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诉先锋章节目录 > 第八十四章 好妹妹

第八十四章 好妹妹

    隔壁卡座上正埋头趴着的张睿明听到汤佐的话,直犯恶心,他之前就和叶文商议好,未免引起汤佐注意,他就躲在旁边桌椅上,用手机微信与叶文保持联系,具体要打听的几点关键事项也早就写在叶文手里的一张纸上。X23US.COM
  
      张睿明在旁压阵,让叶文放心不少,但是当着张睿明的面,这些出格的话又难以说出口,而且还是面对这样一个恶心的汤佐。
  
      “嗯,汤哥愿意认我这个妹妹就好……”叶文一边要记住打听的要点,又要面对汤佐放出钩子,同时心里又有复杂的情绪杂糅,刚刚的语气已经有点不自然,而且问话的顺序也有所混乱,关键的“这次南江集团的代理费是多少?”问了后又被自己的话盖过去,正想办法怎么扯回这个问题上来,没想到汤佐自己有意炫耀自己的专业实力,说道:“想当律师,哥哥愿意教你啊,律师找对方向,沉下心还是很有前景的,你看,我南江集团这笔单子,预计收入就有600多万,只要你先通过司法考试,这个,我愿意带你……”
  
      美女的求教当然要回答,面对对自己一脸钦佩的叶文,汤佐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从如何帮叶文找司考培训老师,如何实习,如何带业务,汤佐讲的天花乱坠,叶文自己也快信了,感觉辞职后跟着汤佐,分分钟就能年入百万。
  
      与汤佐背靠背坐在隔壁座的张睿明,听到这里,心里也不由佩服起这汤佐来,这画饼能力,以前是当保险讲师的吧。怕汤佐讲个没完,他赶紧给叶文发了个短信:“别让他画饼了,赶紧套出话来。”
  
      叶文看了眼手机,就轻咳一声,说:“哇!汤哥可要记得今天说过的话喔,别妹妹过几天再见到汤哥,汤哥就没事人一样了。其实妹妹一直觉得找男朋友就要找汤哥这样既暖心又有实力的成功人士……不像那些小屁孩,不会说话又不体贴人……”叶文说这话时,眼神闪烁,若有害羞的低头蹙眉,娇俏可人。
  
      汤佐不是什么刚出道的雏鸟了,他在江湖厮混这么多年,还听不出叶文这话里的意思?但是他心头也觉得很奇怪,他见过许多贪慕金钱的女人,也没像叶文这样直接,这么明显的直钩,让他心里直打鼓,难道是哪个仇家派来的诱饵?还是警方的卧底?
  
      这时,旁边的张睿明也在心底捏了一把冷汗,关键就看这下能不能成了。
  
      见汤佐半天不说话,叶文假装发脾气,说道:“汤律师是不是觉得我太随便了……我就是听汤哥前面替妹妹规划好了方向,感谢汤哥而已,汤哥要是多想了,就当妹妹没说。”叶文说这话时娇嗔的样子比平时更添可爱。
  
      最终还是**占了上风,汤佐把心一横,想到:不管了,反正到时发现有问题,再断了联系就是了,压低身子,凑近和叶文说道:“这样,妹妹,你先加我另一个号码,以后有事就用那个号码和我联系,有时候我在忙没接电话的话,你就发我微信就好了,以后没零花钱,也可以找哥哥。
  
      说完,汤佐从包里内侧一个小口袋里翻出另一个手机,拨通了叶文的号码。
  
      “汤哥,我明白你意思了,到时会联系你的。”拿到关键的号码,叶文开心的对汤佐眨了眨眼,一边偷偷用微信把号码发给了张睿明,而不明就里的汤佐还沉湎于以后包养把玩叶文的幻想里。
  
      手机屏幕一亮,一直趴在隔壁卡座的张睿明见关键号码到手,给叶文回了一条信息“注意安全”。就起身快步离开了咖啡馆,他原本就靠背靠汤佐坐着,这下离开也没引起汤佐的注意,倒是叶文看着张睿明离去的背影,一下急的心里七窍生烟:“这人怎么这样,号码到手,也不管我了,居然就这样跑了!”
  
