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诉先锋章节目录 > 第八十一章 公地悲剧

第八十一章 公地悲剧


  见到王援朝时,是在东华大学附属医院旁边的一栋老旧的居民楼。
  王援朝老来得女,之前有过两个儿子,但都夭折了,四十岁他老伴才又生了这一个女儿出来,但贫穷的家庭却并没有余力去怜惜这个可怜的女儿。
  王援朝住在三河镇最偏远的乡镇,家徒四壁,他自己又身患骨痛症,每次发病时,生不如死,张睿明见过他身上发病时自残留下的累累伤痕,简直触目惊心,而一旦发病,只有抗生素和酒精能够稍微止痛,抗生素又远比乡里的白酒贵,残酷的折磨下,王援朝养成了酗酒的恶习。
  老伴被他打走了,离开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家,几年了再没回来过,生死不明。女儿也没人管,靠王援朝在南江集团当保安的微薄薪水,爷女两就这样在病魔的阴影中苟延残喘,直到现在。
  而最近,王援朝女儿也被查出患上慢性肾衰,也就是令人闻之色变的尿毒症。
  这是一套隔板在阳台上隔出来的小房间,凌乱不堪,用几条凳子架起一条旧床垫,就是王援朝和他女儿的安身之榻。张睿明提了一箱牛奶放在地上,王援朝赶紧用一壶旧保温壶给张睿明倒了杯水,拉了拉旁边躺在床上玩着一款旧手机的女儿,“快叫张叔叔。”
  女娃儿应都没应,继续沉迷在手机游戏里,王援朝尴尬的笑了笑,“孩子不懂事,不会喊人。”
  “没关系,都不容易,怎么会得上这个病。”张睿明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医院说可能是中毒性肾病导致的吧,我以前都没怎么注意,前几天看娃儿总是吃不进东西,还吐酸水,开始我以为是她胃不舒服,带她去镇上看诊所,医师就开了药给她吃,还是不顶用,在学校就晕倒了,他们班主任逼着我送到东江市来检查,昨天就查出来是这个尿毒症。”王援朝说这话时,神情麻木,眼神浑浊。
  张睿明熟悉这眼神,这是很多重病家属脸上的神情,让人想起屠宰场待宰的老牛,不哀嚎,不反抗,默默等待残酷命运的锉刀斩下。
  “中毒性肾病导致的?是慢性还是急性的?”张睿明之前为了这起公益诉讼,有研究过国内外镉污染相关的病症,一般来说,中毒性肾病可以由重金属污染导致,这点没有疑问,但其肾损害可呈急性也可呈慢性,不同重金属引起的肾损害情况都不一样,而且引起的肾损害与个体素质、重金属浓度以及接触时间长短有关,而镉污染造成的中毒性肾病应该是慢性的。
  “医生说是慢性的,急性的话昨天再来已经保不住了”
  “嗯,如果是慢性的话,应该与三河镇的环境污染问题有联系,但是……”张睿明沉思起来,现在仅凭医院的诊断证明,还不能完全肯定王援朝女儿的病情与南江集团环境污染案有关,真要提起诉讼的话,还要做检验鉴定。
  “你今天说要我救你女儿,你要我怎么救?”
  “张检,我要告南江集团,你帮我起诉,我求你了,不让他们拿钱出来,我女儿撑不了多久的。”
  “老王,我明白你意思,你是想在这起案子里找南江集团负责是吧?但现在情况很复杂,李锦虽然到案了,但是他的资产基本都被别的人骗走了,你就算提民事诉讼,告赢了他,也没多少钱可以执行,而且他现在债多不压身,破产拍卖等轮到你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张检,你意思是说就算我告赢他,我也拿不到我女儿的医药费?!”王援朝紧张的抓紧了张睿明的手臂,他全部希望就寄托在能从南江集团这里拿到医药费了,张睿明这时告诉他残酷的法律事实,王援朝一下子根本接受不了。
  “很可能是这样的,因为现在南江集团已经没有多少可执行的财产了,而且这里面牵涉的情况非常复杂,银行抵押的财产、员工工资、公益债权、破产费用等等,各种费用都在排队。在当前情况下,是很难实现你的诉求的。”
  “怎么会这样?”王援朝听到这里瘫倒在床垫上。
  “我女儿才8岁啊!怎么这么命苦!我就带着她,我爷俩还不如死了算了。”王援朝趴在床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听到父亲的哀泣,那女娃儿也放下了手机,呆呆的望着窗外流泪。
  看到这情形,张睿明一下子也不好受,他想了想,安慰王援朝道:“还是有办法的,你这边要做两件重要的事,第一件事,你去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先以环境污染导致人身损害起诉南江集团。第二件事,去向当地的党委反应,把你的困难情况讲一讲,争取得到党委的救助,这点我也会帮你联系当地政府。而最重要的是等我这边消息,我会想办法去查出李锦隐藏起来的资产,让法院尽快查封,这样到后面你们才有执行的空间。听明白了吗?”
