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诉先锋章节目录 > 第八十七章 香艳危情

第八十七章 香艳危情

    刘工不是什么善角色,吕毫波更不好惹,都是犯过命案的狠角色,加上手下马仔,张睿明心里真有点悬,幸亏今晚的案子只要发现并跟踪就够了。X23US.COM刘工非常狡猾,除了必须联系的时候,平时基本这个手机是不会开机,短短的联系后立马就会关机,所以张睿明开始担心会不会扑了个空,到了才发现刘工已经跑路。
  
      但张睿明一到地方就确信应该是这里没错。
  
      车灯在不知名的乡道上随着地面起伏忽长忽短,黑暗中一座庞然大物在一个拐弯后突然出现,月光下,张睿明仔细分辨面前的黑影,高耸的烟囱和破旧的围墙,无数管道如同粗大的血管般把巨大的厂房连在一起。
  
      这是一座不知废弃多久的厂区,根据蜿蜒如蟒蛇的蒸汽和物料管道、巨大的钢铁脚手架来判断,这里原本应该是一个化工厂区。
  
      那就对了,这里很可能是以前南江集团旗下分公司的厂区,现在废弃后,本来就地处偏远,鲜有人来,里面面积广大,说不定弯弯绕绕几个出口,是刘工的天然安全屋。
  
      开车绕废厂慢慢转了一圈,这厂依山而建,乡道刚好蜿蜒环绕,上山就通向西阳县城旁的省道,张睿明选了一个居高临下的点,驶出乡道,关掉车灯,在黑暗中慢慢靠近废厂,他把车停在一堵土坡的背面,这里刚好能看见大半个废厂去,就是旁边荒草丛丛,稍微显得恐怖,夜色中传来几声不知名的鸟叫,在这乡间废厂上空不住回荡。
  
      张睿明准备轻轻摇醒叶文,酣睡正香的美女记者平时的睡相一定不好,此时大大咧咧摊着脑袋,一只脚搭在前挡风玻璃上,正有节奏的打着呼噜。
  
      连拍了几下肩膀,“干嘛呢……”叶文不耐的甩开手,此时张睿明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自己吵着要来的,到了地点又不肯起来。
  
      重重点了几下,这姑娘终于醒了,“啊!”估计很少被男人看见睡相,赶紧先翻出包包,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然后就要打开车顶的阅读灯,却被张睿明一把拦住。
  
      “我们已经到了,千万别开灯,小心被发现,还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小心打草惊蛇。”
  
      叶文呐呐的点了点头,“那,我们现在做什么?”
  
      “观察,蹲守,这个位置能看到底下大部分的厂区,等早上天亮了一点,我就到对面去,你守这里,应该就能覆盖整个视野了,注意有没有任何可疑人员出入,万一有车驶出,就要马上跟上去。”
  
      张睿明说完,解开安全带下车,但刚下车他就发现不对劲,背后有一点手电筒光从远处自上而下射来!
  
      糟了!有人!张睿明回头一看,刚刚没有发现这土堆后面小山上居然有一个水塔,水塔上面居然住着有人!
  
      这时,两束手电光正一晃一晃从水塔下往张睿明叶文所处的位置慢慢走来,五十多米的距离马上就要到了!
  
      是刘工?还是他马仔小弟?!张睿明急出一头冷汗,怎么办?是发动汽车赶紧逃跑?那不是正打草惊蛇了吗,刘工一定会连夜逃窜,凌晨夜晚那就难跟了!如果不走,自己就两个人
  
      ,还带个姑娘,怎么控制的住对方!蒙混过去?这么晚,谁会跑到这么个荒郊野地里面来!?
  
      等一下……这么晚什么人会跑到这个荒郊野地里来呢……
  
      叶文此时也发现了不远处走过来的两个黑影,她一个女孩子一想起对方很可能是黑帮团伙成员,真切的面对危险时,一时手足无措起来,“张检,怎么办?!发动……”
  
      她话还没说出口,张睿明已经扑上来一把抱住了她!
  
      “张检,你……”
  
      男子粗重的鼻息温热的呼在脸上,宽厚的胸膛就在眼前,有力的双臂擎住了自己,这绮丽的场景曾经只出现在叶文的幻想和迷梦中,但此刻滚烫的肌肤相亲,这种真实的感触,把她拽回了现实。
  
      叶文这下更加慌乱了,张睿明一把把她推倒在副驾驶座上,同时一手摸到副驾驶座位的调节按钮,想把座椅放倒,可是这该死的大众座椅调节按钮是一个旋钮!要费力的慢慢旋转,而车外的黑影已经就在几步远了!手电光柱已经照到车窗玻璃上了!
  
      张睿明一咬牙,左手从叶文大腿下穿过,干脆直接横着把美女记者抱到自己身上!同时轻轻一下吻在叶文脖子上!
  
      啊~叶文恰好的一声喘息。
  
      此时,车窗外映上两张恐怖的人脸,两束刺眼的手电光束打进车内。
  
      窗外两人手持铁棍的敲了敲小车的玻璃:“干什么的?干什么的!”
  
