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之黄巾神将章节目录 > 第523章 连夜下手夺密信

第523章 连夜下手夺密信

    “将军,真的不跑吗?”
  
      “没关系,田丰估计是担心我会害他,去寻求赵徽庇护了。”
  
      公孙瓒的心稍微放松了一点,至少赵徽现在没有想杀他。
  
      如果赵徽要杀他,就算不派大队人马过来,怎么也要派个大将过来,绝不可能只派亲兵过来。
  
      “那我们该怎么办?”邹丹问道。
  
      “让福来酒家外的人直接动手,不用在等到明天了。”公孙瓒道。
  
      虽然知道赵徽暂时还不会对他下手,可是没人喜欢这种感觉。
  
      自己的命运无法掌握。
  
      既然田丰已经怀疑,并且寻求赵徽帮助,公孙瓒也担心明天那个间谍出城的时候,也会有很多人保护。
  
      原本他是想在城外下手,但是现在只能提前了。
  
      “小心一点,不要暴露了身份。”公孙瓒道。
  
      虽然事情只要做了,不管有没有证据,赵徽和田丰都能猜到是他做的。
  
      但是只要没有证据,公孙瓒就可以不承认。
  
      赵徽就没有正当的理由杀他。
  
      虽然说赵徽现在杀他,也不需要什么理由,没有理由也可以制造理由。
  
      但是公孙瓒不能主动给赵徽机会。
  
      公孙瓒不知道赵徽为什么没有杀他。
  
      但赵徽不杀他,他就还有机会。
  
      “是。”邹丹领命,趁着田丰还在回来的路上,就悄悄摸出驿馆,朝福来酒家跑去。
  
      白天的时候,邹丹他们已经记住了间谍的身份。
  
      上课福来酒家的一个伙计,名叫何三。
  
      已经在这里做了一年,每天几乎都在酒家内,很少外出。
  
      也没有和特别的人有交集。
  
      在今天之前,赵徽的人也不知道,这个何三竟然会是袁绍的间谍。
  
      今这一年来,何三都没有为袁绍传递过情报。
  
      今天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袁绍安排在赵徽这里的间谍情报人员,早已不知道损失了多少。
  
      那些情报人员久了,几乎都会被抓出来。
  
      所以袁绍后面也学乖了。
  
      他派出来的间谍,开始选择长期潜伏,一个月,半年,甚至一年。
  
      只要用过一次,他们马上就回来,然后在去另外的地方,他们绝对不在同一个地方,多次传递打探情报。
  
      这样一来,他们的身份就不容易暴露了。
  
      但是袁绍需要的情报人员也要更多。
  
      如果是平时,何三身份没有暴露,他传递个普通消息绝对不会被发现。
  
      但是很可惜,今天他被发现了。
  
      不仅是被赵徽的人发现,也被公孙瓒发现了。
  
      如果今天他在晚一会出现,或许他的身份还可以隐藏。
  
      福来酒家只是一个普通商贾开的酒家。
  
      除了酒家老板和几个厨子外,酒家的伙计也只有八个。
  
      没有护卫。
  
      邹丹想要进去很简单。
  
      低矮的院墙,又没有守卫。
  
      邹丹轻轻一跳就进去了。
  
      很快就摸到了何三睡的那间屋子。
  
      酒家的半个伙计,四个人一间。
  
      邹丹推开屋门走了进去。
  
      另外三个伙计睡的都很沉,只有何三,在邹丹推开屋门的时候,就睁开了眼睛。
  
      作为间谍,何三虽然一年时间都过着普通的生活。
  
      但是他的警觉性还在。
  
      何况今天刚刚拿到密信,他的第一个任务,何三心里也很是紧张,都没怎么睡着。
  
      虽然发现有人进来,何三却没有起来。
  
      一只手抓住藏在枕头下面的匕首。
  
      屋内基本没有光线,何三只看到有几个人影进来,分别靠近四张床铺。
  
      何三非常紧张,他知道绝对是他今天在茅厕的时候,被人发现了,他间谍的已经暴露了。
  
      枕头下的手已经缩回到被子里,只是手心都是汗水。
  
      人影的速度很快,进来之后就直扑过来。
  
      何三想要反击,但是脖子一凉,人影已经先一步将刀放在他脖子上了。
  
      黑暗中,何三重新闭上了眼睛,假装还在熟睡中。
  
      一道火折子在屋里亮起来。
  
      火折子后面,是邹丹那张络腮脸。
  
      邹丹拿着火折子,靠近其中一张床铺。
  
      “不是这个。”
  
      听到邹丹的话,把刀架在这个伙计脖子上的士兵,用刀把打在伙计的头上。
  
      却是没有要他的命。
  
      邹丹拿着火折子,换了一张床铺。
  
      何三感觉到有火光照在自己的脸上。
  
      “就是他,带走。”
  
      火光照在何三的脸上,邹丹马上就认出来了。
  
      只是他的声音才落下,何三瞬间睁开眼睛,放在被子里的匕首,迅速朝邹丹刺了过去。
  
      邹丹的反应很快,身体一转。
  
      匕首擦着他腰身刺破了他的衣服,同时上面也带着一丝血迹。
  
      “可恶,拿下他。”
  
      邹丹没有想到,自己差点阴沟翻船,一只手捂着腰间,很是愤怒。
  
      何三虽然在邹丹不备的情况下,刺伤了邹丹。
  
      但是这里还有四个士兵,何三一瞬间就被制服了。
  
      他是间谍,但并不是每一个间谍,都身手不凡。
  
      何三的实力,也只不过比普通人要强一点。
  
      他只是更加警惕,做事更加小心。
  
      邹丹的声音有点大,吵醒了另外两个还没被打晕的人。
  
      不过另外这个两个伙计,还没来得及出声,马上就在惊恐中被打晕了。
  
      “把田丰给你的东西交出来。”邹丹道。
  
      “什么东西?你们是什么人?”何三道。
  
      身为一个间谍,好歹也是袁绍精挑细选出来的,自然不会被人一说,就将密信交出去。
  
      “搜他身。”邹丹道。
  
      何三道:“你们到底是谁,就不怕州牧大人定的律法吗?”
  
      何三的衣服比扒光,但是什么都没有。
  
      “床铺也检查一遍。”邹丹道。
  
      士兵很快就从床下发现了田丰的密信。
  
      何三没有想到,半夜会有人突然闯进来。
  
      今天他取到田丰的密信后,就一直贴身收着,刚刚发现有人进来的时候,才悄悄扔到床铺下面,可还是被发现了。
  
      “带走。”邹丹道。
  
      原本按照邹丹的意思,是要将另外三人也都杀了。
  
      但是来的时候,公孙瓒已经特意交代他,只准对付何三这个间谍,不得伤害其他人。
  
      另外的人只是普通人,公孙瓒不敢伤害他们。
  
      他杀了这个间谍,赵徽很大的可能不会管。
  
      但是他如果杀了另外三个普通伙计,赵徽绝对不会罢休。
  
      当初和赵徽交手了多次,这几年,虽然在冀州,可是公孙瓒却是收集了每一期的幽州民报,以及通过其他手段,了解幽州的事情。
  
      他现在很了解赵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