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诉先锋章节目录 > 第一百零六章 人人相害的循环

第一百零六章 人人相害的循环

    张睿明一惊,拦住小梅姐问道:“这鱼是河鱼?!刚打上来的?”
  
      小梅姐在张家工作有大几年了,一直很勤俭可靠,张睿明从来也没说过什么,但这次却反常的激动起来。
  
      “恩,怎么了?挺便宜的啊……”
  
      张睿明阴沉着脸,接过那袋鱼看了一眼,“不要吃,丢掉吧……”
  
      妻子唐诗起身抢过刚买来的鱼,她看了半天,却没看出什么异常来。“为什么啊?挺新鲜的啊?”
  
      张睿明见状,就把今天初查的事还有荆沙河大面积污染的情况和家人讲了一遍。讲完之后,唐诗赶紧一把把鱼丢到垃圾桶里面去了,不管是不是现场捞上来的死鱼,心里总是有隔阂了,看样子她这段时间是不会买鱼吃了。
  
      “现在人怎么这样啊!真的是,太坏了。”小梅姐抱怨道:“开始还以为能捡个便宜。”
  
      “就是,真是互相投毒,为了一点蝇头小利,断子绝孙的事都做得出……”
  
      张睿明默默听两个女人在旁抱怨,他觉得妻子有句话说的好——确实是一个互相投毒的时代,如果没有强力的监管,人与人之间的互害只会愈演愈烈。
  
      “怎么办,这下买的鱼又不能吃了,晚上吃什么……”保姆小梅姐这虾伤了脑筋,张家算是好说话的雇主了,张睿明经常在单位加班,女主人唐诗也是大大咧咧的性格,没人天天盯着不自在,对保姆要求不严,开的工资也很可观,所以小梅姐把张家人当亲人一样,买菜也就按性价比来买了,没想到这次吃了个亏……还不知道会不会要自己赔,如果要自己赔,那也应该……
  
      张睿明却没想太多,他直接说道:“晚上出去吃算了吧,赶紧给父亲打电话,让他接了萱萱就直接去饭店吧。”
  
      …………
  
      一家人在“龙王”海鲜自助餐厅汇合,这是萱萱最喜欢吃的店子,而且女儿对能出来玩这件事特别开心,这意味着吃完回家起码也是晚上8点多了,唐诗今天不会再额外布置功课了。
  
      “滋~”火热的牛排在铁板上滋滋作响,浓郁的酱汁淋上去,香气“嘭”的一下炸裂开来,旁边的生蚝也发出阵阵好闻的蒜香,令人精神一振,张睿明正在西餐这里排队,带小孩来吃自助餐那就真是不要想轻松了,妻子坐在位置上要照顾萱萱,生怕她乱拿乱吃,张擎苍年纪又大了,只有张睿明一个人来来回回拿食物,偏偏这餐厅又是津港比较高级的自助餐厅,豪华宽敞的大厅,走一趟要几十米,张睿明已经累了一整天了,现在吃个饭都不安心,一看今天的步数记录,都已经有大公里了。
  
      早知道,就找个普通餐厅算了。
  
      拿食物过去时,坐在儿童椅上的萱萱笑着说:“爸爸就像出海觅食的企鹅爸爸!”听到女儿这样说,张睿明心情又好了起来,对女儿笑了一下,回过头来,却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前面那人不正是津港市检检察长——陆斌吗?
  
      张睿明定了定神,确定是自己单位的一把手,他端起盘子,向正在那里挑选食物的陆斌走了过去。
  
      “陆检!”
  
      “哎!这不是睿明吗?这么巧?”陆斌一见到张睿明,露出一脸微笑,“今天陪家人来这里吃饭?”
  
      “是的,陆检也是陪家人?”
  
      “嗯,对了,你父亲也来了吗?”
  
      “来了,就坐在前面。”
  
      “那好,我过去跟你父亲打个招呼,说起来,你父亲还是我师傅呢。”陆斌说的很客气,张睿明在前面带路,两人来到张擎苍面前。
  
      “爸,今天运气好,碰到我们检察长了。”张睿明向父亲说道。
  
      “前辈好,好久不见了,感觉都有十年了。”陆斌主动跟张父打招呼,他伸出手去,想要和张擎苍握手。
  
      “嗯”没想到,张擎苍却无动于衷,只是鼻子里含糊的应了一声。
  
      陆检可是津港市检察长,人大任命的检察系统一把手,平时在津港也算是呼风唤雨的人物,张睿明今天是第一次见他主动向别人伸出手,居然被冷漠的忽视了!而且这个拒绝他的人还是自己的父亲,这下张睿明都是猛的一下呆了。
  
      陆斌手悬在半空,气氛一下子颇为尴尬。幸亏,一只柔嫩的小手伸了出去,张睿明妻子唐诗适时的握住了陆斌伸出来的手。化解了这次的尴尬。
  
      “陆检您好!我在家经常听我们睿明说起您!您对他诸多照顾,我们都很感谢!麻烦您了!”
  
