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诉先锋章节目录 > 第二百二十章 去留两难 往来皆苦

第二百二十章 去留两难 往来皆苦

“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
  
  不知为什么,张睿明看到这些人,没由的想起鲁迅的这句话来。
  
  他心里对这些人身上的劣根性厌恶的无以复加,在为了蝇头小利放纵对自己家园的破坏后,居然还好意思腆着脸来检院闹事。好在自己先前一番话下来,这群人短期内也是不敢再到市检放肆了,他又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陈安和,这个曾经的金田村村长,现在看来,陈安和虽然有罪,可更多的还是被这些群体的恶意下,所推出来的牺牲品而已。
  
  而最后查实陈安和收受的30余万元赃款确实也都用在了金田村里,再加上他一直以来配合的态度,在这个案子里,他可能将是判罚最轻的那个人,不知这个老实巴交的凄苦男人知道这件事后,在看守所里会不会感到一丝欣慰。
  
  解决好群体性*事件后,张睿明迈出会客室,那群金田村、富于镇的老百姓此时都走光了,法警支队也没看到一个干警在现场。法警这群老大爷,算是检察院里最轻松的一群人了,以前他们主要陪着反贪局跑上跑下,跑跑腿看看人,而现在改革的末尾期,“两反”都接连转隶后,这些留在检察院的法警顿时变成了被遗忘的一群人。
  
  法警曾经的主要工作基本就是协助自侦办案,在转隶之前,法警的工作还算充实,起码有事可做。但在“两反”转隶之后,法警们一下完全“闲”了下来,基本上很多院的法警已经混岗,甚至转岗了。所谓的法警新工作,其实都是样子货,都是为了打发时间凑出来的,根本没什么实际内容,也没什么意义。
  
  所以,现在法警除了给公诉人打打下手,帮忙问问话、值值班,基本没有其他工作可干,只有混岗一条路,干着辅助行政的工作,绩效却一分没有,于是这些人还一肚子埋怨。
  
  而检察院那些实务部门,像公诉科等等又忙的要死,对他们法警每天一日三餐、混吃等死的轻松日子也有些眼红,总之,两方都是互相看不顺眼,连带着张睿明对他们法警也没什么好感。
  
  他也不想就这件事去麻烦法警支队,自顾自向办公楼走去。
  
  刚到办公室,就看到民行科众人都聚在一起,纷纷讨论着什么,气氛颇为热烈。
  
  “嘛呢?这么大早的,就开始摆龙门阵了?”
  
  正和吴云谈笑间的张靓回头一看,顿时喜道:“张检!你来了!?”
  
  张睿明被她突然而来的热情吓到了,“我……来了?这不是废话嘛,我上班啊,我不来?怎么?有喜事啊?”
  
  张靓拿出一份判决书递到张睿明面前,“咯,没想到,这个案子的判决这么快就下来了!我们赢了!”
  
  看到这份来之不易的一份判决书,张睿明稍微扫了一下抬头,就马上翻到最后判决部分:
  
  ……被告人王英雄到案后在公安机关仍未如实供述,在一审庭审中才如实交代,其行为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之规定,不应认定为自首,其辩护人有关王英雄具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被告人王英雄投案后自愿认罪,庭审中供述犯罪事实,确有悔罪表现,可酌情从轻处罚。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六十一条及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项、第十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王英雄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万元……”
  
  看到王英雄最后的判罚与自己所猜想的差不多,张睿明心里石头落了地,虽然判了实刑,但在有加重情节的前提下,对他已经算是最好的结局了。
  
  剩下的利宏远、李永建等人也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而那个被利用的陈安和,因为其自身的悔罪态度与不为私利的动机,刑罚最轻,最后只是判一缓一而已,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最后的最后,尘埃落定,张睿明望着这一纸薄薄的判决书,心里却莫名平静,他看完就还给了张靓,连另外一份刑附民公益诉讼判决书都没打算看,他异常平静的走出了大办公室,徒留民行科众人诧异的目光。
  
  这一天张睿明都挺沉默,大家都知道他是付出最多、牺牲最大的人,但此刻在胜利的当下,他却沉默的有点吓人,连一向大大咧咧的张靓都不敢随便和他搭话。下午一到点,张睿明就立马走出了办公室,消失在人海中。
  
  …………
  
  在这家叫做“老地方”的排档,张睿明一个人独坐在街边的座位上,他面前放着一碗普通的鼎边糊,加一碟生煎,普通的再普通不过了,他甚至都没有动筷子。只是默默的坐在这曾经最熟悉的对方——以前的大正律师事务所就在对面马路的二楼,狭窄逼仄,装修简陋,甚至和一楼的网吧共用一个楼梯,让人觉得这个律师事务所简直就是个传销窝点。
  
  但就是这样一个简陋不堪的地方,走出了张睿明、廖彩、吴楷明。
  
  张睿明想起以前吃了不知道多少份这鼎边糊,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今天他确实有点说不出的反常,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矫情。
  
  明明这么多苦都捱过来,为什么还是不舒心?
  
