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诉先锋章节目录 > 第二百八十二章 菩萨难拜 头难磕

第二百八十二章 菩萨难拜 头难磕

    怎么,这井厅长就准备现在就把这关键的一沓合同给拿走了?
  
      张睿明无暇细想缘由,只能赶紧找理由回绝,在脑袋飞速的转了几圈后,他向井才良婉言解释道:“呃,厅长,我这趟还有任务的,要参加明天早上的全省公益诉讼推进会,到时可能还要拿出这沓证据向会上领导展示,所以现在暂时还不方便交给您……”
  
      张睿明说完,井才良完全是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张检,你这是……”但他本就习惯了的领导的架子,刚下意识的准备问清楚张睿明是不是真不把这沓合同给他,此时刚开了个头,就意识到不妥,把后半截话收了回去。x23us.com
  
      “井厅长,我不是不信任您,而是真的明天还要……”
  
      张睿明还想解释一下,井才良却只是一摆了摆手,示意司机在前面路口停车,见气氛到了这种地步,张睿明也不好再说什么,等井才良的辉腾停好,张睿明拉开车门就准备下车。
  
      井才良在离开前,最后把车窗摇了下来,对着窗外的张睿明神情有些复杂,语气飘忽的问道:“……张检啊,你……到底清不清楚这份合同的价值?”
  
      “我……”面对井才良这个难以猜测意图的问题,张睿明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沉默以对,而井才良见状,也没有稍作停留,直接一挥手,车辆径直往前开去。
  
      留下了这孤独的检察官站在原地。
  
      …………
  
      在福市出差的这个夜晚,张睿明久久无法入睡,他脑海里仿佛有无数个自己在争论,有无数个想法在纠结,夜雾如细丝融入苦寂的梦里,在恍惚的睡梦中,他又梦到了已经死去的吴小琴、这个因白血病死去的女孩,在梦中依然停留在她最后弥留的病床上,一个人哭泣着,身旁空无一人,如同她最后的处境。而张睿明就静静的站在门口,想上前劝说些什么,想安慰些什么,却仿佛隔着一沉厚重的透明帘布,怎么也跨不过这道墙壁,他刚想呼声,而梦中场景颠倒,切换如电影,也没有逻辑可言,这时出现在他面前的却又是那一辈子受尿毒症折磨的王援朝,此时,这位南江集团的老员工,只是苦着那张沟壑从生的脸,一遍遍向张睿明问道:“张检,这个南江集团到底什么时候赔钱啊,我闺女等着手术啊,我闺女等着手术啊……”
  
      张睿明猛然睁眼,背后已是大汗淋漓。
  
      这诡异的梦境并不恐怖,张睿明见到这些苦命的亡魂也没有害怕,更没有惊慌,只是觉得一股透心的凄凉,猛然沁透心扉,让他无比的伤痛。
  
      人生太苦了。
  
      他就这样坐到了天明,带着满眼的血丝,收拾了一下材料,就准备去省检参加这次的全省公益诉讼推进会。
  
      异地参会,自己又不是会来事的人,张睿明已经准备好一个人尴尬的走进会场了,却没想到,刚走进这次的会场,他就迎面看到一个熟悉的胖子往自己笑着走来,张睿明心头一暖,这个曾经和自己大打出手的精明胖子,此时再见到,居然甚至都觉得其远算不上好看的外表,此时都觉得亲切起来。
  
      他也笑着迎了上去,一把有力的握住对方的手道。
  
      “好久不见了,顾检,哦不,现在应该叫顾处了。”
  
      这个满脸横肉的胖子当然就是曾经在联合工作组与张睿明一时瑜亮的顾海了,当时张睿明刚从省检回到津港市检没多久,顾海就到行政检察处任副处长,当时津港市检都议论纷纷,说张睿明是在省里没斗赢这个顾海,所以才被扔回来的,可是只有张睿明自己知道,虽然他与顾海算不上什么朋友,甚至大打出手过,但两人本质上却是同一类人,相知相惜,工作配合上也远比一般的朋友更为默契,最后在抓捕刘工的过程中,张睿明与叶文陷入绝境,还是顾海奋力营救,最后才平安脱险。
  
      此时,这样有过过命交情的一个老熟人,可远比一些虚情假意的朋友来的珍贵。
  
      “张检,好久不见,你……还好吧?我在福市都听到你的大名了,又解决了一个津药化工的案子,你真是大名远扬啊!”
  
