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诉先锋章节目录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凄凄惨惨戚戚

第一百八十三章 凄凄惨惨戚戚

    张睿明心里冒出几个问号来,看老严刚才慎重的样子,如果是陆斌的话,完全没必要啊,对这个案子,陆斌一直在工作群里跟进,之前就知道情况了,再说,有什么他也会直接问张睿明,老严没什么必要现在向陆斌汇报啊。
  
      难道是张圣杰?张睿明心里突然涌出这个想法,他之前就知道老严和张圣杰是老乡,老严虽然一直在津港任职,但他是市司法系统东江同乡会的副会长,而且最近听说,“人事冻结”马上就要结束了,这动完上面的高层,接着马上就是检察长了啊,难道老严……
  
      张睿明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东江市在南州省算是经济比较差的几个地区之一,以前都是穷乡僻壤,也没听说过出过什么名人,但东江地区这些年却出了不少干部,这一方面也是跟新时代,反腐倡廉有关,津港出去的高层里,最近几年倒了一大片,而且津港市这几年明显在“大方向”出了纰漏,这些年都没出什么领导来,反而是东江籍的领导们一个个在高层舞台上粉墨登场,“东江系”的传闻,也在南州省的政坛里,影影绰绰的时隐时现,“假亦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起来。
  
      再联系以前从来不管实务的老严,突然之间,对这个案子这么上心,几次市检的常务会上也是频频变脸,态度几变。
  
      最开始,在张睿明调查金田村和陈捷发生冲突时,严检还借着张睿明没有向组织汇报的缘故在常务会上狠狠的批评张睿明的“个人主义”,当时怎么看不出严路对这案子这么上心啊?怎么随着张圣杰脚步越来越近,严路的态度也是180度转弯,从批判张睿明的“个人主义”,变成现在亲自给自己这个他最不喜欢的检察官泡起茶来。
  
      再联系起这个案子里,王英雄背后站着的是谁……那这一切就都说的通了,张睿明顿时醒悟过来,自己不知不觉中,还是卷入了风暴之中。
  
      而且,这种假设下,也解开了张睿明心里最大的一个疑惑——就是上次津港卫视为什么会突然强行播发关于荆沙河污染案的新闻,点名道姓,矛头直指津药化工,还披露出那么详细的案卷内情来,最后再顺势把黑锅扣在张睿明头上,虽然后面听说他们电视台,有个副台长都因此被停职,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但也是成果斐然嘛,直接推动了原本已陷入僵局的案子,也在在全省人民面前,抖出了津药化工这个幕后黑手。
  
      谁有这么大的能量?现在想起来,这个答案简直是呼之欲出了!
  
      张睿明狠狠想到:自己失去了亲人的信赖,失去了尊敬的长辈,失去了挚爱的妻子。到最后才发现,自己原来还只是别人手中的一个小棋子!
  
      张睿明喝了一口茶,手里这杯茶此时变得苦涩起来,张睿明举起纸杯,捧在唇边,挡住日益消瘦的脸颊,不让严路看出他心绪的变化。
  
      “你们俩,今天表现的很好!我已经帮你们俩向陆检邀功,这次五一先进个人……没问题,到时还要报两个三等功上去……”
  
      严路此时仍沉浸在喜悦中,一点没注意张睿明脸上神情变化。
  
      “……嗯,那谢谢严检了。”
  
      “你们是不知道,这次的案子有多么重要,能打赢这起诉讼,基本上就宣告我们津港市检在全省的司法改革中,已经走在前面了。整个转职能,转思想,转作风,都已经取得圆满的效果,在全省中都是示范尖兵,特别是睿明你负责的公益诉讼这块……”
  
      老严还在滔滔不绝,这时“嗡”的一声响,老严放在桌上的手机震了一下,屏幕亮了一秒,他马上拿起一看,同时,张睿明可以明显看到老严脸上神情的释放,如同观察了一朵老铁树开花的全过程。谢其生应该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位副检察长如此神情——眼神闪烁着莹莹的光华,一张嘴想笑又暂时忘了发声一般,干干的半张着,如同一条横放在砧板上鱼嘴一张一合的鲤鱼。
  
      张睿明知道一定是有好消息传来了,是关于上面认可的消息,他不失时机的问道:“严检,怎么了?有什么好事吗?”
  
      严路想了一下,最终还是没忍住,他喜笑眉开的对两人说道:“刚刚,我一直在向大老板汇报,大老板很肯定你们的表现,希望你们再接再厉,把这次的案子彻底打赢!”
  
      “大老板?哪位大老板?陈书记?”谢其生在旁问道,他说的陈书记指的是津港市政法委书记陈伟民,话一出口,谢其生就意识到不对,现在改革的大方向,对政法委并不太……
  
      而严路此时口中的“大老板”一定不会是陈伟民。
  
      幸福面前,严路只迟疑了一下,他决定对两人摊牌。
  
      “老板是津港一把手——新市长张圣杰,他对这个案子很关注啊。毕竟他刚到津港来,我们就送了这样一个“见面礼”给他。这么大的一个环境污染案子,影响千万居民的切身利益啊,影响太大了,老板很重视!我们压力也很大,但是,这既是挑战也是机会,只要我们办好这起案子,长远来说,我们也能在老板面前留下不错的第一印象……”
  
      说到这时,严路转向张睿明,笑着说道:“……当然,我们张睿明同志,以前就给张市长留下过比较“深刻”的印象了。”
  
      果然是张圣杰!
  
