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诉先锋章节目录 > 第二百零九章 吾法吾天

第二百零九章 吾法吾天

    …………
  
      回去路上张睿明心神恍惚,回到检院时,抬表一看时间还早,才刚下班,他反正今天无别的事,就准备回办公室继续加班整理案卷。
  
      过两天又要开庭了,在此之前必须把思路清理好,他打了个电话给公诉科长谢其生,没想到老谢女儿不舒服,已经下班回去了。他只能一个人在办公室把案卷看了几遍,总的诉讼策略上来说,没什么问题,只要依旧延续上次庭审的战术来继续猛攻就好,何况现在整的媒体舆论风向对检方来说向好,津港市几百万人民群众都在关注这起案子,法院此时应该也能感受到舆论风暴所带来的压力了。
  
      前几天的轮番报道、今天的新闻通气会,从这样高的关注度来看,下次庭审的时候,绝对不会再像上次一样,连旁听席都被大正事务所他们给清场了,估计到时,又将是一个全国性的大舞台。张睿明心里暗暗打定主意,下次庭审时一定要咬死关键的检验鉴定证据,在众人瞩目之下,大打感情牌,将这次污染案的主要有害物草甘膦好好宣传下,讲清楚其危害性,将这次案子死死办牢!
  
      对!到时一定要讲清楚危害性!
  
      张睿明边想边在纸上记录下次庭审的战术关键字,兴奋不过须臾,当他目光扫过案卷证据目录,看到缺失的关键一环时,他神色又黯淡下来。
  
      真麻烦,不知道什么原因,关于荆沙河水质的检验鉴定报告现在还迟迟没有出来。这份关键的损害鉴定不落地,这件案子的危害后果就迟迟不能坐实,对民众索赔、修复立项、评估检验带来不少难题。
  
      而最让人担忧的还是给下次庭审所留下的隐患,少了这份鉴定,就等于整个证据链少了关键的一环,检方将无法证明津药化工母液罐的草甘膦废水就是荆沙河里的污染源,也使得整个案子迟迟不能定案。
  
      按道理来说,水质鉴定是最简单的,而这份最简单的水质报告自张睿明从津港水务集团提取样本后,送过去都已经过了两个月,可这个该死的检验鉴定报告,就是半天出不来,张睿明已经打过几个电话过去了,就是迟迟不能得到准确答复。这个报告和之前两份报告一样,委任的也是是津港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而之前那两份却很快就出来了……
  
      刚刚张睿明又打了一个电话问过去,那边的老师态度客气是客气,言语间的意思却还是要等等,张睿明不由动了气,他加重语气道:“杜老师,你们这份报告已经做了快两个月了,我们庭都开过一次了,而下次开庭就是后天!在那之前还不能出来的话,老杜啊,这案子多大你不清楚?这影响的可是津港几百万老百姓的生活了!还不给大家一个准确的答复,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现在全市有大批居民连水都不敢用了呢!”
  
      张睿明话说的重,可还是如重拳打在棉花上,鉴定中心那边只是复读机一般的回复“好的,好的,尽快,尽快。”张睿明听不下去了,他直接问道:“杜老师,这样,您现在在哪?”
  
      “我在实验室,怎么了?”
  
      “我现在过来一趟。”
  
      “欸……”
  
      张睿明没等对方答复,就自说自话挂断电话了,他直接披上一件外套,拿好钥匙,就飞奔下楼。
  
      哼,还让你拖?直接堵上门拿结果!
  
      …………
  
      津港大学里,初夏的热度远比不上姑娘们的热裤,校园步道上都是燥热的氛围,在一对对年轻的男女间,一个神情颇为严肃的中年男人正在快步冲进宿舍楼。
  
      “你找哪位?”
  
      没有理会门卫阻拦,张睿明三步并作两步,直接往上面老师居住的宿舍区冲。
  
      “杜老师!杜老师!”他一边喊,一边拨打鉴定中心老杜的号码,可电话还是无法接通。
  
      “师傅,你干什么的?不能这样什么都不讲就冲进来。”负责的门卫老头赶紧追上来,看不出这男的长得挺标志,却这么不讲道理?
  
      “我是检察院的,你们鉴定中心的杜老师呢?”
  
