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诉先锋章节目录 > 第一百八十二章 争一城 失一国

第一百八十二章 争一城 失一国

    他之前屡次鲁莽的向王英雄和自己示威耍狠,都是为了迷惑己方,让己方以为他只是一时冲动,在没有直接证据的情况下,贸然提起公诉。
  
      而其实,张睿明对于廖彩的情报网络,早就了如指掌,知道廖彩会认为他没有关键的证据链,所以他才故意“示敌以弱”,为的就是现在发动“证据突袭”,能够达到出奇制胜的效果。
  
      还有一点可以肯定,廖彩代表的津药化工,现在已经被检方逼入绝境了。
  
      辩护人廖彩毕竟能力极强,马上做出反应:“反对!检方在举证期限后逾期举证,此证据不能使用,是无效证据!”
  
      然而,对于廖彩的强烈抗议,左宁只是皱了皱眉,扫了一眼谢其生递上来的证据目录,他向检方问道:“为什么之前没有提交?”
  
      “报告合议庭,因为这两项证据都是在昨天才到位的,您可以看这份检验鉴定的出具日期。”
  
      廖彩现在无暇细想检方是如何得到这份津药化工的母罐废液样本,只能关注眼前的困局,她在心里瞬间准备好了几个应对策略:先看检方的取证程序有没有问题,再看有没有相关的搜查证……
  
      心思聪慧的吴楷明高徒,顿时在心里推衍出了今后的几步……先想办法打掉这份证据,就算实在打不掉,这份检验鉴定报告也只是针对津药化工车间里母罐废水样本,只是一份单独证据而已,就算和先前柑桔林的报告一起,能证明有己方有倾倒的违法行为,但只要上面不公布具体的水质污染情况,就还有机会翻盘……
  
      现在还是先想办法阻止合议庭采纳。
  
      廖彩还在孜孜以求的向审判庭提出反对意见,“这两份证据都已经超过……”
  
      审判座上的左宁却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示意辩方不要发言,左宁和陪审员商议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其中的的视频证据,“……那这个呢?”
  
      “这个也是最近才从西江分局的天网系统上提取出来的,这是津药化工门口几个探头的视频数据,经过长期的摸排筛选,终于确定了其中一辆无牌危化罐体车就是李永建驾驶的用于运载草甘膦母液的车辆,这光盘里记载了其出入津药化工的视频数据。”
  
      看到谢其生向合议庭提交那片拷录了监控视频的光盘时,廖彩眼睛都要喷出火来。
  
      之前王英雄不是说李永建每次来装废水,都是开着没挂牌的车吗?不是没有留视频证据吗?怎么又被翻了出来?
  
      廖彩简直要疯了,怎么现在突然冒出这么多关键证据来?她逼于无奈,只能赶紧想办法应对,只能期望这视频不够清晰,真实性和相关性不够,只能到时见招拆招了……
  
      但不管怎么样,最麻烦的就是这个视频证据,特别是这样提醒现场违法过程的视频证据,那基本都属于直接证据,如果被采纳的话,那整个局势在质证之前,就已经彻底的倒向检方了。
  
      这样关键的直接证据,就算是逾期举证,就算是明显的“偷袭”,合议庭一般也还是会采纳的,何况还是检方提出的。
  
      廖彩心里不祥的预感越发明显,果然,左宁此时高声宣布:“反对无效,此证据具备证据的三性——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与案件有关联,真实合法,可以作为证据采纳。”
  
      听到合议庭出于对这份证据重要性的考虑而决定采纳这份检验报告和视频证据,张睿明兴奋莫名,不由自主在桌子下的挥了一拳,太好了,这次“证据突袭”成功,基本上就宣告此役大胜了。
  
      而廖彩这边见自己对检方逾期举证的反对意见被驳回,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检方此刻的大举进击。
  
      没办法了,这种兵败如山倒的情形下,廖彩只能暂时暂且收兵,她向合议庭高声道:“因为检方违规提出新的证据,我方现申请休庭以准备反驳新证据!”
  
      “同意辩方律师意见,现在休庭!”
  
      随着法槌重重敲下,张睿明甚至觉得左宁的敲槌声也变得好听起来,看着面前正灰头土脸收拾资料的廖彩,张睿明主动走过去。
  
      张睿明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招呼道:“师妹,这是我们这十年来第一次交锋吧?”
  
      廖彩却冷冷道:“你别得意,我今天输也是输在你们市检所谓的“正人君子”谢科长手里,你别以为你讨了什么便宜,再说,这官司还没打完呢,下次庭审能不能看到你还不知道呢。”
  
      张睿明没有分辨廖彩言语中的含义,他以为师妹只在单纯的在置气,笑着向这位师妹伸出右手。
  
      廖彩却只是冷冷的瞥了一眼张睿明,她拿起路易威登的限定版手袋,看都不看一眼张睿明悬在半空,尴尬的右手。
  
      “你看过谁和监下囚握手的吗!”
  