      “没有、没有,还是要多向你学习……”
  
      两人客套了几句,接着便入席就坐,今天是省检主持的会议,主持人便是张睿明曾经见过的行政检察处的处长纪华,在会议开始前,他还特意过来向张睿明打了声招呼,对张睿明当初为了抓捕刘工身陷险境的旧事大肆夸奖了一番,远比当初在他手下工作时来的热情。在官场上便是这样,只要没有核心利益的冲突,只要不在同一个屋檐下,彼此之间的气氛都格外融洽,人人都是笑脸。
  
      而今天这场会议规格、层级已经相当高了,有环保厅的代表、食药监的领导、还有省委的领导出席,张睿明看到这样的阵容,更加担心今天这会并不是一个合适讲实际问题的场合,他还来不及细想,在本次会议的各部门领导到场后,会议正式开始。
  
      这是一个中型的会议室,正中是一张圆形的长桌,张睿明作为津港市检的代表,坐在了圆桌第一排靠近主席位的位置,可见津港市检这两年在公益诉讼上取得的傲人成绩,已经得到了上级和各方面的肯定,这让张睿明心里又踏实了一些,他望着这满桌的各级领导,心里还在不住掂量今天这场会议的性质、氛围,看到底合不合适把这沓证据拿出来。
  
      怎么来说,今天都是全省的公益诉讼推进会,这次南回柱损毁案正是一个最需要推进的案子,此时提来,也不算自己不懂事吧……?
  
      张睿明想了半响,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可会议刚进行到一半,领导发言还没发完,他就知道自己错了。
  
      从文件通知上来看,说是推进会,还不如说是“表彰会”,整个会议从一开始就洋溢着一种颇为兴奋的气氛中,整个会议开始就细数了一遍南州省这几年在公益诉讼领域所取得的各项成果,然后把整个会的基调的定了下来这是一场“论功行赏”的大会。
  
      这居然是一次务虚会!?
  
      对于公务员来说来说,体制内的会议多如牛毛,曾经有一个省环保厅的一个督导处副处长做过统计,他们处里总共只有4名正式公务员,可一年的会居然有1000多次要参加,整个算下来,每个人基本就是两天一个会,还有些必须点名要处里负责人参加的,简直是让他欲哭无泪,整个人天天就被钉在会议室里,哪有时间精力去干正事?!
  
      而会议种类虽然繁杂,但大概能分成两种,一种是解决实际问题的,叫做“务实会”,就是以工作中的实际难题,相关问题拿出来讨论解决的会议,这种会议流程一般比较短小,也比较突然,没什么固定流程,基本上参会人都能发言,张睿明本来以为这个“全省公益诉讼推进会”就是这样一个务实会,推进,推进,那肯定是要推进实际工作的嘛。所以他才抱着相当大的期望来参加这次会议的,就是想借着这次会议的机会,把南回柱损毁案的相关情况向与会领导们,作一个汇报,争取得到支持,从上面找到助力,来对付冥顽不灵的冯彬彬等人。
  
      可没想到,这场“全省公益诉讼推进会”居然是一场他吗的“务虚会”?!
  
      这样的务虚会,是张睿明最为讨厌的会议类型,浪费时间不说,基本就是“上面照本宣科的念念稿子,下面心不在焉的神游太虚”,只是为了开会而开会,以文件落实文件,根本不解决任何问题!
  
      眼前,这场会议已经进行了一个小时了,上面两个领导还没讲完,下面人人都低头开着小差,哪有人关心这实际工作怎么干?
  
      张睿明当了十多年的检察官,对于这套会议流程,早清楚的不得了,一般来说,这样的会议,都是有主持方先请全场最大的领导发言,一般来说,都是上面党委的分管领导。先是由这位最尊者肯定该单位的这项工作中取得的成绩,突出讲一些亮点。而后,在宽泛的提几点意见,虚虚的讲两句。当然,总的来说还是以肯定为主,等这位最大的领导讲完了,接下来就是按职级轮着讲下去,一般讲话的时长都与发言人的级别职位成正比,但都不会超过前面的发言人。
  
      接着,再让几名突出代表发发言,讲讲困难,表表决心。最后就是象征性的请下面的参会人举手发言,问问还有什么问题。整个会议的大致流程就这样了,总的气氛要求是和谐、团结,最忌讳有不讲大局的声音。
  
      而张睿明本来是准备在“务实会”上把这沓合同抖出来的,可今天看来,自己根本没有什么机会发言,更别说替一些领导不爱听的困难与问题了。
  
      可既然都已经来了,没机会也要创造机会了,张睿明这次来参会前,就有省检办公室的邀请他上报今天的突出代表发言稿了,当时他就知道等下有发言的环节,现在看来,只能等下的在突出代表的发言环节,提一下最近津港市这次南回柱损毁案的情况,请领导们留意一下了,可今天这会有这么多外单位的领导在场,自己这样贸然讲津港市检的实际困难,就等于把自己单位的问题暴露在与会几十双眼睛前,而且,这也等于直接向领导说“我们津港市检工作不行,做不来这起公益诉讼,领导你看怎么办吧?”
  
      不管怎么想,这样的场合都不太适合讲问题、讲困难了,但如果今天不讲的话,又哪有机会向上面反应情况呢?而且,这个案子本来就拖了太久,再拖下去,被告方美神时代影视公司都要注销了!冯彬彬可能都要逃完美国了!那到时,起诉了,又有什么意义呢?自己又怎么对得起身上这件制服,怎么对得起津港市的几百万老百姓?!
  
