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诉先锋章节目录 > 第四百一十三章 泉建的尾声

第四百一十三章 泉建的尾声

而雷霆过后,便是大雨倾盆。
  
  张圣杰没有去捡那支笔,他终于抬起头来望向面前的这个男人,很奇怪,明明也只是在这两年内见过几次面,但此时却也觉得眼前这张因为那充沛的正义感而显得有些刺眼的脸,居然在脑海里却是那么的熟悉。
  
  “我就问你吧,这个案子闹到今天这个地步,你想要的是怎么一个结局?”
  
  张睿明没想到会有一天被张圣杰如此一问,他站着向张圣杰答话,此时虽然俯视着面前的这位威权市长,此时却自然而然的不敢用直视过去。
  
  “我……我个人没有任何目的,我只是站在一名检察官的角度上,希望能够守护公平正义,为津港的人民群众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扫清这些无良企业,让老百姓远离深渊。”
  
  张睿明说的义正言辞,他本想继续说下去,但已经察觉到张圣杰脸上不对劲的神色,所以便停了下来,等着这位政治强人接下来的话语。
  
  张圣杰只是眼睛钉在张睿明的脸上,他眼神阴鹫,不带一丝动摇的扫视了半响,确定在这位英朗检察官的脸上看不到一丝谋私的惊惧后,他才收回目光,点了点头:“想法是好的,出发点也是好的,对于你们司法系统的干部来说,我没有过多评价的权力,但是,我记得我以前就和你说过,角度不同,看待事物的结果也不同,关于这次的事件,既然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我也不和你多说了,接下来……我只希望张检你好自为之吧。”
  
  简单的两句说完,张圣杰竟然就将头低了下去,张睿明一愣神,这才反应过来这位市长已经在不经意间下来逐客令,他回过神来,心里虽然有万般情绪,但此时也只能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在最后带上门时,透过缝隙里,他却陡然一惊,只见张圣杰手中的笔还却僵在半空中,他眼神虚虚,若有所思的对着张睿明离开的方向,但他在想什么,纠结什么,张睿明却也难以揣测了。
  
  见张睿明出来,门外跳脱的张靓马上迎了上来,“怎么样!刚刚和张市长说什么了?那个副总的情况问到了吗?”
  
  提到这,张睿明才恍然想起来,刚刚被张圣杰的气势一压,这个关键问题却忘了提了,可他倒也坦然,直道:“咳,我刚刚一紧张,什么都忘了问了,其实也没说什么,他就是虚虚的问了我两句,现在这案子这么复杂,他们高层又都是人精,把我们办案的叫过来,看几眼神色,问几句,估计也能大致摸清个脉络了。”
  
  “啊~什么都没问?”
  
  “对,差不多什么都没问。”
  
  张睿明只得无奈的答道,他其实从出来后就一直在揣摩着刚刚张圣杰最后话里的意思,什么叫做“好自为之”?这是一种警告?还是一种直白的劝戒?
  
  “那现在怎么办?”大咧咧的张靓此时倒显得比张睿明还有紧张,张睿明一摇头,他也不知道接下来如何去打听消息,此时却刚好见到一个满面于思的身影从远处走了过来,原本满脸阴郁的神情在抬头发现有人注视时,猛然抬头,换上一副老友重逢般的惊喜神情,接着,即将与人接触时,又瞬间转换为一张和煦的笑脸。而这位应变老道的人物,正是张睿明在津药化工案子中见过的那位长袖善舞的市委副秘书长——曹长清。
  
  “哟,检察官亲自过来了……这是有事来找老板啊?”
  
  曹长清的招呼亲切如沐,倒是张睿明自上了楼后,遇到的第一个对他展开笑脸的人。
  
  “曹秘书长好,过来汇报一下工作,没什么大事呢。”
  
  张睿明笑道,虽然在上次津药化工的案子中,这位市委副秘书长态度前倨后恭,在看到张睿明新闻通气会上的神勇表现与张圣杰的重视后,他的态度也发生过激烈变化,是一名张睿明原本不喜欢的玲珑性格,但此刻毕竟有一个对他笑脸相迎的人出现,这还是让他颇有些暖心,语气在不经意间也和缓了几分。
  
  “那两位检察官是要下去?”
  
  “嗯嗯,小张忙完了,准备要回去了。”
  
  张睿明从刚刚曹长清那几声连续的称呼中,发现曹长清总是重复着“检察官”一词,他听出了这位每日阅人无数的大忙人看来是忘记了自己的姓名,只是看到这身制服,加上自己这张脸显得有些熟悉,所以才如此生疏的打招呼,于是张睿明便主动在不经意间提起自己的姓氏,也是希望能给曹长清一个更深一点的印象。
  
  “哦,哦,张检,那我送你下楼。”果然,这样一提,曹长清便马上改了称呼。
  
  “曹秘书长应该也是有事汇报吧?要不不打扰您了?”
  
