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诉先锋章节目录 > 第三百五十六章 无法说服

第三百五十六章 无法说服

唐诗的怒火拿捏的恰到好处,她此时的态度,让陆斌不得不正视起来,必须给予肯定答复,甚至对于唐诗略带攻击性的语气,也只能频频点头,不能予以刺激。
  
  “额,这一点确实是我们工作做到后面了,在这再次向家属进行道歉,你放心,绝不会再让他受一点伤!而且,对于他这次**中所受到的伤害委屈,我们组织一定会予以重视,马上慰问补偿,而且……这段时间睿明同志我是强行要求他休息的!今天是一个意外,没想到他主动选择了回到工作岗位,这再也不会发生了,今天我特意过来一趟,也是要把他送回到你们家属手上……”
  
  陆斌说到这里的时候,回头望向张睿明,语气中带着一点命令的口吻说道:“是这样啊……睿明,今天开始,你要么继续会医院疗养,要么呢,你就在家休息,工作这一块的事,你先放放,第八检察部的工作呢,我也会安排韩语山副部长代为关照,你先把自己的身体搞好,其余的不要多想了!”
  
  陆斌说到这里时,语气虽有些微的严历,但神情态度上满是期许的目光,笑意盈盈的,张睿明知道这是他的一番好意,可是在现在对于泉建集团的公益诉讼正是要放开手脚,大打出手的时候,怎么能自己在家高高坐起,看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错失呢?
  
  张睿明心里一急,抢着和陆斌说道:“陆检,我真的没事,让我正常工作吧,这次泉建集团的案子……”
  
  张睿明话说了一小半,陆斌就硬生生打断了他的话头,“不说了!睿明同志啊,我们都理解你为公益诉讼事业付出的热忱和决心,但我们不仅要对工作负责,更要对家庭负责,对妻女负责,就像你妻子刚刚说的,如果再让你的身子有了什么闪失,那我怎么向你的家人交差!?好了,这个话题就到这里为止了,这段时间你休想!不准回市检工作,这是命令!当然了……你放心,工资补贴这一块的,绝对不会少你的,让你好好休个假吧。”
  
  陆斌故意将话头引向了唐诗的要求上,借着家属的担忧,给张睿明放了一个长假,当他说道这是一个命令的时候,张睿明心里一阵黯然,想说些什么都已经没办法再说出口了。
  
  “好了,今天时间也不早了,睿明你现在就开始好好休息吧,我也不打扰了……还是那句话,请家属放心,这次的**,我们组织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陆斌说完就站起身来,顺势将刚刚唐诗推开不要的那封装着慰问金的信封,递到了唐诗的手里,接着,他一扶眼睛架,就往门外走去。
  
  “好吧……陆检辛苦了,路上慢走。”张睿明知道自己这段时间看样子是回不了市检了,只能在家休息,他刚起身跟在陆斌后面小两步的位置,准备送领导出门,却见原本呆站着的妻子,却突然一下快步上前,走到陆斌面前,用一种试探又带着疑问的语气问道:“陆检……我最后问一个问题……请问下,我们家老公……这是不用再去宁丽县了吧?”
  
  见张睿明妻子憋了半天,原来是担心这个,陆斌停下脚步,神情郑重,朗声答道:“哦,原来你们家属担心的是这个问题啊,你放心!这点我可以向你们保证,除非他主动申请或是职务晋升,不然的话,睿明同志是绝对不会被调离出去的,这点,我说话算话,请家属就不要再担心了。”
  
  唐诗这下大喜过望,眼睛顿时挤成了两弯弯月,她忙不迭的感谢陆斌,喜笑颜开的和张睿明送走了这位市检的一把手,两个人回头把门一关,她转头望向自己的老公,却又马上恢复了先前的那张冷脸、
  
  “张睿明,你什么意思!?”
  
  张睿明这下有些愕然,他此时脑袋飞转,迅速想了几个妻子生气的理由,刚想出口解释,却一下反应过来,唐诗还没发作,自己就不打自招的话,实在是太过莽撞,还不如静观其变,闷头装傻。
  
  “老婆,你说什么……?”
  
  唐诗没兴趣和他这般东拉西扯,她直接一把推了上来,推得张睿明一个踉跄,接着,她气势不停,上去就如斗鸡一般,直吼吼的骂道:“你说你什么意思!?你是眼里没这个家了?还是当自己没结婚呢?这么大的事居然都还骗我!?你是想干什么……你怎么了?你这个,这个,怎么回事?很痛吗?”
  
  唐诗刚骂了两句,却见被自己一把推到沙发上的张睿明却丝毫不回嘴,只是一个劲的抱着胸口,蜷曲在沙发边缘,脸上是一阵发白,眼睛紧闭,表情痛苦,仿佛在死命忍耐着什么。
  
  “我……我伤口好痛……刚刚你可能把我肋骨又折断了……”
  
  看着丈夫一脸痛不欲生的神情,唐诗这下也慌了手脚,她一急之下,落下两滴豆大的眼泪,赶紧上前就抚着张睿明的肩膀。
  
  “怎么了!?真的断了?你没事吧?要不要叫救护车?!”
  