      想到这,张睿明一咬后槽牙。
  
      “算了,豁出去了!”
  
      又过了半小时,在食药监的领导不痛不痒的讲了几句以后如何与检方联动配合,查缉食品安全领域的突出问题后,主持人目光扫了一眼张睿明,张睿明身子不由的一直,他知道这是在用眼神告诉自己:等下就到自己发言了。
  
      果然,主持人纪华用机械的语气说道:“下面进行会议的第四项议程,请2018年度,南州省公益诉讼工作先进个人做代表发言,有请我们津港市检察院民行科科长张睿明同志发言。”
  
      全场响起客套性的掌声。张睿明清了清喉咙,翻开带过来的发言稿,开始照本宣科的念了起来,对于这种虚头巴脑的代表发言,他远不如在法庭上的辩论来的习惯自在,相比这种机械冰冷的流程式讲话,他更喜欢在法庭上的唇枪舌战,那种攻防之间的紧张刺激,互相抓逻辑漏洞,在法律的框架内刺刀见红,远比现在这语调木然的“和尚念经”要有意思的多。
  
      但此时,他嘴上仿佛上了法条的自动播报机,但张睿明心里却在不断的打鼓。
  
      等等?在等等?
  
      算了!等毛线!再等都要讲完了!
  
      在讲话稿还有一小半的时候,他突然抬起头,神情一亮,语气也是一变:“……这个,在实际工作中,我们津港市检的公益诉讼领域,还是遇到了一些新问题、新情况,像最近轰动全国的著名影星冯彬彬的“阴阳合同”案,其中也有涉及到我们津港市公益诉讼领域的方面……”
  
      听到张睿明口里念着念着,突然冒出了“冯彬彬”三个字,全场原本神游太虚的参会人,不少都抬起的目光,齐刷刷的望着这位津港市公益诉讼领域的“超级明星”。
  
      怎么回事,怎么都牵扯到冯彬彬了!?
  
      不少人原本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今天这看起来是十分平常的一次公益诉讼的“务虚会”,怎么也与流言四起的“一代艳后”扯上关系,这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嘛!可他们又仔细听了一下,台上这位在公益诉讼领域颇有建树的英朗检察官,真的是在讲这个“国际影后!”
  
      “……在最近的调查走访中,我们发现,对方的影视公司正在进行注销流程,而冯彬彬本人也已有许久未曾公开露面……”
  
      “等等,等等,这位津港市检的同志……”台上的一位环保厅领导,打断了张睿明的讲话,他困惑的推了推眼镜,问道:“……这个,我们今天的会,是关于我们全省公益诉讼领域的推进会,这位同志,你如果要讲娱乐圈的事,那你应该去广电讲啊,这个,在我们这个会上讲,不太适合吧?”
  
      说完,这位领导先笑了起来,看样子对自己结尾这个蹩脚的笑话,颇为自得,对于对方这种的**裸的嘲弄,张睿明却沉住气,也毫不畏惧,此时直接接话答道:“我刚刚所说的正是关于我市在公益诉讼领域遇到的实际问题,领导可能刚刚没听清楚,我说的是冯彬彬的公司、剧组在拍摄电影的过程中,因为他们工作疏忽,导致了我们津港市最为珍贵的文物南回柱,因爆炸损坏,现在经过专家鉴定,光柱体的修复费用就高达一个多亿,这样的一笔钱,这样的一种行为,我们津港市检作为公益诉讼起诉主体,当然有权利向造成此次意外的公司实际掌控人冯彬彬提起公益诉讼,在这,我还想向大家重申一下,我们津港市检从来不会因为该案件的当事人是具有较高知名度、以及特殊形象的公众人物,就觉得好奇、特殊化对待,不管她是不是公众人物,在我看来,一码归一码,在什么场合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随时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身份。”
  
      听到这里,在场原本打小差的一些人听明白了整个事的来龙去脉,“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不由的纷纷点头。
  
      而张睿明最后那几句话,虽然明着是说他自己,可意思明显是对着刚刚嘲笑他的那个领导而去,此时,那位领导脸上也是红一阵白一阵的,神情有些尴尬。
  
      而此时,张睿明环顾四周,趁着势头,接着说道:“现在,我向在场的诸位领导汇报我们工作中的一个难题……而这起公益诉讼,鉴于最近国内影视圈的复杂情况,现在陷入了僵局,不管是其公司还是冯彬彬个人,都以各种手段,逃避相应的法律责任,让我们无从下手,现在整个程序都陷入僵局……还请各位领导考虑一下我们基层的难处,给予一点支持。”
  
      张睿明说到最后,语气越发低沉,眼睛都不敢往会议桌上瞟,他低着头说完,默默等着上面的反应,这次的案子,能不能成功,就看这次能不能请动上面的“神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