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诉先锋章节目录 > 第三十四章 中巴奇案

第三十四章 中巴奇案


  南州省是南方大省,福地辽阔,从南方沿海的津港到北方的福市,是完全不同的风景和气候,绵连的闽水作为长江的支流,在遥远的几百万年前冲刷出辽阔的南州平原,土地富饶肥沃。平原地区气候是温润的亚热带季风气候,孕育出像东江市这样南州省最大的产粮基地,而闽水再往南就是出海口津港市,这座迷人的海滨城市,白浪细沙,棕榈成片,倒颇有南海风情。
  而省检察院坐落在省府福市,位于南州省的北方,福市地处崇山峻岭,是座山城,气候已属温带,张睿明乘着中巴车沿着山路蜿蜒北上,习惯了津港湿润空气的张睿明,感觉皮肤干燥的不行,鼻炎又要犯了,可福市还有几百公里山路。
  张睿明一边戴耳机听着音乐,一边留意路面的情形,这周山山脉绵延一千多里,把南州省隔成两个完全不同的性格,南州北部人直爽粗犷,被大山分割成片片落落的地形,不是丘陵就是山地,城市集中封闭,人与人距离较近,讲究一个豪爽。
  而津港这边的南方人天生占着出海口,海风带来世界的声音,听着大洋的脉搏,使得南方人精明细致,却又狡诈多疑。
  张睿明看过一本叫《地理学与生活》的书,这本书描写了地理学与生活的相关性。对人体有害的天气现象、城市土地利用模式、显示了地理与人的性格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张睿明喜欢涉猎广博,这样能让思绪天马行空,缓解工作中的压了。他突然想到,以此类推,法律也与人的性格有同样关系,北方性格豪爽,刑事治安案件比例较多,而南方经济类犯罪较多诈骗频发,是不是也有这样的联系呢。
  不知开了多久,正乱想着自己的“法律性格学”,张睿明突然发现一股难闻的气味从后面直冲脑门,一下子差点把自己熏晕过去。
  张睿明侧头一看,首先映入眼帘的居然是两只穿着墨绿色脏袜子的一双脚,正惬意的双腿交叉搭在自己左边空座的座椅背靠上,再往后面一看,这双脚的主人一脸横肉,正怡然自得闭目养神,上穿着乡下人常穿的皮夹克,里面一件灰扑扑的秋衣,这张秋衣套夹克的装束在十八线乡县简直再乡土气息不过了,下面一条“西裤”,简直把农村两个字印在脸上。
  张睿明虽然平时不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人,但自己衣着精简干练,颇为注意形象,现在面对后排座椅上这随意搭脚,举止粗鲁的男子,张睿明心里也有了不舒服的感觉,但他还是时刻注意自己检察官的身份,尽量委婉客气的说道:“朋友,出门在外的,能不能把脚收一收……你这个……不太雅观……”
  那男子脸圆膀宽的,厚厚的嘴巴翻起,粗浓的眉毛一撇,竟来了个不理不睬。
  张睿明看的心里火气一下拱起,刚准备教育对方一下,临动手时了想了想,算了,自己何必和这没素质的人一般见识,自己看了看这老旧的中巴车后排还有空位,自己换过去了。
  福市本来有机场,但按照公务员差旅费用标准,张睿明这级别当然不能乘坐飞机,火车要绕路,又没有高铁,自家车字妻子唐诗又要用来接送萱萱。张睿明只有挤大巴从津港出发去省城。
  张睿明从小到大从来没坐过大巴车,一方面是父亲张擎苍下海后,商场上生意不错,张家家庭条件优渥,一方面也是担心大巴车龙蛇混杂,安全性不够,怕出意外。
  这趟路出发前,张睿明还自嘲,自己是“海瑞上任淳安县,十张煎饼出海南。”家里人有说有笑替他收拾行李,这次借调省检,不知道要多久,所以衣服准备的多了些,张睿明舍不得萱萱,走之前又抱又亲的,胡子扎的女儿嘻嘻乱躲。
  张睿明换好位置,又戴上耳机,心里想起女儿来,倒没留意这车里情况,这是一辆常见的24人座长途中巴车,跑的时间长了,原本白色的车身已经泛黄,到处都是刮蹭的印子,到后面多了也懒得补了。车里环境更恶劣,空调早没效果,车窗玻璃关不严实,正被风打的噗呲噗呲作响。
  这趟路途遥远,走的又是山路,十里八弯的,车里本来还比较空,只坐满了一半座位,刚刚经过男县一个路口,中巴车停了一下,上来一五六个人,看起来都是40多的中年人,其中一对夫妻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这几个人上来给了钱就往中巴车后面走,张睿明坐在车子后面。原本也没有留意,可这抱孩子的一对夫妇到处看了看车里,就径直坐到张睿明旁边的空位上走来。
  张睿明坐在中间位置,侧身让两人通过到里面去,侧身时看了看抱孩子两人,穿着都还比较整洁,面相看起来也比之前那脱鞋的汉子要和蔼良善的多,婴儿在襁褓里不哭不闹,睡的安静。
  这样相安无事往前面开了一段路,孩子突然醒了过来,“哇的”一声接一声的,响彻整个中巴车。张睿明正在闭目养神,一下被吵醒了。旁边的两夫妇正不住的对车里旅客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啊。孩子哭没办法。”一边拍了拍婴儿背,哄了哄。
  张睿明看了看这情况,也不可能和孩子过不去,继续闭着眼睛,试着再睡着。
  过了十几分钟,张睿明正迷迷糊糊,刚有点睡意,哇哇哭声却越来越响,中巴车里有人说了两句,“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语气特别凶,张睿明注意了一下,正是前面那搭脚脱袜子的那男人,他就坐在斜右方,正转头对着夫妇两怒目而视。
  “能不能管好孩子,吵了一路了!自己没脚吗?哄不好,下去自己走路啊。”
  那孩子父亲见这人态度太坏,回了一句:“你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小孩子斗什么劲,你自己小时候不哭不闹?”
