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诉先锋章节目录 > 第九十章 好的结局

第九十章 好的结局


  张睿明把空了的灭火器用力往窗户上一砸,“哗啦”一声响,玻璃碎片迸裂开来,一大片玻璃掉落进窗外楼下的野池子里,张睿明探头出去,终于这半小时第一次呼吸到了清新空气,他没时间感慨,往下一望。从窗台到野池子还有个近两米的距离,要是跳下去这一下没跳好,很可能摔在旁边水泥地上,这近十米高的高度下摔下去,也是非死即伤。
  但现在没有选择机会,火龙再过十几秒就要吞噬两人现在所站的位置,张睿明一把把叶文抱上窗台,深呼吸一下,比了个三二一的手势,用力一推,叶文立刻一跃,“扑通”一声正好落进野池子中,水花四溅,一团波浪散开,水面渐渐恢复平静。
  “糟了,忘了问这姑娘会不会游泳了……”
  张睿明来不及犹豫,后退几步,赤炎的火舌舔舐他的后背,明显感觉裤脚都烧了起来,一段全力助跑,一脚踏上窗台,纵身一跃!
  “嘭”张睿明胸口像挨了一记重拳,不知道有没有骨折,从十米的高空中坠落水面,远比想象的要痛,在浑浊的水池中勉强睁开眼,拨开眼前层层密密的浮萍,张睿明赶紧寻找先前落下的叶文。
  看到了!就在前方几米处的池底,叶文似乎落水后就摔伤昏了过去,幸亏这池水并不是深,张睿明潜游到底部,一把抄起叶文的软腰,手足并用,两脚用力踩踏,奋力上浮,终于慢慢靠近水面,浮出水面,张睿明抬头四望,慢慢游到池子边缘,这野池子边缘与地面落差足足有一米多,好不容易浮到水面,却没办法带着叶文爬上去,张睿明心急如火,正焦急万分时,一只手从岸上伸了过来,顾海的大脸突然出现在面前。张睿明从来没有那一刻像现在这样觉得这张猪头大脸帅气非凡,这么开心的见到顾海。
  …………
  把叶文拉上去后,张睿明也跟着爬上了岸,上岸后才发现,周围停了七八台警车,密密麻麻围了几十号人,警报灯闪耀,熊熊燃烧的原料车间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周围还有几只警犬四处查找还有没有刘工遗留的证据,看样子东江市巡特警、经侦队、检察院,基本上都来齐了,张睿明没时间仔细看,叶文现在还昏迷不醒,望着躺在地上白皙的脸蛋,张睿明心里一阵不忍,从最开始的偶然相遇到现在,这姑娘几番因自己而遇险,心里隐隐已经有些触动,如果真让她死在这里……
  张睿明赶紧问顾海道:“救护车呢?”
  “已经叫了,应该和消防的等会就到。”
  “我们先急救,我左手骨折了,快帮我把她翻过去。”
  他和顾海两人先把叶文翻转过来,用膝盖顶住她肚子,先让叶文俯身向下,把腹腔里的积水排出。然后张睿明再把叶文翻回正面,这姑娘已经昏过去了,必须做心肺复苏。
  心肺复苏有两个部分,胸外心脏按压和人工循环吹气,他左手骨折,胸外心脏按压这一点只有让顾海来做。
  一下、两下,顾海用力按压着叶文两侧肋缘于胸骨连接处,每按五下张睿明为叶文吹一次气,终于,两分钟后,叶文手脚轻轻一颤,似乎有了反应,张睿明俯身在她鼻间仔细观察,叶文终于有了自主呼吸,虽然神志仍是昏迷不醒,估计是复苏后综合征,但总算是保住了一条命。
  见终于把叶文从鬼门关前捞回来,张睿明一下瘫倒在地上,擦了擦额头上如瀑的汗珠,他转头望向同样大气喘个不停的顾海,两人同时相视一笑,这一笑包含太多的感触。
  “你们是跟着我过来的吧?这个位置,昨天晚上我才拿到,也没有和你们透露,你们什么时候开始跟我的?”
  顾海望着张睿明,这个案子如今已告一段落,既然自己身上的嫌疑已经洗清,之前的不愉快早已随着刘工的落网烟消云散,他坦然说道:“你是政法大学毕业,你的能力我们都认可,从最开始,张市长就知道你会是第一个查清这案子全貌的人,而且对你的跟踪也比想象中的难,第一次跟你就被你发现还跟丢了,所以现在你应该知道哪一天开始跟你的。”
  那就是之前去证监局的那次开始的,张睿明仰头喘了口气,“算了,也蒙你们抬爱,这么看得起我,今天如果你们没跟来,我倒真要死在这里了,也连累了叶记者。”
  顾海一脸尴尬,不知是该庆幸还是不好意思。
  张睿明沉思片刻,问道:“既然你们跟着我来的,那刘工他们三人应该已经被你们抓获了吧?”