      张睿明听到严路这样一讲,心里基本把一切都对上了。回想起在省检时,自己与这位强势的张市长之间各种“不太愉快”的争执,他此时只能苦笑道:“以前不太懂事,有些地方可能还冲撞了领导,希望这次能扭转领导对我的印象吧……”
  
      “放心!我已经在大老板那边替你说过许多好话了,你的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虽然我不知道你在省检时,因为南江集团案与大老板有过什么误会,但我相信,只要你把这次案子办好,老板对你绝对会有一个整体的改观的!”
  
      “好的,我们本来就应当尽力……”
  
      而一旁的谢其生虽然不明白张睿明之前与张圣杰有过什么瓜葛,但今天严路的话里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这个案子远比想象中牵扯的还要远。
  
      张睿明此时也不好多说什么,他和谢其生又向严路汇报了一些别的工作,见时候不早了,他俩很快就告辞,离开了副检察长办公室。
  
      …………
  
      “这是投名状啊……”电梯里,张睿明忍不住和谢其生——这位他最尊敬的前辈感叹了一句。
  
      谢其生投来安慰的目光,“我倒不这样想,不管别人怎么算计,我们打这个官司,本来就是为了法律的公正和人民的公益,不管他们高层介不介入,我们一样要按本心提起公诉,只是造成的后果影响我们无法把控罢了。除此之外,我倒没什么意见……只是不太喜欢老严的语气,他一口一个“老板”的,我们检察院又不是行政机关,毕竟还是有一定独立性的,这样对市里的领导谄媚……而且,要说起来,陆检才是他老板吧。”
  
      “是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什么公司、团伙的呢,开口就是老板老板的,满满的社会口腔,你说对吧,谢老板。”
  
      “……”
  
      张睿明的小玩笑,冲散了两人心头的阴霾,这个案子才到关键节点,下次的庭审应该就是决战,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收集证据,分析策略,做好准备。
  
      而且今天的庭审确实也先下一城,为胜诉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走了。”张睿明挥挥手,在路口和谢其生告别。
  
      谢其生明白自己这个小兄弟的纠结与苦楚,安慰道:“好走……别想太多,自己无愧于心就行。”
  
      “嗯。”张睿明打起精神,勉强笑道。
  
      …………
  
      现在是晚上八点多了,张睿明晚饭还没吃,车子行驶在路上,却不是往家的方向,窗外是流光溢彩繁华街景,唐诗现在住的小公寓就在检察院的不远处,张睿明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去看看妻子。
  
      到了这栋小区楼下,张睿明没急着上去,他下车找了一个一圈,终于在一个小花坛旁边,找到了合适的位置,他脚踩在花圃旁的长凳上,踮起脚,从小区里往楼上望,漆黑的夜色里,栋栋高楼拔地而起,其中,点点窗户亮起灯光来,如夜空的繁星,而在这其中,张睿明找了好久,终于可以看到唐诗所住的那个公寓窗户。
  
      淡淡的温黄灯光正亮着。
  
      知道妻子就在不远处,张睿明心里一暖,他提着一篮子的水果、零食,还有妻子最爱吃的约翰丹尼巧克力熔浆挞,他很用心了,连这甜点都还是温热的。
  
      手里还捧了一束紫色风信子。
  
      好笑的是,结婚后这些年里,相亲相爱的这些年里,张睿明一次都没为妻子买过花,这位过惯苦日子的小检察官,不喜欢花束、贺卡这些虚浮的东西,他曾经觉得,宁愿去买一大朵花菜,也不需要这些没有实用的植物根茎。
  
      但现在,张睿明甚至连各种花语都开始熟悉起来。
  
      风信子,传说是希腊神话中的太阳神阿波罗的好友雅辛托斯的化生,一个因嫉妒而被杀的美少年,阳神阿波罗爱上了菲亚辛思,却惹来西风之神苏菲洛的嫉妒,妒火中烧的苏菲洛,却误把代替阿波罗出席雅典城祭典的雅辛托斯杀死了,阿波罗为纪念好友便把雅辛托斯倒下的血泊中生长出的小花命名为“风信子”,表达他的哀思与珍惜……以及道歉,这便是风信子的花语。
  
      站在1803室门口,张睿明轻轻敲了几次门,果然,回应他的是沉默,张睿明想拿出手机,但唐诗早就不肯接他电话了,他只能坐在公寓的门口,靠在厚重的木门上,自言自语的开始说起来。
  