      张睿明摇下车窗玻璃,一脸尴尬的神情说道:“不好意思,两位大哥,刚停了下车……”,他脚下轻轻踏上油门,同时一手遮住叶文慌乱中扯开的上衣领口,时刻准备发动汽车驶离现场。
  
      这两人一看就非善类,一个高高大大的胖子拿着一根铁撬棍,旁边一个矮瘦矮瘦的小个子脸色深沉,阴骘纹如刀刻,正狠狠盯着车内情形。
  
      在他们看来,车内两人,驾驶位上那男的长得倒挺白皙的,三十岁左右,正面对面抱着一位美女放在腿上,再看那女的,脸红耳赤的,衣裳凌乱,上衣扣子被解开一粒,电筒一照就映出一片雪白来,可惜马上就被这男的挡住了,嗨,这荒郊野岭,一男一女,躲在车上,还能做什么事来。
  
      “办事就不能去开个房嘛?非要寻这刺激!”这高个胖子原本一脸凶神恶煞,此时见两人是来寻欢偷乐的,倒放松了警惕。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两位大哥,我马上走!马上!”张睿明赶紧赔上笑脸。
  
      “快滚!妈的,看得老子起了性子,把你这相好强了,你信不信!”那胖子作势恐吓道。
  
      “马上!马上!”张睿明赶紧放下叶文,一按电子手刹,白色小车向前驶出,飞快的驶上乡道,往县城方向去了。
  
      见小车上偷情的男女跑的飞快,那胖子目露猥琐的和旁边矮个子笑道:“龙哥,这偷情偷到这里来了,还真挺刺激哈。看的老子都有反应了,如果不是博哥要我们守着工哥,我他妈真想现在就到西阳县城去找几个姑娘玩玩!”
  
      那被称龙哥的矮个子哼了一声:“希望只是个偷人滴,要真是跟来的差佬,我们马上就要收东西,准备带工哥跑路了……不对,还是不放心,我去喊工哥,你去开车,早点换地方算了。”
  
      “嗨!你怎么这么紧张咯,又不是差佬,差佬跟踪还这样一男一女哦?你没听到那女的刚刚叫的那一声!我日!爽的起飞晒!我是只想找地方泻火。”那胖子说完舔了舔嘴,右手提了提裤子,转头回水塔下的监视用的小房间去了。
  
      那龙哥懒得理自己这好色无耻的小弟,他眯着眼盯着小车驶去的方向,见半响,那小车没有回头,周围也没什么异常,准备抽根烟就回小屋继续打牌,他撩了撩衣服下摆,扎紧裤子里,掏出打火机,这时,他腰上露出黑黝黝的一坨东西,那是一把云南搞来的5*4式手枪。
  
      …………
  
      张睿明惊魂未定,一路开的飞快,驶上县道后,又开了几公里找了个加油站才停下来。叶文在旁一直红着脸不说话,这姑娘怕是吓到了,张睿明赶紧安慰:“没事,没事,已经没追来了,幸亏没发现……”
  
      “怎么能说没事!明明有事!你都亲上来了还说没事!”叶文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捂着脸,撇过头不想理旁边这男人。
  
      “怎么还哭真的了啊?”张睿明把车掉了个头,停在加油位上面,一边盯着前面废厂的方向,他担心刘工这种高智商罪犯,说不定已经派人尾随过来了,而且更怕的是刘工听到风吹草动,连夜跑路,现在自己车已经暴露了,再跟已经不好跟了。
  
      “当然是哭真的了啊!”叶文哭了一下,这时由羞转娇,突然抱过张睿明右手,就是重重的一咬。
  
      哎!张睿明一把反应过来,扯出手来,有点懵逼,“你咬我干什么?!”
  
      “你碰了我,我还没被男人这样抱过,我爸爸知道一定会废了你!”
  
      张睿明看着手臂上一圈深深牙印,没好气的说道:“那是形势所逼好吗?我是已经结婚的人了,我很爱我的妻子,我对你也没有任何想法!”
  
      听张睿明这样一讲,叶文更生气了,又把张睿明手臂扯过来,狠狠一口咬上去!
  
      张睿明苦笑不得,怎么说对她没兴趣她反而更生气了,这小女孩的脑回路真无法理解,他索性右手一用力,肌肉紧绷,自然从叶文的口中滑了出来。
  
      “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我说了不是我想这样的。”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你到底试过多少次了?就这样一把抱过去,亲上来?只是做戏有必要做这么真吗?”叶文眼眶红红的,几滴眼泪在不停打转。
  
      张睿明摇了下头,他被这不可理喻的女人气的已经快说不出话来,“我试没试过不关你的事,但刚刚那种情形下,必须做足戏,如果让对方产生怀疑,你我说不定都会没命好么!你以为这是过家家啊!我告诉你,我看过案卷,吕毫波手上起码有三条人命,对方不是轻易可以糊弄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