  面对这突然而来的好意,张睿明简直有些“受宠若惊”,他连忙推辞道。
  
  “没有,没有,我本来今天陪着老板下来开现场会,但是……再过十分钟老板马上要赶到省里,我先过来到门口等而已,现在耽误这点时间不浪费的。”
  
  见此人如此客气,张睿明倒也不推辞,便由着曹长清在前面引路,这位曹主任秘书长当时在接触过程中,张睿明就看出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物,只是没想到居然能做到如此地步,对自己一名并无多大交集的小小
  
  检察部长的心绪也能照顾的如此面面俱到,实在是难以想象,只能佩服这位市府大院里的中枢人物,平时有着多么精厚的个人修行,又有着如何老道的处事功夫。
  
  “对了,敢问一下,今天不是老板他上午才刚到浠水县,下午不是要开现场的吗?怎么一下又要赶到省里去……”
  
  张睿明随意的一句话出口,他就惊觉自己失言了,人家堂堂的津港一把手,去哪里又关自己什么事呢,再说了,自己这突然向不熟悉的曹长清打听他顶头上司的事,这也不太合适吧。
  
  他刚呐呐闭嘴,却见曹长清却嘴角一弯,苦笑一下道:“张检是不是没看什么新闻啊,这今天这么大的事都不知道?”
  
  张睿明一愣,“什么事?”他一说完,心里一跳,马上就想到,接着便补充道:“不会是那个……泉建的事吧?”
  
  曹长清眼神一沉,语气中带着几分叹息,“还不就是这个事,不知道那个新媒体公司到底是受了何方势力指示,这下突然发这篇文章,现在已经形成省级的重大舆情,老板本来下午要开现场会,协调浠水县工业园的事,这中午一通电话打来,马上就要去省里说明情况,做出解释,哎,张老板这位置真的不好当啊。”
  
  曹长清这样一说,张睿明和张靓对望一眼,张睿明一下都不知道怎么说话了,倒是旁边张靓胆子大,径直问道:“不是听说那公司副总都被抓了吗?应该都是谣言吧?会不会是竞争企业放出来的假消息?”
  
  张靓这样故做不知的一问,曹长清倒也一时没看出,这事已经捅破天了,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马上便答道:“哪有被抓!?只是开始叫过来问问情况而已,现在反正都已经形成舆情了,早上就让他回去了,连这篇文章现在都还好好的挂在各大平台的头条上呢。”
  
  “哦,这样啊……”
  
  张靓回头望了张睿明一眼,只见张睿明脸上也是一阵释然的神色,既然贾博他们公司的老总已经没事了,那基本代表这篇已经传遍全网的文章也已经算是安全了。
  
  张睿明没说话,心里倒是宽慰了一些,本来昨晚贾博那封短信发过来时,他还担心自己的爆料是不是害了这家新媒体公司,现在见他们平安过关,张睿明心里也好受了许多。
  
  “哎,市长这个位置也真不好坐,这津港大大小小的所有事都在他头上,那件没做好都是大问题,换我来,我是连个街道主任都做不好咯。”
  
  张靓此时感慨了一句。那曹长清听到后,也马上附和道:“那确实是,这市长真不是那
  
  么好当的!别人都觉得这我们国家的体制内的领导都废物,离开了体制就一无是处。可实际上哪有那么简单!?一个城市要建设,要修路,要建学校,要搞工业园,要市容市貌,要创卫创文,要布局物流行业,人民群众的养老政策要落实吧,老师的工资要稳定到位吧,还有社会治安,农业生产,创旅游5A,加上津港这种海港城市还要担心金融汇率,这一天到晚,根本就每个清闲。”
  
  “这样一说,好像是有挺多事哦~”
  
  “哈,你以为?!而且,这津港市一年的预算盘子就那么大,上面说的哪一项不要钱?而且这个本来就是按下葫芦浮起瓢的事,而我们老板再厉害也只是凡人嘛,他也只是一个法学硕士毕业,在这些领域里,他最多懂点城建和政策上的,其余的大决策前,他都只能通过各种渠道来的信息判断,而这么多的信息汇聚到他这里,然后又在无数个自己陌生的领域,依靠这些真假难辨、良莠不齐的信息做判断,他还要判断出是不是能达到成果,经验能不能推广,问题是否真实存在,建议是不是切实可行,背后的利益博弈又是怎么样。这还仅仅是一些建设性的项目,而要是撞上今天这样的突发事件,啧啧啧,一个决定可能就是十几条人命,而这些后果都是他要担负的责任,你想想,这个市长是那么好当的吗!?”
  
  曹长清这番话说完,张靓一下都没声了,即使和张圣杰那么熟稔,她都没想到在这个位置上的这个男人,每天居然过着如此重压之下的生活,倒是旁边的张睿明说话了。
  
  “这是他的责任,也是他无法逃避的责任,同样的,我们检察官和法官每天不一样在无数自己不擅长的领域做出判断,你是没看过各种招投标的案子,那几行李箱厚的案卷资料摆在法庭上,堆得如小山一般高,你说说,我们法官检察官怎么办?还不是一样去学,所以啊,泉建这个事……我说句得罪曹秘书长的,我不觉得你们政府有什么委屈,你们在其位就要谋其政啊,你们既然放任泉建这样的无良企业靠着压榨人民的财富做大,你们就要有相应的问责嘛,这不是国家一直以来强调过的吗,就是要通过问责制,将倒逼、提高我们的行政管理水平,同时也是通过问责制,将“不当履行行政职责”和“渎职”、“枉法”减少,这就是这一切的初衷啊,只有我们公务员日子不好过了,老百姓的日子才会好过啊!”
  