  可能是因为昨天和父亲的一番话;可能是明白这判决书的背后,并不全是法律的影响力;也可能只是单纯的觉得喜极而悲。
  
  总之,张睿明心里感觉有东西堵住一般,觉得万事皆空,又万事皆幻。
  
  所以他来到这个“老地方”,也是想找回自己的初心,找到自己法律生涯起始的地方,在这静静坐着,反正现在他独身一人。
  
  他没坐多久,一个窈窕的身影不请自来的出现,然后直接坐在他对面座位上。
  
  张睿明脸上的惊诧不过一瞬,马上又变回一抹老友重逢的淡然。
  
  廖彩直直的坐在他对面,脸上已无之前针锋相对时的怨毒,这位手段强横的美女律师,在此时又变回了张睿明“好师妹”的角色。
  
  张睿明倒了杯水,推到她面前。
  
  “吃点什么?”
  
  “不用了。”廖彩显然不是为了饱腹而来,她环顾四周,语气不乏惆怅的说道:“上次也是这里呢。”
  
  张睿明点了点头,“上次”指的是津港四中“毒跑道”案的时候了,当时和吴楷明针锋相对的自己,也曾在这里和廖彩小聚。
  
  “今天没什么想说的?”
  
  张睿明摇了摇头。
  
  廖彩继续问道:“这段时间,我们都撂过不少狠话了,现在你都赢了。难道没什么获胜感想?你不恨我?”
  
  没有她预想中的剑拔弩张,张睿明只是苦笑道:“没什么,毕竟各为其主嘛。你呢?你觉得我过分吗?”
  
  “过分,很过分。”
  
  “为什么?”
  
  “你我都知道,最后的赢家不会是你们检察院,你张睿明付出再多,也不过是为他人做垫脚石,你为何还如此不顾一切的对付王英雄,他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委托人而已,对你来说,那可不一般吧?”
  
  见最后兜兜转转,还是回到这个问题上来了,张睿明神色有些黯淡道:“那他呢?那你呢?你们在无所不用其极的对付我的时候,你们有在乎过我吗?你们有没有因为担心毁了我的人生而停手?这就是我们法律人的人生,没办法的……”
  
  在短暂沉默后,张睿明还是说出那冷酷的几个字来。
  
  “……法律人之间,注定你死我活。”
  
  “对,确实,这就是我们注定的命运……”
  
  听到张睿明难得的感慨了一句,廖彩真希望摆在面前的是两杯好酒,可以为这句“注定你死我活”而干杯。
  
  她接着轻声道:“……但是,王总最开始还是希望能和你达成共赢的,他并不想闹成后面那个样子。”
  
  “从他放纵偷排事件的最开始,这件事就无可挽回了,你知道的,我是不会被收买的……”
  
  廖彩瞥了对面这位英朗的师兄一眼,突然觉得张睿明脸上依旧是那热血少年的模样,此时……居然有点可爱。
  
  “你知道,如果是一般当官的说出这句话来,都只会让我觉得虚伪,但是……你的话,我信。”
  
  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给了张睿明莫大的安慰,他脸上不由自主的居然有些被人夸奖后的羞涩。这一切没能逃过廖彩的火眼金睛。
  
  她话锋一转,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你是不会被收买……因为你这个人啊,不用买。上面的人使唤起你来,那是什么报酬都不需要的,只要给你一个“大义”的名号,你自己就会冲锋陷阵,鞠躬尽瘁了。”
  
  “不是的……我知道你一直以来都把这个当作政治*斗争,但起码,我向你保证,我是真心实意想为老百姓做点事而已……”
  
  廖彩却叹了口气,她没有接张睿明的话,只是淡淡说道:“棋手抬手,棋子就要上场厮杀,刚做律师的时候,我也曾经以为自己是棋手,可是最后我才知道,原来我们都是过河卒。”
  
  …………
  
  津港市第一监狱。
  
  张睿明对这并不陌生,但他却是第一次以亲友探视的身份来到这里。
  
  在漫长的等待后,他终于再次见到了王英雄,这个他亲手送进来的——王叔。
  
  他和父亲张擎苍原本带来一些上好的茶叶,一套二月河的《康熙大帝》,还带了一些水果,没想到审核的很严,书审了几遍才勉强送进去,而监狱里不能带吃的进去,茶叶和水果只能由其带回。
  
  在被狱警带进隔着厚厚防弹玻璃的会见室时,张睿明差点没认出他来。
  
  王英雄瞬间老了,白发丛生,一脸的苍老,像被人打折了腰,走路都挺不直,看谁都低着头,眼睛往上偷瞄一下,又瞬间移开目光。
  
  以前的那个叱咤风云,翻手成云,覆手为雨的亿万老板在判决书下来的那一刻就死去了。
  
  他现在有了个新名字。
  
  津监A0753号。
  
  “津监A0753号!进会客室!有人探监!”
  