  那粗鲁汉子见这人还顶嘴,这下来劲了,白眼一翻吼道:“我小时候哭怎么啦,我小时候哭,吵你闹你了?!”
  见车上人都有意见了,孩子他妈推了推那男的,“带的奶粉还有吗,赶紧给孩子喂点啊,肯定是饿了。”
  “哎,对,对,我找下。”那孩子父亲从行李架上翻下自己的包,开始找起来。
  那粗鲁汉子见状,又是大声嘲笑道:“嘿,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做父母的,连孩子什么时候饿都不知道,你们这父母怎么当的。”
  可能这汉子语气太坏,连前面一个老年人也看不过去,出来打圆场了,说了那粗鲁汉子两句:“年轻人,你也别太生气,你说这小孩子自己饿了,怎么会主动和父母说,谅解一下嘛。”
  一边又转过来和那对父母说:“你们也是的,出门在外,孩子提前喂好嘛,搞的大家都不舒服。”
  “是,是,我马上就喂。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孩子父亲一边手上翻出一只挺新的奶瓶子,一边忙和老人致歉。
  那粗鲁汉子见没搭理,翻了个白眼,竖起夹克衣领,往左侧头开始睡觉。
  张睿明见状没什么事了,也继续翻过去,睡起来。
  耳朵里听到那妇女一边哄着孩子,好像一边一边叮嘱她男人:“没多少了,“你多兑点水啊,记住。”
  张睿明迷迷糊糊,也没留心,耳机音量调大一点,闭上眼继续努力睡着。
  又过了,几分钟,婴儿哭声还是不肯消停,张睿明睁开眼,只见那婴儿仍在不住哭闹,可声音虚弱了一些,估计快没力气了,孩子父亲见状也是无可奈何。
  见吵醒了张睿明,苦笑道:“我妻子母乳少,奶粉孩子又不肯喝,实在没办法了。”
  张睿明回给孩子父母一个体谅的微笑,既然睡不着,坐直了身子,准备翻本书看,却看到之前那粗鲁汉子正恶狠狠盯着自己这边。
  这时,那孩子母亲也注意到那汉子不善的眼神,拉了拉孩子父亲的衣袖,低声说道:“总是这样哭,要不,我们下车算了,等下一趟车去。”
  那孩子父亲点了点头,站起身就开始收起东西来,向前面开车的司机喊道:“师傅,麻烦停下车,我孩子不舒服,我们要下车。”
  白色的老旧中巴车在这县道路旁停了下来。四周是稀稀疏疏的田地,卷起的土尘落下,看不到周围有车辆经过。
  夫妇俩抱着孩子提起包来,就要下车,走过那个粗鲁汉子旁边时,中巴车的过道上突然伸出一只穿着墨绿色袜子的毛脚来,挡住抱着孩子的夫妇。不让他们下车。
  这只脚张睿明当然记忆犹新,正是那之前随意脱袜素质底下的粗鲁汉子,他这下不准夫妇两下车,张睿明一下子惊觉:这人有问题。
  之前父亲张擎苍听说张睿明这趟坐汽车,还半开玩笑半提醒的说道:“汽车好坐,男县难过,”男县是南州省著名贫困县,是一个小山城,治安环境不太好,以前跑运输赚钱的年代,出了不少车匪路霸拦车抢劫,弄得“男县车匪”的名号在南州省是恶名昭彰。结果这下,张睿明一抬头,看了看窗外,现在车子停着的地方,还真没出男县。
  “不会之前那乱脱鞋搭脚的汉子真是车匪路霸弄钱来了吧?”张睿明心想。
  现在路被挡住,那夫妇两护住孩子,那孩子父亲奇道:“干什么,我们要下车了”。
  那汉子瞥过一张大脸,怪笑道:“嘿,你这吵醒我的账还没算呢,就想跑?”