      说完,廖彩领着助手从旁大步走过,徒留张睿明站在原地。
  
      …………
  
      回市检的路上,张睿明和谢其生还在分析今天的庭审攻防上的得失,做个简短的分析会,从今天的效果上来看,这次的“公诉突袭”取得了令人震惊的战果,“罪名突袭”让几名被告人的心理防线,顿时被击破,对当庭认罪起到了推动作用。
  
      而“证据突袭”,直接打乱了辩方的诉讼策略,毕竟根据先前的情况,王英雄和廖彩还敢做无罪辩护。但现在检方直接亮出两张底牌来,给了津药化工狠狠的一击,对他们来说,现在最稳妥的打算应该是认罪,而后争取司法机关的宽大处理。估计廖彩那边现在还后悔自己低估检方了吧,看目前情况,很可能在下次庭审中,辩方会改变诉讼诉求。
  
      见第一次庭审大获全胜,张睿明心情好了很多,这几个月来自己的辛勤付出,终于有了好的结果,也不枉自己付出那么大的代价。
  
      开完庭已经是下午六点了,谢其生问道:“睿明啊,你回哪边?送你到哪里下?”
  
      张睿明心里的苦楚一下冒了上来,他却没法说,妻子已经和自己分居,而父亲也不会回来,好好的一个家,现在分崩离析,几乎就是孤家寡人了。
  
      他只能苦笑道:“我没什么事,还是先到院里吧,如果严检、陆检还在,我们也汇报一下今天情况,看看上面是什么态度,舆论方面是什么反应,有什么要跟进的没有。”
  
      听提到舆论的事,张靓这时突然想起今天开庭的奇怪之处来,问道:“怎么今天没什么人来旁听啊,我本来以为影响这么大的一个案子,会是万人空巷的情景呢……”
  
      “所以你今天收拾的这么漂亮,准备上新闻啊?”
  
      张靓白了一眼张睿明,“……不是,我是在想,他们大正事务所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把舆论都压住了,而且我现在看了一下网上的相关新闻,几乎也搜不到相关的报道了,关于今天开庭的事,那根本就没有报道。”
  
      张睿明也打开了手机,他搜了一圈,确实也没有找到任何关于荆沙河污染案的资讯,直接找今天开庭的消息,也没有,甚至连之前关于这个案子的新闻都打不开了,必须要点击中国庭审公开网,输入具体的开庭时间、具体的审判庭,才能找到今天案子的直播视频。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点新闻都没有了,估计没几个市民知道今天这水污染案开庭,难怪没再旁听席上看到什么人来。如果今天旁听的群众多点,报道这次庭审的新闻多点,再加上今天我们的发挥。那这个案子完全是铁板钉钉了。”
  
      张睿明和张靓两人此时都叹息大正事务所神通广大,居然把这么大的案子给压了下来,影响了舆论走向,没能让检方今天庭审的优势发挥出来,真是令人扼腕叹息。
  
      “我认为啊……”
  
      这时,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谢其生却开了口,他在这几人里资历最老,性格最稳,他一开口从来都是直切要害,张睿明和张靓两人此时都安静听他的意见。
  
      “……一个律师事务所再怎么厉害,都无法对舆论影响到这个地步,就算是津港市律协、司法局,都做不到这么大范围的消声,所以,很明显,是大正事务所在上面高层这块动了手脚,利用了某些领导当心事态扩大,引起舆情危机的心理,借刀把相关的新闻都……”
  
      谢其生说完,他把手机上刚看完的一则新闻,推送给张睿明和张靓。只见这则新闻的标题非常宏大——《与中央精神相悖!津港检方以环境为题起诉民企》
  
      一路扫下来,这篇推送的公众号新闻,格局倒是蛮大,全篇从各种经济数据入手,把这次的荆沙河污染案做阴谋化解释,质疑津港市检在津药化工ipo的关口提起这样的一起刑事诉讼,把维护人民公益的一个案子解读成对津港的化工业支柱企业,对著名企业家王英雄的恶意打压,法律勒索。
  
      张睿明和张靓一看完,顿时对廖彩的舆论战术恍然大悟,这姑娘不愧是民商事的高手,这么一个刑事案子居然可以往经济趋势上面扯,先利用高层对舆情风暴的担忧,压制舆论的膨胀,大正事务所这是“四两拨千斤”啊,最关键的部分就能请人帮他们做了。廖彩只需要再请一些偏向性的新闻媒体过来,用春秋笔法将舆论焦点引开,转移到市检的目的上来,影射这次的案子只是为了搞垮津药化工。
  
      甚至再把标题做大一点,就像这篇新闻一样,直接把现在的经济下行和民营企业的普遍破产挂钩,再和这个案子联系起来,这就是完美的外围舆论啊!只要把声势造起来,那这个案子就不是单纯的环境污染案了,就会演变成敏感的国企与民企之争,甚至让阴谋论爱好者,质疑起市检在这个案子中扮演的角色来,从外围着手,领导投鼠忌器,那这个案子的胜负就未可知了!
  