      这门卫老头摩挲了半天,见张睿明来势汹汹,证件也不像假的,犹豫一下,只能报了个门牌号。
  
      “谢啦。”张睿明听完就往楼上走。
  
      在转了不少弯路后后,张睿明终于在杜老师的寝室堵到他。
  
      “张检……你怎么真过来了,这是我寝室啊,我都下班了……”
  
      “老杜啊,我们也认识几年了吧,我在你们实验楼那边找了一圈,你根本不在那里,你电话又打不通,我也没办法,只能到这来找你啦。”张睿明一边说一边手撑在杜武寝室门框上,挡住意图跑路的杜武,意思很明显:老杜,今天你不给个交代,就不要想走。
  
      杜武是津港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司鉴专家,人四十多岁,戴副眼睛,黑瘦黑瘦,看起来老老实实。张睿明知道这家伙却远比看上去精明,他业务多的很,一边教书,一边做司鉴定,每天都有不少单子上门,司鉴这个行业是真正不显山露水的肥水单位,像交通事故、工伤鉴定等等小项目,每天都有找过来的,量大价优,而且最重要的大都是公家业务,从来不要担心要不到钱,而杜武接单后,转身给手下学生一下午就能搞完。去掉上缴的,老杜一天随随便便也能进账四位数。
  
      “张检,这个我等下还要去给学生上选修课……”老杜一边说,一边俯身准备绕过张睿明拦住他的手。
  
      张睿明又抬腿搭在门栏上,笑道:“呵,老杜啊,我今天人找过来就是一定要问个答案的,别想再跑啦,我问你,到底为什么那份荆沙河水质的检验报告就是出不来!?津药化工那边找你麻烦了?”
  
      “没有、没有,真的只是因为那个机器有点问题……”
  
      “别罗嗦啦!我跟你讲,现在马上就要开庭了,要是你这个事影响了我们案子,我和你没完!”
  
      “哥,真不是我的原因,你实在不行,那就再换一家测呗……”
  
      “我现在马上就要用,你让哪家能在一天内出来?再说,你我这么久的交情,你都推三阻四的,别人万一也坑我呢。还有,为什么别的两份污染物的检验鉴定你出的这么快,这份到底为什么就是出不来?!”
  
      张睿明说到后面时,神情越发严肃,杜武见实在躲不过了,他叹了口气,退回屋内,示意张睿明把门关好。他还小心的上去反锁检查了一番。
  
      “干嘛呢?这么鬼鬼祟祟的?你害怕对方律师找人弄你啊!?你说,到底是谁,让你这么怕?”
  
      “张检,你也知道这份报告非同小可,全市人都在盯着吧,我不瞒你说,一个多月前,这份荆沙河水质鉴定就已经做出来了,但是刚一出来,马上就有人把报告拿走了,连存档、样本都彻底删掉了……哎!哎!张检!这事不怪我。”
  
      听到最关键的这份鉴定报告居然一个月前就被人截胡,张睿明此时眼睛圆睁,一把扯住杜武衣领,低声喝道:“杜武!你TM太过分了吧,这份鉴定是我们市检察院代表国家公诉机关委托你单位做的!你一个小小的鉴定人员,居然敢毁灭证据!?往大了说,这是故意毁灭证据罪!判你刑都够了!你真以为这是小事!?几百万人民群众等着知晓真相呢!往小了说,我只要通过院里,把这事通报给你们单位、你们行业协会,你还想吃这碗饭?!”
  
      杜武好不容易挣脱张睿明抓住自己脖子的手,却又被他扣住手腕,杜武只能求饶道:“哥,真不怪我,不是我想这样的,实在是……”
  
      “是什么!?”
  
      “实在是……对方身份不一般。”
  
      “到底谁!?大正事务所的?那姓廖的女的?”
  
      “不是、不是、这个我不敢说……”
  
      见杜武神情闪烁,倒不想作伪,似乎真深深恐惧着对方的威胁,张睿明知道这老小子鬼精鬼精的,也不同他客气,直接掏出手机往他面前晃了晃,“老杜,别说我不够意思,刚刚你那些话,我都录音了,我现在就向院领导反映,是你们津港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杜武老师把这份关键证据交由他人,并且毁灭存底。已经涉嫌犯罪,我看啊,最快今晚,就能把你关进去,等我们这边立案了,再和你们领导讲,对了……你们单位今天晚上值班领导是谁?”
  
      张睿明一边说一边真举起手机,开始拨号起来。杜武见他来真的,一下急的眼眶里两颗泪珠打转,赶紧苦苦求道:“张检!张检!你先挂了电话,我和你讲……”
  
      张睿明一把甩开杜武冲上来抢手机的手,一边按掉电话。眼神犀利的望着他道:“快说!到底是谁这么大胆!?”
  
      杜武一脸苦巴巴的神情,嘴巴瘪起,半天吐出几个字来。
  
      “上……上面的……”
  
      张睿明啧了一下,不耐烦吼道:“到底是哪里!?”
  
      “哎,左右都是个死……”杜武小声嘟囔句,过了半响,好像下定决心豁出去般:“我告诉你,张睿明,你站在我这位置你也没办法,他们人来了,你一样也要给他们……”
  
      “快讲!”
  
      “……是市里把报告拿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