  “怎么,你这是什么意思,抢劫吗?”
  “嘿,你这是要赔我钱,赶紧麻溜的,拿钱来。不然不要走。”
  这下,整个车厢里都被这边变化吸引了,之前打圆场的老人看不过去了,指着这汉子骂:“你这人太没素质了,怎么能这样呢,你这是敲诈勒索啊。”
  “嘿,今天我还就真敲诈勒索你了,有本事报警啊。”那粗鲁汉子魁梧的身材往车厢门上一靠,直接整个人堵在中巴车的侧门上,一脸混不吝的神情,像极了车匪路霸拦路抢劫。
  张睿明这下也看不过眼了,可他隐隐总觉得哪里奇怪,暂时也没作声,静观情势变化。
  这时,这粗鲁汉子的行为引发了众怒,几个老人妇女指着他骂了起来,“这人怎么这么没有素质啊,别人下车关你什么事。”“就是,怎么这样子,报警!报警!”
  在前面男县路口跟那对夫妻同时上车的几个人也看不过眼,从后排站起来,指着那汉子骂道:“你这人胆子真肥啊,敢欺负我们男县人,找削啊,这是。”两个壮一点的直接冲过来,一把推向那堵门的粗鲁汉子。
  “嘿,你咋滴?!抢劫啊?!”
  “怎么,抢劫怎么样!你报警啊!”那汉子毫不示弱,双方推搡在一起,以一敌二,居然靠他那块头,也是好不落下风。
  “别动手,别动手!我已经报警了!”这时,前面司机见状不对,对后面喊道,可他喊了这句,也不过来,估计也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车子也不敢往前面开了,怕后面事情闹大。
  一听到司机说报了警,那堵门的汉子脸色神色更嚣张了,吼道:“报警?我打的就是警察,随你们报,反正没钱不要想下车。”
  “你这人,真是太可恶了,等下抓走,抓走。”这人显然已经引起了众怒。
  而那夫妇两,一听报了警,神色都变了,那妇女在身上掏了掏,找出两百块钱来,递给那粗鲁汉子,恳求道:“大哥,你行行好,让我们下车,你看我们孩子都快没力气哭了,让我们下去给孩子找点东西吃,这两百块钱就当我们给你的赔偿,前面孩子吵到你,是我们不对。”
  众人见孩子母亲都低声示好,主动给钱求那汉子放他们过去,脸色都是愤怒异常。
  “拍下来!”
  “对,拍下来,这是抢劫!勒索!
  张睿明这时也悄悄掏出手机,通过短信报警把这里情况发给了110指挥中心,接着,一边看着窗外,等待警车到来,一边调整了皮带,扎紧裤脚,虽然自己许久没有上过一线了,大学里还是学过基本的警务技能。他准备先等等,看情形不对,就自己出手。
  “这么一点,不够!”没想到那汉子一把挥开那两百块钱,粗声粗气的对那女人吼道。
  “你这人,太嚣张了!”
  这下动作点燃了车厢里紧张的气氛,那孩子父亲和两个之前一同上车的男县人被这汉子态度惹毛了,三人冲上去就是一把围住那汉子,四人推搡在一起,扭打起来。
  这狭小的的车门走道上,乱作一团,中巴车司机在社会上厮混许久,当然不会参合进去,车里别的乘客大都也是明哲保身,缩到一边,生怕卷入这场乱战。
  那汉子以一敌三,明显落了下风,但还是颇为凶悍,死死抵在门口。一边拳脚暴雨一般砸在那孩子父亲脸上,被围攻之际还盯着一个人揍,可见深悟打架新的,但是仍扛不住三人进攻,那汉子正被两人架起,就要被甩到一旁时,但还是有人站了出来,后排一个身影冲上来,止住了四人这场争斗。
  张睿明一个“拉肘叠背”控住一人,一边转身过来架开两人的拳脚。嘴上也是不停安抚:“别打啦,别打了,都是出门在外的,都少说两句。”
  可哪里控制的住,几人都打红了眼,张睿明夹在中间都挨了不少拳脚,看着就要越闹越大。
  这时窗外红蓝相间的灯光闪耀,一辆警车从旁边驶过,争斗的几人见警车过去,都停了手脚,张睿明见状,赶紧打开车窗,朝外面警车挥手呼喊,“这里,这里,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