  唐诗这般慌乱之下,完全乱了分寸,她没想到自己只是随手一推,居然就让自己老公重伤了?此刻,她都没时间去内疚惭愧,只是哭的【】梨花带雨的,一边翻找过手机,准备呼叫120急救车。
  
  “睿明,你先忍忍,马上就送你去医院……哎,唉,唉……你干什么?”
  
  唐诗正要拨打急救电话,突然只觉得背后一暖,接着便感到一腔有力的胸膛从后面抱住了自己,一股男人的温柔气息就在脖颈后面,让她瞬间有些发麻,她刚想回头,劝自己这“重病”的丈夫好好躺下,突然一下会过意来,脸上的愁苦变成了嗔怒。
  
  “哼!让你装死!让你装死!你这是要吓死老娘啊!你什么意思?怕我不会担心你?”
  
  唐诗一边高举双手,一边嗔骂着自己这受伤之余还记得捉弄自己的坏老公,刚刚那一幕吓到她了,连带着这次的打闹,她都不敢施以重手,只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象征性的在嬉皮笑脸的张睿明脸上刮了两下。
  
  “你还好意思笑!?你不知道我刚刚都快吓得晕倒了!你还逗我!?你这个,你这个……”唐诗越说越气,说到后面,都说不出话来,只是伏在张睿明肩上不住哭泣,“你怎么这么狠心啊!又一个人去做蠢事?你有没有想过我?有没有想过你女儿,你就不能让我们娘女安心一点吗?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嘛……”
  
  见妻子难得的摘下了强作坚强的外表,毫无保留的诉说着内心的担忧,张睿明这下也不太好受,他用手轻轻拍着妻子柔软的头发,擦去她脸上的泪痕,突然一下想起,自己这是有多久没有好好抱抱自己的妻子了,此时温热的鼻息就在怀中,张睿明心里却更加内疚了。
  
  “……我这次又没做好,让你又担心了,我保证下次……算了,我也不知道是第几次向你保证了,说这些我自己都不太相信,还不如好好的对你,让你不要再为我操心了。”
  
  唐诗从他怀里转出一张泪痕点点的脸来,“这次你又是因为什么案子要这么的以身犯险?你不是说只是正常的培训吗?怎么搞的自己这一身的绷带,现在还连我都蒙在鼓里?”
  
  张睿明脸上有一丝阴霾划过,这次卧底泉建调查的事,他一直是以外出封闭培训为理由来向妻子解释的,只和父亲交过底,自从上几次的被打击、被报复**后,他一直就给自己下定了一项原则尽全力不将妻女牵涉进来,保证她们的安全,是第一要务。
  
  而这次的袭击**,没想到还是没能躲过,甚至差点害将妻女连累,张睿明一直心有愧疚,此时妻子突然问起,他又怎么好去再多说些什么?
  
  “没什么,也就是一般的一个案子而已……你别放在心上,这不是什么大事,你带好女儿就好,再说现在我也已经休假了,应该不会再有危险,你可以安心了。”(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张睿明的话语,并不能消解唐诗此刻的忧心,她径直从丈夫的怀中挣脱出来,脸色剧变,面如寒铁,神情麻木的就往楼上走去。
  
  “你干什么?萱萱不是在楼上睡觉嘛!?你上去不会吵到她?”
  
  张睿明看出妻子的不对劲,他赶紧上前一把扯住眼见就要失控的唐诗。可他手刚搭上去,就被妻子用力的一把甩开。
  
  “张睿明,我上去找我们的结婚证,找户口本!今天我们就把话说清楚,你既然上面都不跟我说,那这个家也就没有存在下去的意义了!上次吃饭的时候我就想问你,到底这段时间是干什么去了,为什么回来又和那个叶文混在一起!?现在看来,在你心里,我和你女儿加在一起都没那个外人重要!你不是不说嘛,可以!我也不问了,明天一早,我们就民政局门口见,你去找你那个什么都愿意说的小女朋友结婚吧!”
  
  唐诗突然的爆发让张睿明吓了一跳,他赶紧一把将越发愤怒的妻子拉住,连哄带骗的扯回到客厅上。
  
  “你拉着我干嘛!?你不是不和我说嘛!那你还何必这样……唔”
  
  张睿明挽着手中的娇妻,此时却对她的嗔怒感到无可奈何,在百般无解的情况下,他居然鬼使神差的一下吻了上去。
  
  上一次和妻子拥吻是什么时候?一年前?三年前?张睿明早就不会记得了,他此时唯一记得的是妻子柔软的嘴唇,甜美的鼻息,两人越拥越紧,张睿明心神狂跳,居然有了一种和妻子回到大学青涩时光的感觉。
  
  唐诗过了半响才反应过来,推开自己丈夫后居然已是满脸通红,“你干什么!?”
  
