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诉先锋章节目录 > 第一百九十六章 人人皆媒体

第一百九十六章 人人皆媒体

    在这多方因素的综合作用下,最后就变成了现在的局面,李勤在对张睿明采取了两天“双指”措施后,只能草草收场,礼送张睿明走出监委大门。
  
      “哦,我理解是理解,就是在想一个问题,根据《国家监委立案相关工作程序规定》,李组长昨天问话时有几处不合规范的地方,而且李组长你态度也过于蛮狠了吧……”
  
      李勤面如土色,他知道如果这些工作上的纰漏要是被张睿明传到上面去的话,那对自己的前途……
  
      “张检,张检,是我工作疏忽,我以后一定改正,这次还真请您见谅了……”
  
      无视李勤的先倨后恭,张睿明爽朗笑道:“说了,都是为了工作,我理解,李组长放心,出了这个大门,我不会和任何人提起这些细枝末节的事。”
  
      接着,在李勤的目光中,张睿明迈步走出监委大门,外面是父亲张擎苍在等待,父子两风波后再见面,终于不复在里面时的那悲惨光景,脸上都是一丝劫后余生的庆幸,张擎苍什么也没说,拍了拍儿子的背,示意儿子先上车,张睿明却发现一辆红色的宝马正停止不远处的街角,车窗摇下,一抹倩影从车内露了出来。
  
      张睿明眼睛一亮,她还是来了。
  
      他回头让父亲先等等,转身向那辆宝马走去,而车内的红衣女子从反光镜看到他慢步走来,神情也起了淡淡变化。
  
      走到车门前,张睿明露出一抹温煦笑容。
  
      对他来说,眼前这女子与自己纠葛许久,虽然自己一直在拒绝着她的心意,两人也不曾有任何过界,但在昨天那逼命时刻,张睿明鬼使神差般就想到了她,于是把她的号码写在父亲手掌上,让张擎苍一出去就联系这位时代之声的专栏记者,通过她去发动舆情攻势,与津港新闻频道这边的正面报道形成合力,这才解了今天的困厄之局。
  
      这位丽人就是那个在东江市与张睿明共历生死的叶文。
  
      “叶记者……今天谢谢了,感激不尽,也好久不见了哈,那个……”
  
      张睿明在这有过命交情的美女记者面前,一下居然不知道怎么说话了,他此时面色尴尬,语言也混乱起来,他一想到两人不久前,还是那种纠结的关系。此时就更不知道该用何种态度应对。
  
      想起那个暧昧的夜晚,在沿海的街边小摊上,张睿明心里就有一股暖流经过,那晚,叶文对自己诉说衷肠,但自己却无法给她回应,虽然不能接受美人心意,但也极大的满足了他男人的成就感。
  
      在冷静过后,这段时间里,张睿明强忍住心里的悸动,一直有意无意的避开与她的联系,试图冷处理这位美女记者,而叶文也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性格,自尊心颇强的她,在明白张睿明的态度后,也渐渐放下了对这位正直勇敢的检察官的追求,两人慢慢断了联系。
  
      直到这次张睿明主动向她求助。
  
      “你好么?”叶文声音简洁有力,简单的三个字,就远比张睿明的手足无措表达了更多的态度。
  
      “好,好……”
  
      “送你回去?”叶文转过头来,定定望着眼前的故人,脸上看不出喜悲,语气也很平淡,隔着不远的距离,张睿明读出了她眼神中的变化,他心里一凉,顿时明白她为何如此态度
  
      ——她眼里已经不再有之前看着自己时的神采,
  
      那种喜欢一个人的神采。
  
      张睿明心里一下冷了下去,虽然这明明是他之前所期待的结局,本来就是没可能的两个人,本来就应该说清楚,可当人家真放下的这一刻,心里却……
  
      怎么却如此的不舍?
  
      “不用了,我父亲来接我了,这次真谢谢你,下次我……”张睿明想表达谢意,可他不知道能做什么,请她吃饭?两人以前吃过两次饭,哪次不都是差点吃出火花来。请她喝茶?看电影?自己和人家什么关系,一个有妇之夫,好意思总粘着人家一个独身美女么。
  
      “不用,小事而已,本来这个案子就有很高的传媒学价值,不为你,我也一样会去引爆它的……”
  
      “但还是……”张睿明还想说些什么,面前的红衣丽人却戴上了墨镜。
  
      “没什么事,就有缘再见了。”叶文摇起车窗,随着引擎轰鸣,一下就离开他的视线。
  
      张睿明还在原地,叶文却似乎已经走出了两人之前的暧昧记忆,毫无留恋的大步离开。
  
      “她就是那个叶小姐?”张擎苍此时走了过来,他从儿子神情上读出了一些讯息,但还是故意问了一句。
  
      “嗯。”
  