      陆斌也是心思敏锐之人,马上接口道:“没有,没有,张睿明他自己工作积极,他是我们院里骨干,他当科长以来,为我们院工作打开了新局面,检察工作高强度、高负荷,对家庭亏欠很多,我们党委很感激你们家属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和理解!”
  
      两人寒暄了几句,唐诗不愧是外企高管,几句话说的陆斌喜笑颜开,原本降至零度的气氛渐渐解冻。只是张擎苍依旧铁着脸,坐在位置上一言不发。
  
      “好,几位慢用,我先过去了,睿明,在家里好好休息,明天见。”
  
      “好的,陆检。”张睿明赶紧答道。
  
      “萱萱,跟伯伯再见。”唐诗让女儿和陆斌告别。
  
      “伯伯再见~”
  
      “欸……乖。”
  
      女儿童声稚幼,希望能缓解陆斌心中的疙瘩,本来自己单位领导主动过来和父亲打招呼,父亲却莫名其妙甩脸色,让别人热脸贴冷屁股,气氛也突然紧张起来,幸亏妻子站出来救场,不然张睿明真怕陆斌心里会有意见。
  
      “爸?怎么回事?你以前认得陆斌?”张睿明忍不住问道,与领导接触,本来就是很敏感的事,父亲张擎苍过去做了近二十年检察官,后来又辞职经商,虽然攒下一份不小的产业,但张睿明知道,他从来不是一个会把心高气傲摆在脸上的人,何况,陆斌自己都说张擎苍曾经是他师傅,既然以前就认得,那怎么今天不给人家好脸色?
  
      “我的事!你不要管!你们这些什么领导,在我面前,那连个屁都不是!”一直不做声的张擎苍被问的烦了,少见的动了怒。
  
      吓得萱萱脖子都是一缩,躲在唐诗背后。
  
      张睿明见状,也不多问,父亲既然这么敏感,这陆斌可能和父亲当年离开津港市检有关系,说不定就是当事人之一,这样一想就能合理解释为何张擎苍对陆斌等津港市检的领导,如此大的脾气。
  
      父亲当年脱下制服,这是张家一个几乎不能提起的禁忌话题,张睿明也一直在偷偷调查当年父亲为何会被人举报,在事实没有搞清之前,他也不好对父亲说什么。
  
      陆斌走后,家人间气氛还是有些古怪,张睿明和唐诗带女儿去挑食物,萱萱对自助餐这种形式很喜欢,在孩子眼里,无尽的食物可以免费拿,简直就是仙境,巧克力、冰淇淋、蛋挞、牛排、生鱼片、可乐、如果不管着她,她手上起码要堆几十碟东西才肯回桌,唐诗打趣说萱萱就像进了玉米地里的猴子,剥了一个又拿一个,最大的永远是下一个,搞不清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今天张睿明带孩子来,也是为了教给她一个重要的概念:自制和放弃。
  
      张睿明逗她:“萱萱,摸摸你的小肚子,你饱了没有?”
  
      “饱了~”
  
      “那你为什么还想拿这个黑森林蛋糕呢。”
  
      “我只吃一口……”
  
      “吃了一口后,那这个蛋糕别人就吃不了了,那不就是浪费了吗?”
  
      萱萱这时就眨巴着眼睛不说话,向小孩子灌输“自己”“别人”的概念很简单,但是想要教会她们接受“忍受不利于自己,但有利于别人,有利于大家的事情”这一概念却很难,孩子还没有完整的世界观,更没有太多的道德、荣辱、法律的约束,何况,即使是成人世界里,即使有这些规则的约束,排队,不乱丢垃圾,守秩序,这些事情,一样有许多人不肯接受,不愿去做。
  
      见到喜欢的东西却不能吃,萱萱有点不开心了,她嘟着小嘴,明明吃不进去,也还是不肯离开糕点区,张睿明见状蹲下来,捧着她的小脸,轻声教导她:“萱萱,你看,父亲每天的工作就是教别人守秩序,萱萱是爸爸女儿,如果萱萱都不听话,别人肯定也不会守秩序的,爸爸工作就无法完成,你想不想帮爸爸完成工作?”
  
      “想~”
  
      “那你吃这蛋糕可以,但是拿了就要吃完,好不好?””
  
      萱萱不开心说道:“太大了,我吃不完,就咬一小口,没人知道的~”之前张睿明说的话,她还是没听进去。
  
      “不行,别人会知道,每个人都要为大家着想。”
  
      “不啊~我就要吃~我才不管别人。”萱萱看样子就要哭了起来。
  
      张睿明毫无办法,律己容易律他人难,女儿不听他的话,就算他是检察官也没有办法,眼看萱萱就要在地上耍赖,唐诗在旁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把拉住女儿就要强行带走。
  
      没想到萱萱却突然挣脱唐诗的双手,从蛋糕架上拿下那块黑森林蛋糕,咬了一口就丢在一旁。
  
      张睿明看在眼里,突然感觉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