  张睿明面对妻子的诘问,只是觉得好笑,但看到唐诗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他居然也有些久违的害羞,只是低头用摸鼻子掩饰了过去。
  
  “额……老婆,你不是不听我解释嘛,我就担心你上去后把萱萱吵到,所以就拦着你嘛……你要是真想知道,我和你说其实也无妨,说实话,我就是担心波及你……”
  
  “说!现在你都成这样了,还没波及我吗!?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见唐诗的态度异常坚持,张睿明无奈之下,只能一五一十的将这次泉建集团的案子,从头到尾的和唐诗讲了一遍。
  
  讲到其中危险处,张睿明也是一笔轻轻带过,可唐诗问的仔细,他已经将其中被人囚禁、被人追打,各种洗脑的部分删去了,可架不住妻子一点点抽丝剥茧般的盘问,一有时间节点上的不吻合之处,唐诗就不会轻易放过他,这让张睿明只好事无巨细的交代出来。
  
  听完张睿明这一个月来的经历,唐诗脸上忧愁更甚,她是又急又气,急的是突然惹上泉建这样的超级集团,完全就是蚍蜉撼树,自不量力,还不知道会招致什么样的打击报复,气的是丈夫从头到尾,都不和自己商量,反而在危急时刻,想着去求助那个姓叶的女人。
  
  “下一步呢?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看出妻子的脸色不善,张睿明语气越发小心了一些,他小心翼翼的,用商量的口吻说道:“……今天陆检他都命令我休息了……我还能怎么做,不就是好好在家休息呗……”
  
  没想到张睿明这番精心修饰的言语,还是没能逃过唐诗的火眼金睛。
  
  只见这位冷颜美人,鼻间轻轻的嗤笑了一声:“呵,你会好好休息?张睿明,不要把我当作别人,别人可能不知道你那敦厚外表下的那点小心思,我可是和你认识快二十年了吧,我还不知道你的为人!?肯定是对着我和陆检说你会好好休息,到时你就准备借着出门一下的名义,或者偷偷溜出门去,悄悄的搞你这公益诉讼!”
  
  见唐诗一下看穿了自己的小心思,张睿明这下也不好意思起来,他确实是准备以在家休息为幌子,通过张靓等人走程序,自己背地里悄悄调查,以期将这个案子给拿下来,此时被妻子一下拆穿,他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老婆,真不是我主动瞒你,是这次我希望能够好好的办下这个案子,你是不知道,相比以往我办过的那些个公益诉讼,这次的案子是最有难度、最有风险,当然也是最有价值的案子。如果说以往的那些个“毒跑道”、“南回柱”、甚至是上次的“镉大米”的案子,相比起这次泉建集团所作的恶来,那都是不堪一提的,如果说那些案子还只是毒害公众的身体,侵犯我们的财产的话,这次的泉建传销案,那是完全已经涉及到对世道人心的污染和伤害了,如果我不站出来,每年还会有十万、百万计的善良百姓,被这吞魂蚀骨的传销组织压榨的什么都不剩!这是最深的恶!”
  
  “可是……”
  
  唐诗还没开口,张睿明就自己掏出手机,从浏览器上搜出一个界面来递到唐诗的面前。
  
  “喏,这个小女孩叫小周阳,只有4岁,可是却得了恶性肿瘤,本来家里人带着在正规医院化疗,已经让各项指数都下来了,可好死不死的舒熠辉,却大笔一挥,开了一单所谓的“抗癌秘方”,让这姑娘回去口服,还让她把所有别的治疗都停了下来……”
  
  唐诗听到这里,差不多猜到了最后的结局,虽然这周阳小姑娘固然可怜,但可能是没有亲眼所见,此时听张睿明说来,也就是一则社会新闻,她神情并没有太多变化,只是抱臂感叹道:“然后,这小姑娘死了?啧啧啧,太造孽了吧,可这姑娘自己家里人也有问题吧,怎么能随便就相信这些旁门左道呢?”
  
  “老婆,我觉得你的思路有问题,但现在这些直*销诈骗盛行的时候,不能只要求人民群众去提升自己的辨别力,不能把这些人的不幸,全都归罪与他们自身的问题,在我看来,我们检察机关和相关部门,就有义务去扫清这些作恶多端的犯罪分子,换一个天朗气清的环境,而不是去要求大家努力提升自己的分辨能力,如果我们一个奉公守法的老百姓,想要平安生活下去,居然要自发的去学习如何反诈骗、反传销、分辨镉大米、避开非法集资等等等,那每一个普通人,不都活的太辛苦了么?”
  
  因为是同自己的妻子探讨问题,张睿明语气放的很轻很轻,唐诗在他指出先前的错误后,态度也有些改观,她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对……刚刚是我说的有些那个了……哎,说实话,我也是觉得这女孩挺可怜的,最后怎么样?泉建又赔钱给她吗?赔了多少?”
  
  “赔钱?”张睿明苦笑了一下,他眼睛虚虚的望向天花板,仿佛那里有小周阳不安的亡灵。
  
  “你做梦也不会想到舒熠辉是怎么解决这件事的……他们泉建别说赔钱了,他们……他们现在正大口咀嚼着这小姑娘的人血馒头,小周阳的照片现在还挂在他们泉建数以万计的宣传广告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