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诉先锋章节目录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假凤真凰

第二百三十三章 假凤真凰

“妈!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又不是图男人的钱才去结婚!我如果真要与人相伴一生,我一定要找个真诚可靠的,我不会嫁给钱的。”
  
  阳卿云见女儿如此顽固,她知道自己这女儿从小物质富足,却缺乏情感上的陪伴,过度的娇纵下,养成了现在这种固执己见的坏脾气,当初在国外不肯学一些热门轻松的学科,反而要去学传媒,当记者,就是这种过度自主的性格下所带来的一大错误,今天居然口口声声“要找有感觉的”?!
  
  这怎么了的!?
  
  阳卿云一下心头火起,必须好好管教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儿,“别再说这些浑话了!你也老大不小了,你难道还没玩够你那“正义女神”的劲头吗?”
  
  “难道你想我像你一样,找个没有感觉的就嫁了么,最后不也没办法委屈自己么!”
  
  “你啊!……”
  
  阳卿云见女儿如此顽固,眉毛倒竖,刚想怼回去,却听到一段奇怪的歌声响起:“蓝天白云壮丽的山河我们人民的检察官在庄严的国徽下集合……”
  
  叶文全身汗毛一树,这明显是手机铃声啊,这间封闭的卧室里,这个铃声显得特别的刺耳,两人面面相觑,目光瞬间都投向声音发出的地方,正是之前阳卿云搜查过的叶文的衣柜。
  
  “是谁躲在那里!?”
  
  …………
  
  张睿明没想到今天居然碰到这样的乌龙场景,自己就像个被抓奸的情夫一样,居然直接被堵在这两层洋房里,进退两难。
  
  刚刚那逼命的时刻简直比他在法庭遇到的任何危机还要险恶,在阳卿云打开门的一瞬间,张睿明赶在最后瞬间提起他留在这洋楼里的关键证据——门口的那双皮鞋。在阳卿云开门后,他刚巧踏上楼梯,他先是躲进叶父的房间里,在立柜里躲了半响,一边凝神聆听阳卿云的脚步声,却发现叶文居然完全没拦住,这阳卿云直接上楼而来了。
  
  张睿明当时一紧张,提着皮鞋就从立柜里溜出来,走的太过慌乱,他拖鞋一下就落在那立柜里,他本想趁两人在叶文房间时冲出去,却看到两人马上就要走出来,张睿明只能一回头,他左右四顾,也没什么地方可以躲,他一咬牙,只能爬上窗户,他踩着空调外机架上,一个大男人的,在这半夜里,如同被抓奸一般悬在半空,叶文和阳卿云还在里面四处翻找,居然连他落在立柜里的拖鞋都被发现了,就在这逼命时刻,张睿明好死不死的不小心撞掉了阳台上的一盆绿植,这下行踪直接被这叶文母亲模样的女人发现!
  
  这两个阳台并不是并排的那种,中间还隔着两米的空档,而这老式的洋房别墅,层高原就比一般建筑要高,张睿明此时就挂在空调外机架上,双腿悬空,如同荡着秋千。
  
  从他的角度看过去,离地起码有个4、5米,跳下去骨折也会扭到,夜风吹着张睿明裤脚,让他心里呼呼发麻。这摔下去怎么的了,可现在不冒险不行了,那阳卿云眼看马上就要找到窗户上来了!他看准时机,把皮鞋扔到对面叶文的阳台上,爬上阳台,调整姿势,就是往旁边阳台奋力一跃!
  
  幸好,人在危急时的潜能是无穷的,张睿明平时也没落下该练的体能,这一跃刚好越回到叶文的阳台上,打了个漂亮的时间差。他此时轻轻爬回叶文房间,拿起皮鞋,轻手轻脚的躲回到叶文的衣柜里面,他已经被这难搞的两人搞怕了,这下兔起鹘落的东躲西藏,让他背后湿了个透,他也实在怕了,好不容易有个安身之处,准备安安心心躲在这衣柜里面,等这阳卿云走了后才出来。
  
  可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二十多分钟,叶文和阳卿云居然就坐在外面扯着母女之间的八卦,这可让张睿明憋屈的难受,心里暗暗祈祷阳卿云能早点回去,可外面这两母女聊什么不好,居然聊起了叶文的情感来,最为狗血的是居然还要吵起来了,这让就躲在两人一米多远处的张睿明十分尴尬。
  
  叶文的衣柜里有着少女特有的香气,张睿明躲进来时,根本没地方选,此时一件女孩的文胸就贴在他肩头,他动又不敢动,紧张、慌乱、羞愧、猎奇,各种情感交织在他的脑海里。
  
  只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呼喊:姑奶奶!您快点走吧!
  
  就在听到外面母女两吵起来的时候,张睿明还有一点庆幸,希望阳卿云赶紧发脾气走人,然后,一件最让他没有想到的事发生了。
  
  此时,熟悉的人民检察官之歌想起,张睿明的裤袋一阵颤动,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了!
  