      两人再没有说什么,回头上了自家车,赶紧驶离了这充满了不快回忆的地方。
  
      …………
  
      在车上,此时只有父子二人了,张擎苍一边开车一边试探着问道:“刚刚那……叶小姐,是做什么的?为什么她有这能力?我在津港商界厮混了这么久,才好不容易认识几个做新闻的同学,能出一两条小片子都要烧香拜佛的,可这女的,居然一下子就把这件事传的满城皆知了,今天我还看到几个微信群里都在转你这事。”
  
      昨天迫于时间紧迫,张睿明把叶文的号码给张擎苍后,就交代父亲把一切信息都传达给叶文,甚至包括了许多荆沙河污染案中的敏感消息,但并没有告诉张擎苍这样做的原因。
  
      而因为知道儿子一向办事稳重,又是这样事关张家前途的大事,张擎苍也没有多嘴询问,出去当晚,就直接打电话给那个神秘的叶小姐,第一时间把张睿明交代的事情办妥了。而现在一切都告一段落,张擎苍才有机会好好问下自己儿子怎么会认识这样一位神秘美女。
  
      张睿明不知道如何说起,他苦笑一下,转移话题道:“你微信群里转发什么了?我看看。”
  
      张擎苍把手机递过去,张睿明一打开,就看到一个赫然醒目的标题——《荆沙河污染事件惊现反转,主办检察官涉事被控》,虽然有心理准备,但张睿明还是吃了一惊,叶文这弄的标题也太耸人听闻了吧,他点开一看,里面内容倒不像标题那样偏向被告方,大部分内容都是张睿明透出去的消息,加上一些之前的新闻报道以及上次庭审时公布的情况:把这整个事件梳理了一遍,然后话锋一转,把污染源的矛头继续对准了津药化工,同时也对张睿明这次受诬被控提出质疑,立场鲜明的站在公诉方,用事关百姓切身利益的这起事件,撩拨着公众最敏感的神经。
  
      而最为晦涩的上层变动、时局变化、张圣杰履新等事倒是一字未提,这倒使得这篇文章的传播顺顺利利,避开了许多不必要的风险。
  
      看到这样一篇可称范例的公众号文章,目标明确,针针见血。张睿明在心底给叶文的传媒能力竖了个大拇指,他放下心来,笑着回答之前的问题道:“不是什么大人物,只是我以前认识的一位记者朋友,在时代之声任职,有这块的资源而已……”
  
      “普通朋友?”张擎苍一边问,一边意味深长的回头望了张睿明一眼。
  
      见父亲脸上一副“你小子不错”的神情,张睿明只能装作镇定的答道:“普通朋友。”
  
      “那你这“普通朋友”很不错啦,昨晚三点多接电话,本来语气很冷漠,一听是你的事,立马就急着问我详情,今天一听到我说你可能就要出来了,又马上就到这里接你,还长这么漂亮!?你这个“普通”朋友可真不普通了,我怎么没这种朋友?”
  
      张睿明假装没听出父亲的取笑之意,他马上转移话题:“不信算了,我在里面呆了这么久,虽然是为了自保,但不知道这次弄出多大的事来了,得赶紧了解下外面情况。”说完,就不再理睬父亲不怀好意的询问。
  
      不过确实也是,张睿明终于有时间来评估这场自己引发的风暴到底有多猛烈了,打开久未开机的手机,居然有几十通未接电话,大部分都是一些陌生号码打来的。稍微查了一下,有不少探听情况的部门、媒体,甚至还有一些外媒的跨国电话,人人都争相采访这位刚刚平安走出“强力机构”的荆沙河污染案主办检察官。
  
      “电话很多?不回过去?”张父瞟了一眼,就知道儿子在里面这段时间,估计电话会打爆。
  
      “嗯,不想回,全是这些媒体的,估计都是想从我这挖点料出来。”
  
      张睿明知道这里面没几个有好心的,外媒估计都恨不得把这件敏感的津港市特大污染案渲染成全国性的普适案件,接着再添油加醋一下,这些不怀好意的外媒直接就能得出“中国已无可用之水,揭露真相的检察官已被双规”这样的惊悚标题,再用以抹黑我国的环保政策,就是这段时间最**可口的新鲜素材。
  
      张擎苍不解问:“你怎么这么肯定?”
  
      张睿明笃定笑道:“我见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