  顾海点了点头,回答道:“我们本来想等你出来再动手的,可见你被发现了,我们就准备行动,一听到枪响,我们就赶紧过来了,可惜第二枪引爆了车间里储存的甲醇,我们过来时一楼已经是一片火海,我们根本冲不上去,只能等消防,幸亏你们机灵,自己从二楼窗户跳出来了,不然今天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真内疚死了。”
  顾海说这话时,旁边几名特警刚好押着刘工和那个胖子过来,那胖子还狠狠的盯着张睿明,估计他还记得之前张睿明给他那重重的一击。
  一名身穿白衬衣的三级警监走了过来,顾海赶紧站起身来,张睿明看了看他编号——300003,估计是东江市局的刑侦副局长。
  这位白衬衣与两人依次握了握手,感激的说道:“这次逮捕了两名嫌疑人,通缉犯刘工也在内,有一名持枪歹徒已经被我们击毙了,这次感谢省检两位同志的大力协助!”
  顾海和副局长客气了几句,副局长俯身安慰了一下张睿明,说:“张检辛苦了,这次一定会向省里汇报,特别是张检你不顾危险,潜入调查,为我们侦破工作立下了汗马功劳。一定让……”
  张睿明抱着怀中仍在昏迷的叶文,苦笑道:“别的都不用,只求局长帮忙催下救护车,这位叶记者虽然有呼吸了,但怕拖久了有后遗症。”
  “这个当然。”副局长起身让指挥中心再三催促下救护车,没多久,一辆最近的西阳县120救护车就赶到现场,见叶文已经被抬上担架,张睿明终于稍稍放下心来。
  一旁的顾海走了过来“你不跟着去医院?你手已经这个样子了……”
  张睿明这才有机会关心一下自己,刚有这念头,就感到背后火辣辣一阵剧痛,估计在火场时,后背,四肢都有一定程度烧伤,而左手折断后无力的垂着,一碰就钻心的疼。
  “哎哟……”张睿明强忍身上剧痛说道:“算了,井厅长等下就快到了,我还是等他来再去医院吧。”
  顾海定定看了张睿明一眼:“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放心,这个案子张市长已经说了,之后工作由我们省委工作组主导,刘工等人如果要移送,随时听从井厅长那边指令,你安心去医院吧。”
  见顾海看出自己担忧,张睿明应了一声,确实再拖着不去医院也不行了,他也不多说,转头上了120的急救车。
  车上靠在一旁座椅上,刚打起瞌睡,正看见叶文悠悠醒转过来,眼神迷离的努力想要睁开,一见旁边的张睿明,眼眶就泛红,几滴晶莹剔透的眼泪珠子不停打转,梨花带雨的样子,格外令人怜惜。
  “安心,好好休息下,没事了”张睿明靠近叶文慢慢安慰道。
  怕她失温,张睿明从护士那里多扯了几件垫子,盖住叶文身上,好不容易忙完,这时湿漉漉的口袋里传来了电话铃声。
  工作组组长井才良电话打来了,张睿明接通电话,“井厅长,我刚准备向您汇报,我……”
  张睿明刚想说点什么,井才良就抢在他前面说道:“好了,不用汇报了,具体情况我都从顾海那边了解了,你辛苦了,这次立了大功,现在那位和你在一起的女记者状况怎么样?有生命危险吗?”
  “她现在情况稳定了,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嗯,你安心休息,这段时间你不用担心案子。”井才良说完便挂断了电话,张睿明却怔怔的拿着手机出神,的确,南江集团的处置方案东江市长张圣杰早就拿好了主意,和工人代表也签订了合同,中金智成这块刘工今天也已经到案,加上之前被抓的南江集团董事长李锦,除了早已逃亡多年的吕毫波,这个案子主要头目已经一网打尽,整个案子已经告一段落,下一步就是移送起诉,但是,这次刘工等人对自己的袭击,起码已经构成妨碍公务罪和故意杀人,从当事人回避的角度出发,接下来这起案子法庭上的公益诉讼环节已经与自己无关了。
  张睿明顿时有一点淡淡失落感,努力这么久,最后法庭公益诉讼起诉人的位置上坐着的却不是自己,像极了上一起在津港的“毒跑道”案,自己施展浑身解数,踏平各种波谲云诡、努力争取来的局面,最后收场的依然不是自己。
  也罢,能有一个好的结局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