  张睿明整个人如触电一般,他赶紧轻轻把手从裤兜里把电话按掉。可此时为时已晚。如突然的天亮一般,衣柜门被猛的一下拉开,张睿明脸上的神情顿时僵硬到极致,衣柜外是两张错愕惊诧的面孔!
  
  叶文和阳卿云正惊恐万分的望着这衣柜里突然出现的男人!
  
  三人目光对视了短短的一瞬后,一阵常人无法想象的尖叫声划破夜宵!阳卿云在短暂惊恐后,马上用手上的名贵包包死命的敲打着面前这危险的陌生男人,一边拍打一边尖叫着要叶文赶紧出去叫保安。
  
  张睿明被打的狼狈不堪!他只能一边抬手护住脸一边高喊:“我不是坏人!别打了!别打了!”
  
  “那你是谁!”阳卿云一边喊着,却一边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拿起旁边叶文的一双高跟鞋,直接拿着鞋底的高跟就要往张睿明的脸上砸过去,这下尖底砸在脸上,张睿明不破相也要脱层皮。
  
  “妈!他是我男朋友!”
  
  …………
  
  在叶文的这声惊呼后,阳卿云总算停下了即将下下去的狠手,张睿明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躲过了一场大劫,趁着阳卿云错愕的这瞬间,他从叶文的内衣堆里艰难的爬起身,气喘吁吁的爬出这逼仄的衣柜。
  
  “伯母……”
  
  “嗯?!……”阳卿云被这个看起来比自己小不了一轮的男人叫了声伯母,脸上霎时就铁青了,叶文在旁也赶紧捅了捅张睿明的腰间,让他赶紧改口。
  
  “额……那叫您,姐?”
  
  张睿明话刚说出口就一阵后悔,他看到阳卿云脸上的黑线简直肉眼可见,他只能呐呐闭嘴。
  
  “算了!你就叫我阳卿云吧。”
  
  “额……好的,伯……,不,不,”张睿明在心里给自己抽了两嘴巴,想不到合适的措辞,就不要说话嘛。
  
  阳卿云倒不想和这男的计较这些,看着这从自己女儿衣柜里爬出来的……中年人,又不会说话,又看起来老气,特别是此时这男人肩上还挂着一条女儿的草莓图样的文胸。让她实在是没办法给张睿明好脸色,只能“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张睿明赶紧整了整衣服,叶文体贴的替他把满是褶皱的衬衣后背扯直,她温热的柔夷小手,细心温煦的带笑神情,让张睿明心里恍惚间有种“傻女婿马上要见丈母娘”的错觉。
  
  女儿那满是柔情的眼神,阳卿云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见到,她在心里不由对刚刚叶文的那句话多信了半分。
  
  她仔细打量了张睿明几眼。这男的长得……倒不丑,身高一般……看起来倒还算是正派,不像是什么不正经的家伙,就是这个感觉……应该有三十多了吧?哪里来的老牛,居然还想吃上我家的仙草了!?
  
  总之,先探听下这家伙的背景再说。
  
  “咳……咳,文文啊,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你这个男人都带衣柜里去了!?我平时怎么教你的啊!?”
  
  “额,那个,我是叶文的同……”张睿明还想解释,结果被叶文用力的掐了他一下,好不容易才忍住没叫出来,张睿明知道她肯定有自己的打算后,只能咬紧嘴唇,由着她来解释。
  
  “哎呀!妈,他真的是我男朋友,叫张睿明,我是真的很喜欢他,他也对我很好,今天还陪我出外景采访,后来看我设备又多又重,他就帮我搬上来了,结果准备出门时碰到妈你回来了,他见我在洗澡,怕一下说不清楚,又觉得自己今天来的仓促,怕给未来丈母娘留下不好的印象,就自己傻乎乎的躲在这柜子了……”
  
  张睿明被她刚刚这波解释居然能扯圆所震惊,见叶文居然一波鬼扯后,阳卿云居然颇有几分信服的样子,张睿明在心里对其佩服的五体投地,这妹子完全有当律师的天赋啊!而张睿明此时也只能呐呐点头。
  
  而叶文说到“傻乎乎”这三个字时,特意加重了语气,她回头看到张睿明此时一脸惊诧的傻样子,不由的在心里点了个赞:对!就是这副傻样!原本我妈那聪明伶俐的性格,在她面前抖绝对不能抖机灵,反而越是傻乎乎的老实人,才能在她那里过关!
  
  阳卿云看了看叶文,又看了看张睿明,这男人看起来确实不像是会蒙骗的家伙,人看起来倒是老实,就怕别是什么一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家伙,那一年才能赚多少钱啊!
  
  “嗯嗯,这个……小张啊,不知道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同我们文文在一起又多久了啊?“在被张睿明叫乱了辈分后,阳卿云一下也不知道如何叫眼下这个叶文第一次“带回来”的男朋友,但她还是很担心自己女儿眼光不行,这男的看起来起码三十左右了,看他穿着打扮,不像是什么富二代的样子,可别是什么小职员、跑业务的,叶家给叶文找老公可是有标准的,一般能入法眼的都是非富即贵,就算靠自己能力赚钱,也起码能有俊彦那上百万的年薪,才能配得上我家宝贝女儿啊!
  