  王英雄佝偻着腰,进来后,抬头先瞄见了张擎苍,神色一喜,嘴唇微阖,而当他下一秒看见后面站着的张睿明时,却神色一黯,转头就要返回监区。
  
  “老王!”张擎苍隔着玻璃喊了一下,却无法被王英雄听到,他又急着重重敲了敲隔着的玻璃墙,“咚咚咚”的振动声引起了王英雄注意,他回头看到张擎苍正急促的向他手舞足蹈的比划示意。
  
  脸上满是歉疚的哭容。
  
  王英雄最终还是走到了会见通话的电话机前。
  
  两位老人隔着墙,用话筒诉说了一段彼此的近况,又说了些近期的人人事事,张擎苍担忧他在里面受欺负,还委托了几个熟悉的朋友关照,总而言之,对这位老友,他还是尽心了。
  
  两人聊的时候,张睿明就默默站在远处不说话,他心里确实有些愧疚,虽然在这场官司的最后阶段,双方都已经突破底线,各自用尽手段,力求击倒对方。但那是战场,现在尘埃落定,王英雄毕竟还是张家曾经的恩人,张睿明的长辈世交,站在这个角度,他必须来向这个老人……
  
  这时,张睿明也不知道如何形容这次探望老人的目的。
  
  道歉?他是为了公益,不存在道歉。
  
  同情?可,如何同情一个自己亲手了解的对手?
  
  他只是有些感触,有些话语,如果不来和老人说完,这些话也许最终会成为他前行途中难以摆脱的负担。
  
  这时,张擎苍说完了,他回头把话筒伸向张睿明,示意他过来。
  
  张睿明略一迟疑,上前接过了话筒。
  
  “王……叔。”
  
  “嗯。”
  
  …………
  
  张睿明一下居然有些哽咽,他一下不知道如何继续谈下去,就在他大脑空白的这一下,反而是王英雄先开了口。
  
  “张圣杰有没有开始动手?”
  
  这突然的一句话,让张睿明有些迷糊,他过了半天才消化过来,王英雄的意思应该是问对于津药化工判决后,市里的一系列处理措施有没有开始实行。
  
  在刑附民公益诉讼判决书下来后,张圣杰组织津港市政府就如何妥善处理津药化工案商讨了整整一天,经过几轮调研、论证,制订了一系列的善后措施。
  
  现在津药化工已经在这起案件的巨大冲击下,面临十分险恶的危局,IPO是已经泡汤了,还要面临几亿的巨额罚款。
  
  张圣杰刚刚主政津港,既要“仗剑杀人”,也要“扶危济贫”,好在津药化工不同于东江的南江集团,本身算是有一定技术含量的化工企业,市场一直在那里,订单也没断,而且也没有南江集团那数目庞大的职工和他们背后千千万万的家庭,导致尾大不掉。
  
  所以,津药化工算是优质资产,甚至还可以说是一块肥肉。
  
  可这对王英雄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张圣杰准备以国资进入为核心的一揽子政策来救活津药化工,包括对王英雄自身罚款债务与津药化工进行分割,对整个废液循环系统进行升级修补。并将部分罚金以技术改造金的形式进行划割,也就是将津药化工必须支付的三亿多环境修复赔偿费国家入股技术资金的形式进行升级改造,以抵扣其支付的赔偿费用,这样一方面能让环境修复,又能将津药化工技术升级,同时花的还是津药化工自己的钱,入的是国家的股,同时还有政府牵头的津港发展银行大额贷款输血。
  
  这一切看起来皆大欢喜。
  
  唯一的例外,是这家价值十多亿的企业将不再属于王英雄,因为巨大罚没失血,他在津药化工的个人占股将下降到不足10%。
  
  辛苦一生,终为他人嫁衣。
  
  张睿明叹了口气:“我昨天看披露的消息,好像股份转质已经完成。”
  
  听到这个消息,王英雄目光呆滞,有半响没有说出话来。但突然,他又神情疯癫“哈哈哈!……”狂笑不已。
  
  笑了几句,王英雄又突然如邪灵附身般,猛的用力拍打着厚重的玻璃墙壁,对着张睿明吼道。
  
  “这一切都是局!都是局!你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我以前是怎么对你的!?你居然还好意思来见我!?我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这就是你希望看到的?!”
  
  被王英雄疯魔附身的样子吓到,张睿明一下都说不出话来,顿时忘了自己曾经受过的磨难,只是一个劲的劝道:“不是的,王叔,我真不希望看到这个结局,我原本只想解决水污染而已,没想过要去害你,而且,这……不也是你自己种下的“因果”吗?”
  
  第四卷《鏖战津港》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