  不知是张睿明的认真语气让曹长清一时语塞,还是张睿明刚刚那最后的一番逻辑严密的说辞太过高屋建瓴,这位津港市里著名的才子一下竟也被怼的说不出话来,只能
  
  脸色尴尬的僵在那里。
  
  张睿明见他这个模样,一下意识到自己这与人斗嘴的“职业病”犯了,刚刚一下失言了,便赶紧试着补救道:“当然,曹秘书长,我不是说您工作上有问题啊,我单纯就是讲讲自己一些不成熟的想法,讲讲我们工作的立足点,如果有什么让你不舒服的地方,请原谅哈。”
  
  曹长清回过神来,他脸一半青,一半白,过了半响才幽幽说道:“张检刚刚这话是说的真好,立意也高,可是有时候并不是只有公务员的日子不好过了,老百姓的日子就会好过。”
  
  “哦?秘书长请详细说下。”
  
  “你就拿泉建这个案子来说哈,你们司法机关的,每天都办案断案的,凡事求个是非黑白,看这泉建可能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无良企业,可是如果你坐到张市长那个位置上去了,每天起来操心着全市几百万人口的安居乐业,担心着每年新增的几万就业人口,忧心着这点财政收入,又要保障那每年的经济指数,我问问你,你是关心这个泉建集团每天叫了一大群老年人敲敲打打,按摩保健的,产出了上万个就业岗位,创造了十几个亿的财政收入,还是你会去去管这些老年人的养生保健是不是真有效呢?像现在这样,泉建一下倒了,马上泉建总部大楼面前就有大批会员聚集,高举口号,等下晚些据说还要去堵政府大门,现在市公安局焦头烂额的,老板晚些从省里回来后,第一时间就要开会处理这起突发事件,可以遇见的事,又有无数家庭的财富美梦破灭,而后是无尽的闹事、围堵、各种喧嚣。你告诉我,这样的结果,对人民群众来说,就是好的吗?”
  
  张睿明沉默了。
  
  此时电梯门刚好打开,曹长清看着两人走入电梯,不管刚刚一场如此激烈的争论,到了该有场面的时候,这位堂堂副秘书长还是能照顾的面面俱到,倒是一直维护法律,刚正不阿的张睿明脸上依旧挂着满面于思。
  
  在电梯门即将关闭的当口,他突然一下按住开门开关,对着门外的曹长清问道。
  
  “曹秘书长,我想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乱了就不好,那我想问,如果泉建不倒,就这样让老百姓被骗的人财两空,最后落个凄凉下场,这样没有公平正义,没有法律的惩恶扬善,这样的结局,你觉得就是好的吗?”
  
  张睿明的疑惑直击痛处,振聋发聩,而曹长清却只是笑着答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津港需要稳定,需要就业,需要和谐的发展,其余这些是非曲直,都留给你们这些检察官去和法官争论吧。”
  
  ………
  
  …
  
  在与张圣杰这场没有展开的对话后,张睿明回到了平静的工作之中,接下来的几天,整个事件如台风般的急速扩大与爆炸,开始只是津港市一级的媒体,后面省一级,最后中视、外媒,事件开始疯狂发酵……
  
  12月25日,栀子医生发表文章《百亿保健品帝国泉建和它背后所意味的中国》,将津港泉建集团彻底推上风口。12月26日凌晨,泉建回应“百亿保健帝国泉建”文章,称栀子医生诽谤中伤,要求撤稿并道歉。但栀子医生直接回应称:不会删稿,对每一个字负责,欢迎来告。
  
  12月27日,津港市委、市政府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高新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人民群众关注的相关问题展开调查核实,并委派联合工作组进驻泉建集团展开核查。
  
  12月28日,各大网购平台已集体下架泉建相关店铺商品。
  
  12月29日,中视日报记者从联合工作组组获悉,泉建涉嫌夸大宣传,同时,津港市高新市场监管局已对其涉嫌虚假宣传的违法行为进行立案调查。
  
  次年1月1日,联合工作组召开新闻发布会,经前期调查工作,现查证泉建公司在经营活动中,涉嫌传销犯罪和涉嫌销售假冒药品罪,公安机关已依法对其涉嫌犯罪行为立案侦查。
  
  1月6日,南州省市场监督管理局也正式发出对泉建公司的处理通报,泉建津港自然医学发展公司已处于停业整顿状态。
  
  1月7日,已对舒某某等22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对另3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取保候审。
  
  1月13日,泉建公司束某某等13人被依法批准逮捕。
  
  1月30日,市场监管总局披露“泉建事件”调查过程,要求11省市同步……
  
  (本章完)