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诉先锋章节目录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小鸡小鸡》

第一百五十二章 《小鸡小鸡》

    “科长,你再这样我生气了啊!”张靓跺了跺腿,涨红脸,一看真要发公主脾气了。
  
      “好好好,你再说下那晚情形,我帮你分析下。”
  
      “他就是和我说了那两个故事嘛,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反正醉了后,这段时间基本就不太理我了,我一个女孩子,总不能真要我主动去追求他吧,那可算什么事呀。”
  
      张睿明沉默了一下,他并不了解陈捷这个人,如果是一般的男孩子,突然对一个女孩冷漠起来,无非是两种原因,一个是本来不太感兴趣,试了一下,女方给的反馈不够,马上就不主动联系了。还有一种,那就是情场高手的招数了,这种男人能明确评估女性对自己的兴趣值,能够在感情中一直把握主导位置,甚至这种冷漠,就是欲擒故纵的一种伎俩而已。但陈捷他……一个三十出头,就拼死拼活爬到分局局长这个位置的男人,不可能会是一个花太多心思在情场上的老手。
  
      那么他是对张靓没有兴趣了?也是,人家毕竟起点这么高,找伴侣应该是瞄着资源去的,找个能够作为靠山的妻子,远比张靓这种咋咋呼呼的小女孩更为实际。
  
      张睿明并不十分了解张靓的家庭情况,他凭借自己粗浅的恋爱经验,得出了陈捷对这姑娘已经没有兴趣的结论,但此时,又不好直接告诉张靓,怕打击到她……
  
      没想到张靓自己却说道:“他是不是真的已经不想追求我了?对我不感兴趣了?”
  
      “嗯……可能吧……”见这姑娘自己说了出来,张睿明只能轻声附和道。
  
      “啊!!!从来只有本姑娘甩人的!怎么能让这个冷酷无情的家伙来甩我!不行!绝对不行!”
  
      “那你想怎么样?”张睿明对一惊一乍的张靓已经习惯了,他不解问道。
  
      “当然是努力去把这小子给追回来啊!等他彻底的爱上我,然后再狠狠的把他给甩掉!”
  
      张睿明不理解现在这些年轻女孩的脑回路,他只能笑道:“人家都已经对你没兴趣了,你准备怎么去追求人家呢?人家可是堂堂西江分局局长,那可不是一个什么情窦初开的小男孩。”
  
      小美女检察官这时却狐媚一笑,右手微张,手腕一扭,在虚空中抓了拳。
  
      “你等着看吧,张检,我不会让这个陈捷逃出我的手掌心。”
  
      …………
  
      第二天一早,陈捷简单做了一下分工,张睿明负责联系周南,把昨天定好的扶植计划和股份改制合同预热一下,张睿明也正准备提前同村里和周南沟通一番,争取今天做个合同初稿出来。
  
      没想到,才刚说出让周南和村里合办村办企业的想法,周南的眼神都发光了。
  
      “张检!这个好啊,我早就想和村里一起搞了,我一个人这个压力实在太大了,万一一次鸡瘟,那我都扛不住了。”
  
      “这次合作可不是让你来卸担子的啊,主要还是想发挥你的能力,把养殖业这块扛起来,如果真的融资成立村办企业,这个经理还是必须你来做,并且,你的原始设备和技术、场地、连同你这个人,都折算成股份入股!不让你吃亏!”
  
      张睿明说的很有吸引力,周南当即就拍胸脯同意了,如果真以村办企业的模式改革,那对他面前这个前途未卜的小小养殖社来说,绝对是好事,既增强了风险抵御能力,又能扩大规模。早就听说这次的扶贫组下来,带了几百万的扶贫资金,如果能得到这样一笔巨款输血,那这个小小养殖社,瞬间就能翻身赶上县里那些大型农业公司。
  
      “你也别高兴太早,这个计划还要得到村里的同意和集体表决,对于吸收就业人口,你有多大把握?”
  
      听张睿明问到这个问题,周南有点犯难了,吸收就业人口说起来不难,不就是招入嘛。签个合同就进来了,但是养不活发不出工资怎么办?现在市场需求就这么大,这个养殖社招工完全是看需求量来的,根本养不活闲人。像现在这种情况,整个男县也就几家做烧鸡公的店子,一个月的需求量也就是几百只鸡,现在周南这几个人就完全能照应好这个养殖社,遇到旺季忙不赢的时候,无非按80元一天在村里请几个临时工就可以了,可是看这津港来的检察官口气,好像准备让自己再招几十个人似的。
  
      周南想到这,马上换了一副表情,眼睛耷拉着,丧气的垂着头,哭丧着脸说道:“领导哎,不是我不想招人,只是,我们现在这个……只有这么大的市场,也只有这么大的劳动需求,招太多人,这个对村办企业以后的发展不好,也养不活啊……”
  
      张睿明一眼看出他的小算盘,不等他说完,就直接说道:“这个市场的事,你不用太担心,我已经帮你算好了,你不是一直想搞绿色认证食品嘛?这个我们陈局昨天晚上已经帮你联系省里认证机构了,今天那个申请书应该都寄过去了,根据我们《南州省绿色企业认定评价方法》和《南州省绿色项目认定评价方法》,你这个养殖社,只要我们扩大规模,等方案里的新鸡舍建起来,我看啊,通过审核,应该没有问题的。”
  
      “真的!?张检,那可太谢谢你和陈局了!那我无条件支持,这个改制我支持!就按村办企业改。”周南听到已经帮他申请绿色认证的消息,一下子欣喜不已,他脑海里马上打起算盘,只要通过绿色认证这道坎,他这个鸡就能进入最近的大城市——南州省省会福市,那可是百倍于男县的大市场啊!消费规模和水平那可不是男县那几家小小的店子可以比拟的!
  
