘴,“所以,方主上你也不必将此事挂在心上。”
  
  方主上怔了一下,没料到她们会对此事看得这么开。
  
  一般人都会愤怒,甚至会跟他绝交吧?
  
  “方主上还请坐下。”端木雅望说时,继续问自己想知道的:“我们出发前,管事给了我们地图和一些仪式的说明,是每一次的放逐节,仪式都一样的么?”
  
  方主上深吸一口气,坐了下来。
  
  不过,对于端木雅望的话,他禁不住挑起了眉,觉得端木雅望这个问题很有意思,“端木小姐,你能这么问,其实心中已经有答案了吧?”
  
  “没错,其实这一次放逐节参加下来,我觉得应该是每一次放逐节的仪式应该都是不一样的。”
  
  方主上双腿优雅交叠,感兴趣的看着她:“端木小姐为何会如此觉得?”
  
  “我们这一次参加的四人,都是第一次参加,除了方小姐我们三个都是外来者,对放逐节陌生不知道规则很正常。但在起风仪式的时候,大家显然很无措,大家对这样的仪式很陌生。按道理,如果是每一次放逐节都这样的仪式,大家多多少少都会听说过,也知道应该怎么做,是不会慌乱得连仪式没结束就慌乱窜逃的。”
  
  方主上笑着颔首:“端木小姐,你分析得很对,确实放逐节每次的仪式都是不一样的,就算有差不多的,但主要内容也会不同。”
  
  端木雅望蹙眉,依然不解:“但我不明白,如果每次仪式都不一样,那么,你们给我们的地图和说明又是怎么回事?”
  
  “对啊。”夜弄影双手抱胸,也开口了:“我其实也觉得很奇怪,这些哪来的?莫非是因为放逐节是由你们贵族主持的,所以你们其实提前知道了内容,所以给我们提示?”
  
  话落,又自己先摇头:“不对,如果你们知道,为何又讳莫如深,不敢干脆直接跟我们说详细事项,让我们好好注意一下?”
  
  如果一开始他们直接跟他们详细的解释了每一个仪式的注意事项,那么,她们就能从容的去应对每一个仪式了。
  
  也不用每一个仪式都要摸索着着来。
  
  “你们都很敏锐。”
  
  方主上拍拍手掌,赞赏的看着她们二人,正色道:“事实上,每一年的仪式都不一样,不过,会有人给信息我们贵族,我们贵族会提取和分析这些信息,去告知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