  张睿明的话让王援朝重新燃起了希望,他眼神里终于有了一丝神采,“听明白了,我赶紧拿笔记起来。”
  看到王援朝鸡爪一样扭曲变形的双手,张睿明于心不忍,一把拿过他手中的纸笔,帮他把事项记好。
  骨痛症再加上尿毒症,这样明显受镉污染的家庭在三河镇不知道还有多少,张睿明想到心里一痛,为转移注意力,摸了摸王援朝女儿的小脑袋问道:“对了,你今年8岁?也是属虎的吗?”
  女娃儿受毒症时影响,精神上也出现反应淡漠的症状,呆呆望着张睿明不说话,旁边王援朝抹了抹眼泪,接口说道:“对的,我娃儿叫王萱,前几天才刚满8岁,也是属虎的。”
  听到同样有个“萱”字,而且连生日都只差几天,张睿明心头一热,想起自己女儿萱萱来,他从自己的提包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了王援朝的女儿李宣。
  “前几天过生日?那叔叔送你一个小老虎好不好?”见女娃儿没有反应,张睿明主动从礼盒里拿出本来要送给萱萱的那个小玉老虎,就给王援朝女儿戴上。
  王援朝在旁一看,赶紧拦住张睿明的手,说道:“张检,我家里穷,没什么感谢你,怎么还能让你送东西给我娃儿呢!”
  张睿明压下老王的手,说道:“没事,没事,就当自己干女儿一样,别让娃儿这么大了还没过个好生日。”
  见张睿明坚持,王援朝也就没说什么了,让王萱向张睿明道谢。
  没想到,一直神情恍惚的王萱带上小玉老虎后,倒渐渐脸上有了神色,竟轻轻回了张睿明一句“谢谢叔叔。”
  张睿明心里一颤,他知道这小姑娘可能从小到大都没收到过生日礼物,也没人在意过她的生日,此时自己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吧。
  心里一痛,张睿明起身准备告辞,王援朝一路送到了楼下,路上张睿明问了下关于南江集团律师汤佐的事情,果然王援朝地位较低,他根本不清楚什么,闹事那天,他是跟着之前的几个老保安,听说有钱赚,为了几百块钱酬劳,穿上南江集团的工服按规定时间去市政府门口集会,具体汤佐怎么组织、煽动,他就不了解,也接触不到高层。
  张睿明听完也没说什么,挥手让王援朝回去了。他漫步走出小区,今天这趟见王援朝,让他心里再起波澜,他本可以假装不知道一样,继续自己的假期,开开心心的回到自己津港的家中,陪女儿度过一个开心的周末,回来做好自己的本分,只要做好刑附民公益诉讼就可以了,现在材料已经准备的十分充分,到时庭审胜诉了,执行完全就是法院的事了,最高院不是一直说这几年要解决执行难的问题嘛,到时让王援朝他们去找法院不就可以了嘛,李锦有没有钱执行本来也不关自己的事。
  张睿明一路慢慢走着,他想了很多,早上他本可以不接王援朝那个电话,假装看不到、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家庭挣扎在地狱里,随便多少无辜者死于“公地悲剧”。
  不,“公地悲剧”里没有无辜者。
  “公地悲剧”这个词出自于英国学者哈丁1999年在《科学》杂志上发表的一篇题为《公地的悲剧》的论文。哈丁在这篇论文里一直试图阐述这样一个故事:一群牧民一同在一块公共草场放牧。虽然所有人都明知草场上羊的数量已经太多了,但每一个牧民都想多养一只羊增加个人收益,再增加羊的数目再让自己有更多收益,而草场退化的代价由大家负担。而当每一位牧民都如此思考时,“公地悲剧”就上演了--草场持续退化,直至无法养羊,最终导致所有牧民破产。
  这个故事得出的结论是:由于每个人都有将自己的生存空间和资源向外拓展的天性,在公共利益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下,每个人都会自觉或不自觉地榨取公共资源为己所用。因此,处于无保护状态下的公共利益是最易受到侵害的。
  而如今,这个草场就是东江、津港甚至全国。而南江集团、津港四中这样的大企业、强势单位就是牧民。当个体的私利遇到无保护的公共利益时,没有人可以克制私利对公共利益的吞噬。
  这是人作为个体的自私性所决定的,这是人作为动物的本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