      周南简直可以想象自己今后作为一名身价千万的养鸡大亨时的样子了!只要销量和市场打开了,按现在百倍规模的扩张的话,别说这小小的兆林村两百多人口,就是再翻一倍都能吸纳了。
  
      “张检,就是不知道这个改制什么时候进行?”
  
      “你先和我一同去做村里工作吧,你先把你压箱底的技术和计划拿出来,做出一本像样点的计划书,我拿着去村民大会上,替你说两句,村委会那边,应该问题不大。”
  
      “好,张检,你可是我的贵人啊,本来我都当心我这小养殖社,今年都挺不过去了,结果,你这次可真是救了我啊。”
  
      “你好好准备吧,我可不是白来的,我还指望你帮村里几十号人脱贫呢,你到时可得当好经理啊!”
  
      …………
  
      搞定自己手头的事,张睿明挥手让千恩万谢的周南先回去,他回头往村委会走,之前改制周南土鸡养殖社的事,还只是稍微透了风,现在还的再去好好调研一下。
  
      经过村口小学时,张睿明被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所吸引了,他迟疑了一下,停下脚步,走近这个猪圈改成的“小学”。
  
      不身临其境,很难想象这座可能是整个南州省最简陋的小学到底有多寒酸,这小学的校舍本就是一个老旧的猪圈改成,在四面透风的土砖上盖上几大块石棉瓦,在用报纸堵上一些大风眼,一块边缘残破的黑板斜靠墙摆在地上,这就是教室了。
  
      而更触目惊心的是,这13个孩子一直只有一名前年招进来的特岗老师,这名叫陈雪的老师,自己也才刚毕业两年,年纪才23岁,在张睿明他们眼里,也还只是个刚踏入社会的“孩子”。
  
      虽然这个“兆林中心小学”只有小雪她一个人,但她每天都没含糊,备课,做教案,批作业,搞考试,体育课、音乐课,按县教委的要求,一样不少。甚至连升旗都坚持了下来,张睿明刚来的第二天,就有幸见识了全省最简陋也最感人的一次升旗。
  
      那天早上,还下着连绵的小雨,张睿明当时还不知道这个简陋的猪圈是一所学校,正站在门口,早起,准备伸个懒腰散散步,却看到一个姑娘领着一排十几个孩子正神情肃穆的面对一根光秃秃的旗杆站着,张睿明当时觉得奇怪,就准备上前询问,却突然看到一个半大的孩子扛着一面红旗,从路口一步一步,认真的踢着不标准的正步走来。
  
      等走进一点,这半大孩子肩上扛着的“红旗”有点奇怪,显得非常粗糙,连线缝都不太直,仔细一看,那红旗竟就是在一块大红布上,用金线手工缝上几颗星星,而那个半大的孩子,穿着一件明显大几个尺码的85式旧军装,不知道是他家里哪个大人给他的,但他脸上神情却不逊于天*安门国旗班的战士。
  
      即使只是在这样简陋的小水泥坪上,他全神贯注,如同真正在万人的大广场上,他一步一步,因为年纪小,力气不够,他的正步踢得有点歪歪扭扭,可张睿明看的出他一张小脸都板的通红,脸上的肌肉纠成小小的几条褶皱,他是一名真正的国旗手!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随着,“国旗手”把手里的红旗绑在旗杆上,红旗渐渐升起,那姑娘带着那十几个孩子,用自己的声音,唱出了国歌,在这个南州省最穷苦的乡村小学,升起了一面国旗。
  
      张睿明眼眶一热,当即就立正站直,陪同这些兆林村的孩子们升旗。
  
      那次升旗,成为他最难忘的一次升旗仪式。
  
      张睿明后来去这小学去了几次,每次都感到震惊和感动,但他总隐隐觉得一种难以言说的沉重感,这里孩子和那位小雪老师都过的太苦、太沉重了,张睿明几乎没看过她们笑过,
  
      但现在,却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笑声,有谁来了么?
  
      再走进一点,音乐的旋律传到张睿明的耳朵里,有人正用手机放歌呢,而且仔细一听,放的好像还不是什么儿歌,旋律颇为动感,张睿明仔细听歌词,好像居然唱的是什么……
  
      “小鸡小鸡小鸡小鸡小鸡小鸡咕咕day
  
      母鸡母鸡母鸡母鸡母鸡母鸡咕咕day
  
      公鸡公鸡公鸡公鸡喔喔喔喔喔
  
      母鸡母鸡母鸡母鸡母鸡母鸡咕咕day……”
  
      这不是那个什么叫《小鸡小鸡》的网络歌曲吗?张睿明曾经陪女儿萱萱听过太多洗脑歌,没想到居然在乡村里又与这口水歌不期而遇了。
  
      没想到这小雪老师还挺有趣?
  