      正如谢其生所说,他们大正律师事务所只需要因势利导,花点小功夫,就取得了舆论战的胜利。
  
      “阴!真tm阴!”
  
      张睿明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这样一想,在当前的敏感局势下,这个案子的发展还真不明朗了,先前庭审后好不容易的一点好心情,此刻都烟消云散了。
  
      “那我们怎么办啊……”张靓很少想这么远、这么深,这下分析起来,发现法庭上的一点优势还真不一定冲抵的了整体上的劣势,这让小姑娘不由的担心起来。
  
      张睿明只能安慰张靓道:“没事,我们还是做好我们本分的事,在庭审上面尽力去赢就是了,这个案子,后面具体怎么定性、怎么处理,再怎么看影响,那也离不开法院的判决嘛。只要我们庭审上把津药化工咬死,剩下的,我相信中院也不敢判的太出格,估计啊,最后应该还是会以污染环境罪判,几个主犯估计三到五年实刑,几个次要点的,估计就缓刑?”
  
      谢其生:“嗯,我估计也差不多,但现在我们证据也还不够,特别是关于这损害结果的鉴定报告,半天拿不出的话,连这个“严重后果”的界定,都会有麻烦,而且对于证据链的完整也有影响。”
  
      张靓也知道这最后一份检验鉴定的重要性,“可惜啊,鉴定中心那边,就是打死也不肯现在出这个水质的结果来,问了几遍了,总是说“还在搞、还在搞”,这个鉴定要这么久吗?”
  
      谢其生摇摇头:“有些事啊,不是能不能,而是愿不愿意,这个鉴定毕竟影响太大,估计有人施压了……”
  
      听到这,众人心里都是一片清澈,顿时都不再言语。
  
      就这样气氛压抑的到了市检大院,张睿明和谢其生下车就往楼上副检察长办公室走,毕竟是大案开庭,刚回来,还是要向主管领导汇报一下情况的。
  
      严路是老副检察长,说话做事一贯都很强硬,要求颇严,特别是纪律上面,简直是不通情理。对一些细节简直扣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曾经清查所有办公室,一旦发现办公区域里有书籍、零食、花盆绿植等等小东西,都要通报问责,一时间,津港市检是风声鹤唳,垃圾桶里全是零食书籍,门卫老头那里摆满了检察员们不要了的绿植。
  
      张睿明对此还有过微词:一流的领导抓大局,二流的领导抓业务,三流的领导抓纪律。
  
      但老严有点好,律人先律己,对自己一直严格要求,从来不迟到早退,经常主动加班,虽然不知道他忙些什么,但此时已经早过了下班时间,张睿明到他办公室门口,一敲门,还是传来了老严沙哑的声音。
  
      “进来。”
  
      张睿明和谢其生进去,两人单刀直入的把今天的庭审情况向老严汇报了一遍,老严是老检出身,但呆过的部门太多,离开实务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担心他听不懂,张睿明直接把情况笼统讲了一遍,具体的交锋策略,都略了过去。
  
      严路听完后,半响没说什么,他突然起身,径直朝张睿明走过来,张睿明一直和他有点不太对付,此时见他一脸紧绷的神情,又不说话,这一瞬间,还以为他过来要抽自己。
  
      难道自己今天又有什么事得罪老严了?
  
      正提心吊胆间,才发现老严是走到张睿明的身后,打开热水器,再打开旁边的一个铁皮文件柜,从里面掏出一罐茶叶出来,悉悉索索的掏出一点放在两个纸杯里。
  
      什么?老严居然要给自己泡茶?
  
      张睿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和老严也算是旧相识了,但更应该说是冤家路窄,两人从来没看对眼过,当然最受影响的还是张睿明,毕竟领导和你气场不对付,那你在单位怎么混?
  
      这几年来,张睿明别说和老严亲自泡的茶,连他的好脸色都没看过。所以当老严亲自给两人泡茶时,张睿明简直是受宠若惊。
  
      捧到手里,这水温度有点不够,这茶叶也远比不上家里的正宗西湖龙井,张睿明却感觉要热泪盈眶。
  
      不容易啊,老严居然都认可自己了……
  
      见两人一副惊呆的神情,严路坐回到自己位置上,他看起来心情确实不错,打开手机摆弄了起来,他似乎在编一条很重要的信息,从书桌里翻出老花镜,用“一指禅”逐字逐字的在手机上敲击着,中间还几次回退,删了不满意的部分重新打,神情极其慎重。
  
      张睿明和谢其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但看他如此严峻的神情,在旁静静等着,不敢出声。
  
      过了有十多分钟,严路终于摆弄完,身子又转向两人,用张睿明从来没从他嘴里听过的平易近人的语气说道:“今天庭审的事,我之前还比较担心,毕竟对方是这个大正事务所,听说还是一名比较厉害的女律师,怕你们两会遇到什么难处,听你们这样讲,我算是放心了,也敢和领导汇报了。”
  
      向领导汇报?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