      “老婆,我知道你在里面,没事,你不想见我,我理解,我就是太想你了,怕你过的不好。我问过媛媛她们了,她们说你现在还不想理我,我只要知道你现在安全的、开心的就很好了,你先自己开开心心玩一段时间,但万一有什么事你还是要马上告诉我……”
  
      张睿明坐在地上,他把带来的这一大袋东西放在一旁,拨弄了一下。
  
      “今天我给你带了一下水果,还有你喜欢吃的那个巧克力挞……还有一个小东西,哈哈,你可能会喜欢,我估计你还是不会开门,所以不敢买太贵的东西,你记住我一走就拿进去哈,有些还是热的……”
  
      就在张睿明疯子一样自言自语的当口,旁边的公寓门打开了,一对小情侣要出去吃饭,那女孩先走了出来,却突然发现走廊上有一个东西。仔细一看,正是如无赖一般躺在地上的张睿明,那女孩吓了一跳。见张睿明望向她,又赶紧捂住自己嘴,等她男朋友一出来,赶紧挽着她男朋友的手乘电梯下去了,那男孩子还不停回头,用看变态的眼神看地上这位莫名其妙的中年人。
  
      “这是……神经病吧?”
  
      “可能是讨债的……”
  
      听到那对小情侣传来的窃窃私语,张睿明只是扭头白了一眼,继续颓废的靠在唐诗的门口,诉说着自己的衷情。
  
      “……我知道,上次你还去萱萱她们小学看了她,萱萱上次回来,第一件是就是哭着和我说她要妈妈、她要妈妈,你是不知道,我真的……”张睿明说到这时,这铁骨铮铮的汉子,眼泪在眼眶里一圈一圈的打转,想起女儿的哭喊,两滴眼泪“啪”的就滴落在他的短风衣外套上。
  
      说到女儿时,张睿明突然感觉背后有轻微的振动,隔着厚厚的木门,他还是能感受到有动静,应该是妻子唐诗此时听到他提起女儿来,估计也和自己一样,靠在门上,默默伤心呢。
  
      见妻子有了反应,张睿明赶紧继续说道:“……我真的快坚持不住了,萱萱估计也快坚持不住了,家里不能没有你,我们女儿也不能没有妈啊……实在不行,这样,你搬回别墅去住,你和女儿一起,她放假回来还能看到你。你不想看到我,我就……我就一个人出去住,你把这间公寓留给我也行,总之,女儿不能没有你,只要你和萱萱好就行了,我无所谓……”
  
      张睿明一边说话,一边留意身后的动静,见有了突破,他一下来了精神了,脸上眼泪此时也渐渐淡去,但他还是继续先前的口吻,努力说服妻子。
  
      可不知道说了多久,张睿明背后的木门却从未打开过,他心里的那点希望又慢慢黯淡下去,他看了看手表,已经快到11点了,他叹了口气,“老婆……我先走了,明天还要上班,我明天晚上再继续来陪你,你不愿见我也没关系,只要你别感到孤单就好了,还有,你如果愿意住回去,你就给我发个短信……对了,你要是不愿和我发短信,你就通过别人告诉我也行……总之,我不想你和女儿分开,至于我……那没关系。”
  
      张睿明把带来的东西摆在唐诗门口,“我把东西摆在你门口了,等下,我一走你就早点拿进去啊……都是你喜欢的,被别人拿走就怪可惜的了……好了,我真走了……走了啊。”
  
      在原地徘徊了一下,张睿明狠狠心,迈步向电梯口走去,他在电梯口特意多等了一下。
  
      可还是没有等到妻子打开房门的那一刻。
  
      …………
  
      快到家里时,远远的望过去,漆黑的别墅里,一盏灯光都没看到,张睿明叹了口气,他已经习惯了妻子以往每一天都会给自己在玄关留一盏灯了。
  
      而自从唐诗离家出走以来,这个家还能叫家么。
  
      他进屋后,打开走廊灯,从厨房里翻找了半天,却也没找到什么吃的,这也不怪保姆没留饭,自己这段时间,家里几乎是孤家寡人的。每天也没心情在家吃,都是自己随便在外面解决了。
  
      张睿明打开储物柜,找到萱萱没吃完的几片饼干,就着凉水,随便对付了一顿,就洗漱完,躺床上睡去了。
  
      今天忙了一天,张睿明很快就沉沉睡去,不知睡到什么时候,他突然听到“咚咚咚”的敲门声,迷迷糊糊站起身来,打开门,却看到妻子唐诗正神情温柔的站在门外。
  
      “我想通了,女儿不能没有我,我回来了。”
  
      张睿明喜出望外,见妻子终于回头,一把上前就抱住了唐诗,摸着妻子柔顺的黑发,他也热泪盈眶。
  
      “没有,是我错了,不该赌上你的前途,不该轻视你的事业……我错了,只要你回来就好了。”
  
      拥着妻子往楼上走,张睿明如同踩在云端,他不时回头看向自己的妻子,他简直不敢相信,唐诗这么突然就回来了,幸福的晕眩让他沉醉,他回到床上,看着妻子慢慢睡在他身旁,他问道:“这几天……你过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