      张睿明童心骤起,他走到旁边,悄悄蹲在教室四处透风的围墙旁边,从老猪圈的缝隙中往教室里面望去,正看到十多个学生正随着这首《小鸡小鸡》手舞足蹈跳着韵律操,而最前面领舞的女孩居然是……
  
      张靓!?
  
      年轻的美女检察官,此时上身正穿着一件青春校园风的针织开领衫,下穿一条红黑格子短裙,脚上的黑色过膝长袜带点小小的俏皮,正散发出一股独有的青春活力,领着一群孩子开心的跳着韵律操。
  
      张睿明还是第一次见这些孩子这么开心,不管男孩女孩都开心的跟着张靓学着小鸡的动作,咯咯模仿小鸡姿态,活蹦乱跳着,笑着,几个小孩子眼泪都笑出来了。
  
      甚至连平时看起来颇为安静,脸上总是一脸沉重的特岗教师陈雪,此时也一脸笑意跟着节奏勉力跳着
  
      “不错啊,带这姑娘来算是带对了。”张睿明没想到张靓还有这样的亲和力,与孩子们马上就打成一片,也只有这时候,张睿明才感觉这些兆林村的学生们,孩子们的天性终于释放出来,不再是之前那苦大仇深的模样。
  
      张睿明躲在一边看了一会,唏嘘了一阵就准备悄悄离开,一转身却看到陈捷正蹲在另外一边,也正“偷偷窥视”着教室里面的欢乐氛围。
  
      两个猥琐的“偷窥男”此时眼神一对,各自脸上都是一阵尴尬的神情,马上都指着对方,对对方这种“卑鄙龌龊”的行经表示谴责。
  
      张睿明反应机敏,马上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怕两人的突然出现打扰了里面孩子们难得的笑容。
  
      张睿明慢慢移了过来,一把搂住陈捷肩膀,他之前注意到陈捷这小子的眼神,几乎都集中在穿着短裙跳舞的张靓身上,此时两人互相撞破,赶紧先下手为强,低声对陈捷说道:“陈局,你不错啊,平时不理我们检院的女同志,装一脸清高,现在又偷偷蹲在这里看她跳舞,你是不是有点太那个……”
  
      “我……我哪有,倒是张检你才真是那个……你都结婚了。还蹲在这偷看你下属跳舞,太过分了吧……”
  
      张睿明没想到这小子脸皮远胜于这教室的土砖墙,居然此时还会倒打一耙,看样子这小子之前在张靓面前那呆板的样子,怕都是装出来的吧。
  
      张睿明心里轻蔑一笑,管他是不是什么局长,论嘴上功夫,估计津港司法界比自己强的还没几个。
  
      “我可没有眼睛直直盯着我们同事,我是在为这些孩子们的笑容而感慨。可不像某些人,一见到姑娘跳舞,那眼睛都直了,脸上口水都掉地上了,现在还倒打一耙。”
  
      “我哪有,张检你可别乱讲啊,这个……”
  
      陈捷这下被张睿明说到心事,脸一下红了,此时忘了两人处境,反驳的声音一下太大了,被教室里面的几人听到了,张靓率先冲了出来。
  
      “是谁啊!?谁在外面!?”
  
      等她出来一看,居然看到张睿明和陈捷两人正勾肩搭背的站在教室旁边,两人好像正商议着什么。
  
      “张检,刚刚是你们两在外面偷看吗?”张靓一脸惊异的问道,她前面在里面跳的颇为开心活泼,突然听到外面有动静,以为有人在偷窥呢,赶紧出来看看,结果却是张睿明和陈捷两人。
  
      “额……什么?偷窥?我刚刚在附近碰到陈局,我们两在商量这次的扶贫计划呢,额,你小女孩忙你的去,别打扰我们。”
  
      张睿明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
  
      陈捷也马上附和道:“对,对,我和张检正交流呢,你们在干什么?上什么课呢?”
  
      张靓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两个大男人在这里演戏,陈捷那脸红耳赤的样子早就出卖了他。
  
      “哼,别说啦,你们两位大领导,麻烦一起来陪我们兆林小学的同学们跳操吧,看样子你们也很闲嘛,既然想看那就进来看嘛。”
  
      “额……这个,刚刚陈局吩咐我一个任务,但是,我听陈捷安排,他去我就去。”张睿明马上把锅给陈捷戴上。
  
      “不不不了,我这边还有事情……”陈捷赶紧摆手,他此时脸红得简直像个灯笼,晚上挂门上,简直可以照亮几公里远。
  
      “来嘛来嘛,两位叔叔,我们一起来嘛……”
  
      “来啊,刚刚姐姐跳的很好看呢……”
  
      这时,兆林村的小学生们纷纷跑到外面来,盛情邀请这两个从大城市来的叔叔加入他们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