  “额……,那个,我是……”
  
  张睿明话还没说出来,又一次被叶文打断了,在今天这种情况下,由她来应对阳卿
  
  云,倒不失为一项明智的选择。
  
  “妈,他是法律工作者,很厉害的!上过许多次电视呢!甚至还上过央视!非常优秀的,我和睿明在一起也已经有一年多了,我们最近都在打算找个机会待他见见你。”
  
  听到叶文说他是做法律工作的,还上过许多次电视,阳卿云第一时间就以为张睿明是一名颇有建树的大律师,如果是有些名气的律师的话,那年薪七位数应该也有啊,虽然老了一点……但如果条件不错的话,也能考虑一下……
  
  这样想到后,阳卿云看张睿明的脸色和缓了一些,她此时终于露出一个笑脸道:“见我?好啊,反正现在也见了,就是这个也太那个碰巧了,不知道张先生是哪里人?还有啊,怎么之前都没听我们文文提起过有你这么个……优秀的男朋友?”
  
  “伯母,我就是津港的……我和叶文她只是……”张睿明本想直接和阳卿云说实话,但看叶文这一直在尽力掩饰两人的关系,估计她有什么难言之隐,既然如此,那现在顺着她的话往下面讲比较好些吧……
  
  想到这层关系,让张睿明话临出口时又改变了主意,“……在一直等好的机会再见你,毕竟也是想给你一个好印象不。”
  
  “也是……这几年我大都在米兰,很少回国,我这次还是见文文突然闹着调回了津港,我才跟着回来的呢,你说说看,我们文文主动调回来,是不是和你有关?”
  
  张睿明这下就不知道怎么讲了,好在叶文抢先答道:“妈……你看你,女儿还没嫁出去呢!你就讲的我非他不可似的……算了,妈,这里也不是谈话的地方,我们下去找个地方坐着说呗。”
  
  阳卿云看了眼叶文这杂乱如狗窝的卧室,确实也太过凌乱了,三人就此起身,往楼下走去,张睿明起身时,不好意思的踮着脚一跳一跳的跳到隔壁卧室,穿回那落在隔壁立柜里的拖鞋,等他穿好鞋回头时,正看到两抹倩影款款下楼,黯淡灯光下,一时间居然都分不清哪个是叶文、哪个是阳卿云。他只能惊叹于这叶母阳卿云真是驻颜有术,虽然有点年龄了,但却风姿依旧。
  
  张睿明在这番惊心动魄的猫捉老鼠后,没想到居然死里逃生,现在还莫名其妙成为了叶文的“男朋友”?虽然不知道这姑娘到底是为什么撒了这个谎,但她那样子,应该是有些情非得已原因在里面。张睿明一时也不准备说破,反正估计此生也不会再见阳卿云,到时叶文自己也会解释,今天就先认了这个“便宜男友”。
  
  到楼下后,叶文看不出的心思灵慧,已经泡好了一壶水果茶,就着几块点心,准备讨好母上大人,给张睿明准备一条“生路”。
  
  张睿明看到这场景,心里却是暗暗叫苦,没想到自己这番好心的帮衬遮掩,居然一时还收不了工,不知道这场“真凰假凤”的戏还要演多久。
  
  “其实有个问题哈,我这人毕竟直……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见阳卿云这审视的似笑非笑神情,张睿明知道她应该是有麻烦的问题要问自己,可此时别无办法,他只能勉强笑道:“但说无妨,我一定老实回答。”
  
  “不知道,小张这个称呼……叫的对不对?张先生应该比我们文文要大一些吧?”
  
  听到这个尴尬的话题,张睿明摸了摸双颊边唏嘘的胡渣,只能坦然道:“是的,我是80后,比叶文要大个8、9岁……”
  
  “80后?大个8、9岁?那你已经30有几了?”
  
  张睿明默默点了点头。
  
  阳卿云脸色瞬间就暗了下来,平时生活中,她一直活的颇为潇洒,世界各地表演、旅行、沙龙、看展听会的,完全是西式新时代女性的典范,在过着标榜着“绝对自由”的生活模式中,她在她的朋友圈里从来都宣称着自己先锋的生活品位,自然而然的,曾经在讨论中,也秉持着“爱情至上”“情感超越价值”的观点,也不曾反对老夫少妻,但这种事情真发生到自己女儿身上时,她才发现自己是颇为介意的。
  
  那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没轮到头上而已。
  
  她一直没发现,自己过的这种华丽但颠沛流离的日子,其实并没有她曾经所热盼的那么美好,所以,在离开叶父的这些年后,阳卿云内心里却又重新渴盼一份稳定的依靠,踏实的物质基础,才让她不断提高了对叶文择偶的“考核标准”,从而间接也影响了叶文自己的诉求。
  
  此时,她怎么能让一个比女儿大了快十岁的男人来照顾自己女儿,万一以后这男的先走了,那不是又要让女儿步自己后尘吗?
  
  她扭头看向旁边的叶文,眼神里满是反感。
  
  叶文心里却早就接受了张睿明的一切,甚至包括他比自己大的这些事,可是爱情从来都不只是两个人的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