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军少麻辣妻章节目录 > 第692章 这是我的劫数

第692章 这是我的劫数

他抓到的那个狙击手是个不错的突破口,那是他的宿敌派出来的。
  
  他来自北边,去帝都接触过严立武。
  
  钱芳那个草包想方设法的要破坏他和小媳妇的婚礼,那个混蛋就自动送上门去了。
  
  抓住了严立武这条线,严立文还会远吗?
  
  “报告首长,能为你做点什么,是我的荣幸!”洛宁抱着谢长安的腰,像个慵懒的小猫似的。
  
  “傻丫头!”谢长安嘴角微勾,揉了揉洛宁的秀发。
  
  “媳妇,你是怎么回来的?”
  
  提起这个洛宁就光火啦,她气鼓鼓的说道,“还不是叶那个贱人,她看不得你对我好,拔掉了我的呼吸机,我就回来了。
  
  上辈子吐出去的那口气,终于吸了回来,把你给我灌的那个破药也吸了进去。
  
  嘴里又哭又咸,那药忒难吃。”
  
  应该是他的眼泪吧!谢长安暗道,他忧心忡忡的询问,“那你以后还能回去吗?”
  
  洛宁本能的摇摇头,“不能回了吧,我都嗝屁了。”
  
  那就好那就好,不能回去就能陪着他白头到老,谢长安高兴得不知所谓。
  
  洛宁突然想起了什么,坐直身子摸摸脸,“我有没有变?”
  
  谢长安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确定以及肯定的告诉洛宁,“没有,大概是那个驻颜丹在起作用!”
  
  没毛病!洛宁猛拍大腿。
  
  无悔师太肯定知道她有这一劫,所以给了她驻颜丹。
  
  原来驻颜丹不是留住青春美丽的,而是让她容貌不变。
  
  事情是不是这样,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
  
  她现在除了鼻子之上的部分,其他完完全全是自己。
  
  连身高都回来了!
  
  “媳妇这次是我的错,我忙起来就忽略了你,以后我会注意!”谢长安强势表态。
  
  那三天生不如死,在地狱里沉沦的日子,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再也不想经历一遍。
  
  洛宁微笑着摇头,“这是我的劫数,躲不过的!”
  
  “反正我以后会把你放在第一位!”谢长安抚摸着洛宁的秀发,坚持己见。
  
  “对了,媳妇,有件事情我一直想告诉你,后来忙忘了。
  
  你被关在钱龙那段时间,当时上头在宁枉勿纵和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之间摇摆不定。
  
  三号首长询问了身边一个人,对你,对那件事情的看法。
  
  然后偏向了不冤枉一个好人。
  
  那个人是殷非凡,他调到了三号首长身边一段时间了。”
  
  洛宁微微一怔,有些意外。
  
  她一直觉得殷非凡是个不错的,事实没有辜负她。
  
  “回头我得好好感谢他,救命之恩不能不报啊!”
  
  “媳妇,你说得对!”谢长安严重赞同,小媳妇对他的救命之恩,不能不报!
  
  “时间不早了,咱们睡吧!”
  
  谢长安关掉台灯,大展脱衣神功。
  
  洛宁心头一慌,急忙滚到一边去,“谢团长,来日方长!”
  
  话毕,洛宁的衣服就被谢长安扒光了,谢长安的感恩和庆幸在这一刻化成一腔柔情,在洛宁留下了特属于他的印记,火热的吻不断落在洛宁的肌肤上,不断往下……
  
  洛宁都快被谢长安的热情融化了,沦陷在谢长安的柔情里。
  
  房间里的温度节节攀升,暧昧指数保镖的那刹那,谢长安翻身下去,像八爪章鱼似的抱着洛宁,满头都是隐忍的汗水,呼吸早已乱了节奏。
  
  “媳妇,我好害怕,怕你就这么丢下我……”
  
  洛宁上不上下不下的,有些难受,不过心里更多的是感动。
  
  谢长安在关键时刻停下来,是顾念她的身体。
  
  她轻抚谢长安的后背,喃喃道,“我也害怕,还来不及交代一句,我以为我回不来了,幸亏你没有让我入土为安……”
  
  “嗯,我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告诉自己:你会回来,你一定会回来,如果你真的回不来,我就跟你一起走,咱们生同床,死同穴,生生死死,我都要跟你在一起!”
  
  谢长安的双眼蒙上了一层水雾,在地狱里煎熬的日子,还在眼前。
  
  背后的小手又把他刚刚压制的火气撩了起来,谢长安感觉好像在火上烤似的,万分向往他天堂里的桃花源。
  
  可是小媳妇身体很虚弱,他不能只顾自己。
  
  不大一会儿,洛宁就熬不住了,沉沉睡去。
  
  谢长安顶着满头的汗水下床,去洗了个冷水澡,才舒坦了一些。
  
  他很快回去,抱着洛宁坠入梦乡的时候,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这些天他都没合眼,洛宁醒来了,他终于可以安心睡觉。
  
  当谢长安睁开眼睛,发现洛宁在怀里睡得十分香甜,长松了一口气。
  
  他很怕昨天的一切是个梦,还好还好。
  
  小媳妇真的回来了!
  
  洛宁醒来时,看到了谢长安留下的情意绵绵的便条。
  
  媳妇,对不起,这段时间冷落了你,以后我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时刻把你放在心上。
  
  你若安好,就是我的晴天。
  
  我去上班了,你好好休息,中午不用做饭,我带午饭回来。
  
  媳妇,你要快点好起来,我等着报恩。
  
  另外你有句话说得不对,不能再长了,你现在刚刚好。
  
  洛宁秒懂谢长安的隐喻,老脸微红。
  
  她确实不能再长了,现在175了,因为不是一下子长起来的,身边人倒是没有太奇怪。
  
  昨天她醒来的时候,谢长安就明确告诉她,她亲爹果然知道她不是洛宁。
  
  既然他亲爹不揭穿,她也跟着装糊涂。
  
  前几天,叶抱着她算计,而在前世,叶拔掉了她的呼吸机。
  
  前世今生,叶都在欺负她,算计她。
  
  叶没想到,她成全了自己的以死杀人,现在被羁押在军部,这辈子都别想出来了。
  
  洛宁吃完谢长安留下的早饭就去了四合院给陈凡布置了两个任务。
  
  第一,好好教训钱芳,那个贱人不但抢她的男人,还给她找晦气,甚至袭击谢长安,不能忍。
  
  第二,查罗继玲的男人,严立武,那是倒严的突破口。
  
  她要趁这次机会,一举拿下严家,叶家。
  
  这样她母亲梁俏就不会再落入叶的陷阱,她出生之后再也不会重蹈前世的覆辙。
  
  而在军区的谢长安也是这么想的,他抓到了婚礼上袭击他的人,经过侦查,他发现那个人来冀都之前跟严立武接触过,还是严立武介绍他去找钱芳的。
  
  也就是说他的死敌派出来的党羽,是钱芳送来袭击他,搅乱婚礼的。
  
  钱芳!
  
  站在审讯室窗前的谢长安眼中掠过一道锋锐。
  
  沈达安提着枪从里面走出来,对谢长安汇报,“团长,巫灵派出来的人已经处置了,你这段时间要小心些,巫灵肯定还有后招!”
  
  谢长安点点头,转身快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