      见叶文神不守舍的样子,汤佐还在幻想如何抱得美人归,猥琐的说道:“妹妹,也到中午休息的时间了,你看我们要不要找个地方休息下……”
  
      没想到叶文突然脸色一冷,说道:“汤律师,既然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回到采访上来吧,就随便聊聊你做过的一两个行政诉讼案吧。”
  
      汤佐心火已经被撩起,哪是这一下能被浇灭的,哪里还想的起什么行政诉讼来,一心只想要眼前丽人。
  
      “怎么了,我的好妹妹,工作什么时候不能聊啊,还是先聊点别的呗……”,没想到,汤佐还没说两句,叶文就突然停下记录,抛下一句“社里有事”,就要起身离开。
  
      “妹妹……妹妹,你这是干嘛啊,还没说完啊……”汤佐完全不明白为何这女人变化这么快,刚刚还是一副甜美可人的样子,突然就冷若冰霜,抬手就拉住叶文衣袖,却被叶文一把甩开。
  
      “妹什么妹,”叶文白了汤佐一眼,快步离开了咖啡馆,只留下目瞪口呆的汤佐坐在原地。
  
      …………
  
      回到东江市检察院的临时办公室,张睿明就直接找到刘阳,刘阳把早就准备好的《协助查询存款通知书》递给张睿明,殷勤的问了句:“张检,还要什么么?查的怎么样了?”
  
      “还不就那样,没什么头绪,先看下对方银行账户吧。”张睿明一般整理材料,一边答道。
  
      “对了,我昨天晚上就看到东江市检察院开了会,我想去打听一下,只是从走廊旁边过,就被他们请开了,搞的神神秘秘的,我是怕张检你比他们晚了一步,毕竟现在东江市经侦支队和东江市检察院都盯着中金智成在抓,你一个人怎么赶在他们前面。”
  
      张睿明笑道:“他们阵仗弄的越大越好,我才有机会找到机会。对了,你打听到他们的进展没。”
  
      刘阳把这两天在东江市检察院所听所闻告诉了张睿明,昨晚东江市经侦支队就连夜查封了中金智成证公司所在的写字楼,结果到那里发现,已经人去楼空了,根据公司注册的
  
      法人和别的资料,查到这个刘经理本名叫刘工,还根据之前的开户账号,抓了一批交易员和他们公司会计,但是连夜审讯下来,似乎也没什么收获。
  
      “他们申请冻结了中金智成的企业账户了吧?”张睿明一下就抓住行动的关键核心。
  
      “对,冻结了中金智成的账户,但他们公司户头上只有不足十亿,之前有大批钱款早就转移出去了,只有那个法人刘工知道去向,但这人也是精的很,早就躲起来了。”
  
      张睿明早就猜到会是这样,这消息也和吴正告诉他的相符,看来这个刘工早就对今后逃逸布置了退路。一般的金融犯罪调查,最重要的关键点就是追查赃款这一块,但同时高智商的金融犯罪分子也会第一时间就转移账户资金。
  
      南江集团现在明面上的董事长李锦已经进去了,帮助卖空、洗钱的中金智成也已经被查封,刘工已经潜逃,幕后的最大头目吕毫波本就销声敛迹几年了,
  
      之前南江集团就算有千条线万般渠道,这几天在东江市局的大肆搜查下,应该都断掉了,现在南江集团只有一个律师汤佐还在明面上,加上汤佐在南州省内巨大的能量,刘工的善后工作必然是通过汤佐来安排的,那两人之间必定有重大联系。
  
      传统的调查工作,需要大量人力物力来排查和摸底,而省委工作组异地办案,处处受制,不比东江市局这边人多势众。张睿明一个人根本玩不转,只有通过美女钓王八,通过叶文深挖汤佐这位南江集团的首席律师。
  
      所以张睿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从汤佐身上下手,现在已经得知了汤佐的私密号码,这条关键信息就是最重要的武器。
  
      局面就像一场大战,东江市经侦支队和检察院就像正面迎敌的堂堂之师,直接针对中金智成的查封冻结,拘留、调查已经吓得刘工等人惶惶不可终日,也逼着他更加隐蔽的潜伏起来。而张睿明就像绕道敌后的突击部队,正顺着汤佐这条线,慢慢就要摸到刘工的巢穴里面了。
  
      张睿明一边赶紧通过内网向省检察院领导申请查询汤佐的通信记录,一边整理思绪,这时刘阳走了过来,“张检,你还亲自打什么材料,我来帮你吧……”
  
      张睿明急忙把页面隐藏起来,挥手道:“去去去,自己忙你自己的去,我又不是什么领导,材料当然要自己搞了。”
  
      刘阳只能悻悻地走了开来,张睿明上传了附件,通过内网邮箱发送给了审批领导,趁着等回信的间隙,问道:“对了,你们顾检这几天怎么样了,天天在忙些什么。”
  
      见张睿明居然主动提起顾海来,刘阳一脸尴尬的神情“顾检……这几天都没看到人,应该是忙着在外面跑吧,那个……其实吧,我觉得张检你人也挺好,顾检呢,也是讲义气的好兄弟,上次……你们两是不是有点什么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